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戏说足球文章时间:2011-02-27(2011-02-28修改)
作  者:沈喆出处:原创浏览189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戏说足球
文/沈喆
2011年02月27日,星期日

(表演者 沈喆 王洪亮)

沈:王洪亮老师,问您个事。

王:请讲。

沈:您喜欢体育运动吗?

王:那当然喜欢了。

沈:看出来了。

王:看出什么?

沈:一看您这体型,一看您这身段… …

王:可说呢?

沈:绝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110米栏冠军。

王: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就我的速度,放女队都拿不到成绩,不过这么跟您说吧,上学的时候啊,体育运动我参加过很多回,虽然没什么名次,

但体育运动重在参与嘛。

沈:谁告诉你的。

王:从小到大老师就是这么教育我们的。

沈:(对观众说)观众朋友们,看到了吧,王洪亮之所以这么没出息这都是有先兆的。

王:你什么意思啊?

沈:一看您啊,就是一个喊口号的人。

王:只要是对的咱们就得听啊,所以我们必须牢记老师的教导

沈:扯,听老师的话,老师还教导我们要好好学习呢,你听了吗?有些话呀,咱们不一定都得听,参加体育竞赛,不拼个你死我活的能行吗?你瞧躲猫猫不还有躲死的吗?

王:哎,你可别瞎说啊,但听你这么一说,你当年拼出名次了?

沈:这么跟您说吧,当初参加比赛我不但拿过冠军还破过大赛纪录。

王:嗬,没看出来,观众朋友们,你们说啊,就这样的还能破世界纪录,你说咱们找谁说理去啊?

沈:嘿,您还不信,你可以到我家去问问啊,有奖品为证啊。

王:还有奖品?

沈:可不?多了去了,我给你回忆回忆啊。

王:让我也开开眼。

沈:当时我记得给的有奶粉,奶瓶,奶嘴;

王:嗬。

沈:屎戒子,尿不湿,拨浪鼓

王:瞧给这东西。

沈:还有….

王:想上了。

沈:(看王,突然抓王的衣服)对了,这屁帘子他们也给了好几条。

王:嘿嘿嘿,往哪拽呢?你参加的那个比赛赞助商是三鹿吧,怎么给人一种拍卖赃物的感觉。

沈:忘了给您解释了,我参加的是一场具有特殊性质的比赛。

王:明白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弄了半天你参加的是特奥会啊,我还真没看出来。

沈:有你这么说话的吗?特殊性质的比赛就是特奥会啊,告诉您吧,我当年参加的那个比赛是儿童医院一年一度的宝宝爬大赛。在10米的地毯上,我领先了第二名九米半。气得别的孩子的家长都指责我,说我服用兴奋剂了。

王:哦,我明白了,弄了半天您是个小运动员啊,了不起,问您一下,您当年获奖的时候是几个月呀?

沈:让我想想啊,好像是四岁半吧?

王:四岁半?

豆:不瞒您说啊,我打小智商就高,五岁不尿床了,六岁就能用牙咬糖了,刚到七岁,我就学会说话了。

王:得,看出来了,这位啊,就是一个近亲结婚的产物。

沈:你骂我?

王:嘿,我夸你呢,真有出息,你说那时候你多大?

沈:四岁半啊。

王:四岁半你跟几个月的小孩凑什么热闹?

沈:忘了跟您说了,当时,我妈给医院护士长钱,让她把档案给改了。

王:所以你就获奖了,但你觉得光彩吗?

沈:嘿,这有什么啊?您不知道了吧,报假年龄是世界足球运动员的家常便饭啊。

王: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

沈: 这可不是开玩笑啊,国青队为什么这么厉害,都是改年龄改得。

王:嗬

沈:您看有的队员二十出头,改改一两岁,去踢青年联赛了。

王:哦

沈:还有的人真实年龄二十四五岁了,改三四岁,进国奥队了吧?

王:是有这么一说。

沈:还有的人,三十二三了 。

王:这个太老了。

沈:改改年龄,踢幼儿园联赛去了。

王:嘿嘿嘿,这有点太离谱了。

沈:你管呢,人家年龄改了啊。

王:那他在球队里肯定是核心了。

沈:不核心都是废物,守门的那个小朋友身高还没他腿长呢!

王:哎,看来这个球队肯定是冠军了。

沈:嗯,差远了,得冠军那个球队平均年龄比中国国奥队还大呢。

王:好嘛,全是有水分的。

沈:要不为什么现在足球水平的差距咋越来越大呢,这可真是天天喊

    着要出线,足球水平越下贱,对于他们来说既想训练不刻苦还得有成绩,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波罗蜜,横路径二想娶张曼玉啊!

王:这都什么比喻?那您说这么乱他们咋不管管啊?

沈:那怎么管啊,他有门子啊。

王:嗬,哪都一样。

沈:到了人事部,不说自己的实力,先报报自己的底儿。

王:还想走后门。

沈:进来一个人,据说踢不咋地,20多岁,先来了一句,我舅舅是俱乐部老板,一下,招进去了

王:这么简单??

沈:又来了一号,也踢不咋地,30多岁,一进屋就说了,我是李白的后人,一下,也招进去了。

王:这还带的,谁信啊??

沈:您甭管信不信,人家指着这个做广告!!

王:这家伙。

沈:一会又来一位爷,球是踢得又次,年龄也挺大,快四十了。

王:这可真是没法要了。

沈:就一句话,也被招进来了

王:看来门子不小啊!

沈:这位爷挺横,上来就把公关的同志给罩住了,啊,你们几个,不服是不是,告你啊,我来头不小。

王:还真能吹。

沈:我爹,是王洪亮!!!

王:嘿嘿嘿,胡诌吧你就啊,我可没这儿子。

沈:对啊,王洪亮怎么能有这么个儿子。

王:那可不。

沈:但是不是私生子就不好说了。

王:您仔细看看我的脸。

沈:这有什么好看的?平时上课天天看,今天好不容易放松一下还让看,再看就要吐了。

王:看完后你再说说,我能有这么个年龄的儿子吗?

沈:那有什么啊,现在结婚晚的有的是啊!

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告诉你啊,我还没到三十呢

沈:没到三十呢?

王:啊

沈:哎呀没想到啊,那您长得相当成熟了。看来我亏了

王:怎么的呢?

沈:刚上大一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学校没人了,退休这么多年的也回聘过来教我们

王:乌鸦嘴,我就是再老也不可能像一个四十岁人的父亲。

沈:这不好事嘛,您占便宜啊!

王:没听说过,这好事有我也不要。

沈:这就是潜规则,有名人照着就能火,郑智您说厉害吗?

王:那还用问?一脚就把西赛踹出世界杯了

沈:您可不知道啊,人家郑智也是英雄世家。

王:谁啊,我还真没听过.

沈:大英雄    郑和

王:郑和能给郑智当祖宗?

沈:这就是你不对了,郑和怎么了?您嫌人家没这能力?

王:说你什么好?不是郑和没有这个能力,是郑智他没有这份福气。

沈:你说说,如果全靠人脉来踢球,整个一支球队男足踢得像女足,他

还能赢吗?

王:看来真得采取一点什么措施了,你说说对于欧美足球大国的经验咱们能交流一下吗?

沈:我记得当时有的地方采用了一个欧洲的模式,就是用物质奖励来刺激球员。

王:怎么个模式?

沈:用钱来砸球员,我记得当时某个俱乐部订了个规矩,赢一场球给40000的奖励金,平球给30000的补贴金,即使输了球还给两万的安慰金。

王:好家伙,这待遇比工资都高,结果球队进步了吗?

沈:不瞒您说啊,从联赛开始到结束,整个球队一直在靠安慰金维持生计,最后解散了。

王:废话,给个王八2000块钱,让他爬再快也比不上人家摩托车。

沈:所以这招不行,还是得把好苗子送到国外。

王:哦,让他们祸货外国足球去。

沈:你别说,越来越多的球员出现在了魔鬼联赛的赛场上。

王:能上魔鬼联赛,那说明我们的队员很厉害呀

沈:还厉害,那魔鬼联赛的灵魂球员,在德丙法丁都提不上主力。

刘:那还好意思叫魔鬼联赛,符合自己的实力吗?

沈:有什么不符合的啊?人家确实是按照惯例命名的啊。

刘:什么惯例?

沈:英超的全称叫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德甲的全称叫德国足球甲级联赛,魔鬼联赛魔鬼联赛顾名思义

就是摩纳哥癸级联赛,简称魔鬼。

王:这么个魔鬼啊!!!

沈:这几年去海外踢球的球员越来越少了。

王:水平不够,哪个俱乐部敢要都是寻死呢。

沈:就是因为我们的联赛水平太低,球员素质极差,效力于中超的球员,武术水平比足球功底还好,你瞧瞧那抢球抢得比抢劫还凶,这么血腥的场面怎么忍心随便观看?我前不久啊,就打算向中国体协提交一份申请。

王:什么内容?

沈:将中超联赛定义为18禁联赛,未成年人禁止观看,有心脑血管疾病的球迷,需要在家人的陪同下观看。

王:至于吗?

沈:您不知道啊,在世界的足球史上,有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也有贝克汉姆的任意球弧线,咱中国也有狠的,断子绝孙脚。

王:哦,你指的是奥运会中国对比利时发生的惨剧。

沈:虽然很惨,但我觉得裁判的判决有问题,人家这是犯规吗?

王:这还不叫犯规叫什么?

沈:严格来讲人家这是犯法。

王:嘿,还真有这个理。

沈:您听过球迷闹事砸客队队员大巴的吗?您说说,一年就见一回面还这么粗野,您看看博卡和河床,打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动火过?

王:没有过

沈:您再看看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争冠军成了冤家,人家动过手吗?

王:也没有

沈:您再看看国际米兰和AV米兰,同城竞技这么多年··· ···

王:你打住

沈:又怎么了?

王:人家那是AC米兰啊,(看台下)您说说现在的大学生,精神世界多丰富

沈:先不说这个了啊,咱们只是偶尔看看那种日本的爱情动作片讲讲理论,而那些球员都是晚上去夜场直接实战练习了。

王:你能和人家比吗?人家的工资和工作业绩完全不成正比。

沈:所以现在体育总局也在加强发展民间足球运动,很多高校,企事业单位也有了自己的球队,哎,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前不久一直大学生俱乐部还来中央财大招人了,打算为他们的球队注入新鲜的血液。

王:这是好事。

沈:我也终于在离开宝宝爬界十几年后重返江湖,披上了球队的战袍。

王:什么,你?

沈:(小声说)啊

王:自己都不敢大声说话,他们莫非也是想把你的年龄改了去踢幼儿园联赛吧?

沈:要说你的话就是扫兴,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我知道我的起点比较低。

王:七岁才会说话可不低咋的?

沈:看到球队领导对我求贤若渴的眼光,我打算一定要为队争光而不辜负他们

王:求贤若渴?我看他们是饥不择食了。

沈:我得争气,我练,忙前忙后的我决定训练长跑

王:这是足球运动员所必须拥有的素质

沈:我得设计一个长点的路程

王:好啊,严格要求自己

沈:从天安门跑到毛主席纪念馆

王:瞧你这出息劲吧,那么近的距离走路都用不了十分钟你来练长跑?

沈:管得着吗?我可以来回跑,不行吗?

王:这到不犯法,只是别让外国电视台拍下来到时候说邪教教徒骚扰中国治安就行。

沈:还得练练身体的柔软性

王:嗬

沈:在双腿绷直的争取弯腰能用手摸到膝盖。

王:这只要不是腰里面打钢板都能做到。

沈:更主要的是我还得学说日语,争取在比完赛时能和记者流利的对答

王:说汉语不也行吗?

沈:大不一样,我要让那些记者全以为我是日本的外援,毕竟作为华夏子孙咱不能丢中国人的脸啊

王:这可真有先见之名啊。

沈: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练着,终于比赛的时间快到了,但是让我很遗憾,首发名单里没有我。

王:废话,谁都不想死啊!

沈:那我得等着啊,今天与我们比赛的也是一支刚组建的球队,我们都希望在第一场比赛中获得胜利!

王:那倒是

沈:比赛刚一开场,我们的前锋就杀入腹地,左晃右晃杀到对方禁区,将对方设计的战术一一识破

王:很不错嘛,大学生能有这样的技巧很了不起了。

沈:您别说,他之所以能如此精明全和他的专业有很大的关系。这位前锋啊,是哲学系的学生。

王:怪不得啊,学哲学的人看什么都比较透。

沈:可偏偏在这时候弊端出现了,当与门将形成一对一的时候,他一脚抽射,好家伙拿球踢得还没我手扒拉的有劲呢。

王:小软腿啊。也是哲学光注重理论了,在务实上差了一些。

沈:就在这时,守门员把球发给了他们队里的一名进攻型后卫,这哥们虽然上班了,但还在学成人教育,所以他的进攻体现出了自己的职业特点,第一时间反应灵敏,进攻思路精确明了,带球技术

水平高超,可到了门前又暴露出了职业的弊端,离球门五米远的距离楞是把球踢飞了。

王:好家伙,这也太不准了,几乎就是瞎踢啊,难道他是教哲学的?

沈:嗯,人家是气象局的

王:这真是胡闹!

沈:就这样没着落的踢了85分钟,教练急坏了,眼瞅比赛就要结束了,我们还要争取来个建队以来的开门红呢,就这时,指了指坐在替补席上的我。你,准备上场!

王:机会来了

沈:我当时是新潮澎湃啊,在关键时刻我一定要站出来,想着想着我接到了队友的传球。

王:希望都在你这了。

沈:就在这时候,比赛也快结束了,生死就在这一脚啊,我得来个齐达内超远抽射了,我是对准皮球一脚猛射,碰的一下,足球宛如一道白光飞向远方。

王:一听这描绘就知道动画片看多了。

沈:就在这时,随着终场结束的哨响,球随之入网

王:了不起,绝杀啊

沈:全场沸腾,我当时的心情无比激动

王:换谁都激动

沈:教练比我还要激动

王:这也正常

沈:冲上场地向我狂奔过来

王:太激动了。

沈:上来就给我几个嘴巴子啊。

王:啊?这是欣喜若狂还是怎么啊?

沈:一边扇还一边骂呢,让你他妈往自己门里射让你他妈往自己门里射!

王:好啊,弄半天你射的是乌龙球啊

沈:我一看一堆人全冲着我上当场就忘了方向了

王:队友对你意见也不小吧

沈:别提了,打那场比赛后,我就被孤立了,队里没人理我,我在剩下的比赛里也只有坐冷板凳的份了

王:你活该

沈:我也没办法,只能在众人的冷眼下刻苦训练。

王:再不刻苦就该被开除了

沈:在没有我的征程中,他们是胜多败少,在联赛排名倒数。

王:有你锁定副班长了

沈:终于有一天似乎教练组看到了前景的危机,一天晚上教练组组长

    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王:看来要解禁了

沈:组长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伙子,最近一直观察你的平时表现,经我们讨论决定,明天对阵排名第一的这支球队由你担当首发。

王:终于出头了

沈:我当时也激动坏了,一把抓住组长的手,感谢领导,感谢组织,感谢大家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王:成劳改犯了这又

沈: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决定让我首发?

王:还那么多废话,让你上你就上呗。

沈:就多嘴问了,那个组长的话差点没把我气死

王:说什么了

沈:他微微一笑,对我说,没办法啊,下场比赛的对手太强悍了,根本比不过,反正都是输你上了咱输得不丢人啊

王:嘿!!!


本文在2011-2-28 1:43:12被冰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沈喆
[文化信息] 韩劳达相声讲座获得圆满成功沈喆2015-04-26[1025]
[文化信息] 李立山老师赴新加坡讲学获得圆满成功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5-04[846]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98]
[征文活动] 全球海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沈喆2013-10-11[1622]
[小  说] 老鼠的追悼会沈喆2013-08-28[161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