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影视评论阅读札记语言学翻译作品散文随笔文学评论文坛信息纪实杂论杂谈文化信息小小说新书发布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倪立秋文集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七月歌台 文章时间:2009-05-19
作  者:倪立秋出处:原创浏览209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七月歌台
文/倪立秋
2009年05月19日,星期二

 

        农历七月初一至十五是中国的“鬼节”,中国有些地方又称其为“七月半”、“中元节”,在中国民间,这是活着的人用烧纸钱的方式向死去的亲人表达哀思的日子。

 

        到了新加坡,我对“中元节”又多了一些认识。从报上,我知道“中元节”源于佛教《大藏经》中的目莲救母的故事。故事中说目莲历经千辛万苦才到阴府,见到死去的母亲被一群饿鬼折磨,目莲用钵盆装菜饭给母亲,却被饿鬼夺走。目莲只好向佛主求救,佛主被他的孝心感动,授予《盂兰盆经》,目莲按照经中指示,每年七月十五日用盂兰盆盛珍果素斋供奉母亲,饿鬼再也不敢来抢夺了。为纪念目莲的孝心,佛教徒每年都举行盛大的“盂兰盆会”。道教也在这一天举行“中元普渡”,供奉食物及焚烧冥纸,让无主孤魂吃上一顿饱。因为“中元节”和佛教的“盂兰节”同在农历七月十五,人们因此也把“中元节”称为“盂兰节”。这个意义上的“中元节”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

 

        新加坡不光种族多元化,宗教也多元化。无论是信佛教,还是信道教,华人都基本上沿袭了中国在“中元节”祭祀已故亲人的旧俗。从阴历七月初一开始,不管是组屋区、公寓区还是私人住宅区,都会看到华人走出家门到公共走道旁边、绿地上或政府专门为烧纸钱而建的圆形烧纸坑内去烧纸钱。整个七月,狮城的空气里都会弥漫着或浓或淡的烧纸钱的烟火味。所到之处,都会看到地上成堆的祭祀用的果品、一摊摊烧剩的蜡烛油和一堆堆纸钱烧过后留下的黑灰。有风的日子里,调皮的风还会把部分黑灰吹起来,使得黑灰们有机会在空中轻舞飞扬,一展轻盈的舞姿,有时甚至还会有黑灰飞上高楼,趁机飞进居民的家里。这段日子,祭祀的意识在新加坡四处弥漫,无处不在。

 

        然而,尽管如此,新加坡的“中元节”却让人感受不到多少哀伤的气氛,反而让人感到这是一个值得高兴和欢庆的节日。现在的“中元节”已从宗教活动逐渐转变成一种社区活动,结合了宗教与社会意义,经过几十上百年的继承与演变,新加坡人已赋予它鲜明的时代色彩。

 

        每逢阴历七月,新加坡华人必定会隆重举行“庆赞中元”活动,全国各地,无论是商业区或是组屋区,都可以看到庆赞中元的红色招纸,张灯结彩、设坛、酬神。在小贩中心、高楼的电梯口甚至写字楼的门口,常常贴着对开大小的用红纸黑字写着的“庆赞中元”的繁体条幅,寺庙也分别建醮,街头巷尾上演地方戏曲助兴,《联合晚报》等传播媒体每年都会刊登不少有关“中元节”的报道,到处呈现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而最让人感到这种庆赞气氛的是每年遍布整个岛国的成百上千的七月歌台。

 

        七月歌台是新马地区华人庆祝“中元节”的特色之一。据报上介绍,七月歌台早年叫作“流动歌台”,有别于“固定歌台”。流动歌台是随着中元会、商会、宴会邀请而设,没有固定的表演场所,所以是流动的,流动歌台也因而得名。固定歌台则是指在新世界、大世界、繁华世界演出的新生歌台之类。流动歌台通常在街头表演,民众可以免费观赏。固定歌台是在游艺场表演,属于售票性质。

 

        我所见到的流动歌台都是在歌台举办之前一两天由主办方请专业搭台公司专门搭建,大多在周末晚上举行。一到有歌台的晚上,住在歌台附近的居民就会被歌台的热闹气象吸引到歌台周围,因为歌台那儿灯光特别亮,可以听到有很多人在高声喊标、竞标,还可以免费欣赏到动听动人的歌舞表演。不过来看歌台的观众大多得站着看,因为歌台现场根本就没那么多凳子供应,除非观众自己带凳子,但奇怪的是,大多没人愿意自带板凳,因而形成了观众对歌台的围观局面。有些站在后面的观众想看得更清楚些,就尖尖地、高高地踮起脚,长长地伸直脖子,眼睛亮亮地直盯着台上演员的一举一动,脸上的表情随着舞台上演员表演的变化而变化。带着孩子一起来的观众,为了让孩子也能欣赏到表演,有的把孩子抱起来,有的甚至干脆将孩子举过头顶,让孩子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看,这情景有点像中国农村的农民观看露天电影或是露天戏台,演的演得一本正经,看的也看得津津有味。

 

        流动歌台的表演者大多来自中国的福建、香港、台湾等地,据说这些表演者是歌星,可我在中国大都没听说过这些歌星的名字,也许是我太过孤陋寡闻的缘故。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本地也有不少歌手参加表演,他们所唱的歌曲有很多是以福建话来唱,都是平时难得听到的方言歌曲。近年来,歌台为了吸引年轻人参加,也加入了为年轻人所喜欢的流行歌曲和劲歌热舞,使得歌台的气氛更加热闹。

 

        有的歌手,为了以靓丽性感示人,竟以穿得越来越少的清凉装登台,加上他们卖力的演出,常常引得观众喝采声不断。有的女歌手因而有了不少的男歌迷,男歌手也因而有了不少的女歌迷。歌迷们为了能欣赏到所崇拜偶像的演出,竟有许多人会放弃休息时间追随着自己心怡的偶像在全岛的歌台上不分昼夜地到处流转,并会慷慨地包红包给偶像,歌手也因而在出场费之外还可得到不少红包收入。

 

        更有甚者,有的男歌迷会对女歌手一见钟情。报上报道有位马来西亚男歌迷在新加坡看歌台时迷上了一位女歌手,托朋友给女歌手送红包,红包里包的不是钱,竟是一封求婚书。求婚书上写着如果女歌手愿意嫁给他,他一定让她过最好的生活。这封求婚书令女歌手惊喜和感动不已。如果这段婚姻终成现实,相信岛国歌台又会因而多了一段佳话。

 

        七月歌台除了歌舞表演这一吸引人之处外,喊标、竞标、标得福物也是歌台活动中的重头戏。甚至可以说,歌舞表演是表,喊标竞标是里;歌舞表演是现象,喊标竞标是实质;歌舞表演是形式,喊标竞标是目的;歌舞表演是噱头,喊标竞标是实惠。

 

        歌舞表演通常和喊标竞标同时进行,这边厢是歌舞表演,那边厢则是喊标竞标,两者有时只隔着一层塑料雨布,有时甚至连塑料雨布也没有,根本就是连成一体的。这样一来,歌舞表演的声音和喊标投标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使得歌台现场越发热闹,很多爱热闹的观众要的就是这股热闹劲儿。

 

        投标时多由主办方派人出马,声似洪钟地把出标人的价钱喊出,这时你就可以听见宴席间,这里、那里,一时高喊出价标福物的声音,此起彼落,好不热闹。有些观众两边的热闹都不舍得错过,一会儿到这边看歌台表演,一会儿到那边看喊标竞标,真是不亦乐乎。

 

用来竞标的福物有的是中元会组织的会员及热心人士的捐赠,有神像、俗称“乌金”的火炭、米桶、扑满元宝、大彩票、发糕、酒、电器用具、儿童玩具等等,花样繁多,应有尽有;有的福物则是由慈善团体为了慈善基金筹款而推出。这些年来,不少中元会团体将标福物的钱捐给如新加坡全国肾脏基金会、儿童基金会这样的慈善团体。这样一来,就为这个传统的华人节日赋予了一定的社会意义:除了在节日里超度亡魂,表达对死人的尊敬与追思之外,也可借此关怀那些还活着的不幸人士,显示活人还有爱心,世界充满爱

 

        除了上面所说的情形外,七月歌台可以说还是新加坡经济是否景气的晴雨表:歌台的台数和价码,随经济状况起起落落。主要原因是聘请歌台的钱,都是靠“中元会”喊标筹得的款项。假如经济景气,筹的钱多,当然就可以在来年多安排几天,邀请歌台演出,既娱人又娱神,人鬼神齐观赏,也算是新加坡华人社会一大奇观。反之,经济不景气,喊标热不起来,或是标福物的人在来年无法还钱,当然就影响中元会的开支。由于每年的景气不一,即使是同一个年代的七月歌台,价码也可能大不相同。据报纸报道,由于今年经济不景气,歌台就比往年少很多 ,价码据说也不如经济好的年头高。

 

        原汁原味的“中元节”的确带有封建迷信色彩,但是经过新加坡华人近二三十年神不知鬼不觉的改造,因势利导,这个华人传统节日已被赋予更多积极意义,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事实上,很多参加“中元节”活动的人都不是为了祭鬼,而是为了其他目的——比如说经济目的,歌台中的喊标竞标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含有相当的经济因素。

 

        今日的新加坡,“中元节”已经多元化,“中元节”实际上已变成“多元节”,而七月歌台则是这个“多元节”中一个很好的多元因素呈现。                                         

 

 200393日写于新加坡

2004914日改于新加坡


本文在2009-5-20 5:23:03被依林编辑过
本文在2009-5-20 5:24:31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倪立秋
『文坛信息』 首都师范大学举办性别与文化学术论坛倪立秋2018-11-24[345]
『散文随笔』 华文教育是槟城的亮丽名片倪立秋2018-11-08[357]
『散文随笔』 槟城宜家,灼灼其华倪立秋2018-11-08[315]
『文坛信息』 30余名华文作家学者远赴槟城采风倪立秋2018-09-01[511]
『文学评论』 睁眼看世界(代序)朱文斌2018-09-01[52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华文教育是槟城的亮丽名片倪立秋2018-11-08[357]
『散文随笔』 槟城宜家,灼灼其华倪立秋2018-11-08[315]
『散文随笔』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478]
『散文随笔』 探访古迹,仰视古色邯郸倪立秋2017-07-07[512]
『散文随笔』 关于“胡服骑射”的千年回想倪立秋2017-07-07[526]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倪立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首页文协简介文协专辑文协帮助文协论坛加入文协文章管理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协专辑由新加坡文艺协会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新加坡文艺协会无关。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