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散文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但愿人长久——评刘荒田《向后代播种乡愁》 发表日期:2011-03-20(2011-03-25修改)
作  者:韦笑出处:原创浏览1907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但愿人长久——评刘荒田《向后代播种乡愁》
文/韦笑
2011年03月20日,星期日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着花未?”这是唐代诗人王维思念故园的诗。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雅客在离开故土之后,不惜笔墨倾诉心中浓浓的乡愁:“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无端又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其实,每一个在外漂泊的人,都对故乡有着难以言表的情愫。刘荒田先生的《向后代播种乡愁》①一文,就记述了一个在异国奔波的游子对故乡的深情眷恋,以及把这种高贵情感向儿女传递的良苦用心。

  刘荒田是美籍华文作家。他1948年生于广东省台山,高中毕业后,当过知青、民办教师、机关公务员,1980年移居到美国旧金山。他在不同的岗位上摸爬滚打,养家糊口,既享受了做人的尊严,也饱尝了世间冷暖。尽管常年操劳,却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成为美国“大陆移居作家群”的中坚分子。骄人的成就,并没有淡化他对故乡和故国椎心泣血的爱。

  《向后代播种乡愁》写的是作家移民美国十二年之后,携妻带子从美国回乡寻根的一段经历。文章采用倒叙手法,开篇以女儿“娜娜不见了”制造悬念,引发读者的兴趣。读到下文才明白,原来这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女孩子,到一位乡亲家做客去了。此时,作者“正站在池塘边的社坛旁,眼前,‘池塘生春草’,排水闸前绿水丁丁,一尾红鳍鲫鱼蹦到水面。抬眼,远远近近,烟树和岚气,黑灰色掺杂的排排老屋,郁郁垒垒的故园,看着至亲的人,肩搭肩地走近,心里打翻了五味瓶。”这段文字首先展现了池塘边的一幅乡村美景。原以为,作家回到家乡,心情应该是愉悦、激动的。然而,他在看到至亲的人走近,却是“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不禁让人产生疑惑。同时,也为后文留下了伏笔,随着作者记忆大门的打开,读者渐渐体会并理解了作家的心情。

  一切都要从十二年前说起。当时,正值青春年壮的刘荒田,带着妻子儿女移民到了美国。儿女们入学之后,换了语言,年级升得越高,家乡话忘得越干净。他和妻子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于是,作者便在春假期间,带着全家还乡。“该让洋化的心灵,领略故乡的连山如黛、春秧如茵、炊烟、田塍、榕树、芭蕉、小桥流水。看惯盛在‘肯德基’快餐盒的炸鸡腿,该见识在爬满牵牛花的篱竹上,喔喔叫的雄鸡;穿惯了‘耐基’球鞋的脚该硌硌滴满父辈汗迹、布满牛蹄窝的村路。”不难看出,作家尽管在异国多年,依然没有洗去对故乡的深情,国外再优越的条件、再舒适的生活,也不能覆盖他对美丽故乡的记忆。他要让在国外成长的儿女见识和感受故乡,让他们明白,这里才是他们的根。可见,刘荒田对于子女,不仅是一位好父亲,更是一位好老师。

  在回到故乡的这段时间里,刘荒田开始回忆移居美国之前的生活:追着“蜢头”满山遍野疯跑、被大婶诳了朝着祖母大哭大吵、让梨姐背的时候摔了一跤、和“肥仔胜”一起捉鱼、替二姑姑背猪草……十二年前那些平凡的生活小事,对于今天的作家来说,就像美丽的梦境,那些一度模糊的记忆也变得清晰起来。只是,人生中许多美好的东西,不会重来了。

  当一家人来到老屋,“儿子皱起眉头,女儿捂住鼻子,很不情愿地踱进厅堂”的时候;当父亲告诉孩子家乡的古老习俗,“儿女却不感兴趣,拿手扫扫蒙满灰尘的酸枝椅,坐也不肯坐”的时候;当儿子对长辈不讲礼貌的时候,最伤心的,莫过于作者本人了。

  为了儿女能够接受国际化的教育,作者背井离乡,到异国他乡辛苦地奔波,还要为留在家乡的亲人担忧,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正如作者所说:“肩头,真的,已经酸痛了。”然而,当他满怀激动地带着儿女回到这片故土的时候,儿女却无法体会他的感受。也许,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冷漠在情理之中,毕竟,在国外的十几年里,关于故乡的短暂记忆,已在他们心中逐渐退去,在这一来一回的往返中,女儿已经从那个在父亲怀里呼呼大睡的小女孩变成了一头浓黑秀发的少女,儿子也长成了大小伙子。尽管如此,仍然令作者感到震惊。

  父亲与儿女发生冲突的高潮,是在小镇铺子里宿夜的时候,“儿女的脸拉得老长,女儿干脆拒绝到厨房后的浴室去洗澡,说,‘脏死了,受不了。’儿子一本正经地提出:要到县城去住旅馆,好歹有坐式的马桶和淋浴,‘再这样下去,我要提前回家!’我伤心地说:‘跟你说,旧金山那儿的,最多算是第二故乡,这里才是真正的家!可不要丢掉根本!’儿子耸耸肩,说:‘这家是你们的,可不是我的。’‘你还算不算中国人?算不算台山人?’我咆哮着。”最后,儿女们做了个鬼脸,算是向父亲道歉。可是,作者的心潮却无法平静。两代人之间,毕竟存在着一定的隔阂,作父亲的要想消除掉,并把自己的价值观传递给他们,实在是太难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父辈对这片曾经养育过他的土地有怎样的深情,年少的儿女能够了解多少呢?

  令人欣慰的是,血浓于水的情结,使得儿女们理解了父母的一片苦心。“我缓缓站起来时,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妹妹拉起来,在我跪拜的地方,并排跪下,完全仿照我的姿势,向他们曾经见过的‘白公’和不曾见过面的‘阿白’恭恭敬敬地叩头。我欣慰地,对着满目溟濛的雨丝拭泪微笑。妻子过来悄悄告诉我,刚才她在旁数着,两个儿女叩了九个头。‘从来没这样认真过哇!’‘九’是‘久’,汉字的含义,孩子们倒是从小吃除夕团年饭时,妈妈就教会的。”行文至此,读者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这位伟大的父亲,终于激活了儿女们心底的故土情感。尽管过去的事情不会重来,但过去的记忆会永远存在。

  与故乡分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青山依旧,流水依旧,而最熟悉的风景里却少了最熟悉的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只有门前的老树记得游子儿时的快乐时光。既然如此,作者为什么要把乡愁这一带有苦情色彩的情感传给下一代呢?也许,正如刘荒田自己所说的:“中国,是美丽的名字。寄寓在中国的乡愁,是最美丽的乡愁。”乡愁伴随着忧伤,却有着别人所不能体会的温馨。漂泊者之所以永远不会被世界抛弃,永远不会绝望,因为他们坚信,无论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富贵抑或贫穷,故乡都会以最大的胸襟包容他们的一切。故乡是动力,故乡是依靠,故乡是遥远的梦,故乡是心灵的家园。在这个意义上,刘荒田向后代播种乡愁,把家事与国事、爱乡与爱子完美结合了。

  我相信,有一天,当作者的儿女也有了自己的后代,他们一定会带着自己的子女,回到那个名叫“荒田”的村庄,向后代播种乡愁。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注释:

    ①见刘荒田:《旧金山浮世绘》,重庆出版社,2008年7月出版。


本文在2011-3-25 23:00:24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文评论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791]
『散文评论』 序枯荷雨声散文集《盛开的丛林》刘荒田2013-12-23[788]
『散文评论』 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李龙2012-03-11[964]
『散文评论』 抒写本土乡愁,展现人文情怀——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散文卷》伍木2011-11-10[3402]
『散文评论』 关于写游记散文邹璐2011-03-31[2258]
相关文章:『刘荒田
『随  笔』 看“老忠实”喷泉记刘荒田2015-02-02[625]
『随  笔』 一杯喝了10年的咖啡刘荒田2014-11-04[591]
『随  笔』 人生静静流去刘荒田2014-11-02[670]
『随  笔』 老在巴士刘荒田2014-11-02[581]
『随  笔』 故土落叶(二章)刘荒田2014-09-08[572]
更多相关文章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1-04-25 10:31:23(第1条)
刘老师的散文是一流的好! 高兴看到此评文!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刘荒田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