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小白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初尝拒绝的滋味! 文章时间:2010-02-01(2010-02-04修改)
作  者:小白出处:原创浏览1127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初尝拒绝的滋味!
文/小白
2010年02月01日,星期一

      生在错综复杂的社会里,无可避免地和人交往,交往就意味着授与和接受,接受的对立面就必然是拒绝,如此简单推理,似乎拒绝也算是酸甜苦辣咸五味杂谈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大千世界,各行各业既有密不可分的相似性和关联性,也有纵横交错,相互纠结的规则准绳。看似无序纷杂的社会生活内部总是会形成几个大的行业“部落”,而不同的“部落”又会分割组成各自的“群居地”,每一社会人都会自然不然地分入各自适应和赖以生存的“群居地”,在我看来这个看似无型,其实有性的群居地大抵就是我们常人所说的行业。人自出生以后,慢慢长大直到独立成人,都会逐步融入一个行业,在这个行业中,自发求上的人们总是在追逐并力争使自己在狭小而曲折的金字塔顶端占有一席地位。我,一介俗人,自然也无法免俗,已经入行,就必须要遵守行业内的规矩。既然想有所作为,就必须得到同行的认可和接受。而得到认可的过程是令人向往和备受折磨的过程。这个折磨就是努力干活,在行业内做出一定的成就,其成果并且得到众多人的肯定评价。这个肯定评价的得来是如何的不易,大抵各位像我一样,初入门道的人都有所经历吧。苦于乐,欢与喜,及其内在许许多多的滋味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方可领略和体会的到。

      行业不同,规矩迥异,但正常人都渴望被接受,喜欢享受被别人接受和得到认可时的欢愉气氛;而也同样都深恶痛绝那种被拒绝时的失落和丝丝绝望之意的流露。每每总是怀着忐忑的心情,鼓足勇气把自己心情劳动的成果展示给行业里手,专家评委们去裁定。之后就是漫长而焦急的等待,等待有时候是漫长的,也有时候是甜蜜的,等待中的心情大概也总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着跌宕起伏的变化。去年6月底的时侯,我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论文提交到行业内一份影响力颇大的期刊,刚投出去的时候,心情是非常的美,一天下来不断地查看文章的处理状态,我期待这编辑尽早地看到自己的文章,也期待编辑有充足的时间去审阅我的文章,并且希望我的研究内容正好迎合审稿人的研究兴趣,当然最大的期待莫过于自己的文章得到审稿人的认可,并得以顺利发表。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两周。这期间,每每和朋友们谈起自己也开始投稿了,都觉得神清气爽,内心的喜悦也溢于言表,那段时间我特别喜欢听到朋友们用惊讶的语气问我:“小白,你都投稿了?”,听到这样的问题,我别提有多么的高兴,嘴角露着丝丝惬意,并谦虚的回答道:“小文一片,初涉行业,中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有待继续加强!”。虽然我这样回答说自己中高的可能性不是很高,但话后立刻心中暗自埋怨自己说了不吉利的话,还偶尔一个人耍赖说刚才的话不算。多少次这样独自的默默反复使我更加期盼可以尽快收到编辑部的通知,特别期盼自己的文稿可以被选中。有时候梦中还梦到自己的文章给选中了,得以发表,自己享受这别人的哦祝福和恭维。尽管是个梦,但醒来后还是觉得很甜美,这就是我初投稿的独自欢喜蜜月期,这段时间,我是开心的,整个人方佛像天天喝了密一样,阳光是灿烂的,天空也是非常的哦清澈透明,每天有无穷的精力去做自己平常喜欢与不喜欢的事情。

      蜜月期过去就是煎熬的时期,眼看着审稿人的意见迟迟不来,心中不免多了几分疑虑和无为的思考。难道自己的稿件真不够发表的质量?难道审稿人都对自己的文章不感兴趣,而故意拖延时间?难道漫长的等待就是默默宣告稿件不合格的悄声忠告?这个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矛盾,急躁,不安,烦闷都随之而来,往日的快乐和激情不在,而与此相伴的是独自的愁思和对这电脑屏幕的发呆。一度时间我的情绪焦急到了最低点,然而只要审稿人的意见没有来,一切都还未定,几位朋友和老师的不断安慰又鼓起我继续奋斗的力量。一天有一天新实验的劳累和讨论使我逐渐从烦恼的等待中淡忘出来。我的心情又一天一天地转好。这段时间大概是3个月。这段时间,我去上网查看稿件审理状态的频率越来越少,最初的一天十几次,减慢到一天一次,再到几天一次,一周一次,最后到一月一次吧。人的惰性和不情愿的反复就这样在我身上得以淋漓尽致地得以表现。

      到了第四个月的时候,还没有看到审稿人的意见,我又开始有点担心,因为稿件拖的越久,对我的损害也就越大。我需要尽快给自己之前的工作做一个总结,并更新状态使自己尽早地融入新的课题研究。几次不厌烦得等待,我开始着急并有意写信催促编辑询问有关稿件的情况。几次的犹豫在压抑许久后,我终于要爆发一次,我为自己想了一个理由,那就是编辑由于投稿人太多,文章太多,而暂时性地把我之前投的稿件和遗忘了,或许已经审核完毕,只是过度疲劳而忘了告诉我,忘了给我更新状态。为了避免由于编辑的遗忘导致我的苦苦等待和耗费时间,我决定冒昧写信问问,算是一个提醒。我写了信,第二天就得到编辑的通知:“您的稿件还在审核中,请耐心等待!”。我只好继续等待。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又好了许多,因为稿件还在审核,就还有希望!

      又过了一个月,从投稿起的第五个月,还没有得到编辑的通知,我只好再次写信询问。这次又很快得到了同样的答复:“您的稿件还在审核中,请耐心等待!”。事不过三,我已经叨扰了编辑两次,自己的这种行为或许也给编辑造成了一点不悦,因此我决定不再写信,敞开心扉决定等待到底。我不再去幻想一切美好的结果,而是去设想任何一个可能出现的最坏的结果。其实很简单,想来想去,最坏的结果不就是给文章给编辑拒绝。这一个月里,我已经把心态调整到了接受拒绝的最佳状态。心怀坦然之情,甚至也做好了拒绝后,该如何做下一步的计划。尽管如此,其实我内心还是多么的渴望自己的文章在最后时刻得到接受,那样也是多么美好的一刻记忆。我期待?我奢望?还是我真的准备接受拒绝?这些两个极端的心态在内心碰撞和冲击都快把我给折磨疯了。我唯有接受去承受这种状态。学习前辈的谆谆告诫:“用勇气去改变一切可以改变的事情,用胸怀去包容和接受一切不可以改变的事情,用智慧去辨别这二者!”。对我而言,大概也只好把内心的痛苦和绝望深埋谷底,鼓起一切可以鼓足的勇气去接受哪不可改变的事实吧。

       事无凑巧,果不其然,我的不幸给言中了。2月的第一天,我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就收到了编辑的邮件,我的稿件给拒绝了。而对方的评语也非常的廖少,只有两句不疼不痒的话,您的图片处理不是很清楚,解释不算很深刻!这就是我等待6个月的结果。这就是我精心准备半年,在之后的六个月内几番周折等待惆怅的结果。我知道一篇文章的拒绝对于业内的高手而言却是不过如此,我更明白拒绝和接受本来就是非常自然和正常的状态,而且往往拒绝的比例要高出接受的许多,这就是精英教育取向下人们选择的道路,因此必须学会接受。学会接受拒绝,拒绝是一个过程也是一种积累。

       我已经接受了拒绝,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接受投稿的拒绝,但这6个月来,为了这次拒绝,我已做好了很多的功课,学会了接受拒绝,更学会了调整状态去迎接拒绝。我的心情随之波浪起伏,我却收获了成长的资本和勇气。对于下一步的稿件处理,我自己已经有了一个规划,也准备继续做好接受拒绝的心态去迎接稿件被接受带给我的欢喜时刻。我不去记忆拒绝以后的心理感受和思绪变化,是因为我已经记载了这个等待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这些才是我最值得回忆和分享的内容。结果很重要,但过程更加丰富和波澜壮阔。我需要结果去证明自己,但更需要过程的历练使自己成长并尽早适应和融入这个自己刚刚进入的行业。

 


本文在2010-2-4 22:02:00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小白
[诗  歌] 端午小白2015-06-20[587]
[随  笔] 西班牙之行纪实与反思小白2011-05-14[2977]
[诗  歌] Ph.D之路两周年计小白2011-03-23[2604]
[随  笔] 我不理解城里哪片土地带给我的是什么?小白2010-09-25[1216]
[诗  歌] 中秋祝福!小白2010-09-22[2323]
更多相关文章
牧灯 去牧灯家留言留言于2010-02-16 04:04:54(第2条)
别着急,拒绝过后一定是接受,大不了换一个期刊嘛,总会中的。
蔡履惠 去蔡履惠家留言留言于2010-02-04 22:55:06(第1条)
小白不要气馁,一次被拒绝不算什么,许多人都有和你同样的经验。只要继续耕耘继续努力,必有花开日。加油!
 主人回复 
谢谢您的鼓励。
其实需要习惯和适应拒绝。拒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拒绝自己。
输1000次都没有关系,但自己认输1次就很糟糕。

虎年将至,诚祝您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小白敬祝!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小白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