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怀鹰诗集怀鹰散文集怀鹰评论集怀鹰微型小说集怀鹰短篇小说集怀鹰长篇小说集怀鹰随笔集怀鹰散文诗集怀鹰收藏集锦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怀鹰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无名的英雄们《爱竹》文章时间:2015-02-02
作  者:怀鹰出处:原创浏览78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无名的英雄们《爱竹》
文/怀鹰
2015年02月02日,星期一

  爱竹。
   爱她的骨格、气节、更爱她顽强不屈的个性。
  竹的家族,是英雄的集体。打从她成为竹开始,就决心做一个前驱者,率先献出自己的绿,使这苍瘠灰色的土地添上神话般美丽的一笔。这一笔,经过多少的波折和磨难,走过多少曲曲折折、迂迂回回的路,才使她变得更富有色彩、更动人。
  翻开竹的族谱。
  竹的家乡,在寒带、塞北,离我们的赤道,十万八千里。
  竹的祖先,最早定居在荒山野林,那儿人烟绝迹,终年弥漫着黑沉沉的雾。
  刀子似的北风,昼夜不停刮着;热爱阳光的竹,吮吸不到太阳金色的乳汁。
  黑雾主宰一切生灵的运命。
  竹的第一代,在缺少阳光滋润的环境里,渐渐枯萎,最终走向死亡;但她留下种子,在原有的土地上,又长出第二代。
  这是少年时代外祖父给我的认知,故乡在一片苍翠的竹林里,屋子虽然残破,但竹却给人们无限希望。屋前有一个池塘,饲养鸭和鹅。每天清早,他把鸭鹅从寮子里赶到池塘,听它们欢快的叫声,看它们在水里悠游,年轻的心充满喜悦。然后又把鸭鹅赶进竹林,让它们在竹林里互相追逐或寻找小虫。他躺在竹树下的长凳,听风刮过竹林的絮语,有时碰到下雨天,雨点从疏疏密密的竹叶滴下来,他也躺着,让冰凉的水珠滴在身上。
  没到过外祖父的家乡,也可以想象那种无比自由开放的心怀和广大的天地,这是城市中无法体会的味道,难怪他那么喜欢竹树。
  “为了逃避国民党抓壮丁,我只好逃到厦门,但人生地不熟,在街头流荡……听到人们说招请华工的事,我想,反正无路可走,不如去试试看,说不定能找到一条活路。就这样,我被录取了,大伙上了船,船开到婆罗洲去。我们只知道去那儿开矿,至于开些什么矿,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阿公,你到了婆罗洲吗?”
  “上船后,我们才知道是被当成猪仔卖到矿主那儿去,我们失去自由,成天关在又闷又热的船舱里。好几百人,有些在中途受不了煎熬死掉了,尸体丢入大海……后来船在台湾海峡遇上台风,被迫在台湾靠岸。我们被锁在一幢两层楼的旧楼里,当晚发生地震,我从楼上跳下来,跑没多远,旧楼塌倒,一大班人死在那里。”
   “啊!”我惊叫一声。
  “我在台湾岛上流浪。有一次,在街上看到两个日本人调戏妇女,一股热血冲上脑门,立刻冲上前,跟两个日本人打起来。”
  “阿公,你一个打两个,打得过吗?”
  “我在家乡学过洪拳,那两个日本人不是我的对手,被我打得扑倒在地上--”
  “阿公是英雄!”我不禁喝起采。
  “日本军方在全岛搜捕我,我成了通缉犯,每天东逃西躲,过着山老鼠一样的生活,好不容易来到石叻坡……”
  想不到外祖父还有这么精采的“故事”,的确令我感动。
  第二代的竹,吸取了先辈们惨痛的教训,知道阳光的可贵;可是在黑雾的重重包围底下,是见不到阳光的;只有突围,才有希望,才能生存。怀着这样的一种信念,她们出发了,开始踏上长征之路。渡过险滩恶浪,横越莽莽的大草原和雪山、飞跨过铁索桥和沼泽,从黄土高原到边疆,从大河岸到长白山脉,足足飘了万里路。这中间,有挫折、也有胜利,最后抵达目的地的竹,终于找到了阳光。
  外祖父不正像那竹吗?


本文在2/2/2015 2:24:17 PM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怀鹰
[随  笔] 夜雪1《月光琴》怀鹰2015-01-23[790]
[随  笔] 世风世风1《e时代的内心》怀鹰2015-01-23[718]
[散  文] 缺了一口的月饼怀鹰2014-12-18[1137]
[诗词评论] 夹在厚厚大书里的“叶子”--读《云端微笑》怀鹰2014-12-18[957]
[纪  实] 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记趣1怀鹰2014-12-01[94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怀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