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苦苦的苦菜 发表日期:2011-02-19
作  者:明珠出处:原创浏览29170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苦苦的苦菜
文/明珠
2011年02月19日,星期六
   

  在所有的野菜中,我打交道最多的当属小叶苦菜。    
    
   小时候,好像每家每户都养有几只长毛兔,春天,和小伙伴们相约,每人挎个用白蜡条编的小提篮,带着挖菜刀就奔向了村外的田头堰边。
   
  苦菜是宿根植物,发芽比其他野菜诸如“萋菜”“灰灰菜”“猪芽草”等都早,兔子也特爱吃,因此,每回挖菜,苦菜都是首选。
   
  第一次知道人也能吃苦菜,是在我三奶奶家。三奶奶就住我家房后,那时我和我三奶奶家的四姑是“老摽子”,天明到天黑地在一块玩,记忆中最有意思的是每天傍晚分手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是撑着“架子”——我的左手抓着她的右手,她的左手抓着我的右手——一路“打着架”回家的,我家在大路边,每次走到家门口,我抽手跑进大门,四姑也不追赶,第二天,谁起的早,就去约另一个,昨天的不快早就烟消云散。
   
  一天,我去找四姑玩,看到她家矮桌上放着一盆洗的干干净净的苦菜,很是纳闷,平日里把苦菜挖回来直接给兔子就可以了,哪有这么讲究?问她把苦菜洗的这么干净干嘛,她说我三奶奶要吃:“这种嫩的苦味差一些。”所谓的嫩苦菜是指上次被人挖的比较深,再从根部发的芽在钻出地面前,因为沙土的掩盖,没有被阳光照射的部分,白白嫩嫩的。后来,我特地找来这种嫩苦菜,放到嘴里一嚼,立马吐了出来,好苦!
   
  五年级之后,我认为自己长大了,很坚决地拒绝了伙伴们去挖菜的约请,之后多年,渐渐把它淡忘了。 
   
  婚后第一个春天,心血来潮,与LD外出挖苦菜,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一块主人废弃没有种植任何作物的田地,里面荒草密布,踩上去如同铺了厚厚的地毯,因为有这些枯草的保护,地里的苦菜叶格外胖大鲜嫩,也不知主家几年不来耕种了,苦菜根都很粗壮。这让我们大喜过望,虽然挖菜的工具只是从附近折来的树枝或捡来的较锋利的石块,我们还是挖了很多,回家择洗好,切都没切,直接放锅里添些水,再放上些花生面,做成了“渣豆腐”(我们这里一种吃法,把菜切碎,与花生面或豆面一同下到锅里清水煮熟,就可以了。)。正好同村的好友来玩,我便留她一块分享这一餐“美味”。后来,她问我“你吃苦菜不觉得苦吗?”“一点也不苦啊,怎么,你吃着很苦?”“那次在你家吃‘苦菜渣豆腐’苦的我都没法吃,又不好意思说。”难怪那天我让她吃菜,她只是笑,一碗“渣豆腐”剩了大半碗。
   
  这些年,不知是生产中各种农药的使用使人们心有余悸,还是广告中那“绿色、天然、无污染”让人们想起了什么,野菜又成了桌上的稀罕物,苦菜首当其冲拔了头筹,每到春秋天,退休的老人、有时间的中年人总会呼朋引伴地相约着外出挖菜吃,用浩浩荡荡一词形容也许不妥,但如果你向在田间劳作的农人询问哪里有野菜,得到的回答肯定是:“挖菜的比菜都多,哪里还找得到野菜。”
   
  苦菜挖回来,不外乎生吃、做“渣豆腐”、炒茶。生吃一般沾甜面酱,最为直接简单,如果再配上一些羊角葱、咸菜条,卷在煎饼里,那也是一种美味,不用其他菜,也能下饭的。做“渣豆腐”,可以用鲜菜,也可以把苦菜晒干,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做,那年春节在孩子奶奶家,孩子二姑端来一盆用干苦菜做的“渣豆腐”,又用葱花姜熟了熟锅热一遍,每人喝了一碗,清清爽爽,特别是在鱼肉较多的春节,吃起来格外清香。她们所说的苦菜,除了我常吃的这种小叶苦菜,还有一种大叶的,我以前叫它“酱碟子”,
    
  叶片较宽大,她们叫它大苦菜,苦味比小苦菜要差,做“渣豆腐”的时候,往往是先把苦菜煮一遍,再用凉水淘洗几遍,然后与凉水一起下锅,人们说这样苦味小一些。我是从来不讲究这些的,也吃不出苦味来,有时会和LD开玩笑:“瞧瞧我跟着你过的是什么日子,连苦菜都吃不出苦味来了。”
   
  苦菜能炒茶,是搬家后听楼下的阿姨们说的,按着她们的说法炒了一次,还真有茶的味道。据说这茶能败火、消炎,一些善于捕捉商机的人早就开始开发了。
   
  苦菜再次走入我的生活,就与我有些形影不离了,春天,我们会到野外挖取,有时,找到一块农民刚刚刨完的田地,他们没有时间吃这些东西,现在养兔子的又少,刨出来的苦菜都扔在地里,我们只要把带着长长的根的苦菜从其他野生植物里分拣出来就可以了,举手之劳就收获多多,自是喜不自胜。春末夏初,苦菜开花结果,一日老似一日,口感差了,只好等秋天再去挖取。即便是冬天,想吃了,我也会根据它干枯的叶子准确的把它挖出来,就着苦菜吃饺子,也算我的独创吧。
   
  苦菜,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电影《苦菜花》中被特写的那株开着黄花、摇曳在道路中的苦菜镜头,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深入到了我的生活里,让我不知其苦,乐此不疲。

本文在2011-2-19 12:12:05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关于“胡服骑射”的千年回想倪立秋2017-07-07[390]
『随  笔』 凯旋在子夜——亲历香港回归宋晓亮2017-06-25[518]
『随  笔』 老爸改名字的小故事骆宾路2017-04-14[423]
『随  笔』 三则随笔骆宾路2017-01-07[455]
『随  笔』 一针一线都是情宋晓亮2011-12-22[2395]
相关文章:『明珠
『散  文』 飞絮明珠2014-04-16[694]
『诗  歌』 2014年清明节游鲁中桃花源有感明珠2014-04-16[572]
『散  文』 杏儿明珠2013-06-17[811]
『散  文』 记忆中的苹果明珠2013-03-01[757]
『散  文』 乡心一片忆似水流年明珠2012-12-13[802]
更多相关文章
留言于2011-02-20 22:04:26(第3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宋晓亮 去宋晓亮家留言留言于2011-02-20 21:53:33(第2条)
我也吃过苦菜,看过、读过《苦菜花》,喜欢冯德英^_^
 主人回复 
我只看过电影,没读过原作。
兔年快乐!
一见芳然 去一见芳然家留言留言于2011-02-19 20:25:37(第1条)
吃的是苦菜,感受的是生活,详细的描绘再配上精细的图画,让人不自觉的想吃,精彩美文多谢分享
 主人回复 
经芳编这一说,感觉苦菜更美了:)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明珠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