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尤今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重生的酒窝 文章时间:2015-03-13
作  者:尤今出处:原创浏览92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重生的酒窝
文/尤今
2015年03月13日,星期五

  三舅退休之前,在怡保一家报社担任总经理。六十岁退休之时,精神矍铄,身子壮硕如牛。他酷爱户外活动,每天定时外出打羽毛球、打壁球、游泳、跑步,精力旺盛得连小伙子也自叹弗如。
 
  他与我的母亲手足情深,不时到新加坡小住,共叙姐弟情。我去探望他,几里之外,都可以听到他爽朗的笑声。他最喜欢约我那比他年轻了三十岁的弟弟共打羽毛球,几个回合下来,弟弟气喘如牛,他却面不改色,大有“气吞山河”之概。不过,有好几个晚上,大家围在厅里观看电视节目时,他却待在房间里,以药油猛擦背脊。母亲担心他运动过度,伤了身子,劝他稍作收敛,但是,他全然不当一回事,笑嘻嘻地应道:“我呀,可以打老虎呢!”
 
  前年四月,惊闻他被紧急送进了医院。原来他背脊剧痛难当,进入盥洗室时,又不慎跌了一跤,趴地不起,送入医院,X光照片显示,他背部脊椎骨两旁,全都是淤积多时的毒脓。于是,便又以救护车紧急送往吉隆坡医院,开刀治疗,性命虽保,终生瘫痪。
 
  明明是个生龙活虎的人,怎么转瞬之间便寸步难行了呢?莫说当事人,就连我们,都觉得这是个难以承受的巨大打击。
 
  医院,成了他暂时寄居的家。
 
  我偕同家人到吉隆坡医院探望他的那一天,忐忑不安,对于一颗支离破碎的心,我该用什么语言去进行缀补呢?
 
  一踏进病房,便吓了一大跳。留院才半年,他便已苍老得难以辨认。原本旋转在丰腴脸颊上那两个肥圆而饱满的大酒窝,变成了两个凹陷的小黑洞;皱纹呢,“落井下石”地爬满了脸。看到我们,意外的惊喜使他黯淡的眸子像骤然添了炭块的火炉一样,倏地发亮。
 
  全然出乎意料,在我们逗留于病房的那一个多小时里,三舅没有片言只语谈及他的病,更不哀诉他心境的黯淡或是生活的痛苦,反之,他没事人般地与我们闲话家常,语气平静而又平和,只是临别时,他突然说道:“过去,我没理会身体对我发出的警告,才铸成了今日弥补不了的大遗憾。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能与你们一起打球了,真可惜呀!”曳在空气里的语音,有些许颤抖。大家鱼贯走出病房后,我转身关门,无意中瞥见他紧紧地咬着下唇,脸上蜿蜒地爬着两道晶亮的泪痕。啊,心境被可怖的病魔啃噬得窟窿处处的三舅,必须持着多大的勇气和耐力,才不在他人面前流露出任何被生活挫败了的悲伤啊!但是,正是这份勇气和耐力,使他支撑着自己,努力站起来。
 
  在医院待了一段日子后,在他的坚持下,家人将他接回家去。
  往昔,当拥有健康的体魄时,他活得充实而快乐,生活的格子,每一寸都填得满满的,只嫌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够用;现在,回到这所居住了不知多少年而笑声处处的屋子,他却觉得惊悚不安,啊,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熟悉,可是,一切的一切,却又是那么陌生。过去,在屋子里铺设大理石,主要是喜欢双脚踏在上面那种凉透心肺的感觉、喜欢那种双足触地滑腻似绸的感觉,可是,现在,一双脚不但彻底失去了感觉,甚至,连基本走动的能力也失去了!他原是老餮,喜欢烹饪而又精于烹饪,过去,厨房是他炫耀能力的天堂,现在,坐在轮椅上,看到那摆设得整整齐齐但由于长久未用而蒙上薄薄尘垢的炊具,心中那股悲酸已极的感觉,便像气压锅里那一大蓬惨白的烟气一样,闷着、憋着,没个去处。他将轮椅推到冰箱前面,手势迟缓地拉开冰箱的门,砭骨寒气扑面而来,冰箱里残存的一点食物,早已变得干干黑黑的,恹恹地粘在碗里,半点生命力也没有。他呆呆地看着、看着,若有所悟。就在这一刻,他决定了,他不要以眼泪去灌浇那棵被病魔蛀得千疮百孔的生命之树,他要逆其道而行,重获第二次生命。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拼着残存的老命,使出了反抗命运之神的蛮劲,他坚决不要让酒窝消失于干瘪枯瘦的面颊,他要它们旋、他要它们转,而为了让它们旋得更好看、转得更潇洒,他努力加餐饭,让外在的脸和内在的心,齐齐恢复过去丰满的旧貌。这样的努力,看似简单,实际上,他内心深处那种惊涛骇浪似的挣扎与奋战、那种只许向前看不许往后退的坚持与执着,的的确确是需要极端强韧的意志力才能办到的。
 
  绝不言休地努力了一阵子后,终于,在他寄来的照片里,我们又看到了他重生的酒窝,大大的、圆圆的,而且,逐渐饱满。他坐在轮椅上,看书报、养盆栽、听音乐,开始他第二段截然不同的人生,有一回,在信里,他居然还欢天喜地地写道:“我又开始当家庭大厨了呢,坐在轮椅上炒菜,还真舒服哪!炒出来的菜,与过去相较,可一点儿也不逊色,依然色香味俱全呢!你们什么时候来尝尝?”
 
  由于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三舅腿上的伤口一直溃烂难愈,医院无形中成了他的第二个家,进进出出、出出进进。他不抱怨、不投诉,一味地忍。只要病情稍好他可以回家去,他脸上的酒窝便会不断地旋动。
 
  一年半之后,三舅平静地去世,脸上那双永远酣眠的酒窝,盛满了“无愧于生命”的恬然与坦然。
 
  三舅是个真正懂得尊重生命的人。
 
  他是勇士。


本文在3/13/2015 6:46:18 A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尤今
[随  笔] 走在“蛇尖”上的尤今2015-03-13[602]
[随  笔] 肚子可以饿扁,志气不能饿瘪尤今2015-03-13[809]
[随  笔] 少一些如果,多几次转弯尤今2015-03-13[752]
[散  文] 尤今2015-03-13[838]
[随  笔] 一场迟到的“人道毁灭”尤今2015-03-13[62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尤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