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林锦诗歌林锦散文林锦小小说林锦散文诗林锦评论林锦阅读评论林锦作品东盟诗歌精选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林锦文集评论林锦作品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捡到诗人林锦两双鞋--读林锦的小小诗《鞋子六款》文章时间:2016-01-31(2016-02-07修改)
作  者:周粲出处:转贴浏览1422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捡到诗人林锦两双鞋--读林锦的小小诗《鞋子六款》
文/周粲
2016年01月31日,星期日

 

  这篇短文的题目这麽取,目的只是使它看起来活泼一点,能吸引读者阅读的兴趣。诗人林锦最近写了一组小小诗,发表在《东南亚诗刊》第八期,一共六首,我读后,发觉其中两首,我对它们特别有好感;也就是说:更能使我对它们产生共鸣;所以我选择它们作为发表意见的对象。这两首小小诗,一首叫《太极布鞋》,一首叫《木屐》。

 

  先说《太极布鞋》。

  诗如下:

 

  轻轻提起 轻轻

  放下 轻轻

 

  提起与放下之间

  闲云飘 野鹤飞

 

  我把林锦这组诗叫做小小诗,被归入小诗范围内的诗,其实并非真的很“小”,有些竟长达一二十行。所以我私下巧立名目,把那些不超过十行的诗都名之曰小小诗;超过十行的,则以小诗曰之。这显然只是一种一厢情愿的分法,而非立法的规定。这其间,并没有一个举手或投票表决的过程。这也许是题外话。

 

  现在回头来谈谈这首诗。

  这首诗的特点之一是文字浅白。这是我一向写诗的主张;因为诗的好坏,与文字的深浅无关。只要能达到充份表达诗的目的,文字浅一点总是比深一点好。

  我也认为这首诗里的关键词是“轻轻”,作者一共连用两次,可见只用一次还不足以把诗的内涵刻划出来。我们如果自己不是太极拳的锻炼者,也必然经常观赏别人在打太极拳。拳手一举手一投足,除了慢之外,便是轻了。作者既然要写与太极拳有关的诗不可不轻。

  一双布鞋穿在一位太极拳手足上,不外“提起”与“放下”这两个基本动作。虽是基本动作,但是这个基本功如果够扎实,其他一切变化,也将源源流出,甚至于进入化境。到那时,以柔克刚,必能将对手打得落花流水。这首诗里太极拳手是没有对手的,他只是独自在练功;所以在进入境界之后,他顿时变成闲云野鹤,潇洒自如,离神仙中人不远。

  总之,读毕此诗,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它既是写布鞋,也是写太极拳法。两者结合得好,诗便是成功的诗,便是好诗。

  再看另一首小小诗《木屐》:

 

  两块木头

  两片胶皮

 

  把许多又长又弯

  门户敞开的窄巷

  紧紧相连

 

  时代变了,许多旧的器物,往往难逃被淘汰的噩运。木屐应该是其中的一件。但是还是有为数不多的人,仍然不能忘情于原始风味明显的木履。所以到了今天,儘管各种以不同材料製作的鞋子充斥坊间,情有独锺者还是能在某些杂货店买到传统的外观毕露的木屐;尤其是红黑二色的那种。男装女装都有。

  窃以为某些人对木屐殊乏好感,原因之一可能是它极容易发出噪音。尤其是夜深人静时,足着木履,行走于小巷之中,所发出的声音,的确会扰人清梦。但是说到“营造气氛”,木履却分明是此中的首选。古诗“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卖花小姑娘脚下穿的,除了木履,真不易作第二种鞋具想。

  我们一起解读林锦这首诗,解读到这里,不妨达致这样的一个结论:诗人要刻划的,是木履,不让“声音”二字在诗行中出现。试想:究竟是什麽东西“把许多又长又弯/门户敞开的窄巷/紧紧相连”起来的呢?不就是木履的声音吗?别的声音,可没有这个本事了。至于为什麽说“门户敞开”,显然指的是太平盛世。当天下太平时,居民是可以“夜不闭户”的。


本文在2/7/2016 12:30:34 A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林锦
『林锦诗歌』 忐忑的巴黎林锦2016-04-28[683]
『评论林锦作品』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93]
『东盟诗歌精选』 风铃紫罗兰2016-03-26[1148]
『东盟诗歌精选』 停了,心跳何乃键2016-03-04[1141]
『林锦阅读』 江静水寒烟冷――悼念农民的朋友兼诗人何乃健黄叶时2016-02-28[1013]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评论林锦作品
『评论林锦作品』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93]
『评论林锦作品』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505]
『评论林锦作品』 石缝中的一朵小花--评林锦的《牵着惺松的眼神》琴棋书画2012-07-05[1357]
『评论林锦作品』 林锦微型小说《旁观者》的讽刺美陈子雄2012-02-04[1745]
『评论林锦作品』 林锦微型小说《保险箱》的结构美陈子雄2012-01-29[184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7-10-09 11:05:14(第3条)
很久没上网了。问好擅长写小诗的曦林兄。
曦林 去曦林家留言留言于2016-01-31 21:57:34(第2条)
个人非常赞同周粲兄的看法:诗的好坏,与文字的深浅无关,只要能充分表达诗的目的,文字浅一点总比深一点好。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6-01-31 17:04:34(第1条)
这是作家诗人周粲的诗歌评论,发表于《世界日报》副刊《文艺》。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林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