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诗歌诗朗诵评论随笔访谈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冰花文轩诗歌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11-15)文章时间:2016-04-24(2016-04-30修改)
作  者:冰花出处:原创浏览63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11-15)
文/冰花
2016年04月24日,星期日
《中国诗歌》 第392期

 

庞余亮、冯光辉、爱斐儿、冰花、柏铭久



     
全社会聚焦文学和诗歌的80年代早已背影杳然,早已没入如今的网络泡沫的汪洋大海,不会再有靠一篇代表作、成名作啃一辈子的幸运了。然而,新归来诗人群的主体恰恰是从上个世纪的少年青年诗人走过来、走回来的,发表、出版、获奖和聚焦这些属于传播能量的资源,掌握在人为的上帝们手中,当时处于青少年的新归来诗人们未必能获得这些机遇的垂青,而不能够客观、全面地靠文本来说话。我们推出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既是用各自的写作事实来追认作品,也是面对当下表达一份清醒:诗歌是有生命的,处于显隐、开合、主次、优劣和消长的动态中,唯有时间能够整合、完善诗歌的历史传统。我们的联展基于这样的目的:横跨三十年当代诗史,重读代表作;展示新归来诗人创造,确认新价值。——策划人语
————————————
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庞余亮(11)
————————



庞余亮,1967年3月生,江苏兴化人。做过教师和记者。在《人民文学》《十月》《钟山》等刊发表小说、诗歌200万多字作品。著有长篇小说《薄荷》《丑孩》、诗集《开始》《比目鱼》、小说集《为小弟请安》《鼎红的小爱情》《出嫁时你哭不哭》等。获得过98年柔刚诗歌年奖,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参加《诗刊》社第18届青春诗会和鲁迅文学院全国第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
————————————
【就像你不认识的王二……】
 
庞余亮/
————————
就像你不认识的王二,三杯山芋酒就酩酊大醉
呕吐,并且摔破了嘴唇。
————————————
就像你所认识的王二,三杯山芋酒就酩酊大醉
躺在墙角呼呼大睡。
————————————
就像你的父亲王二,三杯山芋酒就酩酊大醉
一边咒骂儿女,一边咒骂自己。
————————————
就像你的儿子王二,三杯山芋酒就酩酊大醉
你给了他一个嘴巴,他仍嘿嘿地傻笑。
————————————
就像你自己,三杯山芋酒,一边喝着一边哭泣着
生活啊,我并不想哭,是那个王二喝醉了酒。
————————————
写于1998年10月
发表于2001年第10期《中华文学选刊》

 
庞余亮重抄《就像你不认识的王二……》手稿
————————————
【对《就像你不认识的王二……》的评论】
 
陈永光/
———————
阅读这样的诗歌,总是让人从现实的云端,直落精神的谷底。落差在自然界产生了惊心动魄的瀑布,而在诗歌之中,它更深、更尖锐地撼动我们的内心世界。让人产生了沉痛、哀伤的人生体验。含混的生活啊,像某种令人难以下咽的食物,总是不能顺利到达我们的空空的胃部。
——摘自《从“即景”到“深入内心”----对庞余亮诗歌的一次古典解读》,原载《红岩》2012年第3期
————————————
————————————
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冯光辉(12)
————————


冯光辉,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现居常州。主要作品有诗集《巴颜喀拉有舞》,长篇小说《最后的蚁王》,中短篇小说集《影壁》。曾获《诗刊》1991年年度奖,诗刊社诗歌艺术文库2001年年度优秀诗集奖,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
————————————
【老马】
——组诗《巴颜喀拉有舞》选一
 
冯光辉/
———————
似乎所有的骏马
都被巴颜喀拉风十分狂暴地卷走
通司(1)给我牵来一匹马
一匹肋条似棱脖子低垂的老马
我不情愿地看着老马
我不情愿地接过缰绳
原定英勇的长啸潇洒的奔驰
  刹时遗落
————————————
四马站(2)的山道
我可以凭黑骝马的四蹄
领略如烟一样的飘逸
我可以凭枣红马的鞍具
领略如云一样的英姿
我可以凭黄膘马的长鬃
领略如风一样的威严
我还可以凭大青马的尾巴
领略如水一样的流泄
无奈通司阻挡了很是亢奋的渴望
我不情愿地踩上锈迹斑斑的马蹬
我不情愿地跨上耗尽能量的马鞍
————————————
一声亮亮的口哨通司像亮开一个秘密
老马以大走(3)箭簇般冲向旷野
老马的响鼻老马的四蹄湮没了萧瑟之风
老马嶙峋的形体以一种骄傲
老马瘦削的蹄子以一种力度
老马稀疏的鬃发以一种飞扬
老马始终昂奋的头颅以一种不屈
猛烈击败我的预料
蘑菇般成长我最初的亢奋
我青春的力
  被老马燃成一炬旺火
我殷红的血
  被老马搅成一腔奔腾
————————————
开始启程我开始重新审视老马
我敬佩老马的皮肤不褪色
我敬佩老马的骨骼不变形
我敬佩老马的蹄步不走样
我敬佩一匹忘也忘不掉的   老马
兴许四个马站的山道
是老马一生的最后路程
可老马仍旧让顽强让活力灌注缰绳
让我感觉不褪的速度不移的忠诚
————————————
我没有资格骑坐骏马
(况且骏马都在牧人的胯下忙着)
我也没有资格骑坐老马
尽管它的骠悍已经倾洒土地
我恳求通司恳求巴颜喀拉
能否将老马的蹄子嫁接给我
鼓励我一路刨出迸溅的星光
能否将我的生命嫁接给老马
让老马继续奔腾作为我一生信仰的主题
————————————
骑坐老马
我愧
—————————
注:
(1)通司即向导。
(2)马站:藏民计算路程的单位,一马站相当于120华里。
(3)马步有五种:旱步、小颠、大颠、小走、大走。大走是马步中速度最快的一种。
(组诗《巴颜喀拉有舞》原载《诗歌报》1992年第2期)
————————————     
 
冯光辉重抄《老马》》手稿
————————————
【对组诗《巴颜喀拉有舞》的评论】

《诗歌报》编辑贺羡泉/
————————
巴颜喀拉山是长江和黄河的分水岭,无论是亲眼看到抑或想象到这样的高山,都会使人为它那凌空而立的雄姿生发感叹奇想。读冯光辉的诗,也同样感受到有一阵雄风一种豪迈之气迎面扑来!
 
这个钟情于缪斯的青年诗人,从江南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面对充满奇幻的高原和那隐于神秘氛围中的“金果”,究竟该从何处下笔采撷?罗曼·罗兰曾说:“假如我熟悉大海,我只写大海中的岛。”作者虽到过青藏高原,并未直接勾勒或描绘大山的形体,他写的“岛屿”是巴颜喀拉山区的人和风物,是藏民的生活和精神风貌。也许他在茫茫山野里捕捉到了粗犷的“山魂”,也许他的手笔善于探骊得珠,特意选择了颇具特色的题材,对一些有代表性的形象进行了讴歌,加之黄河之源的激流滋润了歌喉,浓烈的青稞酒助燃了诗兴,便使大山的雄姿与神韵跃然纸上:“一个跨坐快马之上的猎人长啸一声/一个族类齐崭崭从岩石的宝鞘中/抽出一柄携带黑光的阔刀/高悬于浩茫空间展现高原的气派”,《猎鹰》一开头,便从这个强悍的藏族猎人身上,喷发出一种具有大将风度的豪气。由藏民用黄羊皮和铁皮管组合而成的一个小小的火皮袋,在生活中不过是一种用以鼓风的寻常器具,而它在作者笔下,却变得具有囊括八极的容量和神力,能够“关押”着“牧人俘虏的五千里高原风”,意境何其开阔!大有“气吞万里如虎”之势。再看那匹乍看已瘦骨嶙峋的“老马”,竟“箭簇般冲向旷野”,用响鼻和四蹄,用昂奋的头颅和一种不屈“淹没了萧瑟之风”,以至把作者“青春的力燃成一炬旺火”,“殷红的血搅成一腔奔腾”,使他愿把生命嫁接给老马,让老马继续奔腾作为他一生信仰的主题。这些富有力度和深度的铿锵作响的诗句,又是何等感人!诚然,倘若不是作者写明地址,真看不出这样风格的诗篇竟是来自莺飞草长的江南,来自“吴侬软语”之乡的常州。
 
读冯光辉的诗使我始知:吴歌并非尽柔音。因为这位歌手从高原归来之后,已另换了一条声带。用他自己的话说:去了一趟高原,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正因有了这可喜的一“变”,他才独辟蹊径地定出“规模既大,波澜自阔”的篇章。仿佛在柳丝摇曳的“小桥流水”之侧,蓦然耸起了一座峰峦,给吴侬软语增添了新的气韵,新的风骨。
——原载《诗歌报月刊》1992年第2期
————————————
————————————
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爱斐儿(13)
————————


爱斐儿,本名王慧琴,从医多年,业余写作,文学写作以诗歌和散文诗为主,兼写散文、随笔、诗歌评论、绘画。1984年开始诗歌写作,1985年用笔名“王小雪”在《城市文学》发表处女作,1988年之后中断写作。1999年再度开始诗歌写作,2004年出版诗集《燃烧的冰》,2009年秋开始正式使用笔名爱斐儿发表作品,并入选多种诗歌、散文诗年选。作品先后被翻译成英、日、法等文字。出版散文诗集《非处方用药》(2011年)《废墟上的抒情》(2013年)《倒影》(2014年)。代表作有《非处方用药》、《废墟上的抒情》《小月河》《河流的指纹》《王的花园》《朝圣者》《青花瓷》等,曾获“第四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首届河南诗人年度奖”、“中国首届屈原诗歌奖银奖”。
————————————
《非处方用药》之
【可待因】
 
爱斐儿/
————————
所有的等待都有原因。
菩提等如来。拈花等微笑。因果等轮回。
我等你,今生的命运。
———————————— 
等到羊群找到了牧人,琴弦找到了知音;
等到金秋穿越了绿色的森林,时间不改变速度的一贯;
等漫山遍野的野罂粟找到了病因般的美,等到真理般的诗歌成为一种瘾。
我等在文字的那端。
等不来被爱就去爱你。
———————————— 
天色尚早。道路上的人间正行走着微暖的春寒。
打扫完前尘往事与来世轮回,剩下比虚无更真实的余生足够等一次美景重现。
无论早晚,伴随恍惚的清醒与醒后的麻醉。
症状必须是爱到痉挛,疼到不能忍。
剂量是关键。
适量的等是药。过量的等是毒。
不宜久服。成瘾难戒。
—————————
选自系列散文诗集《非处方用药》(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年9月版)
————————————

 
爱斐儿《可待因》手稿
———————————— 
【对《非处方用药》的评论】
 
1、 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诗评家谢冕
 
“花开无异色,刚刚沐浴过晨露。此时春风化雨,小溪漫过百里浅草,跨过唐诗宋词,在线装卷帙中与你春风一顾。”(爱斐儿:《百合》,引自《非处方用药》,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年9月版)你读这些清清浅浅、婉婉约约的文字,你的心灵不能不被它所化解而保留了难得的一份清纯,一份温馨,一份甜蜜。有了这些,足以慰困顿繁杂的人生。
————————————  
2、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著名评论家灵焚
       
期待中的爱斐儿散文诗集《非处方用药》出版了,我相信这是一本将会受到当代诗坛普遍关注的力作,作者作为大夫,从自己的日常经验、熟悉的事物入手,用中草药中99种药草各自所具有的特性、疗效,用爱、情、思为调剂“配方”,追求产生对于人间情感与思想疾患的疗效,这种视角前无古人,堪称一绝。我相信,这样的作品,自然会走进未来的文学史的视野。该书初版印刷6000册,书的版本与装潢之精美令人赞叹。我们期待着这本书能够很快受到读者们的抢购,也能像周庆荣《有理想的人》那样,抢占某书店或者网络的畅销书头版。
————————————
3、《关于古城的诗》——著名诗评家程光炜
   
爱斐儿的专业是医生,她的艺术嗅觉里,总有一股药的味道。更远的则是古汉语、古代文学以及与此相关的中国文化中那些神妙的东西。这可能是一个写作者意识不到的。爱斐儿的诗是一种旧的诗,我指的不是观念的陈旧,不是好与坏的那种东西,我是说那是有自己根底、有来路、有理由的一种诗,不是稀里糊涂写的那种诗。她出版过诗集《非处方用药》,写了几十种与中药有关的植物,这当然不是为植物而写的诗,不过是借它们来表现自己对大自然万事万物细腻的触摸,是一种心的体谅,有一种怜悯,还夹杂着某种心灵的茫然。总之,她学的这个专业,是很容易让人陷进去的,慢慢忘记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万物有我,我有万物,是一种两相皆忘的精神感受。
——摘自2014、3、24《文艺报》
————————————
4、《散文诗与非处方用药》——著名诗评家敬文东
 
无论是碰巧,还是依靠出色的直觉,爱斐儿都算弄清了自己和散文诗之间血肉相连的亲缘关系;而在她弄清自己、散文诗和尘世间的关系后,更愿意固执地相信,即便在有病的凡间,爱与深情依然是值得的,依然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或许,正是携带此等心性,爱斐儿对尘世的书写,才是有效的,有力的;因此,看起来羞涩,实则饱满、坚强的句子诞生于爱斐儿笔下,不应该视作偶然的事情:
我等在文字那端。
 
等不来被爱就去爱你。
——摘自2014、10、17《文艺报》
 
————————————
 
————————————
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冰花 (14)
————————


冰花 ( ROSE LU), 美籍华人,本名鲁丽华。著有诗集《这就是爱》 (THIS IS LOVE) 、《溪水边的玫瑰》 (ROSES BY THE STREAM)。其诗歌《荷的心事》获首届“梁祝杯”全球华语爱情诗大赛金奖; 诗歌《不是轻浮不是漂》和《双面扇》荣获第31届世界诗人大会"相信爱情(Belief in Love)"奖。2013年3月20日央视四台“华人世界”特别播出“冰花,为爱行走天涯”专访节目。
————————————
【双面扇】
 
冰花/美国
————————
一面是春 一面是秋
你是那春 我是那秋
———————————— 
春与秋
一纸之隔
天涯之遥
————————————
春与秋
常有相同的温度
却永远不属于
相同的季节
————————————
2009年3月21日写于美国

 
冰花《双面扇》 手稿
————————————
【对《双面扇》 的评论】
 
1.读冰花的《双面扇》——文刀
      
读《双面扇》更觉冰花的诗作又跃上一个台阶了。
 
有人说过,当诗歌写到一定程度时,比拼的是综合的实力。我认为:这《双面扇》是一首具有哲人深邃的诗。谁都知道,春和秋,断然是两个不同的季度。从颜色看,是嫩绿色的春,是金黄色的秋;从节令看,春是播种的季节,秋是收获的时候。春暖秋凉,虽说“常有相同的温度/ 却永远不属于/相同的季节。”这里面,有各自矢志不移的执著和截然不同的坚持。但同时,也有“和而不同”的大度和“中庸之道”的包容。这,也就合成了一把有益于人和有用于人的“双面扇”了。这里面有哲学的眼光和深度,这首诗也携带我们超越了吟花咏月、顾影自怜的浅薄而上升至一个深广的境界。
——摘自2009年7月30日美国《侨报》副刊
————————————
2、《浪漫清纯晶莹》——石群良
      
真正好的作品都会成为经典,无论岁月如何的淘洗,她都会熠熠发光,如“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样的诗如淡雅的画,细细品欣赏却浓郁芬芳。
——摘自香港2013年第4期《中国文学》,2013年6月1日 《中国建材报》文学副刊
————————————
3.网上点评选录
     
《双面扇》蕴涵着西部民歌的情绪节奏。我在黄土高原上生活了好多年,非常熟悉这种韵律。因此,尤为喜欢你这首诗,咏读了无数遍。读《双面扇》让我想起一首用西部民歌改编的新诗(作者是谁忘了):窑主欺负你呀/你就该对我说/你不该咽下仇恨跳黄河/我喊着你的名字呀/顺着黄河走/不知你在哪一个浪里头……《双面扇》的精彩在于诗意表相外,更深层次的民歌节拍,这是敲击在心里的鼓点,有地域文化的原始积淀,是百年陈酒,有醇香肺腑的劲头。祝贺你诗歌创作上新的突破。——林楠 2012年3月2日新浪网
    
《双面扇》一面是春,一面是秋,更是不落俗套,出人意表,“一纸之隔,天涯之遥”用得精妙!其妙,一是良好的铺垫作用,二是遥相呼应,表达同一意念:春秋,纸隔,永不相同。——风中秋叶 2009年4月16日 文学城
     
 这是一首哲理诗。诗人以双面扇为切入点,形象解释了表面与内在、质与量、本质与现象的哲理思想。作者警示我们要从一纸之隔的量变抓起,否则到了“天涯之遥”的质变后,亡羊补牢,为时已晚。还警世我们世界上有很多矛盾都是对立统一的,所谓人不可貌相,即使有相同的脸蛋,每个人智商、道德,善恶也是绝然不同的,任何事物都要看其本质,而不能从现象和表面下定论。这首诗语言简洁明快,意境独特,比兴手法独到,是一首简短清新的好诗,建议大家雅赏!——冰云 2012年10月 美华论坛
————————————
 
————————————
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柏铭久 (15)
————————

柏铭久,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万州区诗歌创委会主任。曾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中国作家》等国家级报刊发表诗歌。其中在《诗刊》上过头条;在“每月诗星”一次发表诗12首;及照片、评论、随笔、签名、画像等。在《星星诗刊》《诗选刊》《中国诗人》《诗潮》《诗歌月报》《上海文学》《中西诗歌》《萌芽》《新大陆诗刊》《笠》等国内外诗刊发表诗作近千首。
 
出版诗集有《神女峰背后》《叙述中的抵达》《三峡:时间之书》评论集《与词语商量》等11本。曾获改革开放三十年征文诗歌一等奖;《诗刊》《星星诗刊》诗歌大奖赛奖、第二届重庆文学奖;首届何其芳诗歌奖等奖。
————————————
【夔】*
 
柏铭久/
______________
 
我想我们几乎已把你忘了
可你却突然在即将逝去光线的天幕上回眸
这个夏天  我感到冷
 
————————————
 
像寓言里偷包谷的熊
掰一穗夹在腋下一抬手又将前一穗丢了
我们为什么而活着?
 
————————————
语法拦不住珍稀动物保护法无法保护的  夔
撞断公元2000根柱子  天暗下来
从低垂弥漫山岭间的云里涌现
传说的胯骨  吱嘎吱嘎
震动大地
天堂和地狱都止不住颤抖
 
————————————
让我们重新戴上面具
头系兽角  背插羽毛
脸上涂画果汁与朱砂
披挂树叶  抖动半裸躯体的每块筋肉
心中升腾尊崇与敬畏
那时时光也摘下它从不摘下的帽子
呵  我听到的呼喊是松涛般的呼喊  但你始终
沉默  略带忧伤之眸
审视我们
 
————————————
临近  一米  我无法仰望你的下腭
你的脚趾伸入江中像裸露的礁石
我感到冷
岁月的栏杆一再发出断折的声响
 
————————————
时代这头巨熊
已闯进我们的自留地里啦
沉潜于悬棺里的风
在落叶遮掩希望与失望辙迹中寻找的风
翻阅生存岩层试图释解的风
十级大风刮起来了呵
 
————————————
夔  夔!
我走在摩肩接踵拥挤的大街
独坐落叶满积世纪末长椅
想起一两句轻飘飘的诗  真的
我无法保证什么时间被人掰下
自己无法从地上拾起自己
我感到冷
 
 
*注:夔,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奉节县古称夔州;瞿塘峡口称夔门。
 
————————————
 
1998——2000.1.1
发表于2000年第1期《红岩》文学

 
柏铭久重抄《夔》手稿
————————————
【对《夔》的评论】
 
寻找精神的家园:柏铭久的三峡诗
重庆三峡学院教授、评论家陈地宇/
————————   
       
在当代三峡诗人群落中,有一位东北汉子,操一口辽宁海城土话,却振振有词地自称是三峡人——他,就是柏铭久。
        
他从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出版诗集《沉思的风景》、《情感的边缘》、《黛水之光》、《神女峰背后》、《叙述中的抵达》、《时光之轮》等。20多年来,其作品绝大部分都是歌咏三峡的,从而为他赢得了“三峡诗人”的桂冠。他写于1998年的《夔》,也是一首充满历史哲学和文化反思精神的力作。诗中写道:
 
         我想我们几乎把你全忘了
         可你却突然在即将逝去光线的天幕上
         回眸  在这个火热日益沸腾的夏天
         我感到冷
       
这首诗开篇即说“我想我们几乎把你全忘了”。因为人们只有去翻检字典,才能明白这个当代中国人往往写错、念错的字的含义——“夔”。我们知道,三峡之首瞿塘峡畔的奉节县古称“夔州”,就其来源,当缘于“夔子国”,夔子国是春秋时楚国的同姓国,熊挚所建,后为楚灭。今奉节春秋时曾是夔子国辖地。但“夔”的本义又是什么呢?“夔”,乃是一种神奇的动物,据《山海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山上有兽,形状如牛,黑身而无角,只有一条腿,出入水中都有风雨伴随,它发出的光如同日月,它的声音如同雷鸣,它的名字就叫“夔”。在柏铭久诗中,它是古夔州文明的象征符号。这个被人遗忘的“夔”,“却突然在即将逝去光线的天幕上回眸/在这个火热日益沸腾的夏天/我感到冷”。诗歌开篇营造的这种意象及氛围,不但奇特,而且突兀,甚至吊诡。在当代文明的喧嚣之中,古老幽灵的突然现身带有警示的寓义;它同时也喻示着历史反思和怀疑精神的觉醒。作者继续写道:
 
        像寓言里偷包谷的熊
        掰一穗(在腋下一抬臂又将前一穗丢了
        我们为什么而活着
        一个个欲望在诱惑!
        语法拦不住珍稀动物保护法不再保护的  夔
        撞断公元1998根柱子  天暗下来
        你隐忍低垂弥漫山岭间云的怒气里现出
        传说的胯骨  吱嘎吱嘎
        震动大地
       
世人就“像寓言里偷包谷的熊∕掰一穗在腋下一抬臂又将前一穗丢了∕我们为什么而活着∕一个个欲望在诱惑!”人们为欲望所诱惑,在功利主义的驱使下丢失无数而最后只得到一个的蠢行,恰恰是历史和现实中无数次重复的事实!人对自然如此,人对社会也是如此。诗中用“寓言里偷包谷的熊”来比喻人们永无止尽却永远失落的欲望,可说是十分绝妙;而用“语法”和“珍稀动物保护法不再保护”来描述传说中的“夔”的创意,也十分独到(因为《珍稀动物保护法》的名录里没有“夔”这一动物,因而它不仅不受法律保护,也不受语法保护)。但是这个“夔”却“撞断公元1998根柱子”,“隐忍低垂弥漫山岭间云的怒气里现出∕传说的胯骨∕吱嘎吱嘎∕震动大地”这里又是一个别出心裁的比喻,作者把公元纪年的1998个年头,比喻为1998根企图把“夔”锁住的柱子,当然,“夔”的传说远远早于这个年头,但如果我们不是吹毛求疵,如果我们承认诗毕竟是诗,而不是考据之学,我们就不得不承认这一比喻的形象性和独创性。这头冲破历史时空而现形的巨兽,在抗议着人们将它遗忘的同时,也召唤着回归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世界。于是作者展开了回归原始时代的想象:“让我们重新戴上风俗的面具∕头顶系上兽角∕背插羽毛∕脸上涂画纹饰∕抖动披挂树叶半裸着躯体∕为你而舞而歌”然而,对远古巫文化的心驰神往,终究不能使人真正穿越“时空隧道”而回到原始社会,那“夔”也始终“用略带忧伤之眸∕审视我们”,“沉默高于表述”;而“时代这头巨熊∕已闯进我们的包谷地里啦”;“十级大风刮起来了呵”!当代人无可规避地面对着人与自然、人与历史断裂分离的严峻现实:
 
        夔  夔!
        我走在摩肩接踵(拥挤肮脏的大街上
        独坐落叶满积无人的世纪末长椅上
       想起一两句轻飘飘的诗  真的
        我无法保证什么时间被什么人掰下
        自己无法从地上拾起自己
        我感到冷
       
诗人的这种深重忧虑,和一再“感到冷”的倾诉,不独是个人的焦灼,也是一种时代的忧患、人类生存的困境。我们每个人都“无法保证什么时间被什么人掰(bāi)下∕自己无法从地上拾起自己”。诗中的意象带有鲜明的危机感和指向性,它表达的是对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以及资源耗损的三峡现状的深度思考,它是以生命意识反观历史、审视现实的结果,因而具有深邃的洞察力和强大的感召力。三峡山川的巨变,有得有失,有喜有忧,千秋功罪,尚待历史评说。
       
柏铭久的三峡诗,在营造美的意象与意境的同时,追寻着超越这些意象与意境的哲理。形而上层次意蕴的发掘,是柏铭久获得创作灵感的泉源,也是他的诗超越同时代不少诗人的奥秘所在。他的三峡诗不仅在构建一个可供栖身的温暖巢穴,更是在不倦地寻找安放灵魂的精神家园。因而读他的诗,不仅有一种美的感悟,也有一种心灵的羽化,同时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忧患……
——此文2012年10月15日由重庆万州电视台《文化三峡》诗文鉴赏节目播出
————————————
————————————
[新归来诗人代表作联展公告]
—————————————
中国新归来诗人联盟,联手中国艺术家微平台,在多种媒介展示新归来诗人代表作,作品限一首代表作(一般不超过50行,提供word文字稿),需发表过,来稿注明写作年代及发表报刋,并附新个照一张,简介300字内(切勿超),代表作手稿(控制在两页16K纸之内,最好压缩为一页),对代表作的评论摘录(整篇一般不超过两千字,多篇摘录在两千字内,注明评论所登载的报刋)。此专项活动不接受非新归来诗人(1999年以后出道、发表作品者)的稿件,请理解并尊重事实,征稿针对新归来诗人群。投稿信箱ngrp2011@163.com
—————————————
[策划及出品人]:沙克
 [ 顾问 ]:叶延滨,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刊》原主编
[联展公证人]严力、翟永明、何言宏、蒋登科、黄梵、张德明、傅元峰
—————————
横跨三十年当代诗史,重读代表作
展示新归来诗人创造,确认新价值
—————————
【主办者】:
中国新归来诗人联盟
总编:沙克,洪烛
中国艺术家微信平台
总编:沙克,阿尼巴尔·罗斯
—————————
【后援者】: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秘书长:祁人
诗林杂志
主编:潘红莉
中诗网
主编:周占林
作家网
总编:赵智
现代青年杂志
社长:雁西
—————————————

 
中国新归来诗人||
中国当代实力诗人集结
中国当代优秀诗歌创造

http://www.zuojiawang.com/html/shi/19149.html?bsh_bid=1061060861&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本文在4/30/2016 8:15:05 A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冰花
『诗歌』 美发大咖左丰的梦想与追求冰花2018-06-14[702]
『诗歌』 三月桃花相映红冰花2018-03-24[295]
『评论』 【名作赏析】众人评析冰花的《不是轻浮不是漂》中外艺术家2017-12-24[341]
『诗歌』 牵手千秋冰花2017-12-09[318]
『诗歌』 怀鹰和路瞳评冰花的《九月》简约不简单 道破则无诗冰花2017-11-28[204]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诗歌
『诗歌』 美发大咖左丰的梦想与追求冰花2018-06-14[702]
『诗歌』 三月桃花相映红冰花2018-03-24[295]
『诗歌』 牵手千秋冰花2017-12-09[318]
『诗歌』 怀鹰和路瞳评冰花的《九月》简约不简单 道破则无诗冰花2017-11-28[204]
『诗歌』 美国作家Richard Tornello译冰花的《九月》Richard Tornello 冰花2017-11-28[394]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陈福义 去陈福义家留言留言于2016-05-01 18:24:22(第1条)
冰花的<双面扇>写得最好。

雅俗共赏,简单但深刻!

其次是庞余亮的<就像我不认识的王二>,其诗眼:“生活啊,我并不想哭,是那个王二喝醉了酒。”
生活中的甜酸苦辣,尽在其中!
 主人回复 
问好! 谢谢您的欣赏!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冰花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