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新鞋发表日期:2011-08-06
作  者:沈喆出处:原创浏览4419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新鞋
文/沈喆
2011年08月06日,星期六

     (本故事根据中越自卫反击战真实素材改编)  

      在看望刚子的路上,翠玲想了好多,比如见面给他一个拥抱,狠狠亲一下他黑黑的脸蛋,更主要的是给他一个惊喜:送给刚子一双他梦寐已求的新布鞋。

      刚子是个孤儿,和奶奶相依为命。从小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可是生性耿直的他打动了家境同样困难的翠玲,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翠玲在家过年包饺子时,即使做得再少她也会留下几个给刚子分享。而每次刚子去城里赶集时,即使收益再少也不忘买一袋翠玲最爱吃的水果糖。在那个艰苦的年代里,少男少女的爱恋总是那么纯真没有瑕疵,没有那些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有的只是对对方时时刻刻的牵挂。

      从小到大,刚子一直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从来没有穿过属于自己的新鞋。小的时候,每当别人家有穿旧的鞋子送给他,刚子都会高兴的不得了,上学的路上他不舍得穿,总是将鞋子放在书包里,光着脚向学校走去,等到了校门口。在洗漱池将脚洗净擦干,才将鞋子从书包拿出。对他来说,即使是别人厌恶的东西对他也是一样宝,他不在乎命运对其的不公,只是牢记别人对他的恩情。

      时光飞逝,刚子也从一个少年长成了壮小伙。尽管干体力活使他能有固定的收入来养活自己,可他深知钱的来之不易。以后结婚盖房子需要钱,买牲口需要钱,奶奶生病了更需要钱。他要做到尽可能的节省,将小钱攒成大钱。所以,尽管生活明显好转,他依然是光着脚,或者穿着别人送给他的旧鞋。

      曾经有一次,刚子有机会拥有一双属于自己的新鞋。那是在年末,生产队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福利票,可以拿着它去村头的服务社取一双新鞋。这样的奖励让刚子格外欣喜,在领鞋的路上,刚子哼着小曲,可到了复社,他的脑海中猛地想起了同样没有新鞋从小捡穿姐姐们鞋子的翠玲。于是果断的换了一双符合翠玲脚的大小的女鞋,便一路小跑的奔向翠玲的家。看着翠玲张着嘴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刚子只是嘿嘿的傻笑。

       这件事翠玲一直记得,每当想起这件事,她的心里总是涌上一股莫名其妙的暖流,让她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后来,刚子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战士,离家的那天,一身戎装身戴大红花的他依旧穿着一双旧的军胶鞋,那是曾经当过兵的虎子哥送给他的。他说自己的新鞋要留到退伍的时候,娶翠玲当媳妇的时候再穿。那一天,翠玲一直跟着在人群中向自己未来的丈夫招手,载满新兵的卡车开动,她也紧紧追着卡车跑,她想多看一眼刚子,直到卡车越开越远渐渐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刚子入伍没多久,中越自卫反击战爆发了,刚子的部队也授命奔赴老山前线,那几天,翠玲一直睡不好。她白天晚上都守在电话边,等待着刚子的消息。

      半个月后,传来刚子的电报,电报中刚子说他受伤了,不过还好他能承受。得知这个消息后,翠玲心疼坏了,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不过,刚子作为老山战斗英雄得到了探亲的批准,部队给批下了探亲费,村民们也你一分我一角的给翠玲凑齐了路上的盘缠。翠玲谢过大家,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的行李,便迅速踏上了前往云南的旅途。

      临行前,翠玲特地将这双新布鞋包好,为了买这双新鞋,翠玲好几个月没有吃细粮,她要给刚子一个惊喜,让他穿上他最想得到的新鞋。尽管这段时间的营养不足使她明显消瘦,可每当想到刚子的新鞋她的嘴角总是不自主的往上扬。

         一路上,翠玲想着即将发生的场景,刚子或许看到新鞋后激动的落下眼泪,如果真是这样她会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嘿嘿的笑,并对刚子说“瞧你这出息”;或者刚子上来猛地亲她一口,如果真是这样她会假装生气的说:“人家还没嫁给你呢”····她盼望着这一个个场景,也盼望着与刚子的相聚。

       终于火车到了云南,经过汽车和马车的山路行驶,翠玲终于找到了刚子所在的野战军医院的大门,一位军医热情的接待了他,并领她去刚子所在的病房,在即将到达病房的路上,翠玲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她一遍遍告诉自己,见到刚子后要表现出刚子女友的贤惠和文静。

      进了病房,病床上一共躺着八位伤员,或许这就是一种军人的豁达,即使受伤了也没有影响他们聊天的积极心情。翠玲一下就认出了那个躺在靠窗床位的伤员就是刚子。“刚子,瞧你都瘦成这样了。”看着憔悴的刚子,翠玲难免心疼起来。

     “翠玲!你怎么来了???”

     “人家想你了呗!”见到翠玲后的刚子感觉很是意外,而翠玲也拿出了她这辈子最女人味的一面,这是给刚子看的,也是给他的病友看的。

      “哟,这不是刚子没过门的媳妇吗?你的刚子可是天天念你啊,给我念的就连做梦都梦见他喊你的名。”一位操着河北口音头上蒙着绷带的伤员马上搭话,他的话也引来了全屋人的哄堂大笑。

       “老胡,就你话多”刚子回复道,马上面向翠玲问到:“玲玲,你还好吗?”      

       “你都这样了我能好吗?”翠玲委屈的说道,可是她知道此刻的刚子也很难过,于是又马上变的高兴起来,说道:“刚子,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于是,像变魔术一样从怀里掏出了那双她在路上最怕弄丢的新鞋。

        看到这双新鞋,刚子脸上的微笑突然凝住了,这不是翠玲想要看到的,她一直以为刚子会很开心的。这时,病房里的说话声没有了,屋子里静的是那么可怕。

       刚子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的扒开了盖在身上的棉被,翠玲被眼前的这一幕震住了:刚子昔日的两只大脚不见了,截肢后的伤口处绷紧了绷带,没有脚的腿就像两只干枯的没有杈的树干。

          此刻翠玲的眼前黑了,她的世界轰的一声倒下了,此刻的她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可是她没有,那一刻,她完全没有想到。那一刻,她也突然感到了一种坚强。她忍住了眼泪,用含泪的大眼睛深情的望着刚子。默默的将新鞋放入了自己的怀中,也将那个她几天前做的美丽的梦藏在了心中。

          这套动作做的很自然,另外七个伤员默默的流泪了,屋子里依然那么寂静,静的大家只能听见这对情侣的心跳··· ···

 

       

 


本文在2011-8-6 8:15:11被华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草蟲筆記(五)迦南2017-11-06[252]
『小  说』 冰河三套车迦南2017-11-03[414]
『小  说』 草蟲筆記(四)迦南2017-08-28[364]
『小  说』 草蟲筆記(三)迦南2017-08-10[358]
『小  说』 鳥歌裏的水葡萄迦南2017-05-08[493]
相关文章:『沈喆
『文化信息』 韩劳达相声讲座获得圆满成功沈喆2015-04-26[984]
『文化信息』 李立山老师赴新加坡讲学获得圆满成功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5-04[815]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51]
『征文活动』 全球海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沈喆2013-10-11[1578]
『小  说』 老鼠的追悼会沈喆2013-08-28[1575]
更多相关文章
一见芳然 去一见芳然家留言留言于2011-08-08 07:20:24(第1条)
一双新鞋,一种情殇
 主人回复 
嗯,也可以说一场战争毁了一个家庭美丽的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