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新奥尔良发表日期:2011-02-15
作  者:心之初出处:原创浏览2414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新奥尔良
文/心之初
2011年02月15日,星期二

  说不上去过几次了,这一次又去才知道新奥尔良是很多美国人的爱之地。新奥尔良在“你最喜欢去旅游的城”的选秀排名榜上,赫然名列排行榜第一。

  夜半三更,我在“河边漫步(River Walk)”旁的希尔顿旅店20层的一个房间朝外看:外边万家灯火,星光点点,夜色很美丽,帮我想起哼起《草原之夜》。夜晚迷人,不光在呼伦贝尔大草原,在新奥尔良,照样也迷人。夜色美,衬着灯闪出的光亮美;夜色黑,滤去或遮掩住天亮时的不美。

  跟中国漫漫历史长河比,美国的历史很稚嫩。因为短,因为嫩,嫩美国人很爱也很自豪他们的历史。在二百多年的国史里,居然当世界老大快一百年的了。国牛,人没办法。美国人爱新奥尔良,就因为新奥尔良是座历史味道保持得很好且城市味道很独特的城市。著名的法国阔呢(French Quarter)  和 码地割蕊丝(Mardi Gras)  连着现在和历史。当人走在那十来段街长,六七段街宽的方块里,呼吸着稍稍有点甜的棕榈味的空气,看着那些形态各异岁月苍桑的建筑,人便会有走回历史走出国门的感觉。坐着骏马拉着的马车上,弄不好就想起安娜卡列尼娜,或是茶花女,会别有一番味道在心头。

  美国的妈妈河—密西西比河大河东去,漫流过新奥尔良,并滋生出一片巨大的凹地,让新奥尔良城有另一个美丽的名字---新月城。城的大部分像是南边密西西比河和北边庞恰特雷恩湖(Lake Pontchartrain)间的一个楔子。庞恰特雷恩湖又连着博恩湖(Lake Borgne)。这个湖,小得只像是墨西哥湾的一只细流,小船才能过。大船要进新奥尔良港口,得在密西西比河上多走差不多 160公里。新奥尔良是美国除纽约外的第二大港口城市。

  新奥尔良城的很多地方都低于水平面,但我从没听过她抗洪救灾,大坝修得不错。2005年,新奥尔良遭受过一次飓风带来的的灭顶之灾,死了三千多人,城被淹了,人到处跑。五年过去了,重建还没完,但这座不屈的城早已经又昂然,畅开胸怀,迎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新奥尔良城还叫“大快活”城,这是一座“商女不知亡国恨”,有空就唱后庭花的城。城里有名头很响的“波贲”(Bourbon Street)街。有一年公司在新奥尔良的大船上开三天会,夜里我们公司的男男女女就相约在“波贲”,一起在波贲街上的饭馆吃晚饭,看人喝酒,听人爵士,晃自家小腿。这条街上有很多酒吧饭吧唱吧体恤吧,每天都热闹到后半夜。到了马上快到的码地割蕊丝(路易安娜的一个大欢快节),“波贲”较平日更贲。

  一百多年前,新奥尔良是黑人的故乡。没来美国时,我对黑人充满了好奇,老想跟他们“东不拉”,后来刚到美国坐灰狗,夜里曾被个黑人打劫,要我给他两个“哒叻”(dollar)买啤酒,还要跟我操演中国功夫,我个毛时代的青年,身上就四十美元,早饭不懂“被啃”(bacon)怎么算钱,吃了个小面包和几片“被啃”就花了七个“哒叻”,午夜还生着气,当年人穷胆大,于是我就要和这黑人兄弟到宽畅的地方比划中国功夫。为两块钱就要跟黑人比功夫,现在想着都害怕。但那人黑心红,看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中国人为那点钱都愿打架,就跟我算了,从那我就对黑人敬重。

  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世纪相交的那些岁月,新奥尔良产生出了爵士音乐,风靡了美国,风靡了世界。法国西班牙的文化溶在了爵士音乐里,又斗牛又浪漫,再加上黑人对日子的如诉如泣。爵士音乐便魅力四射,听着就想踢趿。

  世界百科丛书里说新奥尔良是美国最有趣的城,城里常飘着四面旗:法国国旗,西班牙国旗,美国国旗,州联邦旗(南北战争前,美国南部七州联邦)。尽管独立失败,旗还是可以飘。旗上有南北战争里的南军战士血染的风采。

  French Quarter,是新奥尔良城里最老最著名的一块地方,听说那里现在看起来的样子和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差不多,建筑,街道,地面,氛围迷漫着一种人们不熟的情调。太阳初升,八九点钟,租辆马车,妹妹坐身旁,车夫坐车头,就算没有荡悠的牵绳,你也会觉着自己带着王妃回娘家。美国人不爱让他们的古城“慨尔慷”。

  人走在那些并不现代的街上,看着不现代的房子和五颜六色的屋外,让人真高兴。Mardi Gras在路易斯安娜,可是比圣诞还隆重的节日,每年都要热闹两三天,人民涂着花脸,搭着彩车,载歌载舞,没人喊“同志们好“,人民狂欢。那一周,新奥尔良最欢快,旅馆都很难定着。时代越是前进,传统就更是可贵。再有两个星期,路易斯安娜又狂欢。

2/10/2011


本文在2011-2-15 17:46:24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关于“胡服骑射”的千年回想倪立秋2017-07-07[386]
『随  笔』 凯旋在子夜——亲历香港回归宋晓亮2017-06-25[517]
『随  笔』 老爸改名字的小故事骆宾路2017-04-14[421]
『随  笔』 三则随笔骆宾路2017-01-07[452]
『随  笔』 一针一线都是情宋晓亮2011-12-22[2393]
相关文章:『心之初
『诗  歌』 羊肉萝卜馅饺子心之初2011-02-02[824]
『评论杂谈』 宰相诗人心之初2010-09-11[5178]
『随  笔』 陕西师大一附中心之初2010-07-10[1235]
『诗  歌』 乡愁心之初2010-07-01[836]
『随  笔』 葱油饼心之初2010-06-13[79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心之初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