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海外文学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移植”的奇葩——从严歌苓的创作看海外新移民文学的特质 发表日期:2010-11-27(2010-12-13修改)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1465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移植”的奇葩——从严歌苓的创作看海外新移民文学的特质
文/陈瑞琳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侨报副刊,2003年10月31日
《红杉林》2006年创刊(春季)号

  毫无疑问,“海外华文学”的成长正在经历一个由“星火”到“燎原”的发展历程,而每一个局部地区的文学面貌也在经历着由“发韧”到“滥觞”再到“熔铸”的必然成熟过程。就“新移民文学”的发展状态来说,北美的文学成就最为显著,从早期的有感而发,到后来的自觉创作,如今正在走向一个“熔铸”经典作家的时代。在这群峰峦起伏的作家群中,一个重要的代表人物就是屡屡在海内外华文坛造成轰动的小说家严歌苓。
  严歌苓,可说是最早在北美成名的新移民小说家,她早年当过兵,经历过共和国动乱时代的末期风云。血液里的敏感和纤细,积蕴了她渊深如海的人生感悟,也培育了她艺术升华的卓越眼光。对某些人来说,生命的“移植”也许要面对某种折损,但对迷恋写作的严歌苓来说,“移植海外”却如同是深根的枝嫁接在饱满新奇的土壤,蓦然间开放出再生的奇葩。她的作品在海外一经问世,就立刻散发着与她前期作品迥然不同的奇异芳泽,闪烁着“移民文学”所独有的精神特质。
  一、宏观地考察严歌苓的创作,首先的一个视点,是她在同时期的新移民作家中具有较高的艺术起点,这样的“起点”又恰逢“生命移植”的雨露春水,于是,她的创作才情才顿然有了“质”的飞越。
  异域生活的切换,用她自己的话说正是“生命的移植”,竟全面地激发了严歌苓渴望伸展的创作才情,触发了她最深切的的生命感受。这种在“敏感”中形成的强烈形象和故事,使得她的小说一问世,就有着不同寻常的震慑力。十多年来,她的短篇集《少女小渔》、《海那边》、《倒淌河》、《白蛇橙血》、长篇《人寰》、《扶桑》、《无出路咖啡馆》等一经发表就引起海内外的普遍注意,频频在台湾、香港、及北美文坛获奖。
  二、严歌苓的海外创作之所以能够奇峰突起,蕴意深刻,是因为她自觉地浸染了西方文艺理论的价值判断,从而表现出与本土文学完全迥异的艺术风貌。
  1990年,严歌苓走进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攻读文学写作硕士学位。在那里,与其说严歌苓在接收严谨的英文写作训练,不如说她开始诚恳地吸收西方世界“文艺复兴”以来所形成的对“人”的价值观透视,同时也包括西方社会看待“东方人类”的历史文化视点。正是这些精神上的源流主导了严歌苓海外创作的小说总是充满了对“人性”本色的深层关注。这种深刻的影响不仅仅是表现在她的文字浓郁地浸染了西方小说的细腻和情绪流动,而是更强烈地表现在她一系列侧重描写“种族”冲突的小说架构的内在意蕴。由此,严歌苓形成了她自己独特的写作领域和不同寻常的价值判断,即她总是在触摸和挖掘东西方的人性在各种时空磨砺下的扭曲和转换,由此她获得了文学意义的空前成功。
  三、严歌苓对于海外新移民文学的重要贡献是她敢于直面“边缘人的人生”。
  读严歌苓的小说,最令人震颤的即是她对海外“边缘人”隐秘内心世界的刻骨展现,即在异质文化碰撞中的人性所面临的各种心灵冲突,尤其是在“移民情结”中如何对抗异化、重温旧梦。而她最醉心表现的则是人性中最柔弱的一面,从而给读者展示出现代社会痛苦既无奈、冷酷却无声的精神画卷。尤其是把握“人性”在特定历史背景下所具有的全部张力和丰富深邃的内涵,例如《人寰》、《扶桑》,这使得她的创作走向了一个飞越。
  四、严歌苓独特的人格建构充满了红尘男女的悲情体验,由此而形成她小说中浓郁的风格主调:“冷静的忧伤”;读严歌苓的小说,很难感染到欢乐,几乎所有人物的精神背景都来自痛楚和伤感,只是这“痛楚”被她纤细的笔精致和美化,即便“伤感”,也是冷静成“诗化”的忧伤。她很少表现人生的“柳暗花明”,无论怎样“风情万种”,但终极的归宿依然是忧伤深重。如《失眠人的艳遇》里表现的幻想破灭,充分地表达了严歌苓内心的孤独、寂寞、自恋和绝望。还有《无出路咖啡馆》名字本身就给人一种绝望感。
  五、严歌苓为自己独创了一套奇异的语言系统,从而使她的小说充满了意象的灵动、智慧的俏皮和神经质的细腻,其敏感度惊人,驾驭的文字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度。严歌苓喜欢方块的中国字达到痴迷,她说那是最奇妙的方阵组合,那些汉字因为特别的排列而充满了质感的血肉。
  严歌苓,这位被评论界誉为“窥探人性之深,文字历练之成熟”的一代“新移民作家”,她的创作不仅是在海外的华文坛树起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且对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学也注进了簇新的因子。
  当然,任何作家都会有自己的局限,虽然严歌苓的创作正面临着新的挑战,但她已经用自己卓越的才情奠定了“新移民文学”的历史丰碑,宣告了海外文坛一个新的文学时代的来临。

 


本文在2010-12-13 16:03:59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海外文学评论
『海外文学评论』 集编导于一身——作家孙博的跨媒体追求倪立秋2018-06-09[309]
『海外文学评论』 施玮:诗文画音,皆为灵而歌倪立秋2017-01-01[667]
『海外文学评论』 陈瑞琳:一手写自己,一手评他人倪立秋2016-12-02[617]
『海外文学评论』 章平:不愿苟且,努力追寻诗和远方倪立秋2016-11-08[646]
『海外文学评论』 孙博:敏锐捕捉华人移民生存动态倪立秋2016-09-29[685]
相关文章:『陈瑞琳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663]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1015]
『散  文』 怀想苏格兰陈瑞琳2014-11-03[682]
『小说评论』 人生的“醉意”与“诗意”——评张惠雯的短篇小说《醉意》陈瑞琳2014-11-03[872]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876]
更多相关文章
蔡履惠 去蔡履惠家留言留言于2010-12-25 00:11:38(第1条)
我为严歌苓的文字倾倒。看过《扶桑》之后,我爱上了她的著作。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