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老鼠的追悼会文章时间:2013-08-28
作  者:沈喆出处:原创浏览160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老鼠的追悼会
文/沈喆
2013年08月28日,星期三
      前不久,森林里发生了一桩血案——一只老鼠被一头大象踩死了,尽管死者很卑微,可还是引起了舆论界的轩然大波。
      事件的全程是这样的:
      自古以来,生物圈里就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老鼠是大象唯一的克星。动物棋里有这样的玩法,童话书里也有这样的说法,就连小朋友寻问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大人们也会一本正经的说:“因为大象有一个长长的鼻子,小老鼠就会钻到大象的鼻子里令大象窒息死亡。”诸如此类的故事伴随着孩子们度过了金色的童年,长大后大家忙着求学与就业,对于此事的真实度也无暇顾及,到底世界上有没有这么勇敢的老鼠与这么弱智的大象?我们无从考证•••就算是真的也无关紧要,好比现在听到“盘古开天地”与“夸父逐日”一样,有没有这么一档子事儿我们都照样的活着。
       即使在信息化极度发达的时代里,都会有一群被传统思想毒害极深的人,老鼠就是其中的一份子,当得知这个消息后,它的世界观发生了极大的改观,仿佛他成为了这个森林里真正的主宰者。有时,它以“动物界里的唐玄奘”而自居;正好比这个东土大唐的高僧一般,无数的妖魔鬼怪他敌不过,可偏偏管得住神通广大的孙悟空。在老鼠看来,自己是否被别的动物欺负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它能收拾得了所向披靡的大象。
      其实,早在知道了这个秘密的时候,老鼠就希望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可是,由于长时间处于被列强欺辱的状态,它早已被定义为生物圈的最底层。因此,这个理论对老鼠来说最多也是过过嘴瘾,不过别的动物听了这些故事是不会给欣赏费的,自己解决好生存的问题才是当今的重中之重。
      谈及温饱,一直是老鼠常年困扰的问题,每逢草木开始枯萎,往往就是老鼠最头痛的时候,它很难备足过冬的粮食,觅食的过程是艰辛而危险的,因为他们随时都可能成为众多天敌的美食•••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临,自己所储备的食物依然寥寥无几。穷途末路时每个人都会想到一些荒诞的主意。于是“管大象要食物”的想法便浮现在它的脑海中。
      虽然有了灵感成功便有了动机,可是老鼠本人对“大象怕老鼠”一说却从未尝试过,任何生物的心理作用都是冲动与胆怯轮流作用的,因此,刚一冒出这个念头没多久,他就又有一些胆怯了•••
       老鼠希望能在这件事关生死的大问题中找到一些可行性的依据,于是它去找自家兄弟田鼠征求意见,“这个说法嘛,我个人也是只听过没见过。”田鼠回答道,“这个问题之前你还问过其他动物么。”它想从老鼠的嘴中得到一点儿别人的观点。
         “有啊,我一个月前曾经问过蜗牛,不过它不认可这个观点,它认为大象的体型那么大,我的个头那么小,如果去与大象搏斗一定会被它踩死的。”
       “蜗牛?这么点儿的小生物能知道个屁?”田鼠用轻蔑的口吻说:“这么卑微的物种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就算他说了也是废话!我看啊,这个事你最好征求一下老虎的意见,作为林中之王它是最见多识广得了,如果有他都不知道的事情,那估计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在接受了田鼠的建议后,老鼠找到了老虎,它希望能够在老虎身上得到最权威的答案。
       “尊敬的老虎先生,我想询问您一个问题,都说我们老鼠生来是大象的克星,真的是这样么?如果此话为真,我想借此向大象索要今年过冬的粮食!如果他敢不从,我一定钻进进它鼻孔里要了它的老命!”
      见到突如其来的老鼠问了这么一个摸不着头脑的问题,老虎暗想老鼠今天这是抽哪门子的风了,可回头想想老鼠反常也并非是件坏事,或许能够借着它的疯病来为自己做点事。
     “我亲爱的鼠兄,你终于觉悟了,其实这句流传了很久的话是千真万确的。”说句实话,老虎也无从考证事件的真假,可对它来说它更愿意让老鼠去试一试,因为如果是真的,老鼠杀死大象后,老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森林中真正的大王。如果这句话为假•••对老虎来说也没有什么,反正最后死的不是它。于是,它继续向老鼠鼓吹道:“老弟你终于醒悟了,如果当年你就有此番勇气怎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呢。”
    “嘿,当年我不是不敢么。”老鼠在高兴中仿佛有点儿悔恨,“今日得到虎兄指点,必对我的人生获得极大的改观,此外虎兄,还有一事相问,您如此坚定‘象怕鼠’的传说,有什么理论上可靠的依据么?”老鼠接着问。
     “当然有啊!你知道有一种动物叫猛犸象吗?有一本专业的百科全书上是这样记载的,猛犸象当年是怎么灭绝的?就是因为有老鼠钻进它们的鼻子里最后把它们给憋死了。”老虎答得有板有眼,就因为加上了一条并不存在的学术依据,它彻底把老鼠给骗住了。
     “多谢虎兄指点!”谢过老虎后,老鼠这回的底气彻底变足了,它踌躇满志的向大象家跑去,期待此役能够使自己在动物界里“名利双收”。
      在老远就见到了大象的身影,毕竟从来没有登上过什么大台面,老鼠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紧张,尽管看到大象的那一刻它的心脏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可它还是稳住了全部的情绪,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吼道:“笨重的家伙,给我站住!”
      这一吼把大象给吼楞了?谁这么嚣张敢如此叫板啊?可回头看了一眼它什么也没有看见。
     “喂,装什么傻,喊你话你没听见吗?”顺着声源大象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小老鼠。
     “噗”的一声,大象被眼前的场景逗乐了,“小东西,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大象起哄的问道。
      “别说话这么没正形。”老鼠可没有心情跟大象开这个玩笑,它严肃的说:“去给老子弄点儿吃的来。”
         大象瞥了老鼠一眼,懒得搭理这个自大的小家伙,不过面对着弱势群体它还是或多或少会有几分慈悲心,出于同情,大象投给老鼠一捆香蕉。“喏,给你,这些足够你吃一个月的了。”俗话说得好,“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过今天,这免费的午餐算是被老鼠吃到了,按道理它应该高兴,可老鼠的脑袋偏偏兴奋到了最高点,情绪和理性想回到正轨恐怕有些欲罢不能了。于是它继续向大象的忍耐底线发起着新的挑战。
        “混蛋,这么一点儿吃得还不够我塞牙的呢,快去,再给我弄五十捆!”老鼠怒吼道,继续向这位真正意义上的“丛林之王”拍板叫嚣。
        “五十捆,难道你想养一只耗子军队么?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听到老鼠索要的这笔数字,大象先是表现出一种惊讶,紧接着便对老鼠自不量力的行为感到愠怒了。要知道,五十捆香蕉对大象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正好比有人向你讨要一毛钱,你或许凭心情也就给了,因为这确实对你没什么。不过若有人向你索要1000块钱,这恐怕就得看情况了。同人类的思维一样,如果面对的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劫匪,那大象或多或少也就怂了,因为它不选择服恐怕就只能选择死了;可问题是,面前向它索要天文数值的只是一个瘦小羸弱甚至不及一个孤苦乞丐的老鼠,不光只有大象,恐怕任何一个脑袋不被门挤了的动物都会严词拒绝的。
         “无耻的动物,竟敢拒绝我的要求,我看你真是活腻了。”老鼠气得胡须都直了,这句话几乎是吼着出来的,随着头脑中激起的一阵热浪,老鼠嘶叫着向大象重来,并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如同被蜜蜂蛰了一般,大象叫了一声并本能性的抬起了自己的脚,可是此刻的老鼠正站在大象放脚的区域,毕竟对于大象而言,老鼠实在太小了,当老鼠正在大象四肢的盲区里时,它察觉不出老鼠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直至大象将脚放回原位并感觉自己的脚感到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它才发觉自己无意识的误杀了一条性命•••
         就这样,老鼠死掉了,它平凡的度过了自己的一生,可谁也没有想到,如此平凡的动物居然会在去世后会有这么多动物为其送行•••
         老鼠的追悼会是由信鸽全权包办的,它与老鼠生前没有任何交情,为何会有如此善举?众动物对此进行了热议,后来有小道消息传出,做为赞助的条件,信鸽得到了大会全程的报道权与宣传权,有了这样的说法,大家也觉得合理了,毕竟这年头炒作还是会有经济价值的,尽管老鼠的亲戚拿不出一分钱给信鸽作为好处费,可这个素材也足以令信鸽与它的经纪团队一夜爆红了。
         尽管距离追悼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可大会的现场早已座无虚席,信鸽简单的看了一眼来宾登记表,除了对自己行为深表忏悔的大象外几乎森林里所有的动物都到了,包括老鼠生前的宿敌猫与蝙蝠也出于某种目的到来了,“舆论真是个好东西。”信鸽看罢,心中涌出按捺不住的窃喜。
         信鸽又看了看台下,大家正聊得起劲,它大致听了一听,有捕食、有迁徙就是没有一点儿话是与老鼠所相关的,信鸽对此深表理解,平时所有的动物都在天上地下忙东忙西,终于有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把大家聚一起聊聊天、叙叙旧也是应该的•••看了看表,快到点儿了,于是信鸽想了想股票跌了与生意赔了,在泪水泛红了眼眶时走上了前台。
          顿时,热闹的现场随着信鸽的出场瞬时变得鸦雀无声,“女士们,先生们。”在环顾了一圈观众后,信鸽继续沉重的说“今天,我们一同来到这里,悼念一位我们共同的朋友,它生前为人随和、与世无争,在一起意外事故中,它永远离开了我们,它的离去令我们每一个人都深表痛惜。”在念完了一系列追悼会的套话后,鸽子停顿了一下,用深沉又响亮缓慢且清晰的声音念出了这样一句开场白:“由信鸽通讯集团独家冠名赞助的老鼠追悼会,现在开始!”
         没有挽联,没有吊唁,有的只是大象托别的动物送来的十捆香蕉来代替花圈,当然在大会结束后,这些香蕉还是要给大象送回去的,现在是环保社会,如果这些吃的一直当贡品贡着直到坏那可就太浪费粮食了。
         作为老鼠的亲属,田鼠含泪向大家念了答谢词:“感谢所有的朋友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兄弟的追悼会,特别鸣谢信鸽通讯集团的冠名支持•••我•••”显然,这句话是事先在信鸽的要求下准备的,也很不幸,整个答谢词它也就准备了这一句。“我兄弟死得冤呐!”想了半天,田鼠又憋出了第二句话,可是,光两句话就已经占据了太多的时间,他想,如果一直这样耗着,恐怕会引起别人的反感的,于是想了想别人过去说过的话他打算往里套:“大象这孙子太不仗义了,欺负我们个儿小的,我们鼠族对其所做的野蛮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田鼠想了一想,觉得还有一些意犹未尽,“补充一下,我觉得对于此事老虎也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没有老虎的言语诱导,我的兄弟就不会死得这么惨,对此,我强烈要求老虎赔偿鼠族精神损失费十袋米!”
         “这怎么能赖我呀?”老虎听怪罪到了它的头上马上狡辩起来,“我是承认,我对他的想法得以鼓励,可最后做决定的是老鼠自己啊!再者说了,我这么说是出于爱意而鼓励它,就好像人类的幼儿园小朋友向老师讲他想当科学家,老师总会说‘你长大一定能成为科学家’请问,有几个最后能成为科学家的,真按照这种逻辑他幼儿园老师不全都进监狱了?没看现在电视台里的讲座么,无论什么专家讲完了都会出现一行字幕:‘以上观点只代表嘉宾个人言论,不代表本台立场!’任何人所说的话都只是一个辅助,只有自己的决定才是真格的呢。”
         “依我看,从老鼠不幸遇难,我们可以看到传统教育模式的毒害之深。”作为语言教育家的鹦鹉打破了田鼠与老虎的争执,“从小到大,应试教育所灌输给我们的思想永远都是被动接受客观事实,从未理论结合实际的进行过深入的探讨,因此,别人教给我们‘大象怕老鼠’我们便按部就班的将其如同概念一般牢记于心,也正是因为盲目的照搬主义,导致了今天老鼠的死,我看啊,现在的教育制度改革已经到了当务之急了。”
         “好啊,有道理!我这就发出一篇报道〈老鼠血案引发教育制度地震〉”信鸽迅速的用笔记本敲打起这篇报道,“可还有一个问题。”信鸽边打边问:“您愿意将这个事情以及提议带头向上级部门反映一下么?”
        “这•••”鹦鹉有些犹豫,很显然它不愿做这得罪人的事儿。
         “算了吧,你看它那副德性,见人说人话,见鸟说鸟话,这种墙头草两头都做好人,只要它不在领导那头黑我们就不错了。”不知台下谁冒出这么一句话,此话一出也引起了全场的哄堂大笑。
         “你•••!”鹦鹉气得满脸通红,可因为有摄影录像它不得不维护着自己的形象。
  “我看啊,这个老鼠的死,反倒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反面教材呢。”母鸡说道:“现在啊,我经常给我的宝宝们讲,小老鼠为什么被大象踩死了呀,就是因为它长期沉溺于网吧,天天玩网吧里的斗兽棋,迷恋上了里面老鼠吃大象的暴力情节,我看啊,家长应该通过老鼠的死多多教育孩子,尊敬师长,热爱读书并严禁进入网吧、游戏厅等禁止未成年入内的场所。”
    “好主意!”信鸽听完眼前一亮:“我回头就把老鼠的事儿同〈小学生行为习惯准则〉联系起来,作一篇教育少年儿童的专题文章!”
      “我提议应该写一篇关于保健的文章,叫〈从老鼠的死谈都市青年心理卫生〉”啄木鸟医生也起立发言,“去年我写了一篇保健文章,叫〈从小熊冬眠谈冬季减肥〉一文在〈大森林健康报〉上一发表便好评如潮,现在生活好了,谁都讲保养,这篇文章一定会帮助广大动物调整自己心态的。”
      “这有什么意思,老鼠就是一败类,我们还可以为人类的医学做贡献呢,可它呢,除了偷还是偷,如今死了活该,我看它就是罪有应得。”人群里传来一阵骂街声再次引起群众的混乱。
       “刚才是谁在骂?”犀牛问长颈鹿道,因为坐得太远,它什么也没看到。
        “我帮你看看。”长颈鹿顺声望去,不一会它对犀牛说“是小白鼠,尽管和老鼠沾点亲戚,可它俩可算是一对冤家,因为它经常在网上写文章骂老鼠。”
     “哈哈,有时对于批评家而言,他们骂的人正是自己真正的朋友。”犀牛答道。
      “此话怎讲?”长颈鹿听了不解的问。
        “总会有这么一群人,自己本身一无是处,只能靠骂别人充当批评家为生,对这些批评家而言,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使自己得以生存。”犀牛意味深长的说,“你看,这回它又打算靠骂白鼠来炒自己了。”
      “小白,它老鼠已经都死了,你何必还要肆意鞭尸呢?” 猫站出来严厉批评了小白鼠,众多记者将镜头对准了它,而它对老鼠态度的转变也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与老鼠是天生的一对宿敌。”猫说话时,语言有些哽咽:“记得昔日年少时,我追它,它躲我,在这样的有追有赶中我们渐渐长大。如今,老鼠走了,我想说,无论过去你怎么看我,感谢你的存在,因为在我的世界里,你曾经来过•••”猫的话得到了全场观众最真挚的掌声,甚至很多小动物留下了动情的眼泪。“太感人了!”信鸽感慨道:“我一定要给你做一个专题报道叫〈冰释前嫌,昔日宿天敌恩仇〉!让我们歌颂爱吧!让我们对这最真挚的友情高呼万岁吧!”
   “谢谢谢谢!”猫向诸位小动物鞠躬,此时的猫,尽管表面留着眼泪,不过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看到无数向其拍照的记者时猫不面心中暗喜:“嘿嘿,正合我意!”
    “我是接触人类比较久的,在人类研究上可以算是半个行家了吧。”小狗又开始了自己的“学术演讲”:“在我看来,动物的争执如同人类的战争一般,倘若大家都能互相妥协,那么事情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一发不可收拾,比如当时如果大象给老鼠一个台阶下,客气点儿对老鼠说,‘兄弟,你看这要得确实有点儿太多了,我给你三捆行不行?’或许老鼠会见好就收了,这也让我想到了在亚洲某国家目前正在爆发的危机,说实话,这个小国是真心不想跟你强国打啊,可如果强国能给这个小国一点儿面子,让他们坐下来和平谈判,并给这个小国一点切实的帮助,或许大家就不会这么紧张了•••可现在的问题是,小国攀在高处时想有个台阶下,大国更强势直接把梯子给撤了,现在小国的状况是不想打但好面子又不得不打,如果真这样下去,恐怕老鼠的悲剧也要落在这个小国家的头上了。”
      “是啊,打来打去有什么好的!”众动物们也都赞同小狗的理论,“你说打到最后,对谁都没有好处,老鼠死了,大象的名声在圈子里也搞臭了!”
     “依我看,狗博士的理论过于复杂,我看这是多么简单的事儿啊。”同为研究人类的猴子向小狗进行了反驳,“在人类界有一个叫项羽的说过这么一句话‘胜者王侯败者寇’不管你现在说这个说那个,老鼠还是死了,和人一样,一死,什么都白扯了!”
      “是啊,活着比什么都有用啊!”动物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很是热闹,全场宛如一个巨大的蜂窝般吵闹喧杂,直到有一句声音使整个会场瞬时宁静,“下面是自助餐时间,我们为大家提供了可口的菜肴,请大家前往食堂处使用。”所有的动物顿时停止了全部争论,用最快的速度向盛放自助餐的地方奔去•••

本文在2013-8-28 5:45:48被华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沈喆
[文化信息] 韩劳达相声讲座获得圆满成功沈喆2015-04-26[1012]
[文化信息] 李立山老师赴新加坡讲学获得圆满成功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5-04[838]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82]
[征文活动] 全球海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沈喆2013-10-11[1612]
[文化信息] 锡山文艺中心成功举办“秦淮迷你歌宴”新加坡文艺协会2013-08-17[184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