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刘荒田文学作品刘荒田文学作品评论文化信息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刘荒田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看“老忠实”喷泉记文章时间:2015-02-02
作  者:刘荒田出处:原创浏览724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看“老忠实”喷泉记
文/刘荒田
2015年02月02日,星期一

《侨报》副刊,2014年10月

  这一天,旅行团一行50多人,起个绝早。4点钟,大巴开出旅馆的大门,披星戴月,为的是看它。领队查理,是我平生打过交道的导游之中,最富激情,最有经验的一位,他的安排无疑是最佳选择。果然,大半天下来,各个景点看过,赶到黄石公园内的指定地点时,是5点钟。“5时24分前务必到场!”这是导游在路上用来励志和督促大家严格守时的口号。
  游美国西部最著名的黄石国家公园而不看“老忠实”喷泉,一如到华盛顿不看白宫,进纽约不逛时报广场。1870年,“沃什伯恩—兰福德—多恩”探险队进入这个区域,为这个喷泉起了这样的名字。Old 和Faithful两个形容词,一曰“老”,二曰“忠实”,难免教人联想到人间有关年龄及诚信的事体。人是到“老”了才“忠实”,还是一路“老”下去一路坚持“忠实”?如果说的是婚姻,那么,前者较为保险,由于荷尔蒙退化,欲不忠而不可得。这个喷泉的年资以“万年”为单位。造就如今地貌的大地震,最近的一次也在200万年以前。至于它的“老实”,即准时,从它被冠名到21世纪这100多年间,都是每隔33至125分钟喷发一次。更新的资料显示,间隔为93分钟。张爱玲盛赞昔年上海滩“足够老实”的电影广告:宣布放映什么就放映什么。和说话往往不算数的人类比,这喷泉的了不起,在气势,更在诚信。没有这个作支撑,成千上万的游客岂不白来了?
  “老忠实”喷泉的配套设施十分完善。一座庞大的服务中心内,有满足游客需要的餐厅、咖啡店、礼品店和洗手间。处处人头攒动。提前15分钟走到观景处。这是一个直径为100多公尺的圆形沙池,数个相连的小丘为圆心,丘上冒白烟的是老忠实喷泉。老忠实是主角,池内还有两个白烟缭绕的小型喷泉,距离颇远,和“老忠实”成三角形。沙池比观景平台矮一公尺多。我们穿过占据了排排长凳的先来者,在边沿落座。其时,西斜的日头威力未减,绝大多数人没帽子没伞,但都没退到室内或荫下。
  “对不起,你遮住后面了!”有人轻拍我的肩膀。我扭头,是一位坐在长凳上的白人女士,她指了指坐在我背后的小孩。小孩因为个子小,被我挡住视线。我马上道歉,挪了位置。女士向我道谢。交谈中知道,他们一家子趁孩子放暑假,从加拿大开旅游车来这里,看喷泉是最紧要的节目。我扫视全场,看客人数在500---1000之间,一半在沙池边围成半圆,另外一半散布远处的高地。许多人手拿汽水罐,更多的拿着照相机,等候着必然到来的伟大时刻。
  5时20分。没有动静。三处喷泉,例行公事地冒白烟。我旁边的空隙冒出一个中年中国人,敦实个子,一脸被日头晒出来的新鲜黑红。他向我我提出一个荒谬的问题:“怎么落座?”我差点笑出来,有什么比在池边“坐下去”更简单吗?他这么严肃,我不好开玩笑,便答:“你可以跳进池里,再稍稍一蹦。”我刚才也是这样做的,往后跳,屁股就挨上石头砌的边缘。“可是,我不能跳,膝盖摔伤了,没复原。”“那只好就地下蹲,再把腿伸下去。”“好的。”他照办,虽然艰难,但人坐稳了。他所坐的就是我刚才挪开的位置,白人女士倒没抗议,因为他比我矮的缘故。
蓦地,全体静默。轰隆之声骤起,白烟不再招摇,禅定于一瞬,再笔直喷射。众人骇然,喧哗,照相机的喀嚓声不绝。可是,很快停了。谁在惋惜:“这么快完了?”但没有人离开。老忠实不骗人,是坚定的共识。两分钟以后,动真格的。雪一样的烟气和水喷涌,一波比一波猛烈,这一股升起,从它的核心冒出另一股飙得更高,水柱的接力赛。一束束单色烟花,一朵朵迅猛盛开的白莲,一匹匹倒挂的奔腾之瀑!大家屏息。烟雾滚滚,趁大风向我们扑来,浓重的硫磺味。水柱喷出时,温度为华氏93度,化为高空的粉末,再落到人们的脸,依然感到温热。有人惊恐地后缩。难怪,作过功课的游客都知道,脚下就是“超级火山”,它若爆发,单是从空中降落的碎屑,就能埋没半个美国。它的喷发间隔约为60万年,而上一次爆发,发生在64万年之前,早已“到期”。据地质学家勘测,目前它进入喷发活跃期。万一遇上,岂不是天大的“中彩”?眼前的半空,十二级浪般的白烟,被瓦蓝的天空托着,闪转腾挪。如果角度恰当,该看到彩虹。喷水处的石头,反射着阳光,有如多棱镜。
  在万众仰望中,喷泉落力喷射,头20秒是高潮,高度约30公尺。据说最高纪录为40公尺。总喷水量为1万加仑。今天它的表演不在巅峰状态。但好歹让每个人都下得“不虚此行”的结语。我一边看一边手拿IPAD对着它拍摄录像,事后回放,却放歪了,没拍到高潮,恨死自己。
  大家纷纷离开,旁边的中国汉子还在发呆。“要不要帮忙?”我问。他说不用,勉力把脚抽回,站起来了。我真想对他说,刚才你和我都不该坐下,要跪着,向着号称“世界第一”的自然力。
围观的人潮退下以后,看台的长凳下,躺着一只空的饮料盒,“杨协成芒果汁”的中文格外抢眼。


本文在2/2/2015 2:35:18 P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刘荒田
[随  笔] 一杯喝了10年的咖啡刘荒田2014-11-04[678]
『暂无分栏』 人生静静流去刘荒田2014-11-02[849]
[随  笔] 老在巴士刘荒田2014-11-02[681]
[随  笔] 故土落叶(二章)刘荒田2014-09-08[675]
[小说评论] 人间难得是圆满——为伍可娉《金山伯三部曲》全部付梓而作刘荒田2014-09-08[820]
更多相关文章
一见芳然 去一见芳然家留言留言于2015-02-12 02:35:14(第2条)
拜读美文!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5-02-04 21:06:00(第1条)
爽!冰火两重天,冷暖自知。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刘荒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