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怀鹰诗集怀鹰散文集怀鹰评论集怀鹰微型小说集怀鹰短篇小说集怀鹰长篇小说集怀鹰随笔集怀鹰散文诗集怀鹰收藏集锦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怀鹰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红颜,红颜,原来你就是红颜——冰花的《红颜》赏析 文章时间:2011-07-14
作  者:怀鹰出处:原创浏览1425次,读者评论5条论坛回复0条
红颜,红颜,原来你就是红颜——冰花的《红颜》赏析
文/怀鹰
2011年07月14日,星期四
    诗人在为作品“量身定做”时,通常不会循正常的思维方式去表现,那样太平庸了,除非他的文字具有石破天惊的爆发力,否则很难引起读者的共鸣,更不用说具有可供欣赏的空间。

    所谓非正常的思维方式,含有若干的逆向思维,或从点及面,逐步逐步的营造出作品的氛围。我们很难从标题去猜想作者究竟写什么?标题有时是一种诱饵,有时是一种模糊的诱导。

    冰花的《红颜》就具有这个意味。

    看到“红颜”,我们会联想到知己,红颜知己通常用在男性身上,是男性对女性的一种有别于儿女私情的情感,那么,作为女性诗人,冰花的“红颜”究竟何所指?

    诗是简单而平面的,没有令人眩目的文字,纷繁的诗歌意象,缠绵悱恻的情曲,一切都自自然然,仿佛一道山溪从绝岭初涌出,顺着曲曲弯弯的水道潺潺流淌,最后奔向海口—红颜就在沿途的景致,向诗人发出殷殷的呼唤;红颜也在溪流与海口的交界处,含着虔诚的微笑,准备给诗人一个祝福的拥抱。

    诗人在这首诗用了非正常的思维方式,它是一种创作上的“变景”。在物理学上有“负负得正”的现象,诗人却是“正中隐负,负中出正”。怎么说呢?还是以作品来说明吧。

    在第一节诗里,诗人说:“你用冬天的冷峻/为我带来了夏日的湖光”,诗人采用对比的手法,你和我,冬天和夏日,冷峻和湖光,都是对比,一下子让我们跌入诗人所设的“陷阱”,以为诗中的你是个特定的对象,也就是诗人所说的“红颜”。这是正常的写法,可是,紧接着诗人的思维就跳开了,“满天的星星睡了/唯我独醒着/看你读你到天亮”。这里的“你”与前头的“你”当然是一个整体,只不过把“你”的身份掩藏起来,而变成一种“感觉”中的物象。诗人在修辞上的运用,达到收发自如的境界,文字在她手中不只是表达工具,还是一种创造!

    第一节诗是为“红颜”定位,第二节诗则是思想之翼的展开。

    “你从天边走来
      离我有一夜的遥远”

    彼此的距离是远的,一在天边,一在地上,天上人间,原本遥不可及,诗人偏说其实只有“一夜的遥远”。一夜究竟有多长?若以现实逻辑来看,不过短短几个钟头。太阳下山,夜就来了,朝阳升起,夜就消失了。这个距离既遥远又短促,日夜的交替不是以距离来计算,所谓“夜长梦多”,“一夜的遥远”是个朦胧的梦。梦可以把所有的距离拉近,并且加以美化。

    “你从彩云中走来
      带着五彩的光环”

    每一个浪漫的夜过去了,另一个亮灿灿的世界展现在诗的平原上。“五彩的光环”璀璨眩目,那自然也是极其美好的形象。这一节诗固然也可以当作是对“人”(你)的描述,思维方式依然是正常中的反正常,或说这是诗人的布局,目的在于强化“红颜”的形态。
    到了第三节诗,突然出现了“变景”,所有实实在在的描写变成了“虚拟”世界里的物象,诗人开始进入非正常的思维方式,构造出一幅出其不意的画面,打乱了我们正常的思维。

    “你从网络里走来
      撒下蓝天的情怀”

    我们都知道网络世界是虚拟的,即使“撒下蓝天的情怀”也是虚拟的,但在诗歌的表达上,虚拟的世界也可以是真实的,那是一种内心的语言,“蓝天的情怀”不只撒在梦的平原,也撒在渴望蓝天飞翔的心!这是一种衬托,以虚拟来衬托“蓝天的情怀”,于是蓝天的情怀就成为情感的沉淀了。

    “你是一本厚厚的名著
      让我爱不释卷”

    至此,诗人所说的“红颜”,不就昭然若揭了吗?

    诗人的“红颜”,狭义的说是指人,广义的说指的是网络世界。把网络世界当成“红颜”,这个比喻倒新鲜。虚拟的世界怎么可能成为“红颜”呢?能的,因为诗人把自己的情感投注在这世界里,为它疯狂为它手舞足蹈为它消瘦狂哭当歌。不只诗人如此,很多作者都已迷恋上网络,只是,各人的感受和情感深浅不同,看来冰花与它已结下不解之缘。

    所以,在最后的一节诗里,诗人这么写:

    “我
      用一个女人柔弱的声音
      向全世界告白
      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相遇
      我愿做你今生的红颜”

    诗人的创作方式又回到原点,回到了正常的思维里。读到这儿,你该恍然大悟,噢!红颜、红颜,原来它就是你的红颜。这里出现了两个“今生”,读起来的感觉不是那么酣畅淋漓,若第二个“今生”改成“永世”,效果会不会好一些,节奏感会不会更明丽一些?这只是拙见,别见怪。

    可见,诗的发展轨迹是多样化的,简单的文字也可以构成丰盈的画面。

 

文章来源: 缅甸新文学--论坛 » 评论/赏析


本文在2011-7-14 10:47:29被冰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冰花
暂无相关文字。
静心 去静心家留言留言于2012-03-15 16:35:45(第5条)
诗艺不俗,诗评精到!!

差点失之交臂!获益非浅。

谢谢分享!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2-03-10 08:03:31(第4条)
怀鹰老师春天快乐!
紫云 去紫云家留言留言于2011-11-12 10:19:00(第3条)
诗的魅力和诗评的魅力揉在一起,便有了更完美的意境!
感动!学习!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1-10-17 00:55:18(第2条)
欣赏冰花和怀鹰大作!
聂崇彬 去聂崇彬家留言留言于2011-07-29 08:25:02(第1条)
冰花的诗和怀鹰的文,同时享受了,谢谢分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怀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