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迦南小说迦南散文迦南诗歌随笔、游记、寄友人等书评、论坛、图书馆文论等迦南童话迦南小说《橘园》专集迦南杂文迦南英文园地中日文化美食与文化伊璇小说伊璇诗歌伊璇童话古體詩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留言簿
专辑导航 — 迦南文苑迦南散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麻雀广场文章时间:2011-06-12(2011-06-13修改)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83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麻雀广场
文/迦南
2011年06月12日,星期日

     “你看,那一家又来了!带着它的四个仔。”说话的是一位穿天蓝色工作服的、大约五十来岁的人。他是记录工交车流量的,坐在站台近处的大楼旁边。每来一辆车,司机都拿出一个小牌,到他这里登记。只见他记完刚停下来的几辆车之后,就转身到屋子里拿出一小袋东西,从中抓出一把撒在地上。“干嘛把米撒在地上?”我奇怪地问。“喂麻雀啊!”“为什么要喂麻雀?”我不解地说。“想喂,就喂呗!”他笑着说。看着麻雀一家六口不紧不慢地吃着,这位“车记”那有轻斑、有微皱的脸写满了喜悦。“刚才给它们吃剩粉、肉末,它们不吃。”车记说着,双眼笑成两条细缝。

     “这里就叫麻雀广场,好了!”等着建行开门的我,心里不知不觉地冒出一句。过街、对面是高新区创业大厦,公交大巴一会儿就是一辆,甚至同时到来好几辆。这里,建行大楼前面这条路叫做“火炬路”,创厦的左边就是广西大学。火炬路及两边的楼房本来都没有的,这里原先是一大片菜地。这片菜地与广西大学从大门通往马路西乡塘的小路之间有一条颇深的宽水沟,水沟的左边有一排细叶矮树,树枝弯曲,伸向水面。小路的另一边是同样的水沟和盖过水面的矮树,只是水沟的另一面不是菜地,而是高高的、密密麻麻的树林,树林外边才是西乡塘路。小路两旁的水沟,与其说是水沟,还不如说它们是两条护路河,里面有水草,有鱼,水常年不干。那时的西乡塘路很窄,沿路有好几排树,从路边望西大校门,深深的、远远的,颇有林中古校的感觉。

      一辆黑色的小车开过来,一只正在地上吃米的麻雀从容地飞离。身后的银行早已开门了,我竟毫无觉察。我走了进去,伸手按排队机,出票一看,我前面已有17人了。“不看麻雀,我肯定排第一了。”我自嘲地抽动一下唇角。还算快,没等多久就到我了。

      从建行出来,太阳才照到巴士停靠站左斜对面的路口边上。那里,午后常常有一个白发、白胡子、白眉毛、连整张脸都红白红白的“老寿星”,他坐在人行道边轻一弓重一弓地拉二胡。琴声细细小小的,不过即使他不拉不动也成为这条街上的别致风景。看到这个老人,我会想到另一个也在这条街上卖艺的、还不算太老的、来自山区的“小提琴手”。他总是晚上出来,坐在灰暗的路边,看着手抄的谱子卖力地拉着。有一次白天在市中心朝阳广场还见过他,我问“你在这里拉琴了?”他一脸茫然。“想不起来了?我们在西大旁边见过啊!”这么一说,他看看我们母女就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们也是母女出来,我们还问了他从哪里来,晚上怎么住等等。他都一一告诉我们,他说琴是业余爱好,是自学的,退休了,出来给孩子挣点学费。璇儿掏出一张一元票轻轻地放在他那打开的琴盒里。我们刚好买了几个甜瓜,我说,“给你一个瓜吃吧!”说着就拿出一个也放在他的琴盒里。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还谈着这位琴手,想象着流浪艺人的生活。

     走出建行,门口地上还有麻雀在吃米,不过,这米不是天天能吃到的,碰到不是这位“车记”当班,就什么也吃不到了。由于这里有人喂它们,这些麻雀们就会天天来,它们可能要经常失望,或连续几天毫无所获,这又不由得我想到那些坐在它们对面不远处的流浪艺人。

     麻雀,小小的鸟儿,它们在地上或啄食,或只是走来走去,你不注意,什么也看不到。几乎没有人想到喂养它们,更没有人想到看着它们啄食是一种意趣,难怪有人问这位“车记”,“你怎么知道哪个是哪一家?”

     “车记”办公点是一张小课桌和一张木椅,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坐在这里守候的是公交的人马,在这之前我们都以为他们是看管自行车、摩托车的,或大楼门口保安呢!因为他们周围就是临时停车处,我们还在那里丢过车,不过我那辆“老牛”停在那里从来没有出过事。

      创业大厦与西大再次外移的新校门边修成一片三角绿带,有树,有花草。原先的校门留着四根大石柱,成为校内大门广场的老景点。骑上我的“老牛”,慢悠悠地拐出火炬路口,拐进西大校门,盛夏阳光没遮没拦地直照过来,可我心里还是凉丝丝、清爽爽的。脑海里回放的是一幕幕麻雀广场上的特写动画:楼荫下麻雀一家从从容容地进行着早餐,总是傍晚时面对夕阳正襟危坐拉二胡的老寿星,星光下的小提琴手与琴声等等。麻雀们都被放大了,连一张张花翎都看得清清楚楚,那辆几乎要压着麻雀的黑色小轿车小得如蚂蚱。老寿星的眉毛更长了,长得盖过他那微合的双眼。夜晚的星星又亮又大,照在那位孤独的小提琴手的脸上,琴弦上,乐谱……


本文在2011-6-13 4:58:12被冰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迦南
『书评、论坛、图书馆文论等』 海南占语三亚回辉话溯古探源迦南2019-07-23[45]
『迦南诗歌』 相煎何太急迦南2019-07-01[85]
『迦南童话』 逾越節羔羊迦南2019-03-11[310]
『迦南诗歌』 您的诗园文苑流光溢彩——致远行的康静城先生迦南2019-01-03[314]
『迦南诗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73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迦南散文
『迦南散文』 永逺的東嶼迦南2016-11-30[734]
『迦南散文』 天苴聽雨迦南2013-12-26[787]
『迦南散文』 厝边迦南2012-06-26[814]
『迦南散文』 慈菇大嫂的杨梅缘迦南2012-05-03[1046]
『迦南散文』 故乡的冬迦南2011-11-14[5305]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1-06-13 19:19:37(第1条)
脑海里回放的是一幕幕麻雀广场上的特写动画:楼荫下麻雀一家从从容容地进行着早餐、面对朝阳下正襟危坐拉二胡的老寿星、星光下的小提琴手与琴声。麻雀们都被放大了,连一张张花翎都看得清清楚楚,那辆几乎要压着麻雀的黑色小轿车小得如蚂蚱。老寿星的眉毛更长了,长得盖过他那微合的双眼。夜晚的星星又亮又大,照在那位孤独的小提琴手的脸上,琴弦上,乐谱……

充满生气的麻雀广场,充实的散文!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