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影视戏剧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三幕)发表日期:2011-08-09(2011-08-11修改)
作  者:沈喆出处:原创浏览1310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三幕)
文/沈喆
2011年08月09日,星期二

第三幕
人物:孙杰(简称孙)  小华(简称华)  康迪勇(简称康) 武爱国(简称武)
      汉奸三狗子(简称奸)
(孙杰与小华上台)
孙:你看见了吧,就是因为喜爱这门艺术的人越来越多,最早的相声演员收徒弟,传技巧,这门民间的艺术广泛的流传开了,不同的角色形成了不同的门派,促成了我们如今相声界百花齐放的精彩局面。
华:没错,虽然有的时候不同的门派会有一些争执,不过相声的精神和他的血脉还是传承了下来,成为了中华文明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成分。相声艺人们也成为了时代的风向标,当人民生活苦难时,他们为老百姓苦中送乐,当中华民族收到侵犯的时候,他们也用自己的风格表现出了华夏子孙不屈的傲骨!(灯光渐暗,两人退下)
(大幕渐渐亮起,呈现出民国时抗战的场景,背景音乐放出《保卫黄河》的音乐)
康:唉,这鬼子兵还是打到中原了
武:别看他这么嚣张,中华民族是不会轻易被打垮的,胜利必然属于我们的中国!
康:快点打完吧,说句实话,自从抗战开始那天我就下决心,战争什么时候胜利,我就什么时候回舞台上说相声。
武:对,坚决不学汉奸走狗去给鬼子兵献媚取宠。
康:是啊,为了表明自己的抗日决心,梅兰芳先生把胡子留起来了,张寿臣先生去宣传抗日了,咱们这些小演员也不能落后啊,只要抗战不胜利,就算饿死我们也坚决不能给鬼子和伪军说相声。
武:好,咱们一言为定(正在两个人义愤填膺时,一个汉奸模样的家伙走上台来)
奸:(用鼻音冷笑)哼哼哼哼,这是哪个英雄敢出如此豪言啊。
康:糟了,这回撞枪口上了。
奸:一个卖艺的,哪这么多德性,可千万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康:哎,别说,这位老爷您看的眼熟啊~
武:想起来了,这不是东村的三狗子吗?
奸:呸!三狗子是你叫的?你算哪跟葱啊~
武:哦?那您现在不叫这个名了。
奸:现在老子在这个城里,有面子没面子的见到我都得叫一声狗三爷。
武:咳,三狗子,狗三爷这不一样嘛。
奸:什么一样,要说你也就是个奴才命,你可不知道啊这个称呼,狗是我的姓氏,三是我的家庭排行,狗三爷就是这么来的?
康:嘿,有意思,这人还有姓狗的。
奸:无知!你个演戏的连姓狗的都不知道,唱京剧不是有一个名角叫苟慧生吗?
康:嘿,您别挨骂了,还苟慧生,人家姓荀!您这也开创了一个百家姓以外的新姓氏。
奸:嘿,失误失误,从小啊家里都是叫小名,叫的我们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武:(自言自语)姓什么都不知道,现在都搞不清是哪个爹生的了。
奸:哟,瞧你们现在这个囧样吧,衣衫褴褛跟个乞丐是的,不如你们跟着三爷我混吧,你看我,这是不要吃有吃,要穿有穿,平时逛逛街溜溜鸟,一到月末银票大洋轻松到手。
康:哎?他怎么现在混的这么有钱了?
武:你忘了,这小子不是过去在咱们村头那家寿衣店印纸钱的嘛。
奸:嘿,那印的纸钱能花吗?如实告诉你们吧,现在啊,我和皇军做的那是军火买卖。
武:军火是个什么东西?点烟的还是煮粥的?
奸:瞧您这文化,连军火是什么都不知道,说白了,军火就是枪支炮药!怎么样,害怕了吧?皇军进军中国这么大的地盘,资源必然会有不足的时候,我啊,就帮助他们把炮弹从天津港全部运送到浦东(浦的爆破音十分响亮)码头。
武:(擦脸)呸,喷了我一脸狗屎。
奸:负责运输的是一个洋老板,他说起话来那才叫有气势呢,(学洋人说话)OK,把这些炮药(爆破音很重,但武爱国挡住了口水)通通运到,浦东(再次挡住后,手拿开)port(这回再次喷到武的脸上)
武:嘿,你说这孙子怎么码头都用洋文说呢。
奸:其实今天我来找你们啊,就是希望你们教我几句京骂,我们太君大人想学,回头骂一下俘虏的中国人。
武:想学几句骂人话?你回去告诉那个狗日的,让他直接用日语说不就得了吗?你说我们听那日本人说的语言,叽里呱啦的,哪句不都像骂街嘛。
奸:哟,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别看我三狗最近赚了点小钱,可那几位太君大人我可得罪不起啊,只要他们一生气,我可能马上就得断了气啊。
康:哼,日本鬼子喊八嘎,十有八九是喊他妈。
奸:太君还说了,他非常喜欢中国的相声艺术,你们能不能教我两段,我也好到时候给太君展示展示啊?
康:说两段,我呸,该干什么干什么呗,听完相声又不能长个儿····
奸:小子,我告诉你,如果你能帮三爷这个大忙,以后你们需要什么尽管说话,荣华富贵大大的有啊。
武:哼,做梦。我武爱国宁愿当一个穷困潦倒的人,也绝对不当一条贪图富贵的狗。
奸:你,武爱国····少来这清高,你们不就是一个臭卖艺的,摆什么谱,少给我在这鸟已把后面绑拖布条子装那大尾巴鹰。
康:没错,我们是卖艺的,我们卖欢乐,卖笑声,但是我们不能去出卖国人的骨气和民族的尊严,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弟兄们,不怕死的给我站出来,咱们杀汉奸了!
(很多人拿着家伙事冲了出来,一齐杀向三狗子)杀啊~~~~
奸:哎,诸位大爷,饶命啊!!!(配以京剧打斗的声音狼狈逃窜)
(康迪勇,武爱国带领着众多青年也追到了台下)
(灯光全暗,孙杰上台)
孙:多么振奋人心的一幕啊,抗战时期,多少相声工作者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祖国的忠诚,有的人参加了敌后宣传队呼吁全民积极抗日,有的人不惧危险冒死在前线为抗战的将士们带去一片欢乐,也有的相声艺人因拒绝为日军服务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随着华夏儿女坚定的信念,抗战胜利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人民再次获得了自己的自由,昔日在旧社会里饱受苦难的相声艺人们,在政府的帮助下组建了曲艺团,相声艺人们的生活安稳了,他们再也不用为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担忧了。(灯光暗下,孙杰下台)
(灯光渐渐亮起,康迪勇和武爱国再度上台)
康:康迪勇
武:武爱国
康、武:上台鞠躬。
康:好久没有在这舞台上说相声了
武:哎,没错
康: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成立了。
武:多年的心愿实现了。
康:可当前的天下并不太平,眺望南边,台湾尚未解放,看看北边朝鲜境内局势危急,我们必须保持时代的警惕性,不满足与现状安定感是当前我们最需要做到的。
武:这倒是。
康:参军入伍,保家卫国这是人民政府的号召,怀着这颗爱国心,我加入了村里的民兵连。
武:有志气。
康:作为革命军队的后备力量,我时刻提醒自己,知识不要落伍,思想不要落后。
武:保持先进嘛。
康:有一句话说得好,要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我要学习啊!
武:哦?要学习?

康:我要向工人兄弟学习,我要向部队战友学习,我要向革命干部学习,我要向科学工作者们学习,俗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向多个人学习,学习多种知识,温故知新,学以致用,无论再忙也要抽空读书,因为我都这个年龄了,如果再不抓紧,恐怕真的就赶不上时代的需要了!
武:好,说的多好。
康:只有充实了自己的知识基础,丰富了自己的科学理论,才能为我党我军的实力,为革命的战争制造先进的武器,到时候甭说台湾,就是亚非北南美,南极欧大洋这些地方也必将是一片赤旗的天下。
武:看出来了,您也是个有志的老青年啊。
康:闲话少说,光说不练空把子,从今天起,我要抓紧时间学习,先学好的是学外语。
武:霍,学外语,您可真够时髦的。
康:买外语需要教材,还需要各种外文书报来完善自己的基础,所以我没事就去买相关书籍,我大批大批的买,到时候大批大批的学。
武:那您一次要买几本书啊?
康:几本书?太少了,我都是一斤一斤的买。
武:一斤一斤的买,什么地方还能这么卖?
康:就收废品那,书给的多斤数足。
武:好嘛,这可真能找地方的。
康:广播电台里前不久也播放了英语学习的节目,这不每天晚上回到家里我就拿着这些书籍,听着收音机,我一遍一遍的学。
武:哦,那结果怎么样啊?
康:刚开始的时候肯定不大适应。
武:嘿,那正常,万事开头难嘛。
康:可渐渐的,我掌握了一种学习方法。就是听着广播里念下这个单词,回头你自个儿啊,用汉字写下他的读音。
武:哎,这个想法好!有创意!
康:用着这种方法学习啊,我渐渐的发现了一种规律。
武:哦?什么规律大家来听听。
康:在西方世界里,很多他们的话与我们都是相反的。
武:此话何解呢?
康:比如说啊,这早晨见面了问声好怎么说呢?
武:哎,这算是叫您给问着了。前几天我偶尔听听英语学习节目他还教这个了呢。早晨好的英文就是good morning。
康:对,就是这个,我拿汉语这么一记,狗得猫脸,你说说啊,好好的一条狗,结果却得到了一张猫脸,这有什么可好的啊?
武:霍,还有这么记的。
康:再举一个例子吧,忍受折磨的,这个词用英语怎么说啊?
武:哦,这个我也学了啊,叫suffer.
康:你说变态不变态吧?
武:怎么了这是?
康:您瞧瞧,都忍受折磨了,还一个劲儿喊舒服,你说这不是自虐嘛。
武:好嘛,那这么说,现在您的英语水平进步很多了吧?
康:嘿,您别提了,当我的英语学习正处于火热状态中时,这个节目取消了,电台不播英文了全部改播俄语。
武:向我们的社会主义老大哥学习嘛。
康:可俄语单词太长太绕,这一招不管用了。
武:嘿嘿,我劝您啊,都这么大岁数了,别瞎折腾了。
康:是啊,现在这么大岁数学什么不方便了。
武:没错。
康:要是再不锻炼锻炼身子骨啊,以后连打仗都打不动了。
武:好的身体是本钱嘛。
康:我要向革命军人学习,练骑马学游泳,开汽车,开火车,开飞机,开坦克,学习革命军人全才的本领,我练射击,学擒拿,搏击散打样样精····哎,最主要的就是学习游泳了。
武:哦,可说呢?
康:现在为什么台湾迟迟没有解放?就是因为我们的海军还不能造出航母,现在好了,管他有没有航母,真把我惹急眼了老子游到台湾去。
武:霍,这可够远的。
康:所以有一个极好的身体素质才是学习游泳的良好保障。
武:没错。
康:所以我要加大身体的锻炼。
武:说得好!
康:每天都来个一万米短跑。
武:等会···您打住,一万米还叫短跑。
康:没办法,马拉松习惯了。
武:好家伙这是玩命去了。
康:我开始制定严格的训练计划。
武:给大伙说说。
康:我算了一下,从我们家走到人民广场大约需要10里地,一去一回正好相当于一万米。
武:算的够精确的。
康:我就以这个为训练路线,争取天亮开跑,太阳落山前跑回来。
武:您打住,这一整天才跑一万米,这比走的还慢啊。
康:瞧,这你就不懂了吧?其实速度并不是训练的主要因素,最主要的是要达到这个运动量,别说,一个月后,我的体质得到了明显的好转。
武:哦?给大伙具体说说?
康:现在我要再弯腰捡个东西,直起身子来肯定不喘粗气了。
武:嘿,这您当初也太虚弱了。
康:民兵连里很多人都是游泳的好手,私下里我就看他们的游泳动作,我私自模仿,练习。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没到两个月,什么蛙泳蝶泳自由泳,仰泳侧泳狗刨泳我都会了。
武:哦?那这么说游泳对您来说没有不行的了吧?
康:别说,还真有一样游的不行。
武:哪样游的不行?
康:在水里游得不行
武:废话,你游泳不在水里游在哪游?
康:刚才那些泳我都是趴在高粱地里游的。
武:好嘛,游旱泳啊.
康:其实在水里也游过?
武:在哪游的,水库还是海边啊。
康:大众澡堂的浴池子里,水太浅,没游开。
武:嘿,瞧您找的这个地方。
康:军人的其他技能学习也同样必不可少。
武:没错。
康:用科学的方法融入其中,必然会使你的训练成绩明显提高,不瞒您说,前几天我在一本书里学会了一种科学的方法,结果一下子做了一万个俯卧撑。
武:霍,一万个,那您可真是赶上超人了,快跟大伙说说,您用了什么科学的方法。
康:这个方法其实大家想学都能会。
武:怎么学?
康:以后再做俯卧撑时,用二进制方法查数。
武:我抽你!合着连二十个都没做到呢。
康:曾经民兵连还组织过打靶训练,要求每人打1000环,就是说即使你准到极点也要打一百发子弹。
武:任务量不小,那你完成了?
康:当然,我不但完成了还帮助别人完成了任务。
武:哦,合着你的子弹全打到别人靶上去了!
康:还有投掷手榴弹训练,目的在于检测大家的臂部力量。而且机会难得,每人只有三颗手榴弹。
武:这也是危险项目~
康:一共才三颗,机会难得,所以我打算借此机会把腿部肌肉也练练。
武:哟,这怎么练?
康:把手榴弹放在地上,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十米远
武:又,那后来您怎么没死啊···
康:我命好,那第三颗手榴弹那是颗哑弹。
武:嘿,要真炸了,我今天就得跟你的黑白照片说相声了。
康:这不是现在中央开始部署抗美援朝的战争了吗?作为一名民兵战士,我也希望冲向朝鲜的战场,为保家卫国贡献我的力量
武:够勇敢的这。
康:等我去了政工办申请报名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民兵都是留守在国内的,上朝鲜战场的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正规部队。
武:这也正常。
康:我这个上火啊,早知道我当时去正规部队当一名合格的子弟兵该有多好啊。
武:废话,你这么大岁数正规部队也去不了啊。
康:不过没关系,正规部队去不了,我依然要在国内为祖国的安定做出贡献。
武:好样的。
康:朝鲜形式很不利,其实国内同样不容乐观,作为地方的同志,我就要和特务连的同志们比一比,看谁特务抓的多?
武:好家伙,头一次听说,还有自己单蹦抓特务的。
康:我是干民营企业的嘛。
武:没听说过!
康:根据我从评书小说中得到的经验,几乎每一个特务团队执行任务时都是秘密行动的。
武:哦,是有这么一说。
康:两个穿着神秘的人在一起碰头,不知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人给了那个人一些什么东西,然后就散伙了,散伙后其中一个人就进一个神秘的暗室了。
武:哦?那个暗室十有八九是用来发射密电的啊···可是话说回来了,这是小说里写的,真正生活中你到哪去抓这么多特务去啊。
康:说出来您还别不信,我还真破获了一次特务行动。
武:哦?这么巧合?
康:大约是两周前的是了吧,我正在大街上溜达,突然看见两个衣着特殊的人碰到一块了,一个人身穿西装表现斯文,另一个人身穿中山装带了一副黑墨镜。两个人见面相视一笑,就去一个没人的小角落里了。
武:哟,这么夸张。
康:我一看不对劲儿,就悄悄跟在他们后面了。
武:这够危险的。
康:他们进了一条凄静的胡同,穿西装的环顾一下四周,当确定没人的时候,他递出了一个神秘的纸包,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戴墨镜的也朝四周看了看,当确定安全时他悄悄将这个纸袋放进了口袋里。
武:这是地下交易。
康:两人又互相耳语了一番,我看见穿西装的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戴墨镜的发出了阴森的冷笑。
武:霍,这够渗的慌得啊。
康:等到两个人分手了,我在后面悄悄的跟踪他,要说这个特务够狡猾的,本来可以直接走大路回去的,他偏偏要多绕几条小路。
武:此人疑心重啊。
康:我跟他进了一个高大的建筑物,见他进了一个小屋,从门刚一打开的那一刹那,我发现屋内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啊,临进屋前,他看了看周围,在确定没有人跟踪他的时候,噌的一下转进了那个充满玄机的密室。
武:这够恐怖的。
康:当时我就在想,是进还是不进啊
武:是够危险的。
康:突然,我的信念坚定起来,作为一名民兵战士,我们要不怕流血,不怕牺牲,不顾一切的去同那危害祖国的不法之徒作斗争!
武:说的好!
康:就在这时,我一个箭步冲到门前,我是砸门而入,用我在民兵连学到的那一套擒拿法,将他狠狠地恩在地上。
武:好身手!
康:我厉声质问他:说!你们的聚集点在哪里?用的是什么电码?你要是不说,我代表人民代表党我···
武:毙了你?
康:掐死你!
武:为什么是掐死啊?
康:我一个民兵平时哪来的枪啊。
武:这倒也是,后来交代了吗?
康:当然交代了啊···能当叛徒的人哪有不怕死的啊,只见他缓缓地将脸转向了我。有气无力的对我说:“大哥,你误会了,我在暗室里洗胶卷呢”
武:去你的!
康:康迪勇
武:武爱国
康、武:下台鞠躬

(第三幕完)


本文在2011-8-11 8:33:27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影视戏剧
『影视戏剧』 芋泥(二幕剧之一)胡荣顺2014-01-14[817]
『影视戏剧』 选择茹穗穗2013-08-08[870]
『影视戏剧』 老张家难念的经茹穗穗2011-11-27[1099]
『影视戏剧』 浅谈“宫崎骏”动画电影里的童话世界B女2011-09-22[1428]
『影视戏剧』 【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四幕)沈喆2011-08-09[1403]
相关文章:『沈喆
『文化信息』 韩劳达相声讲座获得圆满成功沈喆2015-04-26[1011]
『文化信息』 李立山老师赴新加坡讲学获得圆满成功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5-04[836]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81]
『征文活动』 全球海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沈喆2013-10-11[1611]
『小  说』 老鼠的追悼会沈喆2013-08-28[1605]
更多相关文章
沈喆 去沈喆家留言留言于2011-08-11 23:19:57(第1条)
报告诸位编辑老师,我发错地方了,实在对不起,最近太忙所以注意力不集中,哪位老师可以帮忙改到影视戏剧栏吗???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