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猴之物语 文章时间:2013-06-19(2013-06-23修改)
作  者:沈喆出处:原创浏览141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猴之物语
文/沈喆
2013年06月19日,星期三

                           (一)
      每逢周末,动物园的猴山总会被游人围着个水泄不通,经过了工作日的奔波于劳作,这群上蹿下跳的猴儿俨然成为了人们休闲消遣的最大乐趣。在人的眼中,猴子是未开化的动物,没有思想的大脑即使无所事事的度过终生也不会感到一丝空虚。有思想的动物总需要发泄,而这样的动物看着众猴群戏对其报之带有嘲讽的欢笑,定能痛痛快快的吐出心中的烦恼与不悦。
      游客中每次都会有那么几个好事儿的人,这些人往往都是人群中的“刺儿头”尽管游园须知早已明令禁止游人喂食动物,可为了听见周围陌生人的欢笑,他们还是会放下做“人”的架子,抱着“与猴平等”的心态深入猴群进行互动。当游人将百元大钞与一根香蕉放于笼边时,猴子总会一把抢过香蕉顺手将那张纸币扒到一旁,当有人将大小两根香蕉放在笼边,猴子总会不假思索的将小的那根香蕉一把夺去••••••诸如此类的场景令周边的游客不由得捧腹大笑,笑罢后擦一擦流出来的眼泪,调侃的说道:“猴就是猴。”
        当人们肆意对自己的灵长类兄弟笑骂调戏时,人们总是没有发觉笼子内的猴儿正观察着笼子外的人••••

                            (二)
      尽管不懂笼子外面的家伙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可猴子们仍在用自己的语言对眼前这群荒诞的动物发表着自己的评价。
      “妈妈,外面这群动物是什么?”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猴向自己的母亲询问道。
      “他们是人类,一群被我们调戏的动物”猴妈妈回答道。
      “可他们看上去貌似很开心呀!”看到这些大笑至失态的人,小猴子很难想象他们正在被肆意调戏。
      “傻孩子,等你长大就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被愚弄的傻瓜在未发现被戏耍前都是很开心的。”
       见小猴似懂非懂,猴妈妈决定以身试教帮助孩子得以更好的理解。这时,从笼子里冒出了两根香蕉,一根大一根小,猴妈妈冲了上去一把抢过那根较小的香蕉,至于那根大香蕉,他连看都没看一眼。看到此番举动,笼子外的动物们被逗得狂笑不止。
      “妈妈,妈妈,为什么他们在笑啊。”小猴子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们被我戏耍咯。”猴妈妈答道。
      “可为什么您不去拿大的那根香蕉呢?”小猴子不解得问道。
      “傻孩子,如果我拿了那根大的香蕉,他们以后就不会再往里面递香蕉了。”猴妈妈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看”猴妈妈眼前一亮,用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笼子,笼子内又出现了一大一小两只香蕉。
       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猴妈妈陆续得到了七根小香蕉,香蕉的数目源源不断地增加,人们也不厌其烦的被猴妈妈一次又一次的调戏着。
      看到这样的场景,小猴子不由得捧腹大笑,笑罢,擦一擦流出的眼泪,调侃的说道:
     “这就是人。”
                              (三)
      游客渐渐地少了,笼子外一个满面愁容的人正观察着一只坐在树杈上与之对视的猴儿。平静的大眼瞪小眼了一段时间后,这个忧愁的人发出了一声深远的叹息。
     “老弟,干嘛唉声叹气的啊?”身旁的朋友不解的问道。
     “唉,可怜的猴儿,终身被关在这冰冷的铁笼里,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而他们却不为虚度年华而感到哀愁。”说完此话,这个忧愁的人又深叹了一口气,失落的走了。
      人走了,留下了那只与之对视的猴儿,而那只对视的猴见人走后,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弟,干嘛唉声叹气的,坐在树上这么久了,有什么好看的?”一个同伴向这只猴问道。
     “我刚才在树上看到了一个可怜的人。”猴子答道。
     “一个可怜的人?”同伴重复着猴子刚才说过的话,似乎没有听懂这所谓的“可怜”到底是指什么意思。
     “没错,一个可怜的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可悲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同伴不解的问道。
     “我在想。”猴子回答说:“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铁笼里,不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铁笼的存在,而对于他们,生活在一个无形的牢笼里,令他们每天不得不东奔西走昼伏夜出,这难道不可怜么?”
      “言之有理。”听罢猴子说的话,同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还有呢!”猴子补充道,“他们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此,这么多的人,总是刻意的取笑与嘲讽我们的错误,而他们对自身所犯的毛病与问题总是毫无察觉。”说到这些,猴子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又继续补充道:“就像刚才那个傻瓜,足足消耗了一个多小时与我对视,居然只说我荒废了美好的时光!”
     “唉,乌鸦落在猪身上,看得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人这东西,就那么回事儿吧!”同伴感慨道。
     “是的”猴子答道,“在我看来,人本身就是一种更高级一点儿的猴,可当他们的脑海中充满嫉妒与仇恨时,表现出来的本性甚至不如我们了。”

                                    (四)
      又是一个周末,猴山迎来了一批新的客人,在人群中,一位书呆子模样的人为了同一位穿着时尚的美女套近乎,当美女观看猴山资料简介时便主动上前搭讪。
     “据我所知呢,这个猴山,在十五年前就已经建好了,引进的猴子都是濒临灭绝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书呆子滔滔不绝的讲个没玩,希望美女会被他自以为能够展现出来的博学与睿智深深打动。
     “呵,你知道的可真多呀!”尽管很不喜欢他,可美女还是有礼貌的回复着。
     “哪里哪里,我也是一般般,就是每天比鄙人多花好几个小时读书罢了。”书呆子见美女给予了他以赏识,瞬间得意的忘记了北。
     “哎呦,卢老师,您还谦虚上了。”两个年轻人见书呆子正在与美女聊天,便嬉皮笑脸的凑上来前去起哄。
     “就是,小玲。”另一个年轻人冲着美女说道,“你怎么不听卢老师给你讲讲文学,他平时没事儿还写写散文与诗歌呢。”
     “哪里,哪里,我也是平时随便写着玩玩的,我自己不夸什么虎口啊,可别人都说我的散文,放在国内国外那都是一流的。”
     “哈哈,可不是嘛,卢老师这文章,那可不是一般的美!”那个起哄的小子继续鼓吹道。
      “啊~!很美~!”书呆子彻彻底底被忽悠的天花乱坠了,“就是普普通通一盆花,我能写出好几篇文章,好多人对我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种意境,确实不是别人能学来的。”被糖衣炮弹接连击中后,书呆子早已美得晕头转向了。
     “我的朋友在鸟园等我,我先走了。”美女有礼貌的为自己开脱道,她实在受不了这个书呆,找了一个接口后便扭头快速离去了。
     “哎,小姐!要么你留给我一个您的email吧,他们都说我的文笔好,回头我给你发几篇我的文章•••”书呆子仿佛还没看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边喊边向美女离开的方向追去,也渐渐消失在人群中。
     “哈哈哈哈哈!”见书呆子走远,两个起哄者狂笑不止。“这个傻瓜还真以为我们在夸他呢?”其中一个人笑着说。
      “可不是嘛,被耍了都不知道,这二货真是脑袋有病!”另一个人笑着答。
       两只坐在假山上的猴子看到了刚才发生的这一幕,它们也对此深有感悟。
      “唉,夸夸其谈的人,往往最后都成了被人调戏的猴。”一只猴子说道。
      “往往就是这帮被戏耍的猴,却总愿沉浸在被调戏的幸福中。”另一只猴子答道。
 
                                     (五) 
      在猴子的主观世界中,“人”才是穿着衣服的“猴”而他们自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每逢周末,笼子外都会出现一群前来围观的“猴”,而他们作为“人”最需要的就是坐在笼子里观看“猴”在笼外的表演,尽管有时颇为荒诞,可他们依然愿意认真地观看,因为他们知道:看猴耍戏,也能体会人生这个七彩天地!


本文在2013-6-23 17:43:03被倪立秋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沈喆
[文化信息] 韩劳达相声讲座获得圆满成功沈喆2015-04-26[983]
[文化信息] 李立山老师赴新加坡讲学获得圆满成功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5-04[814]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51]
[征文活动] 全球海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沈喆2013-10-11[1578]
[小  说] 老鼠的追悼会沈喆2013-08-28[157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