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屋边的棕树发表日期:2011-07-21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2640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屋边的棕树
文/迦南
2011年07月21日,星期四

屋边的棕树《橘园》第六章

      依然是这棵的棕树,谷声又来看了。每次他来亓街看他父母时都要走过来瞧一瞧这棵树,只要这棵树在他就感到这里的“老园丁”还在。这里是黄杨山居的一半改建起来的新房子,是欣若弟弟的家,这棵独一无二的棕树旁边也有几棵无花果,只不过是后来栽的。黄杨早已不见了,黄杨山居的另一半由犹大占据着。
      欣若姐弟看到谷声领着他母亲注视着这棵棕树,“杲堂(这边)是亭,阿爷平时就坐这里,边厢(旁边)都是花。大水缸也是(在)边厢……”谷声用手指着说。“是啊!爷爷就在这水缸里浇花的。”欣若在玻璃窗内远远地看着,她似乎看到她爷爷仍像往日那样默默地浇花,默默地劳作。屋边亭好像还在,“方几上还是那盆他老人家修整过的五针松。方几旁边仍是那张长凳,那是爷爷最爱坐的地方。他还穿他最喜欢的白布衫头、黑裤、深色的西式背心。”
      欣若似乎看到仪表整洁的爷爷坐在那张长凳上一边观望小山上的古塔,一边用篦几梳理他那稀疏的银发。“他总是那样默默地做任何一件事,默默地如同这棵棕树。”两家人异口同声地感慨着。
      谷声感到自己还是像当年那样,一会儿站在老先生身旁问这问那,一会儿又与欣若姐弟追草丛中的蜥蜴。他还记得欣若把一只蜥蜴的尾巴踩断了,那只蜥蜴后来又长出了两条一大一小的尾巴。那时候橘园里有很多蜥蜴,葡萄架下耳朵草里就更多,他们总说蜥蜴跟鱼差不多。每当这时老先生会笑着说:“勿一色。”接着他会让孩子们看各种各样的化石,有鱼化石,有别的小动物的化石,老先生还要讲述许许多多与化石有关的学问。小谷声听得津津有味,只是记不住,每当这时谷声真希望有谁帮他记一记。谷声环顾四周,只有这棵棕树摇一摇它身上的小叶子,好像说:“我替你记,我替你记!”
      那时这棵棕树还没有谷声高。那年红卫兵们到老先生家闹翻天时,谷声朝那些在橘园里挖地的“童子痨儿”们偷偷地骂了一句,当时只有这棵棕树听到,它向谷声赞许地摇着它的小扇叶子,似乎在说:“好小子,你还有正义感,比先生家的犹大强多了……”
       谷声记得最清楚的是那个声势浩大的“烧书”夜晚,他看到红卫兵头头站得高高地读犹大写的控诉书,读完之后犹大又与红卫兵们一起使劲振臂高呼口号,他气得对小棕树说:“瞧你家的犹大!”小棕树正在摇着它的小扇叶子,好像在说:“我都看见了。”
     “从那时起阿爷就一天老一天了,他变得更加沉默,他在默默地忍受一切。可他仍然喜爱花木,他精心地培育它们,他还养金鱼,他的人生还是苦中有乐……”谷声说。
      老先生早已“走了”,他闷闷不乐地离开了人世的,听说是被犹大气的。谷声问已与三楼齐高的棕树说:“是吗?”棕树的大扇叶子在晨风里摇曳着,就像它在点头。
      橘园被吞噬了,黄杨山居已面目全非,连屋边亭也不见了,惟有这棵棕树仍守卫在这里。“我一看到它就感到阿爷、娘娘还健在。”谷声的母亲说。“我何尝不是呢!”欣若心里说。
      依然是这棵棕树,它还是那样挺拔、俊秀。它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橘园》之六,待续)


本文在2011-7-21 13:02:08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草蟲筆記(五)迦南2017-11-06[252]
『小  说』 冰河三套车迦南2017-11-03[414]
『小  说』 草蟲筆記(四)迦南2017-08-28[364]
『小  说』 草蟲筆記(三)迦南2017-08-10[358]
『小  说』 鳥歌裏的水葡萄迦南2017-05-08[494]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305]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67]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46]
『儿童文学』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410]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338]
更多相关文章
萧振 去萧振家留言留言于2011-07-22 02:34:29(第1条)
“屋边的棕树”见证了历史。
我也曾见“声势浩大的‘烧书’夜晚”。广州东山浸信会堂门前,红卫兵烧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