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阿B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鲁迅的这篇《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文章时间:2012-01-11(2012-01-16修改)
作  者:B女出处:原创浏览138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鲁迅的这篇《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文/B女
2012年01月11日,星期三

           

            文章开门见山地提出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日本汤岛建成了孔庙,中国军阀何键立即“寄赠了一副向来珍藏的孔子的画像”。这件事发生在日本帝国主义正加紧侵略中国,民族矛盾十分尖锐的年代。为什么中日两国的反动统治者在尊孔问题上如此情投意合,而一般民众却连孔子的相貌也“毫无所知”,甚至对这位“威风凛凛”、“俨然道貌”的圣人怀着“滑稽之感”和“不规矩”的心情呢?鲁迅以历史的事实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精辟地回答了这一问题。

            孔夫子没有留下照相来,自然不能明白真正的相貌,文献中虽然偶有记载,但是胡说白道也说不定。”这正如李贽说的:“夫六经、《语》、《孟》,非其史官过为褒崇之词,则其臣子极为赞美之语。又不然,则其迂阔门徒,懵懂弟子,记忆师说,有头无尾,得后遗前,随其所见,笔之于书。”李贽也坚决反对以其言论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

            儒家思想,虽然随着封建经济的解体而失去了统治力量,但是,只要封建统治阶段还存在,那么,代表这个阶级利益的思想体系也就会存在。辛亥革命,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阶级关系。鲁迅深入地写出了孔子在中国历史上地位的变化,这是因为孔子的学说曾经帮助中国许多封建帝王谋取宝座,早已成为一块敲门砖,当时封建势力的代表袁世凯为了要维护他的封建统治,为了要做皇帝,又必然要尊崇孔子,宣扬儒教,袁世凯想用它敲开“幸福之门”。

            孔子生前处在奴隶主阶级日趋没落,新兴地主阶级已经兴起的春秋末期,然而他偏要恢复周礼,周游列国,到处推销自己的理论,却到处碰壁。好不容易当上鲁国的“警视总监”,没几天就下台了。鲁迅用“活着的时候却是可吃苦头的”一语概括了他的状况:“为权臣者所轻蔑”,“为野人所嘲弄”,“为暴民所包围”,饿了几天肚子,最后甚至“愤慨”地表示:我没办法了,只好到海外去了,贬抑之意,溢于言表。孔子的得势,“做定了‘摩登圣人’是死了以后的事,这就为全文的主旨安下了伏笔。以古映今,主旨落在“现代”上。鲁迅说:“孔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和一般的民众并无什么关系。”那些“种种的权势者便用种种的白粉给他来化妆,一直抬到吓人的高度”。的确,自汉朝帝王一直到“民国军阀”,历代统治者都根据自己的需要、目的,对孔子进行这种化妆术。鲁迅经过考察发现,“从二十世纪的开始以来”,孔夫子“又被重新记得”,成为“摩登圣人”,是被三个人捧起来的:一个是恢复“帝制”的袁世凯,想做皇帝的“幸福之门”并没有敲开,却“在门外死掉了”。 “然而幸福之门,却仍然对谁也没开”,“所以都明明白白的失败了”。鲁迅在这里,警告着谁要重新拿起孔子这块“敲门砖”,准备敲开自己的“幸福之门”,必然也离不开失败之路。

 

            经过民主革命思想熏陶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对于这种尊孔复辟的把戏,自然感到讨厌和愤怒,于是鲁迅反对尊孔复古,一针见血地指出:孔子只是权势者们手中的“敲门砖”,并深刻地揭示了其变化的因由。

                        鲁迅所着重论述的,不是孔子的学说,而是他死后在现代中国的命运。孔子活着的时候是怀才不遇,而且颇吃些苦头,但他死后却被世人吹捧,而且愈抬愈高,抬到“大成至圣文宣王”这样吓人的高度。孔子的被追捧,当然与他学说本身有关:“孔夫子曾经计划过出色的治国的方法,但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这就是说,他有利用价值。

           

            1915年的新文化运动,之所以会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就是对袁世凯尊孔、称帝举动的反拔。走进21世纪,正如鲁迅所说:“那些权势者也不过一时的热心。因为尊孔的时候已经怀着别样的目的”。直到今日,还是有人借孔子的名义大搞孔子热、儒学热、搞各种活动、开班授课,实际上都是商业活动。同时还大搞 “孔子和平奖”、“孔子世界和平奖”,下级机关为了争取获奖,就只好讨好颁发部门与领导,浪费资源、诱发腐败,这样的尊孔也完全没有意义了,还好能及时采取行动以杜绝这些不良的风气。所以鲁迅说得对:“成为权势者们的圣人,终于变了敲门砖

            鲁迅的这篇文章不但可以增强历史感和现实感,有助于对历史上和现实中尊孔问题上的理解。

 

 

 


本文在2012-1-16 18:47:45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B女
『暂无分栏』 陋巷过中秋B女2014-11-04[734]
[随  笔]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B女2011-12-03[970]
[随  笔] 旅程归途B女2011-10-24[968]
[影视戏剧] 浅谈“宫崎骏”动画电影里的童话世界B女2011-09-22[1555]
[儿童文学] 浅谈儿童文学与《哈利波特》B女2011-07-12[126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B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