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影视评论阅读札记语言学翻译作品散文随笔文学评论文坛信息纪实杂论杂谈文化信息小小说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倪立秋文集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探访古迹,仰视古色邯郸 文章时间:2017-07-07
作  者:倪立秋出处:原创浏览33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探访古迹,仰视古色邯郸
文/倪立秋
2017年07月07日,星期五


    走近邯郸之前,我脑中的邯郸是模糊的,单色的;亲近邯郸之后,我眼前的邯郸是立体的,多彩的。20165月的采风之旅,我见识、亲历了邯郸的古远深沉和缤纷活力。

    邯郸之古,毋庸置疑。已拥有3000余年的建城史,至少3100年未曾改名,就凭这一点,邯郸之古也足以令其它城市望尘莫及。更何况还有传说中女娲在其中抟土造人、炼石补天的中皇山,透出人类种植业曙光的磁山文化,开中国军事改革先河的胡服骑射,拥有世界最大摩崖刻经群的响堂山,汉末建安文学的发源地临漳铜雀台,还有近两千条中华成语典故与其有着深厚渊源,……

    从公元前430年至公元1131年,历史上在邯郸境内建立的政权有魏国(魏文侯)、赵国(赵敬侯)、曹魏(曹操)、北齐(高洋)、夏(窦建德)等;仅在战国时期,邯郸作为赵国都城就达158年之久,是古中国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如今的邯郸拥有十多条文化脉系,包括赵文化毛遂、女娲、邺城、石窟、大名府、磁州窑、广府、运河等文化,内涵博大精深,风格丰富多彩,这些昔日辉煌足以让我这个华夏后辈自豪而又恭敬地对其昂首仰视。

    这趟邯郸之行,我亲睹了古色邯郸曾有的辉煌,随世界华文作家采风团考察了很多古迹,包括北响堂山石窟武灵丛台、磁州窑富田遗址、大名县明城墙、弘济桥和广府古城等。

    武灵丛台有2000余年历史,游客站在其最高处,可西望太行余脉,近观邯郸市貌,俯瞰丛台湖景,耳闻邯郸市嚣,这里是游人怀古思今、欣赏湖光山色的绝佳场所。这个曾经的赵王检阅军队与观赏歌舞之地,如今已是赵都历史的见证、古城邯郸的象征,再加上胡服骑射这个中国首次成功军事改革的历史故事,更为武灵丛台罩上了一层智慧与谋略的光环。

    磁州窑富田遗址坐落在磁县及峰峰矿区,古代地属磁州,故名磁州窑。见到遗址博物馆内那些状如今日蒙古包的古窑,整齐堆放的圆柱形黄褐色笼盔,静静摆放在古窑旁边的泥土色八棱磙子、磨盘和碾槽,我仿佛能亲眼看到自宋代起,历代北方窑工们挥汗劳作的身影,亲耳听到不同朝代的炉火在窑内噼啪作响的声音,亲手触摸那逐层垒筑华夏文明的块块青砖和片片灰瓦,亲身感受中华文明的厚重与质感

    弘济桥位于永年县广府古城东面,横跨滏阳河,桥身和桥面全用石块砌成,坚固结实,美观大方,拙朴典雅。但规模比赵州桥略小,在现存古代石拱桥中位居第二。曾于公元1582年(明万历十年)重修,因外形与赵州桥相似,又被称为赵州桥的姊妹桥,它已默默在滏阳河上横跨了大约1400年,见证过众多朝代的更替变迁。它曾是冀鲁豫三省交通要道,因“其功甚弘,其利甚济”,还因修桥时有各方力量共襄善举,故取桥名为“弘济”。永年政府为保护这座古老石桥,已在其两侧分建生产桥和交通桥。两座新桥的建造,既方便当地生产和交通,又能有效保护弘济桥。如今,千余年过去了,我和来自近10个国家的作家一起谈笑拍照,漫步古桥石板路上,怡然自得;俯瞰桥下石拱凌波,碧水潺潺;近观河边杨柳依依,鲜花簇簇;远眺广府河道蜿蜒,芳草萋萋——心中不由得对古人智慧发出惊赞,由衷为先民杰作感到骄傲,向这座民族智慧结晶油然致以敬意,对这份历史文化遗产虔诚注入深情。

    广府古城距今已有2600多年历史,最早于春秋时就有文字记载,其城池形成于魏晋,战国时为赵国毛遂封地,隋末农民起义军领袖窦建德曾选择在此定都建立“夏国”。广府古城曾是明清时期邯郸的政经中心,也是杨式、武式太极发源地,被誉为“中国太极拳之乡”。古城处于永年洼淀中心,拥有国家级湿地公园,园内包含广阔水域和美丽葱郁的芦苇荡。游人如我等若深入其中,目力所及,定会有惊喜发现:这里水圆城方,万亩苇塘,千畦水稻,十里荷香。此时我感觉自己仿佛不是身处中原腹地,而是置身江南水乡。

    据说永年洼淀有四万余亩湿地,是继白洋淀、衡水湖之后的华北第三大洼淀。广府古城是世界夏令营基地之一,永年是继北京、宁波之后中国第三个世界夏令营基地。穿过有千百年历史的古城门,登上曾经战马嘶鸣、战火纷飞的古城墙,俯视那环绕城下、依偎城脚、碧波荡漾的护城河,远眺城外隔河相望的仿古建筑和波光粼粼的芦苇水荡,我不禁感叹岁月之匆匆,天地之悠悠,沧海与桑田,远古与当下。和一众文友登上白色游轮,第一次置身于自中学阶段起就曾无比向往的芦苇荡,与成片茂密的初夏芦苇近距离接触,我怀着兴奋激动之情,将青青芦苇尽收眼底,贪婪享受眼前的绿色、眼下的碧水、拂面的苇风、和煦的阳光、岸边的美景,深深呼吸带有淡淡苇香和湿润水气的清新空气,尽情享受广府古城的人文和自然环境,这一切都令依恋古迹又热爱自然的我沉醉其中,流连忘返。

    大名曾在公元1042年(宋仁宗庆历二年)被建为陪都,史称“北京”,又称北京大名府,金朝时曾为大齐都城。参观大名博物馆时,我得知大名府故城1401年(明建文三年)因漳河、卫河发洪水而被淤泥埋没,现在这座故城仍被完整保留在地面四米之下的河沙中,相信这座宋城将来若出土,定会如意大利庞贝古城那样给世人带来震撼和冲击。到了21世纪的今天,当地政府于20092013年重修城墙,我和作家们在大名登上的就是重修后的明城墙。站在古色古香的城墙上举目四望,只见天空湛蓝如洗,城墙蜿蜒前行,两侧民居栉比,城门车辆出入,我眼前渐渐出现错觉,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置身古代,还是身居当下,时空穿越之感迅速而强烈地刺激着我的大脑皮层。

    走访考察邯郸,我不断在古代和当下之间进行时空穿越,大脑和心绪始终处于活跃状态,内心不停地为总在穿越的自己重新定位。最让我感觉仿佛穿越回古代的考察地点莫过于北响堂山石窟,它是响堂山石窟的一部分。据说石窟得名的由来是因其建在半山腰,人们在其间谈笑、拂袖、走动均能发出铿锵的回声,故名“响堂”,是河北省现已发现的最大石窟群,也是中国首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响堂山还是四星级森林公园,国家四A级风景名胜区。

    我所参观的北响堂石窟位于鼓山天宫峰西坡,共有洞窟九座,其中大佛洞规模最大,装饰最华丽。正面龛本尊释迦牟尼坐像是响堂石窟最大造像,背部刻有浮雕火焰,还有忍冬纹七条火龙穿插其间,雕刻精巧,装饰华丽,被视为北齐高超佛教造像艺术代表作。

    在欣赏这些古代造像艺术品的同时,我的思绪情不自禁地飘向遥远的陕西乾县,在那里有一座巨大的古代帝王陵墓,即唐高宗李治和其妻武则天合葬的乾陵。1990年代初,在乘车前往乾陵的路上,我看到道路两侧并排站立着众多外国使节的石像,这些石像和我眼前北响堂石窟的佛造像有个相同之处,那就是他们大多已不再完整,有的没头,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甚至整个石像完全消失,只剩下空空的洞穴。问及缘由,导游们的回答竟然惊人相似:这些不完整的塑像有些被转卖,有些被破坏,而这些被偷被卖被毁的塑像或其部件,大多可能永远也无法复原,即使今后能找到那些被卖部件的下落,我们要为此付出的代价也难以估量。

    虽然大多已不再完整,但这些洞窟及造像仍然色彩鲜艳,华丽精致,闪烁着先辈们创造力和艺术才华的光辉,我为这些1500年前留下来的造像和石刻艺术作品深深着迷,心中对北齐艺术家的辛劳付出和丰硕成果钦佩不已。

    走出石窟群,站在其所在地的最高处,我有一览众山小之感:眼前的鼓山,正是初夏时节,满目清翠,无论是山上山下,还是山腰山脚,到处都是一派葱郁景象。我想,北齐艺术家们选择在此开凿洞窟,塑造佛像,刻经题字,应该是看中了鼓山绝佳的地理位置。面对如此迷人景色,艺术家们的创作灵感应该会如泉水般汩汩流出吧,如果有机会参与这一盛事,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全情投入的。

 

2016626日写于墨尔本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倪立秋
『文学评论』 集编导于一身——作家孙博的跨媒体追求倪立秋2018-06-09[107]
『散文随笔』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172]
『杂论杂谈』 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倪立秋2018-01-03[379]
『文坛信息』 外国文学经典生成与传播暨海外华人文学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项江涛2017-12-14[334]
『散文随笔』 关于“胡服骑射”的千年回想倪立秋2017-07-07[335]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172]
『散文随笔』 关于“胡服骑射”的千年回想倪立秋2017-07-07[335]
『散文随笔』 那些年,那些房东们倪立秋2014-01-06[730]
『散文随笔』 西洋邻居二三事倪立秋2013-12-22[759]
『散文随笔』 “60后”的求学故事 (十一)倪立秋2013-10-25[136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倪立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