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作家专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风月情浓天不同——读夏小舟的移民人生故事发表日期:2010-11-27(2011-03-05修改)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258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风月情浓天不同——读夏小舟的移民人生故事
文/陈瑞琳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侨报副刊,2004年1月9日

  几年前,蓦然间读到夏小舟写的《夏园小札》,忽然有久违的文人相惜的震撼。她文字中所洋溢的学者的从容睿智,她的淑女般温婉的蕙心,她的学院派所铸造的理性人文关怀,她的来自古典传统的文人气质所历练出的调侃豁达,都一下纷呈在我的面前。那时,我与小舟不相识,但我喜欢她那股洗尽铅华的成熟。我知道,这样的散文家,不用见面,就可引为血脉里相通的“知己”。

  夏小舟,出身在读书人之家。早年在父亲影响下,受诗书家教熏染。“文革”时成长,曾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当过街道小厂的工人,与引车卖浆者为伍。后作民办教师,再考入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硕士毕业后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同时研读博士学位,并参与史学界权威著作《中国大通史》的编写工作,踏上学术之旅。

  改革开放,国门洞开,她自费赴日本留学。半工半读,荣获日本九州大学文学博士。毕业后受聘于日本数所大学,遂展开文学创作。她的作品在日本多次获奖,并散见于美国、加拿大、港台、大陆等海内外各大报刊,来美后曾为《星岛日报》特别撰写“情感专栏”,深受读者欢迎。夏小舟目前已结集出版的作品有:《梦里有只小小船》、《爱的美丽与哀愁》、《东方、西方》、《遥远的歌》、《只要我和你》、《矽谷人生》《东方不亮西方亮》等。其中,《东方不亮西方亮》一书被台湾教育部列为国中学生优秀课外读物推荐书目,而她的《日本女人》一文被收入台湾高中的语文课本。

  移居海外的时空变迁,使本来沉浸在历史烟云中的夏小舟忽然迸发出有关现实人生的无限慨叹。而她自己所经历的痛心疾首的婚变,更促使她强烈探索两性情感世界的悲剧渊源。所以,小舟的文章写的最好的便是红尘中的各样悲喜情缘,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把我那充满关注的目光,投向千姿百态的男女两性世界”,那正是男人女人生生不息的故事。在小舟的笔下,光怪陆离的爱情,可谓千姿百态,感觉有神秘的命运力量,作弄在姻缘之间。

  在小舟看来,世上“有些人,一生中最大的磨难正是爱情给予的”,“也有些人,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是爱情带来的”。不过,经过了情海磨折的她,认为东方的哲人在爱情中更多地是看到了人生的无奈和人性的丑恶,于是,她在文中发出了这样精辟的感叹:“跟一个在婚姻爱情上永远择优淘劣的男人和女人,你就永远不得安宁”。她的深刻更在于:“其实,婚姻和爱情并不是寻找最好的,而是寻找有缘分的,寻找给你一份关怀,一份至爱,,甚至,仅仅是一份和平”。

  小舟书里的爱情人生,真切到人物脉络可见,又现实到尘埃弥漫。这里有爱情已老的“桂子小姐”,有苦苦渴望被爱的“丑女人”,把爱情标“价”的谭先生,还有“金钱至上”的大学教授,在情路面前彻底迷惘以致毁灭的单身淑女,更有为了“绿卡”卖身叛国、最后流落街头的“不归女”。作者叹道:“人类还很幼稚,在爱情和婚姻上更是如此”。她尤其着墨写“爱情路上三人行”,笔下有坦荡荡一夫多妻的埃及教授,有为情舍婚的痴情女子,也有铤而走险的富太太,妒火中烧杀人灭迹的理发店女老板。“三人行”的畸路上,有委婉的平和,有伤情的悲凉,也有刀光剑影的血腥。

  她笔下的风月故事,俨然就是一个当今男女世界的万花筒,回答的却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试问情为何物”?答案连她自己也不胜迷惘,但故事的好看却在“天空”不同,或中国,或日本,或在美国,舞台的撤换,就有了时空的无限沧茫。

  小舟的文字堪称是散文界的另类,其文风首先是平实中的从容典雅,古典的熏染时时泄漏在笔端。她谈徐悲鸿的三个女人,写廖静文最后的伤情:“真是个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罢了”。她写自己是硅谷的新鲜人:“我看这硅谷真是个迷离扑朔之地,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她在《大隐隐于世》篇中说张爱玲:“一个最不喜欢社交、甚至连与人见面都嫌烦的女人,却一生固执地选择了都市”。

  小舟文字的再一个魅人是来自她温婉的幽默。她写物理学的博士向君,最终丢了教职,在温哥华开外卖店:“生意清淡,向君的菜炒得连太太都不想尝,只是火候掌握得好,到底人家是物理博士,懂得温度啦、力度啦这些个科学问题。”

  小舟的文字除了她多年修炼的典雅,更内在的感染力还是她那深厚沧桑的生命意识。曾经在那个樱花绽放、杜鹃啼血的春日,她终于接过了日本校长颁发的“文学博士”证书,她的眼中只有蓄满感伤的泪水。那一刻,她想起自己初临东瀛,在那个叫千里香的日式火锅店里所经受的肺腑之痛,两袖清风的她怎样背负着学费、生活的重压踟蹰前行。她还想起白发的双亲牵着自己的幼儿在故国家园的黄昏田野中瞭望期盼。

  小舟是想家、爱家的女人,正是这样的爱和想才支撑着她毅然远行。我的感动是:无论时空如何改变,陪伴她的至爱永远是静静的书桌上一排排的中文书,那是她血脉深处的精神原乡。

  她说:“我的笔是我的桨,我的纸是我的帆,我的心是我的舵,我用祖宗传下来的文字在异国天地编织通向故乡的彩虹”。


本文在2011-3-5 16:40:57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作家专版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320]
『作家专版』 《网络文学诗钞》自序: 康静城康静城2017-11-15[599]
『作家专版』 《书里书外读迦南》(代序)康静城2017-01-20[717]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542]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81]
相关文章:『陈瑞琳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542]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942]
『散  文』 怀想苏格兰陈瑞琳2014-11-03[632]
『小说评论』 人生的“醉意”与“诗意”——评张惠雯的短篇小说《醉意》陈瑞琳2014-11-03[797]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81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