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灵魂变奏的沧海之歌——读“白领作家”陈谦的小说发表日期:2010-11-27(2011-04-29修改)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231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灵魂变奏的沧海之歌——读“白领作家”陈谦的小说
文/陈瑞琳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侨报副刊,2004年1月2日

  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陈谦的声音,语调里的清脆跳跃让我很有些讶异。刚刚读完她的中篇《覆水》,里面的人物灵魂谙哑无声,在命运的网里挣扎无门,怎么也不能跟耳朵里的这个热切的、欢悦的、舒放练达的女子对在一起。
  我常常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漫步在森林中警觉的猎人,枪在手上,随时想要瞄准,而那寻找“猎物”的期待就如同一场将要意外发生的苦恋。这“猎物”就是我所期待的作家作品,那子弹里射出的则是我满腔的爱恋。“白领”小说家陈谦,正是在我满怀的期待中,走进了我的视线。
  陈谦的成名作是她的长篇《爱在无爱的硅谷》,她以一个成功新移民的姿态,跨过红尘众生生存挣扎的藩篱,笔触直捣“白领”女性灵魂蜕变的“浴场”,其表达灵魂欲求的深邃透彻,其人物刻划的大胆震撼,将海外新移民文学的精神主题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因此,该小说2002年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立刻引起各方瞩目,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特别推出小说连播,美国旧金山湾区中文电视台特别专访,知名作家王安忆给予了作者高度的评价和肯定。
  新一代的海外移民,短暂的瞬间就完成了从“留学生”到“移民”身份的转换,所谓生存的重压只是他们最初的闸门,而缔造一代成功者的传奇也已是举目可见。但是,那些走进了稳定富足的“工薪白领”,实现了所谓的物质“梦求”,他们的灵魂又将追寻何处?他们的“职业”人生从此就真的“安定”了吗?陈谦的作品,正是在这样一个独特的视角,为我们打开了“移民世界”最牵心动魄的一角。
  小说《爱在无爱的硅谷》写的是一个叫苏菊的女子为了反抗富足后的平庸舍身寻梦的故事。落脚在北美的新一代移民,用智慧的血汗赢得了自己生存的位置,然而,在他们获得了财富上的保障时,精神上却陷入了深深的迷惘。显然,物质的拥有绝不是人生梦想的全部,他们开始思考怎样才是真正富有“灵性”的生活,他们开始寻找让“激情”充分得到燃烧的生命之路。
  令人悲怆的是,小说主人公苏菊“寻梦”的第一个会合是落在了与一位“知名”画家的情爱泥沼中。可爱的苏菊为了这新生活的梦想抛弃了既有的一切,尽管作者陈谦把他们的爱情背景放在了风情浓郁的圣塔菲城和新墨西哥州美丽的荒原,然而,现实的冷酷和人性的弱点还是将苏菊的梦想毫不怜惜地彻底击破和打碎。但是,苏菊的故事悲怆但不悲哀,她让自己终于走过了一段生命之途的绚烂,犹如悲壮的飞蛾扑火,虽败犹荣,因为她证明了生命本应具有的火焰激情。
  作者陈谦的大智慧是没有让她的主人公再回到原点,苏菊虽然失去了从前,但事实上她的生命已经完成了一次升华和飞跃,她在愈合伤口的同时开始走向了人生境界的真正“成熟”,她的下一个“寻梦”将会是从浮云飘游的星空落在水草鲜美的丰硕牧场。人活着,本就是无尽的旅途,永远的追寻正是谱写着生命的沧海之歌。
  笔名啸尘的陈谦,20世纪60年代出生,长在中国广西南宁。1989年赴美留学,获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现任职美国高科技公司。她的小说、散文作品散见于《今天》、《小说界》、《钟山》、《香港文学》、《红豆》、《青春》、《三联生活周刊》、《南方日报》、《侨报》、《华声月报》等海内外报刊及网络媒体。自1997年,她在海外文化网站《国风》撰写“海上心情”专栏,深受读者喜爱。其主要作品为长篇小说《爱在无爱的硅谷》,中、短篇小说《覆水》、《残雪》、《何以言爱》、《鱼的快乐》、《一个红颜的故事》、《看着一只鸟飞翔》等。
  陈谦坦言:“如果不来美国,我不会写作。”我未与陈谦谋面,照片上的她是一副知识女性的清丽模样。显然,正是海外生活的激荡,使得她迫切地走近文学,从而激发了她文字寻梦的如火激情,这种自发和自觉,正是海外新移民文学最令人心动的宝贵特征。
  陈谦的潜力来自于她对“生活”的感知。她的外在敏感触觉与她内心纤细跳跃的灵性碰撞,就会熔铸出一道灿烂夺目的文学火焰,例如她去年引起文坛瞩目的中篇小说《覆水》。小说写的是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子在命运的网中与一个相当父亲年龄的美籍男人生活在一起的挣扎无奈。年轻的依群嫁给“老德”,是出于复杂的“报恩”,在这个跨国老少的婚姻里,寒心的苦闷不仅仅是来自于“东风无力”的痛楚,还来自于那犹如亲情般的束缚与桎梏。后来,她终于有幸遇到了一个自己想“要”的男人,但生命已如“水”,那没有规则的流程又怎能在依群的手中把握?《覆水》的寓意是极深刻的,人生常常无解,选择里就包涵着无法衡量的得与失,或者说就干脆是别无选择。而“覆水”又是难收的,生命不可逆转,付出的就永远不能再收得回来,即使是重新开始,但那已不是生命的起点和初始,苍然的心早已过了青春的驿站。
  陈谦的文字是天赋的那种,抽丝剥茧的细腻,灌注的多是情感的血肉,遣词的技巧她并不在意。与北美其她的女作家相比,她的笔力更放在写出人性的绝望和迷失。她爱红尘男女,爱如梦如烟的真情,悲剧与激情同歌,得到与失去共存,苍凉与沧桑共舞,苦涩与忧伤交响。
  陈谦,这个文学母亲意外的女儿,与众不俗的奇异风采正落在你的身上。


本文在2011-4-29 14:10:29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39]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425]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874]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120]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813]
相关文章:『陈瑞琳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503]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915]
『散  文』 怀想苏格兰陈瑞琳2014-11-03[617]
『小说评论』 人生的“醉意”与“诗意”——评张惠雯的短篇小说《醉意》陈瑞琳2014-11-03[779]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79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