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阿B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浅谈“白日梦”与张爱玲作品点滴 文章时间:2011-06-25(2011-06-26修改)
作  者:B女出处:原创浏览159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浅谈“白日梦”与张爱玲作品点滴
文/B女
2011年06月25日,星期六

       浅谈“白日梦”与张爱玲作品点滴

       许多的长篇小说,传奇文学和短篇小说的作品中,每部作品都有一个主角,以这主角为中心,作家用尽一切表现手法来赢得读者的同情,小说中的女人总是爱上男主角,很难说是对现实生活的理解,但却是“白日梦”构成的因素。小说中的人物分为“好人”和“坏人”。“好人”是自我的助手,“坏人”是自我的敌人和对手,这自我便是故事的主角。“心理小说”的作品只有一个人物,那就是通过内心描写的主角,作家凭借自我观察,将主人分为许多自我,把自己的心理生活中相冲突的几个倾向在几个主角身上体现出来。佛洛伊德对这样的模式有一定的论点。

      佛洛伊德是一个精神病学家,曾于1930年在法兰克福获“歌德文学奖”。他关于文学艺术方面的言论大多数见于他关于精神分析的著作之中,他对文艺心理学方法有重大的贡献。

      佛洛伊德的理论结构有五大支柱:潜意识、婴儿性欲、恋母情结、抑制和转移。其中“潜意识”概念对文学理论的影响最为深远。他认为,任何心理现象的底层都潜伏着一个更为深刻的本能欲望。他依据自己的人格理论把人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大部分。“本我”又称作“伊德”,是一种最原始的本能冲动;“自我”即受现实生活的各种理论原则约束的伪装的本能;“超我”则是一种受理论道德支配的“自我”。

      佛洛伊德把这种压抑性本能叫做“原欲”(libido),原欲和饥饿相同,是一种力量、本能---指性的本能、饥饿时则为营养、维生本能--人即借这个力量以完成其目的。原欲是生命和艺术的最后的驱动力。人的梦就是这种被抑制的本能,在潜意识的情况下所得到的那种似是而非的满足。

      人们的原欲总是强烈地附着于原始的对象,儿童时代的性爱目标,始终不曾消失。对女人来说,她的原欲最初的固置于父亲身上,这种恋情通常并不直接导向交合,在最严重的情况下也不过是在内心深处模糊地描绘出它的远景轮廓。

      佛洛伊德认为,文学艺术就是“白日梦”,只有将文学艺术与梦相类比,将梦的分析方法应用到文学艺术的分析中,才能有效地发掘人类文艺活动中的潜意识,最终实现文学艺术的科学解释。文学创作不过是人的潜意识本能冲动(主要是潜在性欲)发泄和升华的一种方式。而文学艺术,则是经过乔装打扮的潜意识向文明与文化的升华,实际上是一种“白日梦”。创作,就是虚无缥缈的“意念”(潜意识)冲破“理智”(意识)的闸门的自由联想。幻想、想象是其最根本的表现形式。因此,文学艺术与梦有着同构关系,文学艺术的研究应当以梦的研究为参照。

     

      张爱玲作品中的潜意识


     张爱玲的《心经》中善于从人物语言和细节描写来折射出人物的潜意识中的心理一一性心理。对人物的潜在性心理进行了很好的展示。

      《心经》写一个20岁的女儿—许小寒爱上了自己的父亲又对母亲充满了敌意的故事。当许小寒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已经不自觉地对母亲有一种排斥心理:母亲偶然穿件美丽的衣裳,或是对父亲稍微表现出一点感情,她就笑母亲,打击母亲的自信和破坏父母之间的感情,并离间他们之间的爱。

      《心经》的对话内容主要是小儿女之间的絮叨与母女之间的争辩。许小寒的那种恋父情结,对母亲的妒忌、排斥,对女儿时代的留恋等都是变态的恋父情结所造成,她明明知道自己的爱是违背理论道德的,但却因为恋着自己的父亲而一遍又一遍地扼杀掉自己所拥有的健康爱情。

      许小寒对父亲充满真心地告白,由于爱着自己的父亲,已经给人生做好了安排。但是最终父亲却爱上与她长相酷似的绫卿,并在外面同居;这结果让她不知所措。

      《心经》详细地描绘了许小寒的失落心态,对自己父亲的迷恋、对母亲的漠视。这创作与张爱玲的身世不无关系。张爱玲2岁时,母亲独自去海外而丢下了她。幼年时,父母离异,父亲养姨太太,给她娶后母,这给张爱玲造成严重的心灵创伤。她不堪忍受痛苦,梦魇式的恐怖让她选择了出逃,投奔母亲,而她与母亲又有隔阂……痛苦、孤独、怨恨、寂寞感都被压入她的潜意识中。创伤性童年体验,为张爱玲以后的创作奠定了基础。相比而言,张爱玲对父亲也许有一种爱恨情结,对母亲感到的是一种生疏,她也多次流露出对母亲的怀疑和不信任。潜意识折射在小说中,表现出对女主角多带有斥责,特别是母亲。

     潜意识中的性心理在《倾城之恋》中也有很好的展现。《倾城之恋》中男挑女逗,权衡利弊,欲擒故纵是白流苏与范柳原“恋爱”的全部内容。他们没有真正的进行恋爱,只是凭一时的欲望而靠近对方。范柳原第一次吻了白流苏之后,然而“他们都疑惑不是第一次,因为在想象中发生无数次了”。似乎一切都在意念中完成,初次吻了一吻,还都认为不是第一次。这表现了潜隐在人物意识深处的本能欲望。还有,范柳原的一席话语及自流苏的反应,也传达出了二人无真正的爱情,只有现实的交易,欲望的满足。范柳原曾在电话中对白流苏说什么“我不至那么糊涂……根本你以为婚姻就是长期的卖淫”。自流苏是“啪”的一声挂下电话,“脸气得通红”“一身的汗,痒痒的,颈上与脊背上连头发梢也刺恼得难受”,但是“手心却是冰凉的”。
这显示出性爱动机的神秘性与非理性。范白二人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各有所图,当出现了“他的嘴始终没有离开她的嘴”时,而在“另一个昏昏的世界”里,“凉的凉”,“烫的烫”,“野火花直烧到身上来”。凉是两个人的理智;烫的是情欲,是灼人的欲望与本能冲动。

      《倾城之恋》充满了苍凉,抑郁而悲伤的情调,一个怯懦的女儿,给家人逼急了才干出来的一个冒险的爱情故事,她不会燃起火把泄尽自己胸中的热情,只会跟着生命的胡琴咿咿呀呀如泣如诉的响着,使人倍觉凄凉,然而也更会激起读者的怜爱之心。

      弗洛伊德在研究艺术创造的心理机制时,就是儿童期的游戏传统入手。他在《创作家与白日梦》一文指出:我们是不是应该在童年时代寻觅富于想象力的能动性的第一轨迹呢?孩子最喜欢的最投入的活动是游戏(play)和玩耍(games)难道我们不可以说每一个孩子在游戏时的表现行为俨然是一位作家吗?他在游戏中创造着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或者说,是他在用自己喜爱的新方式重新组合他那个世界里的事物。孩子在游戏和玩耍时把情绪和精力,尽情投入于游戏世界,但他能把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区分开来;他喜欢把想象中的物体和情景与现实世界中所看见的事物联系起来,这就是区别孩子的“游戏”与“幻想”的根本依据。当孩子长大成人他使用幻想代替了游戏。他知道不能再继续游戏,再幻想了,而应在真实的世界中去扮演某种角色,而又把引起他幻想的愿望隐藏起来,于是,他就会为那些幼稚的不被允许的幻想而感到羞愧。他便营造起空中楼阁,创造出人们所谓的“白日梦”而大多人在一生中总是不时地创造着幻想。

 

张爱玲作品中的白日梦

 

      《茉莉香片》中的聂传庆是个软弱无能的人,他所面临的任务大于他本身的能力,这无疑是人类的弱点。聂传庆的肉体和精神其实受到了来自他家庭的严重伤害,当他得知知言子夜是母亲生前的情人后,不是“整天的伏在卧室角落里那只藤箱做着白日梦”,就是在言教授的课上胡思乱想:母亲可能与严子夜结合,他有可能利用这个机会做个完美的人。他重重幻想都遭到了现实的残酷打击,最终导致了疯狂行为。

      《年轻的时候》“这个世界并不符合我的梦想”,细数那时的年轻人距离当下的年轻人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差距。她故事中的主角往往是遁世而逃或者绝尘而去,徒留下一地的绝望和空虚,其实涉及更多的是对于自我内心的探寻,在与现实的对抗中完成自我成长。

      张爱玲喜欢《年轻的时候》大约是因为描写与她年龄相当的心境,爱绘画的青年和纯洁的单恋,主角汝良沉浸在一厢情愿的单恋中,显得脆弱不堪一击,“他并不愿意懂得她,因为懂得她之后,他的梦作不成了。” 汝良是个爱作梦的青年,这是张爱玲当时年轻心情的写照。

      从佛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揭开心灵深层意识、让我们更了解作品的非理性层面与超现实的描写,对作者的创作心理直指人心。
      佛洛伊德说:“一个幸福的人从来不会去幻想,只有那些愿望难以满足的人才去幻想。幻想的动力是尚未满足的愿望,每一个幻想都是一个愿望的满足,都是对令人不满足的现实的补偿。” –弗佛洛伊德在《释梦》中,提出了一整套系统的梦的理论,指出梦不是预卜未来的神谕,“梦的内容在于愿望的满足,其动机在于某种愿望”。愿望的满足分为两大类,一为简单的满足,如儿童的梦;但最主要的是潜意识中的愿望,即性不能的冲动经过改装的满足。这是因为“做梦的人本人对这愿望有所顾忌,而以此使这愿望只得以另一种改装的形式表达出来”。

      佛洛伊德认为,人的愿望虽因幻想者的性别、性格和环境而各不相同,但它们可分为两大类:不是野心的愿望,便是性的愿望。而这两种愿望常常是联系在一起的,在大多数野心的幻想中,我们总会在某个角落发现有位女士,幻想的创造者为她表现出全部的英雄行为,并把他的全部胜利成果都奉献在她的脚下。而幻想与时间关系也十分重要,幻想总是徘徊于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也就是说愿望总是由现在的场合所引发,而后按照过去的生活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就是“白日梦”。

      张爱玲出身浮华世家,而又家道中落。她少负才名,而又累受挫折,在她骨子里最讲究实际。她追求平凡而深沉永久,因为她对这个世界是不肯定的,她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危机感。现实的无情导致她对世界的悲观,她拼命地抓住一切可以享用的人生美好的东西,这一切又直接影响了她的审美观。她把一切追求的梦寄托于她的作品之中,这一切的幻想让她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苍凉故事。她不喜欢壮烈,而喜欢悲壮,更喜欢苍凉,苍凉有更深的回味。悲壮是一种完成,而苍凉则是一种启示。

      做“白日梦”的人小心地隐藏自己的幻想,他的叙述也不可能给我们以任何愉快感觉。我们听到这些幻想,会感到厌恶,甚至无动于衷。但是,作家通过变化及伪装,使白日梦的自我中心的特点不那么明显、突出,提供了纯粹形式的(即美学的)乐趣。

      当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合乎自己理想的对象时,幻想便能满足其要求。文学家有敏锐的知觉,能对他人的潜在情感生活做出清晰的透视,而且更有勇气来揭示自己无意识心灵。他们不仅要影响读者的情绪,还要激起人们理智上的和审美的快感。

      作家在幻想中实现其未能满足的愿望;这种幻想实现于作家的观念作用的三个阶段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作为幻想动力的愿望;作家的写作技巧只在于通过转化及其伪装来掩盖自己的自我中心倾向,并提供纯形式的乐趣。

      张爱玲以创造而非现成的材料进行写作,对白日梦加以改装,最后凝结成作品,激起了读者的愉悦与共鸣。

 


 


本文在2011-6-26 6:07:10被冰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B女
『暂无分栏』 陋巷过中秋B女2014-11-04[735]
[评论杂谈] 鲁迅的这篇《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B女2012-01-11[1386]
[随  笔]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B女2011-12-03[970]
[随  笔] 旅程归途B女2011-10-24[969]
[影视戏剧] 浅谈“宫崎骏”动画电影里的童话世界B女2011-09-22[155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B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