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林锦诗歌林锦散文林锦小小说林锦散文诗林锦评论林锦阅读评论林锦作品东盟诗歌精选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林锦文集林锦阅读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江静水寒烟冷――悼念农民的朋友兼诗人何乃健文章时间:2016-02-28(2016-02-29修改)
作  者:黄叶时出处:转贴浏览98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江静水寒烟冷――悼念农民的朋友兼诗人何乃健
文/黄叶时
2016年02月28日,星期日

  十多年前的一天,砂华作协会长吴岸叮咛我到古晋的一间酒店去,接两位从新加坡来的文友到餐馆吃晚饭,还有由西马来的何乃健。可是,这三位先生我都不曾见过面。傍晚时分,把车子停在酒店的大门外,匆匆忙忙踏上梯阶走进大厅,厅上有一些旅客在歇脚,我站在大厅中央环顾四周,只能以想像来辨认那个是我要接待的文友。好在在我认得他们之前,新加坡的两位文友先走过来招呼我了,我没有问他们凭什么认定来接他们的人是我。倒是一表斯文的那位肯定就是何乃健,他环抱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站在一旁,我不懂他在好笑什么,大概在笑我的一副狼狈相吧。于是,我还是尽量小心地问:

 

  “这位先生,你也是和我们一起的吗?”

  “没有、我没有和你们一起。我还有另一个会议要开 ----。”

  何乃健放开环抱的双手,赶紧向我解释,他的话我没有完全听清楚,大概说的是关于砂州政府的水稻发展计划之类。

 

  我知道何乃健是我国资深稻作学顾问,对农业有一份挚诚的热爱和研究,他经常来砂拉越在沿海的低洼地带视察水稻发展情况。因为我出生于农家,弟妹们还在乡下靠务农为生。记得小时候,在大年初一日的清早上,别人家开开心心过年去了,我和弟妹们却在稻田里,用长长的竹竿来追赶那一大群涌来窃吃稻穗的黑麻雀。因此,我对农业领域上的科学发展和新技术有一定的兴趣和关心。而且,在那一段时间里,我还打算回乡下去开垦、种田,因为体力不济,只好把这个奢望打消了。

 

  “农牧世界”这本马来西亚出版的农业杂志,每一期我都没有错过。在内容上,报道许多菜蔬和果类被改良过的新品种,和新兴农业的各类话题。在书中,有一篇特约撰稿人正是何乃健。他的文字内容注重于稻谷的生长,防止害虫和农药的为害,农作物的转基因等等,纯属专业文献。除此之外,他的文学作品也众多,大多数是人情味很浓的环保文字。我很早就读过乃健的诗作和散文,印象很深。我手上有一本“窥探大自然”他在书中的自序题名“万物与我为一”正是他个人心胸的表白。还有一套何乃健全集我送去图书馆,好让更多读者得到书中的好处。

 

  在二零一零年的春天,出席第四届在中国贵州的遵义市的仁怀举行的东南亚诗人笔会,在大会中,很意外地又巧遇何乃健。那时候正是个乍冷还暖的春末,在宾馆前面的花坛上,枝头上的玫瑰花正含苞着。玫瑰花,要到夏天才开放。在筵席上,何乃健在文友们的面前,把一首首的宋词背诵下来,果真是只字不差,我不能不佩服他的记忆力。虽然我也偏爱宋词,却始终不能把全词记牢。他从“把酒问青天”背诵到“古道、西风、瘦马。”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悄悄地提醒他,说:

  “那“断肠人、在天涯。”是元曲,不是宋词。”

  他听了哈哈一笑,说:

  “我从宋词背到元曲。”

 

  桌面上的酒杯斟满了一杯杯浓郁的茅台酒,虽然我一口也不喝,那喝了茅台酒的朋友们,似乎,有人会醉,也有人会清醒。

 

  二零一一年的第五届东南亚诗人笔会在青岛大学举行,在一场文学盛会之后,我们有一段旅游的时间,这一天的天气晴朗,在栈桥附近的海边,有许多贩卖手工艺品的小贩,一件人民币五元,心地善良的乃健买了一大束再一件一件分给大家,嘴里在说:“五元人民币等于马币两元五角对我们没什么,对他们很重要。”

 

  旅游节目结束后,来自东南亚各国的诗人们各自有各自的行程。乃健说他不能逗留太久,他正在忙着给即将出版的新著作“水稻的高产与稳产”校对。他必需经广州到都门再返回亚罗士打。如今想来,由于他太过忙碌,忽略了自己的健康。当时,我和几位诗人文友转程去了北京。那个早上,吃过早餐后,我们在大学校门口挥别,他由一位大学工作人员陪伴,坐上车子匆匆地离开了。那时候,青岛正进入秋天,风起时,满地都是梧桐落叶,好萧瑟。

 

  然而,悄然的,在曲终人散后,接着听到的是何乃健抱恙的消息。

 

  在接受化疗的医治,他每天必须往返亚罗士打和槟城,这条路途很长,也是极为艰难的。这一天,他在电话中一口气背诵旧约圣经中的诗篇第二十三篇: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不至于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阴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你在我敌人的面前摆设宴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他还是一字不漏把诗篇完整地背诵下来,就如背诵宋词一样。当然,诗篇和宋词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一个说的是永远的生命,一个描绘会被时间湮灭的世人的感情。当时,才学不凡的何乃健还抱着满胸怀的阳光和期望,说:

 

  “我要把刊登在“农牧世界”里的两百多篇的文稿,编印成书,和农民朋友们分享心得。”我听了很高兴,认为他应该这么做,这是他毕生的呕心沥血的著作,更祝愿他能顺利完成。

 

  那当儿,我家后院种了一畦的介蓝菜,这菜叶子的经脉上竟然长出嫩芽和花苞,这罕见的情形,真使人暗暗吃惊,我在电话里向他讨教,问:

“新品种的菜蔬会出现变异的情形吗?”

  听了我的描述,乃健似乎也感新奇,他静默了一会,才回答:

“在品种改良的过程中或许会出现变异的情形,菜蔬一般上是不会有毒性,既然你觉得不安心,就不要吃它了。”

 

  我把满畦的介兰菜全都毁掉,想一想,那无核西瓜,无核葡萄、无核番石榴原来是另外一种基因被破坏而形成的产品。对于在高科技下的农业发展,心里不免存在着杞人忧天的忧虑。也谈起关于转基因的农作物,这是个新新时代的大问题,我不免提及大问题中的小问题。比如,现在的豆腐没有以前的香,是我依旧把感觉停留在记忆里?还是和被转基因的大豆有关?手段冷酷的加拿大一权威的转基因化学企业公司“慕山朵”是不是已经垄断全世界的种植业?东南亚是不是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危险?我有这个担忧,相信专业的乃健不会没有吧,因为职份的关系,他不给我正面回答,我当然理解!

 

  距离乃健离世的九月三日的八月二十六日的傍晚时分,太阳已斜过西边去了,暮色苍茫,后园那棵星星果树被晚风打下的落叶,一片片轻轻飘下。这时候,我接到何乃健的电话,听到他以微弱的声音在说:

  “我要多谢你,谢谢你一直来给我的问候!”

  “我不能做什么,只有为你祈祷而已!”

 

  他说了几句简单的话,即放下电话。我按上手机后,心头上的难受许久不能平息。我明白,这又是天高、水远、云散的时候了。此时,翻开一封他在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随书寄来的短笺的最后一句“下次见面再聊!”虽然,我每天祈求上帝给乃健至少多活十年,我还有许多关于农业界和植物生态的问题要请教他,尤其,他还有许多抱负未完成。然而,主宰生命的权力不在人,人的肉体是会朽坏的呵!

 

  在这里抄录何乃健在二十三岁的青春岁月里写的一首诗,可以明白诗人们大家都一样。尤其,一个少年诗人天生就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纯美的情怀。总之,能写出来的,都是忠实的感受,任教那是一厢情愿也罢!似乎,这首诗也成了他在为四十多年后的今天的自己而写的:

 

  《停了,心跳》

  如果一旦我的心脉

  像突然停顿了的钟摆

  你不要哭泣

  也不要悲哀

  就是泪水汹涌成海啸

  也不能把我唤醒

 

  回归到太初的混沌里

  像一滩水变成一团蒸汽

  当你哭泣时我是沾着泪痕的尘埃

  燕子筑巢时,或许

  我会渗入你檐头的春泥

 

  你也无须在梦里把我寻找

  即使闪电也追踪不到我的行脚

  其实我恒在你的身旁呢

  只要你翻一翻我给你写过的诗行

  每个字里都有我的心跳

 

  有一首圣诗这么唱:“日落之那边,是赐福的早晨。”现在,我只有一个祈祷。祈祷这位心性和蔼,爱心洋溢的朋友的灵魂能安息在天国里,享受永恒的福份,那是他应该得到的赏赐!

 

16/9/14


本文在2/29/2016 5:25:54 PM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林锦
『林锦诗歌』 忐忑的巴黎林锦2016-04-28[649]
『评论林锦作品』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39]
『东盟诗歌精选』 风铃紫罗兰2016-03-26[1118]
『东盟诗歌精选』 停了,心跳何乃键2016-03-04[1115]
『林锦阅读』 同学情晓彤2016-02-18[75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林锦阅读
『林锦阅读』 同学情晓彤2016-02-18[756]
『林锦阅读』 乡心乡语晓彤2016-01-15[683]
『林锦阅读』 眼耳口鼻心受2016-01-11[683]
『林锦阅读』 阿学省长的印尼祖国梦晓彤2015-12-24[1031]
『林锦阅读』 努力飞翔吧,孩子!晓彤2015-11-17[740]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6-02-28 19:01:44(第1条)
何乃键是马来西亚最杰出的诗人之一,于2014年9月3日离世。本文为悼念何乃键的文章,作者是东马的散文作家黄叶时。这是一篇感人至深的佳作。文章写2011年的第五届东南亚诗人笔会在青岛大学举行,何乃键会后匆匆提早离开。作者写道:“那个早上,吃过早餐后,我们在大学校门口挥别,他由一位大学工作人员陪伴,坐上车子匆匆地离开了。” 那时候,我也在青岛,我们和他挥手道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林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