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尤今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厨房里的风车 文章时间:2012-02-28
作  者:尤今出处:原创浏览114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厨房里的风车
文/尤今
2012年02月28日,星期二

《江门日报》,2011年12月23日 

作者简介

  尤今,原名谭幼今,南洋大学中文系荣誉学士,马来西亚人,祖籍台山,多次进台山名人录。曾先后任职于国家图书馆、报界、也曾执教于中学及初级学院。现在专事写作。  迄2011年10月为止,已出版小说、散文、小品、游记等154部(其中77部出版于新加坡,另77部作品分别出版于中国内地、香港、台湾,以及马来西亚等地)。1991年,尤今获颁第一届《新华文学奖》。1996年,尤今获颁第一届《万宝龙——国大艺术中心文学奖》。2009年,尤今荣获新加坡新闻与艺术部颁发的“文化奖”。  尤今的作品每年都被新加坡多所学校选为课外辅助读本;她的作品也成为许多大学研究生的研读本。

  多年前,在飞往荷兰旅行途中,在飞机上邂逅了一位家在鹿特丹的姑娘安文婷,交谈甚欢,异常投缘,她力邀我上她家去玩。

  到了鹿特丹后,我按图寻骥。

  她住在运河畔一幢小巧玲珑的屋子里,那屋子,干净得像是奶油铸成的,童话般可爱。细细长长的运河,清澈如镜,淡定自如地纵横来去。弯弯的拱桥,多情地把柔美的影子留在粼粼的波光里。让我惊喜莫名的是,屋外河畔,竟然屹立着一架古里古气的风车,微风过处,风车便自得其乐地大转特转,转呀转的,一刻也停不了。我看着看着,心神恍惚,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一切究竟是真实的景致呢,还是我不小心掉进了画家梵高的名画里?

  安文婷见我心醉神迷地盯着风车看,脸泛微笑地说道:"我认为风车是荷兰最美丽的标志!”

  我猛猛点头。

  荷兰地势低洼,大部分土地低于水平面,需要不断地进行排水,风车因此应运而生。根据粗略的统计,全荷兰大约有两千多架风车。过去,风车除了用以排水外,还同时充作榨油、锯木、灌溉、研磨农作物等等用途。时转势移,风车原本担任的这些工作,已经由其他更先进的、更现代化的方法取代了。目前“仍操旧业”的风车,大约只有几百架而已;其他的,已变成了旅游业的点缀品了。

  春天的荷兰,郁金香炽烈绽放,黑紫色的花心,被倒卵形的艳红花瓣小心翼翼地裹着;纤纤细细的茎儿,托着风情万种的花朵,为大地添增无限异彩。

  那天下午,风很大,风车疯一般地飞旋着,碎成细条的影子,落在河里,把那道恬静地睡着的运河,搅得哗哗乱流、分不清东南西北。我和安文婷坐在屋外,啜着咖啡、看着风车、听着水声,安文婷忽然笑道:

  “幸好我不是那风车,一天到晚,转转转、转转转,半点歇息的空间也没有,多累呀!”

  我闲闲地应道:

  “我倒羡慕。”

  她狐疑地瞪着我。

  “风车,不是没有目的地盲转盲动的。它拥有多种功能,当它不断地转动着时,它明明白白地知道自我的价值。” 我不慌不忙地说道,“人,不也一样吗?如果人生方向明确而又能够时时自我肯定,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发光发亮,作出贡献,生活也就变得有滋有味而又饶具意义了呀!”

  说这话时,我很年轻,人生对我而言,还是一卷空白的画轴。看着运河畔风车不停运转的美姿,我心中确确实实地在想道:我不在乎做一架风车,真的。

  后来,我成了婚姻的网中人,孩子“咚咚咚”一个接一个诞生了。我全职工作、兼顾孩子,也没放弃旅行、写作、阅读,日子的格子被填得满满满满的,连一丝空隙也没有,这时,我发现,我真的成了生活里一架运转不休的“风车”。孩子,就好像是我身畔那美丽绝伦的运河,我天天快快乐乐地为他们运转;而在他们清澈纯净的眸子里,也总倒映着我忙碌不休而又快乐如蝴蝶的身影。

  成为母亲之后,我最大的愿望是以食物的香气为他们营造一个隽永难忘的童年,让妈妈的烹饪手艺成为他们思想上的永远的胎记。但是,耗时费劲的炊事,对于“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我来说,是一种经不起浪费的奢侈。

  我需要变通、我必须走捷径、我必须化繁为简。

  于是,我把心思都用在“简”字诀上。

  我尝试用最简便的方法,烹煮最简易的食材,煮出最简朴的风味。

  我摇身一变而成了厨房里的一架风车,转转转、转转转,电光石火之间,便奇迹似的变出了一道道让孩子味蕾惊艳的食物。

  有一道被我戏称为“贵妃游黑海”的蚝油鸡,便是“三简食谱”中的佼佼者。

  我利用蚝油、麻油、绍兴酒和柠檬汁为调料,把鸡腌好了,放进微波炉,半小时过后,完完整整的一道美味佳肴便得意非凡地出现于眼前了。它热气腾腾,香可蚀骨。蚝油微带甜味的咸香平衡了柠檬不算跋扈的酸味,若隐若现的酒香勾起了来势汹汹的饥饿感。嫩滑的鸡看上去无限妩媚,让人看着心醉,吃着迷醉,真是视觉与口舌上一种艳丽丰腴的享受啊!

  孩子小的时候,“贵妃游黑海”这道菜肴,是他们味蕾上永远的“惊叹号”,每回看到它,他们双眸便像镶了钻石,闪烁生光。现在,成长了,离家万里,“贵妃游黑海”这道菜肴,又变了情感上一道很坚韧的绳索,他们对它魂牵梦萦,一旦千里迢迢地回返家中,便迫不及待地说:“妈妈,几时让‘贵妃游黑海’?”

  妈妈的美食,是他们一生无可取代的依恋。

  最重要的是,当我巧用心思,在厨房当一架快速飞转的“风车”而为他们做饭做菜之际,他们看到的,永远是妈妈那一张轻轻松松的笑脸,当然,经我不费吹灰之力烹煮出来的食物,也往往沾满着愉悦的笑意。

  吃着我食物长大的孩子,个个都很快乐。


本文在2012-2-28 20:39:45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尤今
[随  笔] 走在“蛇尖”上的尤今2015-03-13[602]
[随  笔] 肚子可以饿扁,志气不能饿瘪尤今2015-03-13[809]
[随  笔] 少一些如果,多几次转弯尤今2015-03-13[752]
[散  文] 尤今2015-03-13[838]
[随  笔] 一场迟到的“人道毁灭”尤今2015-03-13[623]
更多相关文章
一见芳然 去一见芳然家留言留言于2012-03-02 05:05:44(第1条)
风车是荷兰最美丽的标志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尤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