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雕文工坊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早晨雨文章时间:2011-08-16(2011-08-17修改)
作  者:冷风细雨出处:原创浏览93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早晨雨
文/冷风细雨
2011年08月16日,星期二

    雨天总是忧郁的。雨天总是心情平静的。听起来有点矛盾。即忧郁又平静。应该说是淡淡的忧郁飘在平静的心湖。是种墨晕似的中国式古典美。在公车里看着车窗外的倾雨疾风。还有沿途在风中左右摇摆的树木,湿答答的模样怪可怜的。是什么样的福分允许我在这样的早晨能欣赏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没有人工的修饰,毫无多余的一撇。只有自然的姿态。莫笑我矫情。不论什么样的雨还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不会因为落在草地而像是有意来给小草涂个油亮。雨滴打叶声好像也从来不是为了制造清脆的乐曲。我宁愿相信这些都是有灵性而为之。不只是单纯无意义的自然现象。我宁愿当个傻瓜。相信天地有爱。大雨泽被万物,带来生机无限。我更相信天地间的人都是有爱。能感悟自然的恩泽和美好。不会疏忽在身边的点点滴滴。就算是最小的雨滴也是晶莹透彻的宝贝。
    同时也怨是什么样的噩运。在这样凉爽的早晨,不能躲在暖和的被窝里。假装怕她冷,怕她冻,偷偷的轻握着她冰凉的小手。就为了在我们的小世界里,更显得亲密。这样的早晨也会使一向早起工作认真的她也忍不住要偷懒。遇到如此美好的天气,偶尔懒床应该不算过份。她大概会厥着嘴闭着眼把手抽走。脸上会有一幅别打扰我的美梦,似笑非笑的温柔。时间要是能在此刻凝固有多好。如突然降下大雪,温度急降而把一切都冰封。百年后或许有考古学家或外星人把这男女从冰封里挖掘出来。结冰的被窝里有一男一女,侧躺着面对着对方。两人的手轻轻的握在一起,也许已经过了百年,或已千年,或已万年。女的看起来睡的安稳,沉醉在梦乡里。男的半开着小眼,满满的温情看着女孩。他们可能会被放在博物馆里供人欣赏。或许会被取名“贪睡不及逃难”之类的主题。还是“早晨冰冷的离别”。还是“永恒的轻握”。
    当然这事是自己胡思乱想。早晨总是忙碌的。不外就是盥洗,还有匆忙吃点早餐就出门。两人的四眼还有点湿润。刚睡醒总是如此。没有什么话题。大概还在挣扎着把脑袋弄醒。大概心里已经开始在思索一天工作的繁琐细节。
    地铁里还是一贯的拥挤。车厢里的空调稀薄得让人学会调节自己的呼吸才不至于气喘。地铁里男男女女多都面露疲态。几乎都在玩手上的手机。有的在玩游戏。有的在发信息。有的在看影片。也有听着手机播放的音乐睡着。几乎不会有人理会就在身旁或眼前的陌生人。一路上她扶着扶手,低着头仿佛在沉思。直到我下车和她道别,她才微微抬头看看我,再点头示意。
    走出地铁站的地下洞穴,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刚才进地下时是清晨的暖阳。仅仅移动了了半个小时和几公里的时空,再见天日却已变了天。风吹得痴狂。街上行人的头发都在随风飘荡。我的头发短得没什么长度可以飘逸。顶多任由风穿过我日益稀薄的发间,头皮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凉快。天空层层的浓黑乌云在通知大家大雨随时都会打下来。街上的行人都加快脚步,期望早点抵达目的地。天知道这看起来涨满的乌云还能承受多久,它早已负荷过重,很难说得准什么时刻会撒手不理还在路上奔走的人们。沉沦在畅快的倾泄,再也不管会弄湿谁的谁。  
    在公车里找到了位子坐定就给她发了个”天好黑,应该要下大雨了“的信息。按了发信键,抬头发现外面已经是一片水茫茫的热闹景象。这顽皮的雨非得等我被公车的玻璃隔开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还有盯着手机屏幕时才打开水阀。害我无缘看到水门打开的霎那。还有第一轮水浪从空中俯冲而下的画面。更听不到首先抵达的雨滴打击的声响。我盯着窗外的水幔看得有点痴。
    电话的振动把我从痴想中拉回现实。她的信息“是啊。我这里也是天黑快下雨。不要淋湿了。“。我回复“沿途都是有盖走廊,想淋湿都不行。要是我们现在在家多好。”。
    我戴上耳机听手机播放林海的“琵琶语”。那是琵琶细声细语的呢喃哀怨。这时外面的雨变得多情而缠绵。一丝丝连而不断,撒了满地的哀怨。

妳在哪里
我每天都过着想妳的日子
妳是否为了惩罚我才离去
我想妳
在天边 在雨里 在阳光里
在呼吸间
我怎样才能找到妳
我奢望妳回来
我却什么也不能给妳
这生无缘再相见
我愿妳幸福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记录在手机里的笔记本应用软件。
    下车时地上湿漉漉。和急忙下车深怕淋到一滴雨水的人们相比,我倒显得从容不迫,潇洒得自己都觉得帅呆了。还真希望能偷偷的在雨中多呆会,好让多几滴水汽沾上我的长袖衬衫。
给她发了个信息“到了。妳呢?”
她过了好一会才回“到了。想你。”
    我缓缓的走进办公室,放下背包。也放下其它思绪,开始繁忙的公事。雨天纵然没有帮上什么忙,倒是让我享受了会陶醉。
   “早晨雨刊登于联合早报《文艺城》。公元二零一一年月日。

http://wp.me/p119ez-1n


本文在2011-8-17 1:03:13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冷风细雨
[诗  歌] 错过冷风细雨2013-03-19[722]
[小  说] 新华文学不见了冷风细雨2012-07-02[1016]
[散文 诗] 何处惹尘埃?冷风细雨2011-10-31[907]
[影视评论] 那些年冷风细雨2011-10-07[3220]
[散文 诗] 金门会馆雅聚冷风细雨2011-08-16[1074]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冷风细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