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怀鹰诗集怀鹰散文集怀鹰评论集怀鹰微型小说集怀鹰短篇小说集怀鹰长篇小说集怀鹰随笔集怀鹰散文诗集怀鹰收藏集锦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怀鹰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缺了一口的月饼 文章时间:2014-12-18
作  者:怀鹰出处:原创浏览1139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缺了一口的月饼
文/怀鹰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从小跟母亲到处流浪,每一年的中秋似乎无声无息的过去。我也不知道有中秋这个节日,直到6岁那年,才真正尝到月饼的滋味。
 
    母亲在一间树胶加工厂工作,厂后是黑色的新加坡河。工厂颇大,但空气不流通,大部分地方都囤积着“胶粒”。一粒重达百多斤,都是一片一片的胶片。母亲的工作很简单,把白灰粉抹在胶片上,然后把它撕出来;一粒胶粒大约有百来张胶片,得花一番力气才撕得完。
 
    整个厂房飞扬着白色的粉末,人们戴着头巾,头巾都被染白了,脸上、肩上、手上,没一处地方不是白色的,偶尔咳嗽一声,拍一下手,白粉立即飘飞起来,钻入鼻孔,黏住眼皮,颈项痒得很。
 
    我跟在母亲身旁,有时帮她撕胶片,胶片都黏得紧紧,得咬紧牙根才能把它一寸一寸地撕出来,双手红肿,起水泡了,母亲会用缝衣针把它挑破,涂上雪花膏。隔天撕的时候全身的骨骼似要迸散,手掌痛得有如针刺。
 
    厂里只有我一个小孩,所有的婶婶阿姨叔叔都疼我,有好吃的总会偷偷放在母亲的篮子里。
 
    那个傍晚,吃饭时间,母亲牵着我到河边去。岸上站着一颗榕树,长长的卷须伸入水中。岸边拴着一艘小船,在晚风中微微晃动。河上也很寂静,摇橹人的小船都歇息了。橙黄的夕阳投影在河里,被水纹遮得朦胧。
 
    母亲从篮子里拿出切成两半的半个月饼,说:“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6岁的我是不可能知道的。
 
    “中秋节。”她淡淡的说。
 
    什么是中秋节?
 
    每年的八月十五,就是中秋节。
 
    中秋节是干什么的?
 
    吃月饼,提灯笼。
 
    我可没见过灯笼。
 
    像个小小的纸笼子,里面点着一根蜡烛,你提着它走,月亮也跟着你走。
 
    抬头看天,天色有些黯淡了,远远的天角,一轮“新月”乍浮乍沉。
 
    我笑了:月亮会跟着我走?
 
    无论你走到哪儿,它都跟到哪儿,月亮婆婆最疼小孩了。
 
    我能到月亮婆婆哪儿玩吗?
 
    她也笑了:好远好远,你看,它在天上,那么高那么高,你要有一双翅膀那就好了。
 
    谁给我翅膀?
 
    你去跟老鹰借吧。
 
    老鹰肯借吗?它不是抓小鸡的吗?抓小鸡的鹰是坏蛋。
 
    也有不抓小鸡的,猫头鹰就不抓小鸡。
 
    哦!不!不!我不要去月亮婆婆那儿,我要去找爸爸,爸爸到底在哪儿?
 
    她沉默,眼眶里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忽然像蒙上一层水气。她把月饼放在我手上,说:尝尝,你从没吃过月饼,不吃月饼就不能过中秋节。
 
    咬了一口,唔,好香好甜啊。
 
    她又把另一半放在我手上。
 
    妈,你吃,你不吃月饼,就不能过中秋节。
 
    妈吃过了,妈做小孩的时候吃过了。
 
    我又咬了一口,忽然放下,从篮子里拿出小片的报纸,把月饼包在里头。
 
    怎么不吃完?
 
    我要留给爸爸。
 
    傻孩子,他不知道的,他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月饼会发霉的。
 
    我跑到岸边。
 
    干什么,回来!
 
    我把月饼丢进河里,它会漂到爸爸身边。
 
    这一丢,沉到底下去了,都成了鱼儿的月饼了。
 
    那怎么办?
 
    她拿出另一张报纸,褶了一艘小小的纸船。来,把月饼放在船上,让船载去你爸爸那儿。
 
    我高兴的跳起来,把月饼放在纸船上,小心翼翼地放在河里。
 
    小船轻轻的摇摆,飘走了,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她茫然地望着小船,眼角挂着一颗清亮的泪。
 
    月亮升上来了,好一轮皎洁的月。满满的月光洒在河上,小船已看不见了,在我的下意识里,小船已经抵达爸爸那儿,爸爸正轻轻的咬着那个缺了一个口的月饼……

本文在12/18/2014 8:46:11 A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怀鹰
[随  笔] 无名的英雄们《爱竹》怀鹰2015-02-02[789]
[随  笔] 夜雪1《月光琴》怀鹰2015-01-23[791]
[随  笔] 世风世风1《e时代的内心》怀鹰2015-01-23[720]
[诗词评论] 夹在厚厚大书里的“叶子”--读《云端微笑》怀鹰2014-12-18[959]
[纪  实] 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记趣1怀鹰2014-12-01[948]
更多相关文章
杨玲 去杨玲家留言留言于2015-01-05 13:10:10(第2条)
感动!!!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4-12-27 21:40:50(第1条)
缺了一口的月饼满载亲情感人至深!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怀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