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有爱相随洛城人家一网情深走过千山生活锦囊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幸福心情有爱相随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爱在生命中流淌 文章时间:2010-07-02
作  者:夏雪出处:原创浏览1661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爱在生命中流淌
文/夏雪
2010年07月02日,星期五

爱在生命中流淌

《枫华园》,总第四二零期,2003年10月17日
《新象周刊》“文心园地”,2003年11月14、21日
《亚美时报》文心社专栏,2004年4月2、23日

找到啦我的家,第53期,2005年1月5日

(一)拨打911

  丈夫从华盛顿乘飞机回来,已经是深夜12:30了,虽然觉得身体不适,但还是很快被分离两天再团聚的喜悦所冲淡。看着肺炎已接近尾声、终于可以安然入睡的儿子,摸着我怀孕七个半月的肚子,感受着女儿在里面遥相呼应的拳打脚踢,丈夫两天来的牵肠挂肚终于收了起来。丈夫说,七月下旬的华盛顿闷热潮湿,室内的空调却开得很低,也许是着凉了。于是,丈夫吃完感冒药,就躺下了。
  早上9:00,丈夫还是挣扎着起了床。儿子见到爸爸,高兴地扑过来,而丈夫却没有力气抱起他,看得我心里好担心。因为儿子的肺炎还需要进一步调养,我已经请了假,在家里照顾他。所以,我劝丈夫也请个假,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丈夫摸摸我的头,说:“我先去趟公司。如果撑不住了,我就回来。”我只好点点头,又给丈夫吃了感冒药,才看着他驱车离开了家。
  没想到一个小时后,丈夫就打回电话,有气无力地告诉我,他很难受,马上就回来。我心里一惊,因为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儿。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
  果然,当丈夫跨进家门时,我惊呆了。一张煞白的脸,参杂着痛苦,连嘴唇都紫了。丈夫虚弱地对我勉强一笑,我的心跟着就揪紧了。当我挺着肚子,把丈夫扶到卧室,睡倒在大床上时,丈夫就瘫在那里了。我焦急地问丈夫,到底哪里不舒服。丈夫在迷糊中清晰地刻着痛苦二字,指着胸口,软软地说心口痛,喘不上气儿。我大惊,立刻慌了神。突然,丈夫说了句“想吐”,就撑着我,来到浴室,呕吐起来。可是,因为早上本来就没有吃什么,吐出来的也全是胃酸之类。我心疼到了极点。好不容易,丈夫平静下来,我这才发现他的脸已是蜡黄,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十个手指完全僵硬,象是抽痉一般。我大惊失色,喊着儿子,两人一起跌跌撞撞把已经不能自已的丈夫放到了床上。天啊,我的丈夫怎么了?

  我一边让儿子继续给丈夫揉着手,一边给丈夫冲来了热的蜂蜜水,让丈夫乘热喝。几口下去,丈夫的心口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我才连忙找出Kaiser的医疗手册,查找有关心口痛的症状说明。当我翻到心脏病发作的六大症状时,我简直傻了,因为,除了心率不齐我不能确定外,其余五条——出虚汗、呼吸不畅、手臂麻木甚至手指抽痉、恶心或呕吐、头晕——完全和丈夫此时此刻的状况吻合!手册上用黑体标注,如遇此情此景,立刻拨打911!我……差点儿晕过去。
  突然,电话铃响起来,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干妈从国内打来的长途。因为她刚刚和干爸通话时得知丈夫不舒服,请假回了家,所以特意打过来询问情况。简直象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我立刻告诉了干妈丈夫的情形。干妈正在国内进行心脏病的疗养,未等我说完,马上命令我,迅速拨打911!
  911?!又是911!!
  来美国,我就知道了911,是火警、匪警、紧急救护于一体的全国通用免费电话。一旦拨出去,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将会一起出动,三、五分钟内迅速抵达出事地点,进行相应的人员救护和抢救工作。早闻其效率极高。儿子在幼儿园时就接受过简单的教育,我也曾经模拟过紧急情况,考他如何拨打和应对911电话,包括清楚告诉接线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前的地址和电话等。可是,真轮到我要打911时,我还是懵了。
  看着丈夫被疼痛折磨得几乎变形的脸,我知道,不能再犹豫了。我颤抖着拨通了911,一只手握着丈夫无力的手。几乎是同时,一个女接线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请求帮助!”我大声喊着,只觉得嗓子很干。女接线生一边迅速定位着我的电话位置,一边询问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我急切地说:“我想,我丈夫心脏病发作了!”并简短说了那五个症状。女接线生听后,沉稳地核对我的地址,并立即安慰我,说救护车等已经出发,应该在三分钟内到达;同时问我现在是如何处置丈夫的,并简单告诉我救护方法。我告诉她我已经做了。她马上夸奖我:“太太,你做得很好。千万不要着急!”听了她的话,我感动得几乎要哭了。
  果然,我的电话还没有挂,就已经听到呼啸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地传来。我立刻谢别了接线生,等着门铃从电话中传来,以便给急救队员打开大铁门。儿子在一旁拉着我:“妈咪,爸爸没事儿吧?”我摸摸他:“小子,你陪着妈咪。我们一起陪爸爸看病去,好不好?”儿子坚定地点点头。丈夫看着我们娘儿俩,吐了三个字:“好抱歉。”我笑了,我要笑给丈夫看,“一定没事儿的!”
  当六名急救队员冲进家门时,家里顿时挤满了人和器械。我紧紧拉着儿子的手,看着他们给丈夫测心率、量血压,并回答他们的提问,因为丈夫已经说不出话了。当一名女急救队员让我说出丈夫的社会安全号码(Social Security Number)和驾照号码时,平时背得滚瓜烂熟的我,一时语塞,竟答不上来了。女急救队员赶紧拍拍我的肩:“太太,坚强些!一切会好的。”我才惊觉我已紧张得不能自已。我在心里不停地喊着,我不能没有丈夫,我不能失去丈夫!她这一拍,让我猛然惊醒。是啊,我要坚强些。我不能跨!丈夫需要我,儿子需要我,肚里的女儿需要我!
  我一抹不知不觉流下的眼泪,恢复了镇定,一一签字,并目送两名队员抬着丈夫出了家门。然后,我问清楚了救护车要去的医院的地址。领头的队员问:“太太,你行吗?”他看了看我已经很大的肚子,又看了看儿子。我点点头,麻利地收拾了一个简单的小包,里面装了一瓶水,一个桃子,并多带了一件衣服。医院空调温度低,肺炎还没有好彻底的儿子可能受不了。然后,我拉着儿子,坐上了汽车,朝离家1.5英里的卫理公会医院驶去。我的丈夫,还在那里。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在那里。

 

(二)一进急诊室

  等我和儿子赶到时,已是中午11:30了。丈夫已经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躺在了急诊室的病床上,身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导线。挂号的护士小姐一再强调,丈夫的急诊费将由我们的医疗保险公司出,请我们不必担心。医生和护士们进进出出,为丈夫做着心电图、X光、B超、验血、验尿,并打着点滴。服了止痛药后,丈夫恢复了一点精神。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和肚里的女儿。我安慰他,女儿很乖,现在也不踢我,因为她知道爸爸不舒服。儿子更是乖乖地趴到病床边安慰着丈夫。看着丈夫能说话了,我的信心也上来了。我暗暗祷告,祈求上帝保佑我的丈夫。
  下午2:30,结果终于出来了:丈夫的所有指标均正常,包括心、肺、胃、肾、肝!可是,丈夫的心口痛丝毫没有减轻,依然很艰难地和疼痛搏斗着。急诊大夫又仔细询问了丈夫的痛处、痛点和痛法,还是一头雾水。于是,她给丈夫加大了止痛药的剂量,只能再作进一步的观察。半颗心刚放下,丈夫就示意我和儿子赶紧吃点东西。我才突然意识到,早过了午饭时间。回头看着可爱的儿子,无聊又小心翼翼地拨弄着丈夫周围的新奇玩意儿,一看就知道是饿得撑不住了,却拼命忍着,不敢打扰我和丈夫。好懂事的儿子!我心疼地摸摸儿子的头,赶紧掏出匆忙中带来的一个桃子,塞给他吃。儿子看了看,歪着脑袋问:“妈咪,你呢?爸爸呢?”我解释说:“爸爸生病,不能吃东西。妈咪还不饿。你先吃啊。”儿子眨眨眼,说:“妈咪,还是一人一半吧!”
  我感动地点点头,丈夫也欣慰地捏了儿子一把。于是,一个桃子便成了我和儿子难忘的午餐。在我心乱如麻之时,在丈夫被莫名的心口痛折磨之时,我们的儿子成了最好的舒缓剂和开心果。
  时针就在安慰与焦虑中一分一秒地滑过,丈夫的疼痛也时好时坏。好在有止痛药扛着,多少可以被丈夫咬牙忍下来。急诊室的温度凉快到了近乎冷的地步,幸好给儿子带了一件长衫。丈夫则冻得不行,因为他的上身几乎贴满了监视仪器的传感器,无遮无拦的。我直后悔没有给丈夫捎个毯子过来,只好用手紧紧握住丈夫的手,希望藉着这一握,把丈夫的痛苦分给我一半,把浑身的寒意驱走散开。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午4:30,大夫才进来察看丈夫的情形。尽管丈夫依然充满痛楚,但大夫还是找不到病因。这让我更感到恐惧。终于,大夫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大概是胃疼吧?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先吃点儿东西吧。”
  于是,病号饭很快被送来,都是西式便餐,不是丈夫爱吃的,唯有一个类似馒头的东西引起了丈夫的兴趣。丈夫一边啃着,一边安慰我:“可能真是饿了呢!”我笑了笑,但愿如此;同时赶紧招呼饥寒交迫的儿子,趁热吃丈夫不吃的便餐。儿子高兴地跳起来。此时的他,终于肆无忌惮地露出小馋猫样儿,和我一起,把余下的沙拉、牛肉汤、面包、牛奶等一扫而光。
  没想到,我们的饭还没有吃完,丈夫就开始痉挛,心口更加疼痛难忍。大夫冲了进来,察看心电图,却没见任何异样,只好又是一剂止痛药。我心里隐隐拥起了一丝不满。看到丈夫因为吃下了食物而疼痛发作,我生气大夫的建议不负责任。我终于看不下去了,向大夫提出要转到Kaiser Permenante——我们自己的保险医院。可大夫说,丈夫查不出什么异样,转院也没用,还不如先回家观察,如果情况恶化,再到医院来。
  看着折腾了大半天的丈夫,浑身冰凉,毫无血色,我心里充满了矛盾。立刻转院吧,丈夫肯定受不了复杂的中间过程,本来疼痛外加受冻,人已经折磨得不像样了;回家吧,丈夫的心口痛依然如故,大夫又无法对症下药,万一痛起来,我们该如何是好。权衡再三,我还是下决心先回家。毕竟还带着只有六岁的儿子,正处于肺炎尾声。无论如何,我要先安顿好儿子,不能让他跟着拖累跨了。何况,回家后,丈夫不必如此挨冻,我还可以给他熬些白米粥喝。即使再去医院,也可以做好充分的准备。
  于是,我很快办理完出院手续,扶着丈夫,牵着儿子,来到了停车场。丈夫执意要开车,担心大肚子的我行动不便。我坚决不同意。终于,拗不过我的丈夫坐到了汽车后座上,儿子听话地紧挨其坐下,负责照顾爸爸。没想到,车子刚驶出去不远,丈夫的心口痛又开始隐隐发作。想到刚才在急诊室的情景,我们都不想立刻返回。好在路程非常近,车子很快就在下班的车流中驶进了家里的车库,丈夫终于在下午5:45回到了家中。

 

(三)再打911

  由于丈夫痛因不明,我心里总是不踏实。照顾丈夫躺下后,我赶紧冲蜂蜜水给他喝,同时让儿子一边吃着零食垫底儿,一边看护着爸爸。接着,我就火速熬一小锅白米粥给丈夫,做一大锅蛋炒饭给儿子和我,边忙边打电话,请求邻居的援助。刘昕阿姨知道情况后,毫不犹豫地让我把儿子送到她那里去过夜,这样,无论丈夫病情发展如何,我都会方便主动些。我听了万分感动,心里暖暖的,发现自己不再孤立无援。然而,我还是很犹豫,我不舍儿子与我们分开,更不忍给刘昕阿姨添麻烦。刘昕阿姨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体贴地让我慢慢想想,过一会儿她再打电话过来。
  我告诉了丈夫和儿子这个想法,儿子马上坚决否定,头摇得象拨浪鼓似的。丈夫看看我的肚子,心疼得难以掩饰。我斜坐在床边,把儿子拉到怀里:“小子,爸爸病得很厉害,妈咪一个人不能同时照顾你和爸爸,因为你的病不能再复发了。你可不可以就和刘昕奶奶住一个晚上?明天,等你早上醒来,吃过早饭,想爸爸和妈咪时,妈咪就来接你了。”
  儿子看着我,不乐意,一百个不乐意全部流露无疑,可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低下了头。我看了,更加难过。我扶着他的小肩膀:“小子,看着妈咪。”儿子听话地抬起了头。“你是不是小男子汉?爸爸病了,你要不要帮忙呢?”儿子点点头。“那,今天晚上你自己照顾自己一次,就是对爸爸最大的照顾了。好不好?”儿子犹豫了。我趁机安抚道:“刘昕奶奶很疼你,送过你那么多好的字典、图书和玩具,你也喜欢刘昕奶奶,对不对?”儿子无庸置疑地点点头。“那你今天晚上和刘昕奶奶过,还可以和她好好玩玩儿,是不是很开心呢?”儿子的脸终于放晴了,但还是不放心地问:“妈咪,我真的只住一个晚上?”我一刮他的鼻子:“那当然。你放心好了。爸爸和妈咪说话算数!”
  儿子的安排有了着落,我的心里踏实了许多。小小的他哪里经得起如此折腾。我和刘昕阿姨商量好,吃过饭,洗完澡,我就送儿子过去。好在我们紧相邻,走路不到一分钟。我和儿子赶紧吃了炒饭,饿了一天,两个人都吃得狼吞虎咽,想必肚子里的女儿也是饥肠辘辘。饭后,立刻招呼儿子洗澡、更衣。白米粥也恰恰煨好,我连忙喂丈夫喝几口米汤。浓浓的、酽酽的米汤暖暖地滑下肚,丈夫的疼痛似乎有所好转,脸色也好起来。我看了,心情好了许多。
  儿子终于收拾停当,此刻,已是晚上8:00了。我把睡衣、玩具、图画书、铅笔盒装进了他的背包中,儿子便明白要出发了。他跑进卧室,俯身搂着爸爸,亲了一下:“爸爸,你要勇敢哦!”丈夫怜爱地嘱咐了几句,便拍拍儿子,让他放心去。
  拉着儿子,走在去刘昕阿姨家的路上,我没有说话,生怕多说了,自己会不忍心把小小的他留在外过夜。儿子倒恢复了往日的活跃,不停说东说西。这就是孩子,总能很快释放自己,轻装上阵,让我突然很羡慕。刘昕阿姨看到了我们的身影,已经迎出了门,一手接过了儿子,一手拍拍我的手:“如果有事儿,千万吱一声儿。还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儿子这里,别想。有我,你就放心好了。”
  我的泪突然要涌了出来。独自支撑了一个白天,本来已经觉得自己很坚强了,但还是被刘昕阿姨几句温暖的话感动得脆弱不已。忙碌中,紧张中,担心中,恐惧中,我丝毫没有想过肚子里的女儿,因为她实在很乖,原本喜欢东踹西打的小东西,这一天居然很安静,以至于连我都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孕妇,一个稍有不适随时可能早产的产妇。我望着刘昕阿姨,只说了一声“谢谢”,就说不下去了。刘昕阿姨赶紧岔开话题,告诉我,干妈已经打来电话了,准备让她儿子Parry,也就是我们儿子的干爸,护送丈夫再去医院确诊。我一听,心中立刻有了依靠似的。此时的我,既不能电告父亲母亲,更不能通知公公婆婆,远在国内的他们将会怎样的担心。所以,干妈和刘昕阿姨的关怀,让我感到了何等的母爱,真是给无助的我打了一剂强心针。
  目送刘昕阿姨领着儿子进了屋,回味着儿子亲在我脸上的吻,我如释重负地赶回了家。丈夫一个人在床上躺着,我实在放心不下。没出我意料,丈夫果然很难受,又想呕吐了。我扶着他,揉着他的背,希望能减轻他的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痛苦。我鼓励着丈夫:“一会儿,Parry来,我们就带你去医院!”
  知道Parry要来送他,丈夫果然放心了不少。他实在不忍心更不愿意我晚上一个人开高速公路。然而,心口痛似乎在加剧,让丈夫又说不出话来。冒汗、气闷、麻木、痉挛、恶心、头晕继续交织地袭击他,让他几乎昏了过去。我心痛,我难过,但我没有惊慌。有了上午的经验,我立即扶丈夫平躺在床上。就连在如此痛楚之际,丈夫也没有忘了让我少用劲,怕动了胎气。我说:“恐怕我们不能等着Parry开车送你去医院了。还是急救要紧!”丈夫点了点头。
  于是,我从容地二度拨通了911,更有条理地通报了紧急情况。我请求送丈夫去Kaiser医院,而不是上午的卫理公会医院。但是,我被告知,按照拨打911的规定,急救病人必须先送到5英里以内的附近医院先行抢救。无奈,我只好接受此处理办法。接着,我打电话给Parry,通知他计划有变。没想到,Parry已经到了家门口。他大度地说,完全听凭我调遣。有了后援,我更加信心十足。
  六名急救队员很快来到卧室,四名都是上午来过的,于是也更熟悉而麻利地处置丈夫。房东太太Julie也跟着进来,关切地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说几家邻居都知道了,如果需要,可以找他们帮忙。毕竟,一天拨打两次911,实属罕见。我谢谢了她,满怀感激。
  丈夫很快被救护车带走,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入夜的洛杉矶东部。我带上两个煮好的嫩玉米,两个洗好的大蜜桃,两瓶ArrowHead的矿泉水,再捎上我和丈夫的夹克衫,跟着Parry,开车再次前往卫理公会医院的急诊室。儿子不在身边,我已经做好守夜的准备了。

 

(四)二进急诊室

  虽然上午已经来过卫理公会医院,但是入夜后的急诊室更显得繁忙。尽管已经9:30了,通宵照明的节能灯还是把整个急诊大厅照得苍白而略带寒意。由于急诊病房只允许一个病人家属照顾(小孩子除外),Parry只好留在大厅等侯消息。当我看到丈夫又被一堆导线、传感器所包围时,我的心还是象针扎一样的痛。我扑过去,用脸贴着丈夫的脸。虽然还不到一天,他的胡子已经很扎人了。
  丈夫安慰着我。上午做过的检查又在重复进行着:心电图、X光、B超、验血、验尿。值班的男护士似乎没有经验,抽血时扎了几次都不成功,等抽完时又止不住血,白白的病号服很快就殷红了一片,使本来已经贴满了传感器的丈夫的胳膊更显得突兀,让我略微平复的心情又开始忐忑不安起来。晚上的急诊大夫似乎更忙,没有太多工夫听我讲述详情,简直就象没空停留似的,做完检查,就让我们等结果。丈夫,当然还是例行吃了止痛药。由于被疼痛和检查折腾了整整十二小时,丈夫已经非常疲惫和虚弱。我轻抚着他,让他先睡一觉。
  等丈夫迷糊了,我赶紧跑到大厅找Parry,告诉他当时的状况。我看了看表,已接近11:30,实在很晚了。我想劝Parry先回家,有情况再叫他过来,因为我一点儿没有把握,到底还要等待多少时间。Parry不放心,说无论如何也要等到有明确结果才能离开。我知道Parry的脾气,也就不劝了,赶紧取出嫩玉米和桃子,让他当宵夜吃了。Parry推辞了一番,拿了玉米和矿泉水,就让我别管他,赶紧回到丈夫身边。
  当我轻声回来看丈夫时,丈夫又被疼痛震醒了。我不得不叫来急诊大夫。大夫似乎也无能为力。他一再强调,丈夫的检查和化验结果刚出来,一切指标正常。他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丈夫如此难受。我听了,很无奈,也很无力。本来,我特意带上了几页从华人工商上复印下来的医学专用词汇,以便和大夫交流。我想指着胃溃疡、肾炎、肾结石、胆囊炎、胆结石、肠炎、心肌炎的英文词汇,一一询问他,和他讨论到底哪个更有可能。现在看来,都是枉费功夫。
  时间已经过了半夜,新的一天悄然开始了。可是,我的丈夫却病因不明地痛苦着。我不能这样坐着等待。我要做点儿什么。我一咬牙,跑到前台,坚定不移地请求转院。大夫和护士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又彼此商量了一下,便答应了我的请求。我说:“请通知Kaiser,我要送丈夫去那里!”

 

(五)三进急诊室

  当Kaiser的救护车抵达卫理公会医院时,时针已经指向凌晨1:15。两个医护人员麻利地给丈夫换上他们带来的监视传感器以及输液瓶,然后很小心地把丈夫从病床上移到了担架上。我试图保护丈夫的身体不被磕着碰着,其中一名医护人员笑着说:“太太,还是好好保护你的孩子吧!这个大孩子,交给我们好了。”我笑了,被他们的幽默逗笑了。第一次,我觉得急诊室的空气原来也可以如此轻松。
  因为是我们的保险医院派来的人,便觉得更加和蔼可亲,真如同见到亲人一般。当担架行至大厅时,我见到了Parry。在此守候了整整四个小时的Parry,满脸倦意,我赶紧告诉他,我要和丈夫一起坐救护车去离此11英里的Kaiser Permenante医院了,请他务必先回家。有事儿的话,就是三更半夜,我也打电话吵醒他。Parry一乐,一直目送我们上了救护车。
  第一次坐救护车,原来并不宽敞。丈夫的担架占去了半个车厢,另一侧则是一直齐到顶的各式急救器械和药物。一名医护人员开车,另一名则坐在了丈夫的旁边观察病情。我呢,只好坐在了丈夫的脚下。丈夫在迷迷糊糊中拼命把脚收了起来,好让我坐得舒服一些。有个大肚子,我才发现,确实占地不少。
  车窗外,异常冷清的街道急速向后驶去,就连平时非常繁忙的10号高速公路也突然变得清闲而空荡。救护车被开得十分平稳,就连我这没有安全带可系的孕妇也没有后顾之忧。在这夏日清凉的凌晨,我的心渐渐沉淀下来。看着有几分睡梦的丈夫,我完全被关爱所包裹。我默默告诉自己,我一定要等到丈夫查出病因。我不能睡。
  当丈夫被推到Kaiser急诊大楼的一个独立急诊病房,所有监视设备全部换成了数字式时,我立刻被这里更新型的设备和条件所折服。以前,无论带儿子看病、打预防针,还是我做两周一次的产前例行检查,我都没有仔细欣赏过这里的一砖一瓦,每次都行色匆匆。经历了两次拨打911,两度推进急诊室,我才体会到Kaiser的先进和亲切。
  很快,值班大夫John Bigley笑容可掬地进来,手里拿着卫理公会医院转过来的两次检查和化验结果。在Bigley大夫看来,丈夫完全不必要再重复做上述的各项检查了。于是,他开始询问丈夫病情。可是,丈夫却因过度疼痛和折磨,无法连续回答,只好由我作答。Bigley大夫一边提问,一边仔细听我介绍,还一边做着记录,足足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受到他的鼓舞,我拿出了那份复印的医学专用词汇表,开始和他讨论丈夫的病情。Bigley大夫立即给予了很高的赞扬,完全支持我对丈夫的病情作透彻了解。在一一否定了肾炎、肾结石、胆囊炎、胆结石、肠炎、心肌炎等后,Bigley大夫提出了两种可能:食道溃疡或者胃溃疡,而且胃穿孔的可能性也被排除。于是,他给丈夫开了两种药,并当即命护士送来给丈夫服用。一种是CIMETIDINE,用于中和胃酸,另一种则是镇定药,有安眠成分,帮助丈夫安然入睡。他说,如果他的判断正确,那么丈夫应该在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之内疼痛明显缓解。我由衷佩服Bigley大夫的行医作风,耐心、缜密、极富经验,同时十分体谅病人的疾苦。当我对Bigley大夫说着感谢,目送他离开急诊病房时,丈夫已经安然入睡,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如同我的安心丸,让我放心了不少。
  由于Bigley大夫的诊断,使我的心理负担轻省许多。我坐在病床边,看着丈夫已经熟睡的脸,心疼又爱怜。经过十八小时的折磨,丈夫终于可以暂时忘了疼痛,睡个安稳觉了。此刻,我毫无倦意,却发觉自己饿了,肚里的女儿也饿了。我连忙找出嫩玉米,啃了起来。忙活了一天,这次的宵夜最有滋味。
  很快,四十分钟过去,丈夫依然沉睡着。Bigley大夫按时进来,察看丈夫的病情。他要听丈夫亲口告诉他此时此刻的感觉如何。然而,无论如何唤丈夫,无论如何推丈夫,我那睡得香香的丈夫除了略微翻一下身,表示对我们的一点儿反应外,根本就醒不了。平时,丈夫可是睡得很轻的人呢。我不好意思地对Bigley大夫耸耸肩。Bigley大夫却笑了,因为他的判断完全正确。于是,他拿出一份打印好的病情说明给我,并用通俗的英文解释着丈夫的病症Reflux Esophagitis(逆流型食道炎)。原来,这是一种胃酸或胃液逆流至食道,使食道壁受损,引起食道溃疡的一种食道炎,多发于下食道括约肌无法正常单向工作时,即下食道括约肌本来只能单向开放,在进食或吞咽状态时允许食物和口水进入胃部,否则将保持紧密状态,防止胃内容物倒灌。这种病发作时,最典型的症状就是心口疼痛,而常常被人误以为是心脏病发作。丈夫如此严重,跟他感冒、发作时又在急诊室误食了干硬的东西等有关,加上紧张和始终没有对症下药,才使病情拖至此类病例的极点。感谢上帝,只是虚惊一场!
  当我谢过Bigley大夫,感叹于他的医术时,我的一颗悬挂的心终于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放下了。我轻轻抚摸着丈夫安详的脸,爱意与满足盈满怀。丈夫的无病无灾,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接下来,到值班药房拿药,办理出院手续,我都办得快速而轻松。然而,凌晨4:30的时间让我却步了。留下来吧,急诊室不允许;到医院大厅等待天亮,我又不忍丈夫再次受苦。无奈,只好吵醒Parry,麻烦他跑一趟,来接我们俩回家了。打了四次电话,好不容易,才有人接起来,是王叔叔。我怀着歉意,请王叔叔叫醒Parry。王叔叔关切地问着丈夫的病情,并让我耐心等候,Parry一会儿就赶来。
  当医院派人推来轮椅,准备送我们走时,丈夫才被迷迷糊糊地推醒了。我帮他穿好衣服,并披上带来的夹克衫。夏夜的洛杉矶依然带着几分凉意。由于药物的安眠作用,丈夫几乎不清醒,找不到方向,可爱极了。推轮椅的人进来,误以为我是病人,直让我坐上去。我指指自己的大肚子,说:“我和我的宝宝很健康呢!”他才连忙去扶丈夫,说:“你可真是个幸福的丈夫呢!”想不到一句话似乎惊醒了丈夫,居然半梦半醒又傻乎乎地来拉我,嘟囔着:“老婆,辛苦了。坐!”我乐了,看着第一次如此傻气的丈夫,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Parry很快就赶来了。知道了丈夫的诊断结果,也放心了。在东方的晨曦微微露出一线光时,把我们送到了家门口。扶着丈夫,呼吸着晨雾里清新的空气,闻着庭院中淡淡的花香,生活真美好的感慨回荡在我的心中。在睡梦中的丈夫,跌跌撞撞跟着我走着,嘴里继续嘟囔着,手还伸过来,夺走了我肩上背的挎包,放到了自己身上。我冲动地亲了他一下。爱我的丈夫啊,梦中都没有忘记照顾我们娘儿俩!
  把丈夫放倒在床上,已是清晨6:00了。而我,在经历了整整二十小时的担惊受怕后,睡意全无。我要给丈夫熬点粥,喂他吃下去,然后再吃药;我要做好早点,尽早接回我的儿子,让他在没有想我们时,就已经回到了温暖的家中。然后,和我一起用早餐,陪我们一起补个好觉……

 

后记

  四十小时后,丈夫完全康复,除了还要继续服用CIMETIDINE四天,每顿饭量有所节制外,全然看不出经历过两次911呼救、三次急诊室救护。
  四十天后,女儿顺利降生,体重七斤半,健康喜气。
  四个月后,我们陆续收到了二十四份医疗账单,总计$11329.27,其中要求我们个人支付$6415.26。虽然丈夫的健康最重要,然而真正看到账单时,我还是有点儿懵了。
  经过七通电话查询,两封情况说明信,终于使医疗保险公司明白并相信,丈夫确确实实在同一天接受了两次911急救。交涉并等待六个月后,终于得到保险公司的明确通知,我们只需付三次急诊挂号费,每次$35.00,外加药费$18.71。至此,丈夫历险记终于画上圆满的句号。

 


本文在2010-7-2 13:40:06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夏雪
『有爱相随』 有一种思念可以穿越时空夏雪2010-06-16[1544]
『走过千山』 向东行·飞天夏雪2010-06-11[1385]
『走过千山』 黄石游(三)百翰峡谷铜矿--世界上最大的人工矿坑夏雪2010-03-16[1741]
『走过千山』 黄石游(二)圣殿广场夏雪2010-03-16[3881]
『走过千山』 黄石游(一)摩门圣地夏雪2010-03-16[1274]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有爱相随
『有爱相随』 有一种思念可以穿越时空夏雪2010-06-16[1544]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0-07-06 12:24:39(第2条)
图文并茂!真实感人!
要付$6415.26变成付三次急诊挂号费,每次$35.00,外加药费$18.71。阿弥陀佛。
 主人回复 
呵呵,真是从此事慢慢体会美国的医疗保险和制度。
何逸敏 去何逸敏家留言留言于2010-07-03 15:10:11(第1条)
这场历险,还是下不为例,折腾人,更何况您大肚子。勇敢的女人,沉稳的女人。
 主人回复 
希望不会再发生了。况且,我也不准备再次大肚子了。^_^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夏雪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