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书评介绍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奇思+童真揉成的诗 ——苦觉诗集《风车》序发表日期:2011-06-09
作  者:曾心出处:原创浏览223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奇思+童真揉成的诗 ——苦觉诗集《风车》序
文/曾心
2011年06月09日,星期四

  苦觉进入泰华诗坛已有十几年,写了不少属于他自己,别人不能模仿的有特色的诗篇,尤其是小诗。
  苦觉是泰华“小诗磨坊”八位同仁之一。我们“小诗磨坊”自称“7+1”,是因为7位在泰国(岭南人、曾心、博夫、今石、杨玲、苦觉、蓝焰),1位在台湾(林焕彰)。如论资排辈,苦觉该排“老七”吧!章程有言:这个组织只限制八位,象征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共同探讨六行内的小诗新美学。成立已四年的它,共出版了四本《小诗磨坊》。苦觉的诗集《风车》,共有一百六十首,附有“诗外”。其中一百二十首是刊在四本《小诗磨坊》里,另四十首是新作,皆属六行内的小诗。
  我们“小诗磨坊”同仁,提倡互相学习,但不要模仿。诗歌要有自己的艺术风格。它的形成与个人的出身、环境、经历、个性、修养、爱好、学识等分不开的。没有自己的艺术风格,就没有属于自己的诗。可喜的是:目前八位同仁的风格,已露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态势。
  苦觉的艺术风格,龙彼德编审说:“洒脱与形式美”;计红芳博士说:“潇洒”。我却觉得是“奇思与童真”。即七分奇思+三分童真揉成的诗。
  一介书生的苦觉,诗写得好,中国画不错,书法有自己的体,篆刻也到家,可谓“诗书画三绝”。哦!说得更准确点:是“诗书画刻四绝。”平时,他爱穿那种打着布纽扣的唐装,更有趣的是,上装还画上自己喜爱的花鸟画,出门衣冠楚楚,常带“文房四宝”,俨然像个旧时教书先生。他在泰国是属“稀有金属”,在艺术界是个“宝”。
  我较早欣赏他的一首诗《景》:
  湄江,夕雨斜
  舟归,橹写诗

  只有两行十个字,写出了一个“湄江”的晚景,尤其“橹写诗”,三个字妙极,全诗境界即出。但像这样“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属于苦觉自己“四绝”特长的山水诗,后来看到他类似这样的明丽的诗并不多,而多是充满奇思加童真的小诗。
  先看他选为书名的小诗《风车》:
  时间转着时间
  光转着光

  心被风 穿过

  你们都看到它的羽毛了吗?
  总有一天它会和风一起私奔

  这首小诗台湾老诗人张默给很高评价:“‘羽毛’二字实属神来一笔,而结句‘它会和风一起私奔’更是妙手偶得之。”
  为什么?张默没点破。我相信一般读者,如果按自然、生活中的常理,或用审美的常理、创作的常理,会觉得很“隐晦”,无法理解。“风车”怎么会有“羽毛”?“风车”怎能“和风一起私奔”?的确“无理”!但古典诗论有“无理而妙”的说法。先请看唐代李益的《江南曲》:
  嫁得瞿塘贾,
  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
  嫁与弄潮儿。
  女子,怎能嫁给“弄潮儿”?这有悖常理,而且不合闺阁之道。不过,这“无理”之语恰恰表现了女子因“重利轻别离”的商人耽误归期,而蓄积的怨愤和对耳鬓廝磨长相守的生活渴望。这正是它的“妙”处。
  苦觉的《风车》,从字面上看,特别后两句是违反习以为常的生活逻辑和思维逻辑。但诗有多重意义。如果我们把《风车》当作一首爱情诗,就颇有真趣,自是妙语了。风车的“心被风/穿过”,风车在苦恋中,梦幻长翅膀,长“羽毛”,“和风一起私奔”,强烈地表现了一个女子在束缚的社会环境下的率直大胆、炽热粗豪的个性。这种艺术手法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惊人的效果。
  有关“无理而妙”,有人把它分为:“情出常理”;“思出常格”;“形出常规”三种。我看,苦觉的《风车》一诗,是属“思出常格”。我想再举苦觉的一首小诗《红灯区》,是属“形出常规”的。
  那些灯
  扭着腰肢,站着
  光线都染了颜色
  包括那朵朵走动的玫瑰
  人们都把自己给丢失了
  夜,在这里提前长大了。

  诗的最后一句:“夜,在这里提前长大”,如何“解”呢?一般人都只说“夜长”或“夜短”。苦觉思绪超出“常人”,说夜“长大了”,这是“无理”的。如写散文、写小说是属“不通”的语病。但“诗要通,又要不通,要不通之通”。(胡小石语)古人称诗家语是“醉中语”。刘熙载在《艺概》中就云:“大抵文善醒,诗善醉,醉中语亦有醒时道不到者”。吕进说:“在‘醒’者眼中,诗家语是违背常理、颠三倒四的语言。但这正是诗之‘善’者。” 又说:“‘无理’的疯话,无‘妙’可言。”“离开‘妙’,诗的‘无理’就没有诗学价值”。因此,我想,“夜,在这里提前长大了”,似属“不通之通”,“没理之有理”的范畴。中国评论家兼诗人龙彼德认为“长大”二字,“有双层含义,既可作秽行滋长解,亦可作道德责任解。”也许还可作其它“解”,读者也可“异想天开”或“鬼异幻想”。类似这种诗,看似“无理”却“有理”,能引导读者进入一个“无理而妙”的别一世界。
  我个人认为:“无理而妙”的诗句,诚然可贵,但不能滥用,用多了,会堕入谜语式的诗,比用“典”还令人费解。
  总之,苦觉的小诗,多有奇思;奇思又多表现在“无理而妙”;“无理而妙”中,又参拌着“童真”。
  中国有位被誉为“童话诗人”的顾城,有人调侃他是“长不大的孩子”。
  苦觉的诗虽也有点像顾城的诗,充满纯稚风格,梦幻情绪。但他却长大了,已进入“不惑之年”。童年有“童心”、“童真”,人人有。老年重获“童真”,“保持了童心”,也不少。但处在混浊尘世漩涡打拼的中年期,还保存了“童真”,就稀有了。中国诗论十分重视诗人的“童心”。王国维说:“词者,不失赤子之心者也。”吕进说:“诗家语又是儿童语”。从某种意义来说,诗,就是“在更高的阶段上把小孩的真实的本质再现出来”(马克思语)。我想,苦觉也许由于长期吃斋,在复杂心境的中年期,获得一颗不是想获的人就能获得的“童心”。正由于他这颗“童心”成全了他很有特色的诗,使他的诗氤氲着一层“童真”的流动,展现了“赤子心灵”的世界。
  回头再读他的《风车》:“你们都看到它的羽毛了吗?” 身上能长出“羽毛”,是孩子常有的“梦幻”。孩提时,谁没有想插上翅膀飞上天呢?。此句妙处还用了问句,恰切地道出小孩子喜爱提问的天性。但苦觉毕竟已进入“不惑”之年了。他的“赤子心灵”,多少已掺入成年人的“心灵”,于是想到婚姻的自由问题:“总有一天它会和风一起私奔”。语中又道出成年人已脱离孩提的普遍性的欲望。
  苦觉在《风车》即将付印之前,匆匆要我写个《序》。他是我的书法老师;我是小诗磨坊的召集人,他是成员。由于这种瓜葛关系,我想推也不好推,要推也推不了。有一句成语:“返老还童”。我已进入“古稀之年”,回到老人的“童年”,以上的文字,也许都是些“幼稚”的童语。
  是为序。

  2010年6月28日于曼谷


本文在2011-6-9 15:01:24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书评介绍
『书评介绍』 荷田晨歌——讀越華詩人曾廣健先生的《青春起點》迦南2016-10-13[670]
『书评介绍』 东西文化的交汇点——人生日历,可陪伴您一生的日历倪立秋2013-12-08[1397]
『书评介绍』 光明的歌者─读非马《日光围巾》光明的歌者─读非马《日光围巾》2013-06-07[656]
『书评介绍』 “九十年的回忆”阅后林汉文2012-11-11[698]
『书评介绍』 万紫千红总是春--写在《追逐生命中的光彩》出版前骆明2012-10-10[1086]
相关文章:『亚细安
『亚细安文艺营』 中国四大名著的传承与发展石秀2014-05-31[1776]
『小  说』 桐笛声里苦楝花儿落方文国2013-12-09[1490]
『小 小说』 相亲莫凡2013-12-06[1552]
『小 小说』 流浪的幸福朵拉2012-10-22[1969]
『诗  歌』 《听月》诗集(三)司马攻2012-05-02[2326]
更多相关文章
曦林 去曦林家留言留言于2011-06-13 19:16:13(第1条)
祝贺苦觉兄新诗集的出版!!!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亚细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