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影视戏剧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二幕)发表日期:2011-08-09
作  者:沈喆出处:原创浏览168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二幕)
文/沈喆
2011年08月09日,星期二

第二幕
人物:笑来少(简称笑) 乐如春(简称乐)
      笑来少的徒弟云中雀(简称云)
      乐如春的徒弟水中鱼(简称水)
(随着灯光渐渐亮起,呈现出清朝戏园子的场景)

笑: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啊,咱们老哥俩又能回到这茶园里面说相声了。

乐:可不是嘛,自打上次茶园被封,咱们在大街上,市场上说相声多不容易啊,现在好了,别说下雨,就是下雹子咱们也不用怕了,不过老伙计啊,临演出前我可得提醒你一下,咱们这说相声是买卖,表演的时候可不能随着性子瞎说,否则啊,被朝廷的人知道,一年后的今天就是咱哥俩的祭日咯。

笑:嘿,您还怕这个啊,咱俩逗乐了办个北京城这不早够本了吗,实在不行等咱俩入土了还一块搭档去地底下逗阎王去(两人齐笑)

乐:(临演出前看看台下)好嘛,没想到今儿个来了这么多人,你可知道啊,现在这老百姓没吃没穿这听一次相声可是一碗面条的钱了。

笑:咳,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啊再苦再累只要他还有那么点乐子,什么坎儿都能迈过去了,听我们说相声是少了一碗面条前,可话说回来了,如果真是一碗面条摆在他面前他能一笑上四个点儿吗?

乐:哈哈哈哈,好你个笑来少啊,闯了几十年江湖如今你也算是个文化人了····你看,观众都在这等着呢,咱们先上台吧。

笑:请~~~~~

乐:请~~~~

(随后两人一起登台,这时背景音乐听,两人进入相声表演模式)

笑:笑来少

乐:乐如春

(一齐)上台鞠躬

笑:今儿个是我们茶园开张的头一天

乐:哎

笑:能有这么多看官不辞辛苦前来捧场,小的笑来少不甚感激。

乐:没错。

笑:说句实话啊,现在我们的生活那可真是民不聊生啊。

乐:哎,您打住,您刚才说什么?

笑:民不聊生啊。

乐:我说你是活腻了还是怎么的,你不知道这句话如果叫当官的听见你就没命了吗?

笑:我能没命,我作为一个大清国的良民怎么可能去说违背朝廷的话呢。

乐:嘿,你还不承认了是不,刚才你不还刚说完我们的生活是民不聊生嘛~

笑:咳,那是因为您完全不懂这个成语的意思,民不聊生的意思是:人民如果不聊天他就没法生活了。

乐:好嘛,这么个民不聊生。

笑:所以,既然聊天说笑如此重要,我们就更得来听相声了。

乐:哦,您的意思是说相声很重要?

笑:那当然,据古人观察人的一声最不可缺少的就是笑声,一旦失去了他,人就活不了了。

乐:哎,这您可就说错了,没了笑声我就可以活~

笑:没了笑声您就可以活?

乐:没错啊。

笑:哟,那合着您是一条狗啊。

乐:去你的,你才是狗呢。

笑:我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有依据的。古人发现啊,所有的人和所有的动物都将笑当做自己的本性,一旦失去了笑声就没法生存,可有一样动物是个例外,那就是狗。

换句话说,只要你不是狗,你都会有言谈嬉笑的天性,正所谓“不狗言笑嘛”

乐:好嘛,不苟言笑原来是这么来的。

笑:从人睁开眼睛起,他就要经历不同的笑。

乐:哦,比如呢?

笑:见到了朋友,你要微笑

乐:没错。

笑:遇到了烦恼,你会苦笑

乐:确实

笑:见到了,心爱的姑娘,你会傻笑

乐:是

笑:听到了一段可乐的笑话,你会冷笑

乐:为什么啊?

笑:这个笑话太冷了

乐:好嘛,冷笑话是这么来的

笑:一天二十四小时,每个时段都会接触不同的笑声。

乐:笑声不断啊这是。

笑:所以,早在元朝,古人就有了“二十四笑”的说法。

乐:这可真能胡诌的。

笑:据我观察,不同的年龄对笑声也有不同的认识。

乐:哦?可说呢?

笑:儿歌听过吧。

乐:嗯,当然听过了,我们小时候都在唱啊。

笑:小孩儿听到儿歌,都会露出真心的笑容,因为唱起来朗朗上口。

乐:没错。

笑:老人听到儿歌,笑容中带有苦涩,难免感慨时光的流逝。

乐:岁月不饶人嘛。

笑:再比如,你们家没人,你和你儿子躲在书房里偷看《金瓶梅》

乐:好嘛,我们爷俩还有这个嗜好。

笑:你涉世极深,再次阅读这本百看不厌的小说,您的脸上流露出会意的坏笑。

乐:合着我一个老流氓啊。

笑:您儿子就不一样了。

乐:废话他多小啊。

笑:一个天真的孩子对什么都那么好奇。

乐:那他的笑容是

笑:天真的淫笑

乐:您歇着去吧,这都哪跟哪啊。

笑:跟您开个玩笑。

乐:玩笑也没有这么开的。

笑:有时候从一个人的笑声也能看出这个人的身份····

乐:哦?还有这种功能

笑:没错,你看台下这位小姐,气质优雅,罗罗大方,一笑起来给人一种亲切感。

乐:怎么笑的。

笑:(用很粗的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乐:霍,这活生生的猛张飞。

笑:一听这笑容我就知道她是中央财大的学生

乐:为什么呢?

笑:没听过有一个成语嘛,财大气粗嘛。

乐:好嘛,这都能联系上。

笑:当今生活苦不堪言,越是艰辛,越要寻找笑声。

乐:哎,这倒是。

笑:我们先来做个想象,假设您啊。

乐:哦,假设我啊?

笑:没错,假设您是一大户人家。

乐:哎哟,我要真是大户我就不在这说相声了。

笑:假设嘛,您胸怀万贯,还有九个儿子,在大街上溜达您对谁都是都是居高临下。

乐:(假装喜气洋洋)哎呵呵呵呵!这叫范啊····

笑:好,这就有状态了,现在咱们开始学一遍啊。(两人开始模仿)

乐:(始终沉浸在欣喜中发出笑声)呵呵呵

笑:这么得意啊,那咱们就开始学了啊····哎哟喂,这不是乐大爷嘛····

乐:呵呵呵呵呵,小笑子,好久不见啊。

笑:(笑)您身体好吧

乐:(笑)好的很啊,有空到我家里玩去啊

笑:(笑)好啊,回见您类。

乐:(笑)好的好的,回见您类····

笑:这时候您走远了。

乐:哦,我走远了。

笑:我就开始寻找我的乐趣了····这样,您接着学啊。

乐:哦,我们还接着刚才学?

笑:哎,(接着笑)呵呵呵呵,回见您了

乐:(笑)呵呵呵呵,好的好的,回见您了(走远几步)

笑:(狂笑)哈哈哈哈哈哈,这王八您看多开心啊,有这么几个破子儿都被别人当傻子忽悠了,哈哈哈哈哈哈,他老婆在外面偷人他的不知道,九个孩子九个样没一个像他的,哈哈哈哈(此时乐如春止住笑容,走进笑来少)回头这点钱让这几个孩子全分了,上街一起找亲爹去吧,哈哈哈哈哈哈~

乐:你就这么寻找快乐啊~

笑:哎哎哎~

乐:我抽你!你说我有点钱关你什么事,我家庭美满生活幸福我碍着你什么了。

笑:想象一下嘛,我是说这种自己当看到不如别人时能调整心态寻找快乐的人呢,心情特别好,身体不会老。

乐:朋友特别少,全被你骂跑····这什么人啊,损人不利己这是。

笑:那就换一种高雅的,书生的笑。

乐:书生的笑是怎么笑啊。

笑:读书人喜欢谈论国事,你看今年八国联军来了,老佛爷跑了,义和团输了,清政府垮了,输地输人还得给人赔款,今年是什么年?是孙子年啊。你说读书人能眼睁睁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乐:那肯定不能啊。

笑:读书人通常都是这样的(仰天长啸)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大清国还有今天,八国联军杀进北京城,老佛爷连个屁都不放就跑了,洋鬼子占领了紫禁城,什么雍和宫乾清宫,现在都成他们的工人文化宫了哈哈哈哈。

乐:还有这么幸灾乐祸的?

笑:都已经欲哭无泪了,接着学啊(哈哈哈哈)这清政府也真有个骨气,态度真强硬啊~

乐:怎么的呢?

笑:说赔款就陪款,一点不带跟你废话哈哈哈哈。

乐:别人还巴不得呢

笑:你再看看那几位签条约的爷,多是自知之名的人啊。

乐:哦?此话可讲啊?

笑:你看看他们一个一个都自称为洒家,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傻啊····

乐:嘿,这就是变向的骂人嘛。

笑:没错,这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恨之情。

乐:看来笑真的是一门艺术。

笑:没错,所以作为一名相声艺人,我们更要学会如何把大家逗笑。

乐:这是基本功。

笑:能给大家带来笑声的人也会受到大家的欢迎。

乐:谁都喜欢。

笑:就拿我来说吧,有一天啊,我去茅房就看见一个哥们冲着我笑。

乐:看来是喜欢您。

笑:当时我就乐坏了。问他:嘿,爷们,你是不是认识我啊

乐:他怎么回答?

笑:他说你算老几啊,世界上这么多人,我到哪认识你去啊?

乐:那他为什么乐啊

笑:是啊,我也问了,你为什么乐啊,没想到他说完差点没把我气死。

乐:他怎么说的?

笑:谁乐了,我上大号使劲呢~

乐:去你的!

笑:笑来少

乐:乐如春

(齐说)下台鞠躬。

(二人回到场边继续交流)

乐:呵呵,真痛快,回归茶馆的感觉真好啊~如果这样下去,我看相声这门手艺一定会薪火相传啊····

笑:没错啊,不瞒您说,我啊收了一个徒弟,以后等我演不动了,我的段子就留着让他演喽。

乐:呵呵呵呵,巧了,我也新教了一个孩子,等到时候我们老了,他们就可以接着吃咱们的饭了。

笑:哈哈哈,好啊,我看今天趁着咱老哥俩都在,让这俩孩子在这台上比划比划?

乐:比划比划?我看成。

笑:好嘞,来来来,小子你上来。(云中雀上台)

云:师傅。

乐:来来来,你也别在后台呆着了,到师傅这来。(水中鱼上台)

水:师傅。

笑:我说,你们两个孩子也跟我们学这么久了,今天给你们一个机会,给台下的观众来一段,到时候呢,我们俩下台当观众,也好给你们提提建议,你们看怎么样?

云、水:(齐说)成

乐:这个演员啊讲究的是团结,只有团结才能有默契可言,台上是搭档,台下是兄弟,只有相互学习相互帮助才能使自己的技术不断升级。

云、水:(齐说)明白

笑:这样,临演出前我把我的徒儿叫来说几句话(把云叫到一边)孩子,我告诉你啊,咱们当捧哏的是红花多,笑料包袱基本都在我们这头,要想比你那个师弟说的好,你先给我把舞台控制住了。

云:嗯,师傅我知道了。

乐:这样吧,我也跟我的徒弟交代几句(把水叫到一边)记住了啊,虽然咱们是绿叶,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控制着他下一句该怎么说,在气势上压住它,别让他把你给超了。

水:嗯,徒弟我明白了。

笑:好,那咱们哥俩先下台,你们两个好好演啊。(同乐如春下台)

云、水:您们慢走(互相看看对方)哼!

云:烂菜叶。

水:软麻花

云:你说我师傅怎么搞的,非让我跟你一起搭档,你瞅瞅你这个样儿,除了嗯啊哎嘿霍你还会什么啊你~

水:啊,我还会去你的,您别挨骂了,您要是需要我都给您对这个也成。

云:你说你就是一根棍,我在这废了这么半天功夫,你几句话就给应付完事了。更可气的是,等到时候分工钱的时候,咱俩对半分。

水:那你有什么主意?

云:至少也得三七分啊~

水:三七分。那你不更少了吗?

云:你意思那七分的钱我还给你?

水:废话,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三分逗,七分捧吗?这是老先生说的···

云:要说这洋务运动搞了半天好的没搞明白,坏的毛病搞来了一堆,我告诉你吧,这句话是老先生在洋人的愚人节那天说的。

水:呸,你自己还有理了是不?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看在我师傅在的份上,我非不把你脑袋拧了不可。

云:想打架还是想怎么着啊···我怕你了还怎么着了?(欲打)

(两人正要动手开打,戏台外传来了笑来少,乐如春的声音)

笑:我说,现在你们活对的咋样了?

乐:抓紧上台吧,观众都等着急了。

水、云:哎哎哎,马上马上马上··· ···(再次互看对方)哼!(两人一起走向说相声的正台)

云:云中雀。

水:水中鱼

云、水:上台鞠躬。

云:感谢诸位看官奚落的掌声。今天是我们两个新人第一次登台献技,表演的节目是传统相声《论捧逗》

水:没错。

云:说句实话,这个节目啊,很多捧哏演员不是那么爱演。

水:对

云:因为这个节目啊,大多都是对捧哏演员的调侃。

水:没错。

云:我觉得这是一种对捧哏演员的偏见,所以,我要在今天,替我的搭档正名。

水:哟,那我太谢谢您了。

云:虽然你们捧哏演员啊,在舞台上话要比我们少点。

水:是。

云:虽然捧哏演员在舞台上的付出要比我们少点。

水:(没有表情)

云:但这么大一个玩意毕竟陪你在台上站着,也没人理他,像根棍一样在那立着,够可怜的了。兄弟,您捧的不是哏啊,是寂寞;所以,我希望在场的观众能给捧哏演员这个弱势群体一丁点的怜悯,让我们用真心去感激我们的捧哏演员。让我们····

水:听,你打住!

云:怎么了这是?

水:我说你就这么轻视我们捧哏演员啊?

云:怎么了这是

水:(冲着观众说)大家都来瞧瞧,多缺德啊,您听他刚一上台时说的那堆套话,说的多好,我都差点当真了,结果后来呢,越说越不对劲儿,说什么这么大一个玩意陪你立着,你家论人都叫玩意啊。最可气的一句就是这个,还什么你捧得不是哏,是寂寞,咳,我就想问问你了,你见过捧寂寞的吗?这寂寞长什么样?它男的女的啊?

云:女的。

水:呸,女的那是寂寞申科。

云:怎么,不乐意了?、

水:废话,合着谁都不乐意。

云:不乐意也得说,我这还一肚子的委屈呢

水:哦?您有什么委屈?

云:你说我在这台上不停的说,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你说当初老祖宗怎么对我们捧哏演员这么有偏见,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偏偏这样的人他也能有饭吃?

水:你还好意思说,我还委屈呢,在到哪都得给你当绿叶。

云:您要是委屈我问您一个问题啊,您可得如实回答。

水:问,尽管随便的问。

云:您会说相声吗?

水:废话,不会说相声我到这挨骂来了?

云:那您说过逗哏吗?

水:那还用问吗,谁学相声,不都是先学逗哏后学捧哏?

云:瞧着了吧,这回大家都明白了吧,为什么他从一个逗哏演员,最后又变成捧哏演员了呢?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上次你在市场说单口相声时周围那几个卖十三香的都跑去上厕所了?

水:那怎的了····说明听我的相声利尿。‘

云:那是因为逗哏演员要求有一个其实他的师傅啊,也是希望能把他培养成一个逗哏演员,可教了这么久,他的师傅犯难了,找他谈话:孩子啊,你说你都学三年了,怎么现在还不会说人话呢?

水:谁不会说人话啊···

云:你说你要是改个行,让你卖耗子药吧,怕你偷着吃了。

水:我缺心眼啊

云:让你去剽窃吧,又怕你没两天被人打死了

水:我就这命啊

云:你说叫你干什么啊,你没用啊,这样吧,啪~(做动作)

水:怎么了?

云:滚桌子里捧哏去吧

水:太不像话了,今天我还来劲了,既然你这么说,这回我还要当着大伙的面给大家逗一回。

云:别介啊

水:就在这

云:不行,你一逗哏观众全走了

水:敢···你哪位敢走我就自杀

云:哦,那我想要走的一个人都没有。

水:那是

云:你说观众都是有爱心的,谁忍心看你死这了,再者说了,你这大小也算个性命。

水:得得得,甭废话了,你过来···(强行换过来)

云:哎哎哎,你这是跟什么?

水:诸位啊,今天我就给大家逗一回,让大伙看看我行不行

云:这···我就到桌子里去了?

水:对

云:(做哭状)哎呦,我这个丢人啊,回去让别人知道了多不好···丢不起这个人啊,我太不要脸了我啊···

水:至于嘛,合着我多不要脸似地。

云:说好了,你可得憋住了,以前你这位置上还有张桌子,害怕你尿裤子给挡一下,这回你再尿了可就没挡头喽

水:你甭废话,这回我逗一回,下面这个节目由我们两个人给您表演。

云:哎,相声讲究四门功课。

水:说学逗唱

云:这个说就不容易

水:是的

云:台上一共有两个演员

水:哎

云:一个是捧哏。一个是逗哏,在台上主要是逗哏说话。

水:没错

云:捧哏的任务就是把话往下切,作为捧哏话就不能多

水:你这话就够多的了。 这咱俩换回来了,这不还是你逗哏嘛,就是换了个地方

云:哎,我说怎么这么顺啊

水:废话,你老抢着说能不顺嘛。

云:不能我说话

水:别抢话

云:得您说话是吧

水:啊

云:我不说话,行行行

水:真是的(醒木敲一下)

云:(也用醒木敲一下,下了水中鱼一大跳)

水:干什么?

云:我也想敲一下

水:我敲完你就不用敲了。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扫兴呢真是的···下面啊,这段节目由我们两个人给大家表演。

云:(不说话)

水:(无奈的看云)说的不好呢,还是请大家多多的包含(看云,云向水点点头)下面这···这还说个什么劲啊!

云:又怎么了?

水:我说你沉默的羔羊啊。

云:你太磨叽

水:怎么了?

云:太难伺候

水:废话,你不说话也不成啊。

云:你不是不让我抢话嘛

水:不让你说话你也得说啊

云:不让我说话我也得说?

水:对

云:你老几啊?

水:我~~~我什么也不是,但按你这样就是不行

云:那是你能力有限,要我就保准行

水:好,我就用这种方式给你捧一下

云:辛苦您了

水:(不说话)

云:昨天我到您家去了。

水:(不说话)

云:我框框框一敲门

水:(不说话)

云:有人给我开门

水:(不说话)

云:我一看不是外人

水:(不说话)

云: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水:(不说话)

云:她说你不在家

水:(不说话)

云:我一看你不在家

水:(不说话)

云:我就走了

水:(不说话)

云:我就走了

水:不说话

云:(生气)你到说句话啊

水:您别挨骂了(鞠躬下台要走)

云:哎哎哎(将水抓回)您走行吗?

水:我干嘛不走啊

云:你还得给我捧啊

水:还得给你捧?还得给你捧还是这句别挨骂了,不会别的。

云:我说你虽然不会别的,你也不能得哪都用这句,我在这都您给我捧,你还得给我接个下句。

水:哦,我还得给你接个下句?

云:不管你说什么下句,只要您搭个话,我就能把观众给逗乐了。

水:(冷笑)好好好,行,今儿个我还就得晾他一回,看他怎么下台····好您说吧~

云:准备好了,我可说了啊···

水:来,说吧

云:我说啊!

水:我不想听啊!

云:····你不想听我也得说啊,昨天啊,我去您家找您去了。

水:哦,我没在家。

云:我知道你没在家。

水:知道我没在家还去我家找我

云:咳,得,我接着说,我框框框一敲门,有人给我开门。

水:是,就得有人开,咱家扫把不会开门。

云:我一看不是外人。

水:我们家没外国人。

云:是我媳妇你大嫂子。

水:呸,你媳妇跑我家屋里干什么去了?

云:这都叫你气的,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水:嫂子就嫂子呗。

云:他说你没在家。

水:我特意躲你去了。

云:我就走了。

水:走走呗。

云:出了门我一转身

水:不转身你撞墙上了。

云:出门啊,我碰见你爸爸了。

水:不能,我爸爸死了。

云:你爸爸死了?

水:哎!

云:哦,那我就不是现在碰见的,我是两个月以前碰见的。

水:您是两个月以前碰见的?

云:对对对。

水:我爸爸死好几年了。

云:那具体是哪一年死的呢?

水:哪一年死的,就是碰你之前死的,怎么着吧···

云:或许碰见那个人不是你爸爸

水:有可能

云:是你父亲,这俩人我总弄混

水:等等等等等等,你歇着吧

云:怎么了?

水:你家俩爸爸啊

云:你不还有一个表爹吗?

水:哪那么多废话,就这么一个。

云:你老丈儿

水:没结婚呢

云:得得得,你大爷

水:我爸爸哥一个

云:你舅舅?

水:我没出生就去世了

云:你姨夫

水:死了

云:你姑父

水:没有

云:你姐夫

水:我姐守寡

云:你祖太爷爷

水:霍,支的够远的,这么跟您说吧,为了跟您说这段相声啊,我叔叔舅舅什么的都死干净了。

云:那是你弟弟,这种可以了吧?给点面子,就是你弟弟成不?

水:就是我弟弟?成,就算你见到我弟弟了,你得说说他长得什么模样。

云:要说你弟弟长得啊,真是让我感叹····

水:哦?

云:你说他长得怎么和人一模一样呢。

水:去你的,不一样那就麻烦了。

云:说句实话,你兄弟什么模样我没看清楚,正好我们走个对个,别人说这是你弟弟我不就知道了吗?

水:你跟他走个对个?

云:哎!

水:不可能,我弟弟才满月,他还不会走路呢你怎么能跟他走个对个?

云:啊,你兄弟才满月?这你可就不对了~

水:怎么不对了。

云:你兄弟才满月,你爸爸死好几年了。

水:咳!!!

云:云中雀

水:水中鱼

云、水:下台鞠躬

(第二幕完)


本文在2011-8-9 21:27:06被华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影视戏剧
『影视戏剧』 芋泥(二幕剧之一)胡荣顺2014-01-14[817]
『影视戏剧』 选择茹穗穗2013-08-08[870]
『影视戏剧』 老张家难念的经茹穗穗2011-11-27[1099]
『影视戏剧』 浅谈“宫崎骏”动画电影里的童话世界B女2011-09-22[1428]
『影视戏剧』 【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四幕)沈喆2011-08-09[1403]
相关文章:『沈喆
『文化信息』 韩劳达相声讲座获得圆满成功沈喆2015-04-26[1011]
『文化信息』 李立山老师赴新加坡讲学获得圆满成功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5-04[836]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81]
『征文活动』 全球海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沈喆2013-10-11[1611]
『小  说』 老鼠的追悼会沈喆2013-08-28[160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