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泰国作家马来西亚作家印尼作家汶莱作家菲律宾作家新加坡作家缅甸作家越南作家柬埔寨作家寮国作家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亚细安华文文艺营专辑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玉佛寺:泰国人的精神支柱 文章时间:2011-06-23
作  者:林太深出处:原创浏览193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玉佛寺:泰国人的精神支柱
文/林太深
2011年06月23日,星期四

  你说,泰国哪最高;哪最大?我说是玉佛寺。
  玉佛寺的高大,是指它在泰国人心中的地位。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透射到它的塔尖,相应的光芒就会照遍全泰国,再传递给塔后的那片绿茵,由是形成了一座曼谷的地标,一座由金塔、寺院和草坪组成的构图上视觉上互为景致的焦点。玉佛寺,几乎是伴随着节基皇朝一起成长的。你看它的后面,就是大皇宫;皇宫与寺院名字紧相连,两座宏伟巨构,更是相偎相依,谁也离不开谁。是的,谁也离不开谁,你看泰国国旗上的三个颜色红、蓝、白,就代表着国族、宗教和皇室;正是这三位一体,将泰国六千四百万人民纽结成一股力量,这就是泰国从未沦为帝国主义殖民地的原因,因而自然成为泰国人的精神支柱。
  随着队列的人流走进那扇古旧厚重布满着历史陈灰的木门时,一股庄严肃穆扑面而来。进了门,里面别有洞天,这洞天是属于神仙的;也属于放牧自由解放人性的人的天地;而凡人一到这里,因受那种神圣气氛的感染,那属于尘世的俗念或带罪的心灵,多少得以净化和洗涤。多数的游客,正诧异于眼前的景致:那佛爷慈眉善眼,垂注下界,那孙悟空模样专门镇妖压邪的哈奴曼,那人身鸟形的金娜莉,那金马赛克铺成的浮屠,还有那游客祈福的钟声,一直响彻云天。这时你彷佛远离了尘世,成了超凡脱俗的人。你从高处鸟瞰,看见老子,看到孔丘,还有释迦牟尼端身趺坐云端,都呈定状态,大概正苦苦思索,为世间人性的贪婪欺诈凶残嗜血的“癌症”把脉开方……
金光灿灿的浮屠,成了指引旅客的标志,顺着左边石阶拾级而上,右面站着我们十分眼熟的石翁仲,他是二百多年前就从中国来“过番”藉,站岗放哨了二百多年,他的面容和蔼可亲,就像从故乡老人脸上印刻出来一样,故乡人啊,谢谢你不倦不殆的守护这片神圣的土地,呵护着远方游子的平安。
  在玉佛寺大皇宫,一件件对象都是古董,一寸寸时空都载史册,令人击节赞叹,令人目不暇给。当然,谁也没去在意脚下的铺路石,这石,是和石翁仲一起从中国运来落藉暹罗,叫压舱石。当年南来北往的红头船,满载着暹罗米与木材运销唐山,返程的货物不够重,只好借沉甸甸的石头帮助压舱。要知道,船一过了七洲洋,就会有大风大浪,船身轻,吃水浅,重心不稳,就有船身倾斜乃至倾覆的危险。那时候,正值泰国节基皇朝开国之初,百废待兴,光玉佛寺和大皇宫的工程,就需大批石料,此所缺正系彼所余,这笨重的东西,成就了中泰贸易史上的佳话。唐山来的压舱石,二百多年来,任由日晒雨淋万方踩踏,不叫一声苦,没半句怨言;唐山来的石翁仲,二百多年来,直立站岗,没丝毫懈殆,不露些倦容,不倨傲也不居功,它们早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我在想,华侨在建设泰国的丰功伟绩中,应有它们一份。从它们身上,不难发现中国人的特质中国人的才气中国人的勤奋,分享应得的荣光,难道不正是实至名归吗?
  眼前,佛塔,佛陀,人鸟,猴王,雕梁画栋的宫殿,座座装满了二百年历史的浮屠,甚至凑热闹的风铃,也叮叮当当吟哦不缀,站岗的青面獠牙加倍精神,使人感到今天的日子特别,特别就在于这般巧,这般齐,好象约定来的四方朝圣者,来造访寺庙的主人。据说,这玉佛是由缅甸翠玉精工雕琢而成,世所罕见,价值连城,为泰国第一国宝,每年雨旱二季,泰皇陛下或亲御或派御代表为玉佛更换新装。细心的游客会发现,节候不同,玉佛身上那熠熠生辉的金丝衣裳也随之变化。
  玉佛既属第一国宝,它在国民心中的份量可想而知,有时还能起到法律无法解决的作用:譬如有件民事纠纷,甲说乙偷他东西,乙否认,甲问敢到玉佛前发誓吗?乙说敢。于是双方偕同证人携同香烛鲜花在佛前发誓:乙没偷甲东西,特请佛祖作证,若誓言有不实虚假,甘愿受上天重罚:从此事业不振,家口不宁,严重的家破人亡,或生男为盗,生女为娼等等。当然,释迦牟尼佛从一开始就主张众生平等,也便宜不了诬告者,诬告的人也需接受相应的报应。中泰文化里的报应思想,都是源于因果律,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经此誓咒之后,双方不得以偷者或诬告视之,静候报应的到来。有说,灵验异常,报应不爽。故敢以身试法者少。
  玉佛正殿,厅堂深广,四壁及穹顶描金浓墨重彩绘画着佛教种种故事,对世人很具警世和教育意义。玉佛高高在上,众佛互相拱卫,离拱顶,还差好多好多,给人以莫测高深之感。任何宗教,都在建筑上做文章:高与深,正凸显出人的渺小,渺小的人类,只有匍匐在宗教的光环下,不敢轻举妄动,恐遭天谴,这种深人类灵魂深处的威慑力量,不正是人类情愿匍匐在宗教座下心灵自律的原因吗?宗教劝人出世,但用的手法却是入世的。
  玉佛座下是厅堂,可容二三百人,前座近佛,易于置香烛呈鲜花,多为泰国人礼拜朝奉忏悔祈福的地方,有些善信,一坐就是几个钟头,倾诉完毕,又等待着上苍的启示。你看那捧着心的合十的手,祈求上苍;那一行行匍匐和跪拜,是对佛至高的虔诚。神圣的佛陀啊,请发慈悲心,加持这一代苦难的众生吧。礼拜完愿之后,彷佛获得了力量,像车加了油马吃了草,又匆忙继续着生活…… 朋友问我,为何不愿提起玉佛的历史呢?说来话长,数百年前,它曾流落异邦,被供奉在邻国寮国。当节基皇朝开国之初,边陲不靖。皇上御驾亲征,寮国的玉佛就来到泰国,从此安家落户,长驻泰邦,佑我百姓,兴我家邦,当时泰国虽曾遭英法等帝国主义侵略,皆能逢凶化吉,国泰民安,此皆赖我玉佛保佑,历届圣上英明,全民团结,共御外侮,有以致之。说到历史,却也微妙,只许评弹,毋容推敲,割地也好,血债也罢,谁又能够究其咎?和善就是软弱,拳头才是道理。等到地被占、人被杀,既成事实已造成,再来讨论是非对错,究有何益?已成定局,徒呼哀哉,现在,谁又能去北海(今贝加尔湖)抚苏武牧羊坐过的石头而痛哭?谁又能够对北极熊怒吼;说海参威,西伯利亚是我们的?对克什米尔中国藏南部份,印度制造了“既成事实”,中方虽据理力争,看来也是旷日持久,久悬不决之事,但中方既视为核心利益,看来也不致失信于民,将来必有一番争持,或更甚,但为主权和国家领土完整故,虽战也在所不惜。扯远了,回头再看这雕龙砌凤的工艺;这描金绘彩的图画,这世界一流的铸造和雕刻,这金碧辉煌的宫殿,这横空出世的庙宇群,真教后代子孙羡慕又愧咎。我想借用我的朋友诗人苦觉的话,但反其道而行,那就是:泰国人民正是用“雕刻的方式,塑成形象,任日月星辰阅读,供后人瞻仰。”──这就是玉佛寺。

             作者简介:留中总会文艺写作学会副会长 泰华作家协会理事


本文在2011-6-23 12:37:37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亚细安
[亚细安文艺营] 中国四大名著的传承与发展石秀2014-05-31[1782]
『暂无分栏』 桐笛声里苦楝花儿落方文国2013-12-09[1492]
『泰国作家』 相亲莫凡2013-12-06[1556]
[小 小说] 流浪的幸福朵拉2012-10-22[1972]
『印尼作家』 紫色闺怨——大新厝①的故事莲心2012-05-02[1938]
更多相关文章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1-06-26 02:16:50(第1条)
洋洋洒洒一篇“玉佛寺:泰国人的精神支柱”,有景、有情、有史,更有愿望。好!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亚细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