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山中风物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明珠文集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记忆中的苹果 文章时间:2013-03-01(2013-03-03修改)
作  者:明珠出处:原创浏览87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儿时的记忆总是那么温馨美好。
记忆中的苹果
文/明珠
2013年03月01日,星期五

记得父亲曾对我说过,工作组进村蹲点的时候,对社员们讲:“共产主义是什么?共产主义就是饭后吃一个苹果。”当时,社员们很纳闷:“苹果?苹果是什么?”

到我记事的时候,社员们对苹果早已不再陌生——我们村里已建有两个苹果园,一个在村西城子山的山坡上,一个在村南的一个峪子——南大峪里,那时候称为“林业”。

“林业”的成员,村里有明确规定:从本村健壮劳力中选拔,一家只能选一个。不知是因为林业里的活多,成员计分高还是别的什么缘故,那时候能被选入林业,在村里是很有面子的事,他们三五成群地相约去干活,都是兴高采烈的,在我们这些孩子的眼中,或许是因为他们能从苹果像鹌鹑蛋那么大开始就可以随便吃,一直能吃到苹果成熟的关系。有时我们也会好奇地问他们:“摘苹果的时候你们是不是不用吃饭了,天天在果园里拿苹果当饭吃?”

我们之所以一门心思只想到吃,原因只有一个:馋。虽然村里有果园,但苹果还是很金贵的。城子山上的果园全用一人多高的石墙围着,靠近山顶的地方还有看山人的屋子,站在屋前的院子里,下面果园的情景一目了然。南大峪的果园倒没有院墙,可是边沿处栅栏密的连只猫都钻不过去,并且也有看管的人,我们叫他看坡的,果园附近的几个沟谷也捎带着不让人靠近,如果谁溜进去割一捆柴草,会被看坡的撵的颠颠地,如此严密的布防,我们连惦记的心思都不用费。只有等摘完了苹果,才不会再禁止外人入内。这时候,不少人就会进到果园里,希冀找到林业员们漏落的苹果,你别说,总有那么几个粗心的给后来人留下希望,虽然不多,但找到一个比捡了大元宝还让人高兴。

一到秋天,放电影的好像也来得勤了。平日里,至少得一个月才来一次,秋天,好像一二十天就能看一场电影,大人们乐呵呵地说:“苹果熟了,他们自然来的就勤了。”

这两个果园一年产多少苹果,我不知道,只是看到一辆辆装满果筐的卡车从我家院墙外慢慢驶过,这些苹果被运往何处,我更是不得而知,只知道村里的苹果摘完不久会被他们统统运走。

当然,作为坐拥两个果园的一村之民,我们也不是只有干瞪着眼看苹果外运的份,每年的中秋节前,开明的大队书记会让人把那些没能入选装筐的级外苹果,运到大队部,按人头分给那些家中没有在林业的人家。记得那年分完苹果,我五奶奶到我家来玩,五奶奶常来我家,我也很喜欢她,那天我刚散开辫子,准备梳头,五奶奶在大门口说起了话,我一听,三步并作两步窜进了里屋,谁知,五奶奶误以为我去藏苹果:“你看看三孙女,我一来吓得把好苹果都藏到里屋里去了,我不进去了。”转身走了,我觉得好委屈,可是怎么解释才会让她消除误会?我好气自己,唉,早知如此,我披头散发见她也罢了。

除了大队里分的这些苹果,各家也可以在卡车来运完之前自己购买那些验住级别的好苹果。母亲每年都会买一筐,把它们装进一个白色的棉布口袋,锁到木箱里。箱子主要盛衣服,母亲会把不当季的衣服用一块块方布裹起来,放到箱子里。或许是棉衣已被穿在身上的缘故,在我的记忆里,那个箱子从来没有被衣服填满过。

苹果什么时候买回来,我们小孩子照例是不知道的,只有等母亲拿出来,我们才知道家里买了苹果。苹果买回来,并不是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一般说来,家里来客人了,苹果是必被拿出几个的,削去皮,切成块,放到大碗里撒点白糖一拌,是很受欢迎的一个菜。有客人的时候,小孩子是不允许上桌一块吃的,但我们可以先享用苹果切块时剩余的苹果核部分。

苹果买回来,过段时间就得翻检一番,看看有没有腐烂的。我因为在家的时间多,母亲翻检的时候,满箱的苹果香气总让凑到箱前的我忍不住深深吸一口气。人们常说,天下父母喜小儿,似乎有几分道理,看到我的馋样子,母亲会笑眯眯地递给我一个。有时候,姐妹之间闹矛盾,母亲也会拿出一个苹果来哄那个不高兴的。我小时候特别“小性”,哥哥姐姐的一句话,我会蹲在门槛上落半天泪,因此,我吃苹果的机会比哥姐们多得多。

那年,我跟两个姐姐到南岭搂松针,快到南岭的时候,从走在前面的姐姐处传来哐啷一声,我定睛一看,发现一个割韭菜的镰刀,喜滋滋地捡起来,姐姐们也奇怪:“我们走过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那时候,我还没有受过拾金不能昧下的教导,深恐丢韭镰的人会寻回来,把自己这一份好运给化成了泡影,犹豫再三,决定先把它带回家。回到家,母亲正在翻检苹果,一个全身变成棕色的苹果就到了我的手里,那苹果完整的和好苹果一样,只是表皮有些皱缩,但没有破损也没完全变软,我手里托着这个棕苹果,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今天运气真是好啊,既捡了东西,还吃到了苹果!

小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说因她视力不好,医生给了她一个方子:吃苹果核能提高她的视力,当时,我们都信以为真,今天想来,或许只是她的一个托词。

如今,苹果已不是什么稀罕物,就连南方的水果也已随处可见,可是,儿时那些关于苹果的记忆总是那么鲜明。

                        

                                                                        2012-11-29


本文在2013-3-3 6:42:06被倪立秋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明珠
[散  文] 飞絮明珠2014-04-16[809]
[诗  歌] 2014年清明节游鲁中桃花源有感明珠2014-04-16[696]
[散  文] 杏儿明珠2013-06-17[926]
[散  文] 乡心一片忆似水流年明珠2012-12-13[915]
[散  文] 拾蘑菇明珠2012-12-13[91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明珠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