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山中风物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明珠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乡心一片忆似水流年 文章时间:2012-12-13(2012-12-17修改)
作  者:明珠出处:原创浏览91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乡心一片忆似水流年
文/明珠
2012年12月13日,星期四

  前段时间,父亲来待了一阵子,加之他来之前曾被告知,我就没有回家,前前后后有一个多月不曾回故乡,他走不久,我烦躁不安,经常火出无名,我知道我想家了。正好中考考生有到我们这里住宿的,我们放假,加上周六周日共歇五天,6月10日,嘱咐孩子、LG几句我就踏上了回家的客车。

  土生土长的小山村,西依成子山,东临小水库,山不高,却慈善安详,山的顶部是柏树永不褪色的墨般的妆容。柏树林以下是红火一时的苹果园,那年月,谁能在果园干林业,那是一份荣耀,也是一份资本,宛如进城当上了工人一般。这些年随着果树的老化,品种的落伍,被承包的果园已面目全非,纷纷改植了杨树,只有山脚新发展的一部分还保留有一些果树。山腰最早的看山屋子也颓败不堪,代之而起的是一间间个人的小房子。

  水库的北面有几眼泉,每到夏天,一场大雨过后,便汩汩冒出,清冽甘甜。遇到天旱,水库也会干涸,那时等库底的淤泥干裂翘起,是捉泥鳅的绝佳时机,掀起一块淤泥,看它里面的洞洞,判断泥鳅的有无、大小及走向,接连地掀下去,最终会把无处藏身的泥鳅找出来,要想把它收起来也是大费周章的,虽然没有水,但它仍是滑腻得很,一两次是很难抓的住的。冬天,水库结了厚厚的冰,大队里会组织社员集体刨冰,肩挑筐抬地运到麦田,以解决麦田的缺水问题,或许这也是缺乏机械化时最简单有效的灌溉方法。

  水库坝是进村的主干道,坝的南侧曾经长满密密麻麻的棉槐,丛生的棉槐不但加固着坝堤,也让我们念念不忘,棉槐开花,会吸引一种浑身紫莹莹的甲虫,我们捉了来玩;种子成熟,我们去撸种子卖,秋后割下来的棉槐被大人编成提篮、粪篓、系筐,各自在生活中尽着自己的那份力,我们则三五相约,挎着提篮,拎着小锤,寻找枯死的棉槐墩,敲回家做柴火。

  此时正是麦收时节,我们村里今年却没有一家种小麦的。尽管国家有补助,可大家都说种两茬,不如单种玉米合算。菜园里,芸豆架都已架好。沿河曾是一片片的荷塘,后来只余了这一片,也曾趁塘主扒藕时节,与伙伴来捉鱼,路上怕人笑话,不敢回答他们“要干什么去”的问话,却意外的得到了“捞铁砂”的遮挡词。

  村口的迎宾柳,一棵枝条修长,落落大方,我们叫它倒垂柳,一棵干枝虬曲,我们叫它烫发柳。 

  回家的路,也是村里的中心路。路右的瓦房处曾是大队的牛棚,有的关牛,有的盛料,秋天收完花生,花生秧都堆在一间棚里,我们会翻过只有大半截得棚门进去寻找社员们漏拉的花生和他们舍弃不要的还没长成形瘪花生,那种甜津津的味道至今萦绕在心头。走在路上,时常怀疑:是自己长高了,还是那些院墙变矮了?怎么视觉效果就是不一样了呢?这临街的老宅子提供了最好的答案:小时与街面平齐的院子,如今要迈上两磴台阶才能来到街面,大街小巷何曾还有原先的模样?

  这小巷子,中间曾是石板铺就,两侧是侧立的石块并排而成,每当雨后,总会在这里堵汪(孩子时用石子泥巴修筑的拦水工程),如今也已风采不再,不禁感怀:若干年后,若有后人前来考古,定会以为发现了奇迹——村下还有村。

  东井——这个小场子原先有一口深井,又居村子东部,故而得名——的石碾,废弃多年今又重新安置起来,不过,原先的木架子都换成了铁质的。虽然现在电磨几乎家家都有,但人们还是喜欢来这里,村中共有六七盘石碾,有些活,比如给谷子去皮,把小米碾成面,秋天做韭菜浆,还是离不开它的。

  曾经集全村宠爱于一身的大碾,如今只剩一个碾盘,当年为挡风遮雨而建的碾棚也已毫无踪影。

  繁密的椿树叶掩映的新瓦房,整洁敞亮,却怎么也不能替代这半截短墙在我生命中的印记。

  新翻修的房子,紧凑宽敞,抬头只有一线可以观天。隔路的邻居,蘑菇石曾是众人称道的奢华建筑,条石更是男女老少的玩场,黝黑的石面见证了一代代孩子的成长。村外引水的渡槽,曾得见修建时工程的浩大,那时在小小的心中,以为再也没有比这个工地更远的地方了。水来自山岭那边的水库,每年小麦灌浆时节,都会引来大水灌溉,放学回家的路上,听到从上面漏下的哗哗的水声,看到因漏水洇湿而发暗的槽体,心中总禁不住的高兴,似乎那水浇到了自己的心窝里。

  隔山隔水的松崮,如一块四四方方的大石墩在山顶,曾在某年的春节,与伙伴徒步翻山越岭前去攀登,攀崮顶的路只有尺余宽,崮顶平整,有人在上面盖了几件房子供奉着几位神仙。传说松崮地下有一条龙,龙上面有朱砂,一位老太太为生活所迫,天天去挖,看守的神兽告诫她不可贪心,要快进快出,谁知她贪多误了时辰,龙一翻身,她掉到了淹子(泉子)里。

  家乡的变化就像这旧墙与新瓦,看似不和谐,却以不可抵挡的方式慢慢地消解着,消解着过去,消解着足迹,追随着一代代人的更迭,不动声色的进行着。             2009-7-3 23:39

 

 


本文在2012-12-17 11:54:38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明珠
[散  文] 飞絮明珠2014-04-16[810]
[诗  歌] 2014年清明节游鲁中桃花源有感明珠2014-04-16[696]
[散  文] 杏儿明珠2013-06-17[927]
[散  文] 记忆中的苹果明珠2013-03-01[874]
[散  文] 拾蘑菇明珠2012-12-13[91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明珠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