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相  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新加坡地名串串烧》发表日期:2011-02-15
作  者:夏蝉歌出处:原创浏览260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新加坡地名串串烧》
文/夏蝉歌
2011年02月15日,星期二

相声《新加坡地名串串烧》
                                        夏蝉歌 傅翀 汇编
                                        表演 傅翀(逗) 夏蝉歌(捧)

甲:以前啊,相声讲究的是说学逗唱。
乙:全都得会。
甲:现在的相声演员哪,不仅是个演员,还得是个作家。
乙:您怎么样?
甲:我就是个演员,也是作家。
乙:您是怎么个作家? 常坐在家里的那种吧。
甲:我常在家里写作。
乙:您有什么大作?
甲:最近我在报纸上经常发表文章。
乙:您的文章发表在哪儿呀?
甲:就发表在那个什么《联合午报》上,
乙:《联合午报》? 没听说过。
甲:就是《联合早报》不要登《联合晚报》不要选,最后我在中午吃饭时报告给公司的同事听。 
乙:这么个午间播报!
甲:哎,我建议您应该看看。
乙:那您这些文章写的什么内容?
甲:都是我擅长的,有对联,有游记。
乙:对联我也会呀。
甲:别吹牛了,写对联是我们作家文人的事,您也行?
乙:您别看别的我不行,要讲对个对联我行,可以说对答如流。
甲:对联光字数相同还不行,还要词性相对,平仄相对。
乙:当然,对对联讲究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清,云对月,雨对风,大陆对长空,楼台对殿阁,古木对苍松,佳人对才子,和尚对圣僧。
甲:还一套一套的呢,今天我们是在新加坡表演,这对联可都得是新加坡地名。
乙:我来了新加坡十多年,对新加坡也是了如指掌。

甲:好,听着,我这里有红山
乙:这就来了,我这里对碧山,(骄傲地)都是山,还有红有绿。
甲:这只是让您热一下身,我这里有BUKIT MERA
乙:还有英文啊?
甲:新加坡吗。
乙:我这里对BUKIT TIMAH,还押韵呢
甲:红山又称作BUKIT MERAH
乙:BUKIT TIMAH又称作武吉知马
甲:不对了,这怎么没有碧山了
乙:(焦急地抓头,恍然大悟)碧山有路通BUKIT TIMAH
甲:嘿,这也行。
甲:听着,我这里是“红山碧山山山地铁相连”
乙:我这里有“德光乌敏岛岛都有渔船”
甲:裕廊东在金文泰西边,看地图您就知道了
乙:桥北路在滑铁卢正南,也在地图上标着呢。
甲:我上联是 裕廊东在金文泰西边 金文泰西还有大士
乙:我下联对 桥北路在滑铁卢正南 滑铁卢南还有世贸
甲:裕廊东在金文泰西边 金文泰西边还有大士 亚逸拉惹直通关卡 (得意地,单臂一指)到马来西亚了。
乙:桥北路在滑铁卢正南 滑铁卢南面还有世贸 轻轨列车贯穿影城 (得意忘形地,张开手臂)我这是环球的
甲:您还是回来新加坡吧
乙:比您走得远吧。
甲:接着来,武吉知马 马里士他 中间隔了小印度
乙:岂止是小印度啊,我也有,巴耶里巴 甘榜乌美 不远就是马来村
甲:勿洛蓄水池 麦里芝蓄水池 新建巴特礼(Bartley)高架桥 (得意地)正好连起来
乙:义顺NORTH POINT 乌节路CENTER POINT 早有中央路地下道
甲:您也有英文,对联看起来是难不倒您了。

乙:那当然,您不是还有什么游记吗,讲出来听听。
甲:写我在新加坡历险的一段经历。
乙:怎么个历险呢?
甲:就是去看我姨的一段故事。
乙:您的姨是谁?
甲:住在东边最远的“樟宜”。
乙:樟宜?这就来啦!您阿姨姓张,那她家住哪儿?
甲:那是个四面环海的海港。
乙:那些海港呀?
甲:左边“杨厝港”,右边“蔡厝港”,前边“盛港”。
乙:那后边呢?
甲:叫“后港”啊。
乙:那“樟宜”住在那个港呢?
甲:“樟宜”住在“实龙岗”。
乙:那快去吧?
甲:首先我得搭乘飞机……
乙:新加坡这么大还用搭飞机?
甲:您问问,谁来新加坡不是先搭飞机到的樟宜机场啊。
乙:我把这茬忘了,哪您搭乘的是747呀,还是空中巴士?
甲:我搭的是“惹兰裕廊克基(Jln Jurong Kechil)”!
乙:惹兰裕廊克基?这机飞得动吗?
甲:飞得倒是很快,可是这架“惹兰裕廊克基”竟然“勿洛”到了“林厝港”。
乙:机长是谁呀?怎么这么不小心。
甲:机长可是大名鼎鼎
乙:谁呀?
甲:“纽顿”啊。
乙:是够大名鼎鼎的,连力学三大定律,都是他发现的。可他怎么会“勿洛”到了“林厝港”呢?不是要到“实龙岗”吗。是不是又让苹果砸糊涂了?
甲:嗨,不是,我一问才知道,是负责指挥的“波那维斯塔”给错了信号。
乙:嗷,指挥塔调度的问题,那可怎么办呢?
甲:没办法,只好登上“东陵巴(Tanglin Road)”,哎呀,一路上,这个“大巴窑”啊。
乙:巴士摇得太厉害,就找地方休息休息吧。
甲:我一想,反正这个“大巴窑”得厉害,不如去“樟宜”之前,先拜访其他的姨。顺便休息休息。
乙:还有那些姨呀?
甲:有AY姨,BK姨,KJ姨。。。
乙:呵,都是快速路。
甲:穿过PI姨家,经过TP姨家门口,都没敢进去。
乙:为什么不进去呀?
甲:除非车抛锚,快速路不能随便停车。
乙:瞧我,把快速路的交通规则忘了。
甲:过TP姨家门口天已经太晚了。
乙:兜这么了个大圈子能不晚吗。
甲:时间晚倒是没什么,可一到“白沙浮”,这辆“东陵巴”真的抛锚了。
乙:陷到“白沙”里那可不得了啊。那路程有多远?
甲:少说也有“实里达”!(Seletar)
乙:那您这次换用什么交通工具呢?
甲:既然,搭“惹兰裕廊克基”“勿洛”到“林厝港”,乘“东陵巴”陷在“白沙浮”,这次我改骑马!
乙:骑的什么马?
甲:这马好,威武、吉祥、机智,人称“武吉智马”!
乙:没见过这种马!时间不早了吧?
甲:时间晚倒是没什么,就是过了条河之后,天气“加冷”。
乙:加冷河。您怎么保暖呢?
甲:我戴上了“锦茂”!
乙:干嘛戴帽?
甲:为了保护我这对儿“麦士威尔”!
乙:您这宝贝儿耳朵!
甲:脚上穿上了长统靴……
乙:是皮革的,还是人造革的?
甲:“丹戎巴葛”的。
乙:哪有这料子啊!骑马前行,您都看到什么景致了?
甲:正可谓 “裕廊克基“行“万礼“,“武吉智马”“实里达“。我骑着它往前走,眼前是一片的美景!
乙:还感慨上了,都有些什么景?
甲:这边儿是“湖景”(Lakeview)、那边儿是“山景”(Hillview),边上还有”景万岸“。
乙:湖光山色全有,美景无限呐!
甲:可是路不好走!趟过那片“淡马锡”之后,我那“武吉智马”怎么也不肯走了!
乙:那怎么办?
甲:只好下马!一下马,坏了,地上全是烂泥!
乙:您准踩得满脚都是泥了?
甲:可不是。(用手指)左脚-阿裕尼,右脚-淡宾尼
乙:寸步难移了!
甲:那还不要紧,更糟的是,翻过“大坡”、“小坡”,面前呈现一片的“圣淘沙”!
乙:哟!沙漠呀?那沙漠有多大?
甲:起码有“阿历山大”吧!
乙:那么大的沙漠!
甲:可不?在那沙漠里,根本分不出“波东巴西"了!
乙:您怎么过去呀!
甲:幸好让我找着了一条“珊顿道”,越过一条“宏茂桥”,从“裕廊西”一直走到“裕廊东”,在“欧南园”里,大家都在过“乌节”,纷纷“文庆”欢歌。
乙:哈!大家都在庆祝节日!您也跟着一起庆祝吧。
甲:我那里有时间呀,分开左右的“双林”,
乙:哪“双林”呢?
甲:左边是“芳林”,右边是“竹林”。前面就是一排“直落古楼”。
乙:哈!“直落古楼”(Telok Kurau)?那准是很古老的楼啦!
甲:别看它古老,它用的全是从 “砖厂”(Brickworks),送来的“国专”(Kuo Chuan)呐!
乙:喝!用“国专”建的楼,不简单呐!
甲:其中一所必定是我“樟宜”的家了。我赶忙上前敲那“龙牙门”!
乙:“龙牙门”?象是皇帝的住处。
甲:有老太太开门了。
乙:准是您那“樟宜”?
甲:可我不认识呀。
乙:这么多年没见面,可能您那“樟宜”学韩国美女整容了。
甲:整容都是越整越年轻,可这位怎么越整越老的。
乙:那您倒是问问是谁家呀?
甲:我就问:“请问这是谁家呀?”
乙:她怎么说呀?
甲:(模仿老太太声调,动作娇羞,围上花头巾)我老伴是金文,我是“金文泰”。
乙:哟嗬,您找到“金文泰”家了!
甲:(继续模仿老太太)是呀,您找哪家呀?
乙:找我们家“樟宜”。
甲:(继续模仿)“樟宜”呀,她可是发达了,多年被评为世界最佳机场,现在扩大了,住在“第三搭客终站”了,那里有新建的小吃街,购物街,吃啥有啥,要啥有啥。
乙:那您这里是?
甲:(继续模仿)我这里是“廉价航空终站”。
乙:(自言自语)我看这位也够廉价的。

甲:(生气状)你说谁呢?

乙:(佯作不理会,继续询问)可我怎么能找到“樟宜”呢?
甲:(继续模仿)我帮您通知“樟宜"家的老佣人“丁加奴"吧。
乙:(转成完全正常语气)哦,“丁加奴”领您进去的。
甲:“樟宜”一见我,非常地“经禧”!
乙:跑了一天才到家,是该惊喜!
甲:我四个表妹也出来了!
乙:哪四个表妹?
甲:就是那“四美(Simei)”嘛!
乙:都是美女!
甲:大的叫“荷兰(Holland)”、小的叫“兀兰(Woodland)”!
乙:对,“荷兰”是比“兀兰”大。
甲:高个的叫“克兰芝(Kranji)”、最漂亮的叫“丹那美拉(Tenah Merah)”!
乙:呵,“丹那美拉“最漂亮!见面都说些什么呀?
甲:新加坡是文明城市,“樟宜”家是文明之家,大家见面不说话,先行礼。她们先给我行了个“文礼(Boon Lay)”, 我给她们还了个“法礼(Fowlie)”; 她们又给我行了个“欧斯里(Oxley)”, 我又给他们还了个彰思礼(Chancery), 最后大家一起互相行了个“万礼(Mandai)”。
乙:这么多礼呀!
甲:礼多人不怪吗。行过礼之后,表兄“圣诺歌”(Senoko)吹起了“卡迪“(Khatib),四个表妹围着我唱起那动人的“ 多美歌”(Dhoby Ghaut)。
乙:欢迎仪式够热烈的。那您阿姨家很漂亮吧?
甲:可不?她家的院子里有一排“芽笼”。
乙:“芽笼”里装的是?

甲:那还用问,全是鸡呀!

乙:没有别的?
甲:仔细一看,最后一个“芽笼”里关着一只又白又胖的。。。

乙:什么呀?
甲:大、啊、大--“榜鹅”!
乙:屋里是不是更美呀?

甲:当然了,她家的厨具全是“实龙岗”(钢)的,窗口挂的是“明古连”(帘),客厅里的古董“马林百列”,正当中一尊“杜佛”,一看就知道,这家人准是“三巴旺”了!
乙:肯定是“山芭”里最旺的一家了!她们对您盛情款待了吧?
甲:先从“油池”里倒了一杯“牛车水”。
乙:喝“牛车水”解渴。那都吃些什么呀?
甲:“樟宜"一早就上“老巴刹" 的“菜市”买菜,亲自下厨,弄了几道美味佳肴:有炒“甘榜爪哇”、红烧“竹脚”、烟熏“直落布兰雅”(鸭),最后一道是家里烧烤自产的大“榜鹅"!
乙:哗!全是山珍海味,您吃得痛快吧!
甲:是啊!我顾不了“马里士他”了,拼命地吃!这时候天黑了,不光“加冷”,这时候还“丰加”了。“丁加奴”赶忙来点灯。
乙:风也大起来了。点的什么灯?
甲:“蒙巴登”。她们把我送进客房,临睡前给我送来一张上等的棉被。
乙:什么棉的?
甲:“摩绵”的!一盖下来呀,暖得就象抱着“滑铁卢"似的!
乙:舒舒服服地睡个觉吧!
甲:这一觉睡得倒是很好,可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回不去了。
乙:继续骑您那威武、吉祥、机智的“武吉智马”走呀。
甲:我可怜的“武吉知马”再也走不了了。
乙:为什么呀?
甲:“花柏山”上滚下来一块巨大的“硬石”,砸坏了它的“克拉码头”了。
乙:这下可糟了。

(结束)

得到徐惠民先生同意,有用到徐先生原著《新加坡地理图》部分段落。前半段为捧哏篇幅较多,平衡逗哏和捧哏的比重。相声往往有些无厘头,博您一笑而已,凡事无法深究。


本文在2011-2-15 11:37:37被冰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相  声
『相  声』 “一次过!” (对口段子)林子2014-02-05[824]
『相  声』 地铁车厢的一幕胡荣顺2014-01-28[938]
『相  声』 月亮的歌胡荣顺2013-12-31[1177]
『相  声』 孔子姓名学胡荣顺2013-12-11[867]
『相  声』 叹十声胡荣顺2013-12-09[971]
相关文章:『夏蝉歌
『心  理』 知己难觅夏蝉歌2011-05-14[1176]
『随  笔』 结果夏蝉歌2011-03-14[2019]
『随  笔』 行者之路夏蝉歌2011-03-11[895]
『诗  歌』 参加诗作接龙 保持不断更新夏蝉歌2011-03-10[927]
『诗  歌』 短诗两首《茶●弈》夏蝉歌2011-03-05[119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夏蝉歌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