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迦南小说迦南散文迦南诗歌随笔、游记、寄友人等书评、论坛、图书馆文论等迦南童话迦南小说《橘园》专集迦南杂文迦南英文园地中日文化美食与文化伊璇小说伊璇诗歌伊璇童话古體詩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留言簿
专辑导航 — 迦南文苑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 文章时间:2013-01-21(2013-01-23修改)
作  者:伊璇出处:原创浏览88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
文/伊璇
2013年01月21日,星期一

    塔。
    是的,那座塔。
    她闭上眼睛就能在脑海中勾勒出那座塔的外形,她记得每一个晴天阴天和下雨的日子里那座塔静静站在那里的样子。一座塔,一座砖红色的、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的塔,一座水塔,塔身上有绿色的小窗和锈了的铸铁栏杆。有人看到过有谁在塔上出现过,实际上偶尔该是有背着工具包的大叔爬上去的,塔身里有窄窄的楼梯,也许是螺旋的,也许直来直往,但是,一定一定,仅容一人通过。
    什么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爱上了那座塔?也许,十四岁的某个九月的下午;也许,再早些,六岁那年某个阴沉沉的星期二下午,她背着一扎一扎的毛笔和宣纸去上学。星期二,阴天,美术课,这些抑郁的词汇组合起来使她心里压着一层一层莫名的恐惧,她抬起头来,望一望围墙外边,在潮湿的空气里显得圆润沉默的塔,晴日里每一块红砖表面粗糙不平的、可喜的干燥和疏朗全隐没在令人生蕴藉的水分子包围中。不知为什么,她下心来,加快步子,她知道了自己的担忧来自何处,也知道了阴湿的空气对非风湿病人并不可怕,她可以像锈蚀了的老水塔一样,活得很好,这是她记忆中的一次自省。
    当然,很久之后她才知道那是她的自我反省,寻探着内心,内心深处极不可知的地方,充满了从小养成的小迷信,关于阴天、关于对缓慢事物的爱和恐惧,关于清晨时做的梦,闪电般消失只留下怅惘的梦境。很久之后,她真真切切感受到水塔给她带来的亲切感,他们彼此知根知底。他们都有对于光影变幻的晴朗傍晚的,信仰般的爱好。
    自省,是的,如果可以这么说。
    她每天放学迎着塔走过去,仰起头不离不弃地望着被墨绿松针簇拥的塔。那时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形象惹人发笑——瘦弱、矮小、披头散发的小姑娘,背着沉重的、压弯了她的脊背的书包,以极缓慢的步子挪动着,只是为了多看一眼二三十年前的破水塔,像傻瓜一样。可是,就算知道她也会在拐角处,小心翼翼地多看一眼——唉,她是不可救药了。
    她总在发呆,想象中她到了千里之外。苏格兰的姑娘裸露着瘦而轮廓清晰的双膝,步子轻快跃起一点地,再跃起,鼓手们头上飞舞着灵巧的鼓槌,高地的背后是永远不老的古堡,书写着这个国家可怕的血迹斑斑的历史——所有的古堡,和围墙之外只露出半截塔身的水塔多么相似!也许是巴黎某个安静城区的最安静也最活泼之处,她觉得自己理应住在那样一个阁楼里,倾斜的狭窄的、里面随意堆放着过期的没过期的旧报纸杂志和图书馆阴僻角落里积满灰尘的书籍,连一张床也没有,褥子铺在木地板上,地板的红漆剥落、暗淡,7点半的阳光从唯一的窗户射进来,只会让阁楼更加慵懒——慵懒得肆无忌惮了些,红漆木地板上方漂浮着无数明晰可辨的金色微尘,阳光力有不逮,只能捕捉到一个截面,在这毫无厚薄感的平面里蜷曲又舒展着身子的微尘们见证着这个街区的所有陈年老屋的一砖一瓦椽檩梁一个木窗框一根尼龙灯绳一张泛卷边了的海报在初夏的熏然中化为粉尘;粉尘,金色的微尘,甚至是永远得不到阳光的阴湿皱褶的霉尘在大气环流运动下完美地交融在一起,向上,向上,透过砖制的,加了苫盖的屋顶,向上,向上,在白的灰的金色的云层里裹上一层雾水以后,飞过大洋,在另一端混着热带的花香降下,午后三时的对流雨。“世界上所有的水总会相聚”,古老优美的譬喻迷惑了相信它的人们,它说,心想事成,所有的人都忙着搬家,丢弃古老的,塞满了所有你丢失的小东西的五斗橱,换大房子。她羡慕死了水塔顶端那个绿色的小窗户,住在红砖水塔的顶端吧——“你甚至不用生活,只用看着别人生活就够了”——书斋里消磨终生的人们这样在铅字印刷的书页中提出建议。那么请他们住到水塔顶上试试吧,他们将真的不再生活。当武警医院的高音喇叭把二十年前的流行歌曲的声波传送出去,葡萄树绒毛状花丝被震得纷纷掉落的时候,当每个厨房窗口都传来电饭煲上气的声音,飘过来烧肉的香味的时候,当小孩子们钻进高高的野草丛捉金龟子的时候,当月末发工资发奖金的时候,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使劲吸溜鼻子,把耳朵眼儿堵上。水塔的顶端,从没有人住过。何况十年中有这么一两次,水塔里漫出水来。
    围墙那边大院里喝的深井水,从水塔顶端直泻下来,跌落成从天而降的、透明的水帘。不“跌落”用得不恰当,她几乎看不到水帘的流动,水塔就那么节制地、不急不徐地溢出源源不尽的清水,水绕过围墙,漫过墙根繁茂的、积满灰尘的单瓣白菊,滋润过墙缝里每一片孱弱的草芽,从北门下面漫过来了,缓缓地在银灰光滑的水泥地面上铺张开来,依然是清澈的。她怔住了,她想脱了鞋脱了袜子,赤着脚站在沁凉的水里,脚背上每一根蓝色的血管里有同样的循环流动,但她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有时抬头看看毫无停歇迹象的水帘,有时看看清澈得令人不忍的水面。一股一股小规模的潜流从她脚边绕过去了,留下弧形向外扩散的水流,在这水面上她就像一座塔,一座外表迟钝内心惶惑的塔。她想她永远不可能像红砖砌就的老水塔一样安稳从容,尤其在晴朗没有一丝隐匿藏掖的蓝天下面。
    从前她几乎膜拜这样的夏天。从她家客厅的窗户向外望——先得爬上矮柜,趴在窗台上——所有浓绿的密叶都熔化了重新用滚烫的金水浇铸,闪着铎铎有声的光芒,包括围墙那边墨绿的、郁郁耸耸的马尾松。天空里极纯粹的蓝——正蓝湖蓝普蓝海蓝瓦蓝蔚蓝明亮如紫的蓝,所有描述这种颜色琅琅上口的词语都剔透不过这样的天——这时的天是没有“穹隆”感的,那只在初秋凸现出来,这时的夏天空平坦无边像一块平板玻璃,没有丝缕牵伴的云絮,偶然有剪影一般简洁清晰的鸟群低低地掠过树梢和红瓦平房的檐角,绿漆木窗上每一根银色塔扣都锃亮无比,映得出无数座微缩的水塔倒影。她的塔,这一幅学院派油画里每一个侧面的主景,却沉静地立着,散出红彤彤的光辉,让人的每一个毛孔暗中舒张,吸入夏日疏朗明快的色调和气息。所有这样突如其来的夏天,气息都混杂但不繁复。水葡萄树上残存的最后一批花球的淡香;开始疯长的青草释放的生气勃勃的呼吸;晒台铁线上吸饱了阳光轻盈起来的衣被,散出棉纤维温暖的香气;在某道矮墙边走着,头顶是盛放着的玉兰的甜香,类似芬达汽水味儿,脚下是开败了的玉兰花瓣儿幽隐些含蓄些的气息;甚至还有落叶的湿漉漉的气味儿。春末的随风而下的落叶,还都是柔韧多汁的,保持着弯翘的好看姿势。
    她贪婪地嗅息,攫取水塔沿下一切有生命的呼吸和色彩,她以为这就是自省,然而不是,她十五岁了,她上初三,在某一个平淡无奇的,同所有夏天傍晚一样令人慵懒令人愉快令人回想起些什么的夏天傍晚,她坐在老教室的窗边,从三楼上向下俯看,校园里到处是忙碌的和她一样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很喧闹,也很安静,青嫩的落叶不断被聚拢起来又不断奢侈地铺满荫凉的地面,空气中回旋萦绕的除了惬意的混合香气,还有歌声。那些日子隐蔽在校园各处的扬声器不断重复着这些旋律,冷峻的花腔女高音和带着温暖秋日色彩的低声呢喃令人心生厌恶。她是在看着人们有目的无企图地忙着,可她自己呢?她自己的忙忙乱乱的自省,幻想,莫名的小迷信呢?支撑它们的信仰都去了哪里?她第一次感觉到她要失掉塔了,砖红色的、有锈了的铸铁围栏的老水塔。从窗台上可以看见近处教学楼生了青苔的铁皮蓄水槽和红砖缝隙里茸茸的小叶草,槽里有一只麻雀,跳过来跳过去。向来塔壁的缝隙里,也该有些青苔和蚂蚁;水塔的背面,又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巴满了爬山虎,秋风一起就染上深紫与肉色?她想得疲倦了,她试图在脑海里再次勾勒出塔的线条或者哪怕捕捉到塔的一瞬光影,却和所有黄昏的最后一缕阳光一样里不能逮。她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那座塔了,尽管塔还在她回家的路上。
    后来,后来的后来,当她想起这个平淡无奇的傍晚的时候,特意朝围墙外边瞥了一眼,塔在暮色里显得极矮极胖色彩极黯淡。她想起许佳的话,昨天的自己都是不聪明的不时髦的,也许这话是真的。塔,还有塔的自省,都到哪儿去啦。


本文在2013-1-23 23:23:24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伊璇
『伊璇小说』 夏天再见伊璇2013-08-27[783]
『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夏日的桂林伊璇2013-06-14[847]
『伊璇小说』 夜间盛放的花伊璇2013-05-05[984]
『伊璇小说』 小波亭伊璇2013-02-21[829]
『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宝藏离你只有一步之遥——读《汤姆•索亚历险记》伊璇2013-02-07[97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夏日的桂林伊璇2013-06-14[847]
『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宝藏离你只有一步之遥——读《汤姆•索亚历险记》伊璇2013-02-07[972]
『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许佳的《最有意义的生活》伊璇2012-12-21[1591]
『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旅途伊璇2012-12-13[781]
『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 美丽的菊花伊璇2012-11-09[72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