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迦南小说迦南散文迦南诗歌随笔、游记、寄友人等书评、论坛、图书馆文论等迦南童话迦南小说《橘园》专集迦南杂文迦南英文园地中日文化美食与文化伊璇小说伊璇诗歌伊璇童话古體詩伊璇散文、随笔、读书随想等留言簿
专辑导航 — 迦南文苑迦南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冰河三套车 文章时间:2017-11-03(2017-11-06修改)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36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冰河三套车
文/迦南
2017年11月03日,星期五

“啊,是麦芽糖!几年前听说她单位散了,原来在这里摆衣摊呢!”开车的心里说着,当做没看见,小心翼翼绕过一个个地摊、慢慢开过,一边开车一边心不由己的哼起俄罗斯民歌、列昂尼德的《三套车》。到路尾时,有摊主招手,向他打招呼,“这不是嫁给表兄的街边阿恬吗!”他冲她微笑,一眼认出。这里是他回家必经之路,除非绕道,好在这地摊只是周末夜市。歌声把他带到最先看到的那卖衣老妹还没有“麦芽糖”这绰号的青春岁月,那是他们一起“修理地球”的光荣支边年代,他们驾着牛车、哼着《三套车》,穿冰河,走雪地,成为知青队友们的靓丽风景,男的帅气、白净,1.78个头;女的甜美,常红围巾甩着飘着。他们还是“半桶水”的赤脚医生搭档,施肥或拉牧草,总带着应急药,顺便救死扶伤,还被戏称为别西尔(白求恩)夫妇。

“这皓哥一点没变,还是一副当年后生好桑架!”被叫做麦芽糖的望着远去的灰白车尾心头一愣。她来得早摆到路口第二个摊,还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自己早年的支边恋哥,虽说没有说话的机会,但即便有,又能对他说什么,除了满脸的歉意。

一想起知青哥儿姐妹们还把麦芽糖称做自己的前妻,他别西尔就别提有多别扭,更像受了污辱。“三套车,也就是多种不一样的车乃至其中的载体、货物的不同,包括人的思想境界或追求的不同!”停了车、走到自家门口时,皓哥掏出开门钥匙自言着。他想到支边出发时的情景:人山人海,出发的,送行的,汇作两大堆,送走一批又一批;人们哭成一片,无论是自愿的,还是逼着去的都伤心得像永别;行李超多,一大板车一大板车堆得满满的像一座座移动小山。被褥、日用品,什么都带,好像要去地方什么都买不到,又好像永远回不来。带得最多的是农家粗制的黄草纸,三辈子都用不完。有人还把泥土晒干带着当宝贝,说用这家乡的泥土烧水喝乃至沐浴擦身可抵抗水土不服。只有麦芽糖一点儿铺盖、席子的用小三轮车载着。上个周末他还看到麦芽糖踩着三轮车,上面除了大捆小包的货物,边上还坐着一个汉子,双手抓着车架、弓着背,看样子是她丈夫,那中等个子及小圆脸与哥们描述的差不离,虽说总没见过。

“赤脚医生有什么不好!”进了家门,脱了皮鞋、换上拖鞋的皓哥看着自己半透明蓝丝袜脚背说,他想到自己这一路走来,回了城还踏踏实实的在近郊当赤脚医生,直到考医科大读出来成为穿皮鞋的医院大夫。麦芽糖的医术当年跟他不相上下,还会接生;同年回的城,有时还替体弱多病开诊所的父亲帮看门诊。

“啊,也不能全怪她,连小伙子都千方百计找岳母婆家的、要把自己嫁了!”想到这里,皓哥噗嗤一笑,又赶紧打住,除了感到滑稽可笑,更多的是悲悯与同情。他想到被逼着去支边的阿恬,工宣队在他们家驻扎了一个星期,门口还被贴了白对联、挂了白布横幅,写着反革命、破坏支边等黑墨大字,还让她阿爸坐在自家门口敲木鼓,还要边敲边说自己是反革命,直到一家人撑不下去,改口答应让姐弟俩去一个支边;父母舍不得儿子去,只得忍痛割爱让女儿阿恬去。于是她家门口立刻换了红对联,写着:支边光荣等等美词赞扬句。几年后阿恬挺着大肚子走在这条小街,听说她生个脑瘫儿子,因为听家人安排近亲结婚、嫁给了乡下表哥,就为了不想再回到不愿呆的北大荒。阿恬等到她妈妈提前病退,总算有了城里的正式工作。

“还不是照样摆地摊!”想到在同一条小街上摆地摊的老支边姐妹,皓哥心头一揪,虽说老支们里有不少“成功人士”,但毕竟是少数,阿恬她们及至那些靠微薄退休金度日的回城老支们才是劳苦大众。他还想起那个想把自己嫁给看山人之女当夫婿的大城市小伙子,由还不算老的母亲领着去寻访意想中的准岳父、那照看他们家墓地的老乡“看山人”,一路上忐忑不安,不是愁自己与人家陌生女子怎么相处过日子,而是担心人家收不收他。收了,就可以算做回原籍乡村插队“下乡”,而不用被逼着去天寒地冻的北国支边“上山”。

溜回城,不想回去继续“修理地球”的,好多人也都这样想方设法到周边农村找个家安着,等长辈、家人等退休顶回城里工作。大批回城,可安置的政策,又是后来更晚的事,还扯皮折腾得很。麦芽糖是以有城市户口的家人名字把自己弄进一家中型单位,及至以有工作有户口的身份追到城里夫婿,带着当时的名牌四大件嫁妆,体体面面、风风光光嫁过去,直到因谋取私利等过错东窗事发时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虽说丢了工作,还要赔偿,还是熬到回城政策,等到了安置。

“安置了又怎么样!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丢了手中的医术,更别说没有向这方面努力!”皓哥开着车自言。再次开车路过这个夜市地摊时,他竟然多看几眼,他想看看麦芽糖和阿恬有没有出摊。车多路窄,像爬蚂蚁,行人从摊边、车缝间穿梭、匆匆挤过。路灯初上,天边打起闪,响着闷雷,就要下雨的样子。摊主们赶紧收摊,纷纷把货物往摩托、人力三轮车上装。皓哥点开了车上音响,播放着他重复录制的《三套车》碟子,随着车流慢慢转着方向盘,看着一街的忙乱,心头一阵悲凉、惆怅。

(发表于《乌苏里江 绿色风》2017-10)


本文在11/6/2017 1:56:52 A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迦南
『迦南诗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222]
『书评、论坛、图书馆文论等』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03]
『随笔、游记、寄友人等』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294]
『迦南童话』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372]
『迦南诗歌』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29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迦南小说
『迦南小说』 草蟲筆記(五)迦南2017-11-06[219]
『迦南小说』 草蟲筆記(四)迦南2017-08-28[317]
『迦南小说』 草蟲筆記(三)迦南2017-08-10[320]
『迦南小说』 鳥歌裏的水葡萄迦南2017-05-08[451]
『迦南小说』 草蟲筆記(二)迦南2017-04-06[40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康静城 去康静城家留言留言于2017-11-03 17:37:21(第1条)
回首往事,情景历历在目,特别的年头,自有特别的故事,分享故事,也分享了历史!难得之作!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