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林锦诗歌林锦散文林锦小小说林锦散文诗林锦评论林锦阅读评论林锦作品东盟诗歌精选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林锦文集林锦阅读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同学情文章时间:2016-02-18(2016-02-19修改)
作  者:晓彤出处:转贴浏览75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同学情
文/晓彤
2016年02月18日,星期四

  我们都习惯叫他松哥,因为在同学群中,他年纪比我们大,记忆中此君短小精干,灵活敏捷,一张圆圆有一对深深酒窝的笑脸嵌着一双棕色慧黠的眼睛。他常笑嘻嘻自我调侃说:我的同学最多了,小时不爱读书,贪玩,留班四次,凡磨蹭坐过的课室,里头算起来全都是我的同学。他说这些话时,光明磊落,一脸无辜,没有丝毫不好意思,我们听的人却个个乐得笑翻。当年这群12-13岁就离校的孩子,脑海里永远拼凑不出一张完整校园生活的画面。只知道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居住的国家政局动荡,学校被封,书读不下去,学子劳燕分飞。年纪小小的男生大多被父兄拖下海学习经商,为前程拼搏发愤图强,而女生长大后陆续嫁人,为人妻母,开枝散叶。别人如何度过其艰辛的成长过程,我不得而知,可我的青春岁月,确实是在惨淡苍白灰灰暗暗的苦境中强熬过来。
  婚后,大约有二三十年的时间,我几乎没有跟任何同学往来,家庭、丈夫、儿女、如排山倒海般滚动在繁忙生活中,思维里,没有心思也没有心情去寻亲访友。同学们东南西北各居一方,偶尔从风中传来一些他们的消息,但也不了了之。可没想到达耳顺之年后,大家居然能相聚一堂,成立同学会叙旧言欢。当然,这一切要归功于几位热心同学老大,他们不辞劳苦寻找、探访,记下同学手机号码、住址,把小学毕业照重新冲洗、放大,挂到Whatsapp上去,让每个人重温黄毛丫头、黄毛小子那些年仅有的学校甜美回味。
   松哥不乏也是龙头之一,此人好客,任何同学出现在他跟前,一定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的口头语是:都这把年纪了,还计较什么?如佛说:不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这一点,松哥如实做到,他相信缘分,惜缘。

  记得十多年前,我为了五斗米曾移师到故乡折腰,那时我就住在松哥家,教声乐。一个和气温馨循规蹈矩的传统中国家庭,夫妻恩爱,父慈子孝。特别是那位七、八十岁手脚尚利索勤快的老妈妈,都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

其实,传统中国家庭在坤甸比比皆是,讲方言,早晨吃粥,使用筷子.......把老祖宗于一世纪前从中国带来的生活习惯一成不变地完美保留。小城特色,连系着宗主国古老文化风俗根源,老一代走了,新一代仍继续传承。小城----富足的渔米之乡,三步一小吃,五步一餐厅。热带水果有凤梨、山竹、红毛丹、柑橘.....那香气扑鼻,令人垂涎三尺的榴莲挂到满街满巷,只要舌尖享受到黄澄澄金灿灿柔软细腻的榴莲肉,你肯定会乐不可支,对于担心身体会出现什么高胆固醇、油脂、血压.....等,通通在一刹那忘得一干二净,还是先吃为快,而且一旦破戒最少一动就是五核,不然不过瘾!
   有一晚洪煊和宝安两位同学很有心,请我们到Pondok  Kakap吃海鲜,餐桌上摆着每只差不多有一公斤重的肥美螃蟹,看的我这个已在努力减肥,发誓不再动箸的老饕又禁不住口馋,放纵自己再次大快朵颐,那吃进嘴里的螃蟹肉质丝软纤细,味若干贝,至今每每想起来,哈哈!还感意犹未尽,齿颊留香。

回乡,走儿时走过的路,吃儿时吃过的东西,见一见自己牵挂思念的昔日同学朋友,心就感到格外喜乐满足。
   松哥告诉我;敬爱的老母亲已去世多年,他自己也已从摩托车修理行退休,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在鬼门关可怕地走了一圈,如今两男一女已成家立业,夫妻俩健康悠闲度日,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认识松哥半个世纪了,还是喜欢听他讲话,他这个人诚恳踏实,不矫揉造作。无情光阴把每个人的外表都折磨至面目全非,可是松哥那颗金子铸成的心还在,那骨溜溜闪烁着不羁神采的黑眸也还在。
   松哥是西加新当望族后裔,祖籍福建,祖父是当地甲必丹,习武人。他曾给我看其祖父武师从中国宫廷带出来的医书,酿药酒秘方。1890面世的墨宝真迹医册,那些年正是满清光绪帝被慈禧太后禁闭在中南海瀛台受苦(1871-1908)。该书经世远年陈,伤残旧迹,早已变成古董,我小心翼翼翻阅,真怕一百多年前的纸张一旦接触空气会突然碎去,还好松哥有拷贝几份存档。松哥望着古籍伤感地说:从我高祖父漂洋过海直到我孙子出世,我们已经历七代人住在印尼,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落到我手里珍藏,可是我死了以后,我的后代子孙还会好好保管它吗?
  哎!百年之后的事,谁还能管得了这么多?三国演义里不是有两句经典名言: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写于2016131


本文在2/19/2016 9:07:02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林锦
『林锦诗歌』 忐忑的巴黎林锦2016-04-28[649]
『评论林锦作品』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39]
『东盟诗歌精选』 风铃紫罗兰2016-03-26[1118]
『东盟诗歌精选』 停了,心跳何乃键2016-03-04[1115]
『林锦阅读』 江静水寒烟冷――悼念农民的朋友兼诗人何乃健黄叶时2016-02-28[98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林锦阅读
『林锦阅读』 江静水寒烟冷――悼念农民的朋友兼诗人何乃健黄叶时2016-02-28[982]
『林锦阅读』 乡心乡语晓彤2016-01-15[683]
『林锦阅读』 眼耳口鼻心受2016-01-11[683]
『林锦阅读』 阿学省长的印尼祖国梦晓彤2015-12-24[1031]
『林锦阅读』 努力飞翔吧,孩子!晓彤2015-11-17[740]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6-02-18 21:48:56(第1条)
《同学情》是印华专栏作家晓彤的作品,她以生动的笔触刻画小学同学松哥。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林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