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刘荒田文学作品刘荒田文学作品评论文化信息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刘荒田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庸俗又密实的快乐 文章时间:2012-10-10
作  者:刘荒田出处:原创浏览873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庸俗又密实的快乐
文/刘荒田
2012年10月10日,星期三
  今天午后215分,无一丝纤云的天空下,行人成了阳光海中的鱼。我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布袋,走在厄文街,不由自主地作出蛙泳的蹬足动作。袋子本来是用来提的,嫌太沉重,把带子穿过臂膀,挎在肩上。另外一只手,提着两个外卖盒。这当儿,忽然悟出,快乐是有疏密之分的,青春和中年的时光太匆迫,快乐成了棉花糖,貌似大块,但不经嚼;此刻的快乐,却是密实的话梅,余味悠长。这密度足够大的快乐,叫我惶恐,生怕乐错了。

 快乐从清早起就俘虏了我。我上楼,女儿和她的女儿都在熟睡,把小宝宝连人带床抱起,轻轻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小宝贝的睡相,一如坐莲的观音。曙色从窗台淌入,先唤醒一盆舞女兰、一盆蝴蝶兰,随后,秀逸的观音竹呈现清晰的剪影,组合为日出前妙谛无穷的构图。小宝贝终于醒来,我抱起她,闻着她身上淡淡奶香,看着她无邪的微笑,心花怒放。七个星期大的婴孩和外祖父,是以心灵来交流的。我为了此刻,要跪下来感谢上帝。7时,老妻上楼,准备早餐。寻常的麦片和全麦馒头而己,但前者加上草莓,后者鎏上椰子油,口感极好。门外的茶树,花终于开到高潮,在我买回没有什么教人兴奋的消息的日报之后,适时地予我正面的鼓舞,以红艳艳的容颜。

 午后l时多,我在微风中开始散步,花旗松下踱出哲学家步伐的乌鸦被我惊飞。从家走到厄文街,要30分钟。犹太街一片宁静,N线电车隆隆开过,显得粗野。我横过大街,不愿意走被健康专家大力鼓吹的健步,只想取悠闲的节奏。此刻,下道路的脚步一似享受美食的口腔,细嚼慢咽比囫囵吞之更能品出真味。

 到了热闹的厄文街。老妻交代的购物单在脑子里。先进一家墨西哥人当老板的蔬菜店买菜。再去老妻推荐的糕粉店买全麦馒头,吃了闭门羹,原来今天是休息日。只好到另外一家,同一品种,可惜没有放进葡萄干,哪怕是寥寥几颗。到一家烧腊店买烧鸭和白切鸡,各半只。10年前,也是在这里,我几次遇到一对夫妇,一脸上海人精明的太太,其父是当年的政治局常委,不掺假的官二代,和我排一样的队,吃一样的鸡鸭。踱进大型超市买腊肠和糙米。都是奉命而为。只有一个例外,台湾嘉义出的庄家方块酥,放在收款台旁边的货架上,不知为何,我一见钟情,放上传送带。我去瞎拼,未能免男人之俗——目标明确,由此而失去盘桓、权衡、取舍乃至砍价之乐,那是女性的专利。不过,思及移民这数十年间,一无物质匮乏之忧,二无没钱买必需品之窘,在低层次实现了随心所欲,这是我常常感戴的。须知彼时我和我的同胞,在改革开放前的故国,是被贫困、饥饿所填充的。

 走出超市,踏上归途,成了这样的状态——肩背着塞满了货物的布袋,手里晃荡着一个塑料袋。我依然取闲散的节奏,一路感恩。在这般澄明的太阳下,在并不慵困的下午,心田成了春雨过后酥软的花圃,每一朵卑微的花,每一片安分的叶,都在恩情的光照里尽情舒展。 

 感谢老妻,她今天早上以感冒成全了我和小外孙的亲密关系。怪不得托尔斯泰那么欣赏生病的女人,并把健康的女性斥为灾难。感谢迎面走来的犹太老头,他的包铜拐杖戳在水泥地上,有如鼙鼓一般咚咚响着。感谢站在停车表旁边和洋鬼子交谈的同胞,他的英语远远比不上耸肩的动作顺溜,多么可爱的假洋鬼子!感谢从银行走出的白人女子,她的脸上尽是连环画一般的刺青,她这辈子铁定不会杀人越货,否则,独一无二的脸出现在电视的《通缉犯》节目,岂不马上被抓拿归案?不过,留下彰明印记,是她怕自己丢失也说不定。感谢一路护送我的马蹄莲,长在墙根,开在为油漆外墙地支起的铁架下,一茎剑叶擎一只盛满清澄阻光的酒杯。感谢漫长的路,足以让我把体内讨厌的血糖降到让家庭医生放心的程度,也足以教我在往昔和未来之间驰骋无数次。感谢饺子铺的大蒜香。感谢犹太社区服务中心门口的轮椅,教我想起没有轮椅的人生何其幸运。感谢人行道上的狗屎。感谢朽木上清晰的年轮。感谢草地上的饭盒、吸管和中文报纸的残叶。感谢活着,即使活得千孔百疮,也教你拓展生命的阔度。感谢死,即使在这般的阳光下翘辫子,也没有辜负上帝的宠爱。

 尤其要感谢布袋的带子,勒在肩膀上,略略有和哲学家的思考类似的深度了。这肩膀,32年前挑110斤行李走过深圳海关以后,似乎再也没机会享受这样深刻而细致的压迫了。很好,生命必须拌以痛苦,唯它能圈养快乐

 终于望到家,它在阳光下的黑影何其安稳。我拔腿飞奔。家里有我的孙女,无论在她妈妈的怀里睡还是为只喝了三盎司奶水而大哭,都教我快乐。我在书房里,偷偷地打开方块酥盒子,咬出老鼠吃稻草堆一般的簌簌声,尤其快乐。

 这些快乐,无一不以庸俗和密实为标记,尤其教我快乐。 

 



本文在2012-10-10 13:23:45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刘荒田
[随  笔] 看“老忠实”喷泉记刘荒田2015-02-02[687]
[随  笔] 一杯喝了10年的咖啡刘荒田2014-11-04[651]
『暂无分栏』 人生静静流去刘荒田2014-11-02[783]
[随  笔] 老在巴士刘荒田2014-11-02[640]
[随  笔] 故土落叶(二章)刘荒田2014-09-08[629]
更多相关文章
非马 去非马家留言留言于2012-10-12 05:57:28(第2条)
荒田有福了
一见芳然 去一见芳然家留言留言于2012-10-11 22:03:06(第1条)
平平常常的事情梳理出文字的欢歌,这该是怎样的人生感悟和岁月情怀,生活的每一个日子都丰盈成记忆的丰碑,成为天伦之乐的一种醇美的风景......
感谢荒田老师的精彩分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刘荒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