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相  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五幕)发表日期:2011-08-09(2011-08-12修改)
作  者:沈喆出处:原创浏览135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话剧剧本】青春相声夜(第五幕)
文/沈喆
2011年08月09日,星期二

 第五幕

人物:孙杰    小华    许成功(简称许) 王自强(简称王)

(舞台渐渐亮起,孙杰与小华再次上台)

华:唉,真是悲惨,十年动乱阻碍了中国的发展前程,也差点毁了中国的相声事业。

孙:是啊,这十年里,我党我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可是再漫长的黑夜都结束,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中国的经济犹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经历了犹如灭门之灾的相声也在这春意正浓的好时刻迎来了新的活力。

(两人退下)

(周围的背景是一片繁华的都市场景)

许:改革开放气象新

王:科技发展样样精

许:经济建设重抖擞

王:百姓安康庆太平

许:青年相声演员许成功

王:王自强

许、王:上台鞠躬!

许:自从四人帮被打倒,邓小平主席开创实施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政策这十几年来,中国的经济呈现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新迹象。

王:是

许:我们的人民,随着市场经济的繁荣富了起来,我们的国家,随着对外经济的流通也逐步的走向了正规。

王:没错,一切进步的事实是我们有目共睹的。

许:是啊,今天大家能满怀欣喜的来到晚会的现场,我无比的感动?

王:哎,这次用的不好,应该是生活越来越好您无比的激动吧?

许:不是激动,是感动,大家能放下工作来看我的告别演出,我不胜感激啊。

王:您的告别演出?

许:没错啊,说完这一出,以后就不说相声了。

王:这是干什么啊,改革开放这几年,相声事业再度繁荣,离开这个行业您不后悔吗?

许:我要跟我现在的几个下海经商的哥们学做买卖,挣大钱。

王:霍

许:到时候组建一家北京城最大的

王:什么?

许:掏耳勺专卖店

王:咳,有点意思,这个行业风险小,不过你卖掏耳勺哪辈子能赚大钱啊。

许:所以还得卖点额外的副业来维持手艺

王:哦,副业您卖什么?

许:顶针和痒痒挠啊

王:好嘛,这也没大到哪去。

许:所以我寻事着,现在的时机还未成熟,不如我先去打工,等有了一定的资本再选择单飞,这不是更稳妥吗?

王:哎,那您打算做什么工作啊。

许:我啊,打算去到麦当劳洗碗?

王:去麦当劳洗碗?你家哪辈子看见肯德基有碗让你洗了?

许:是啊,我也是去了才知道的,原来他们的餐具都是纸质的和一次性的,你说这多浪费啊。

王:人家有那么多钱你管的着吗?

许:就这样,我光荣的成为了肯德基的柜台服务员。

王:好好干吧。

许:干不了了。

王:为什么啊?

许:我这个人面子太薄,被人在公共场合说几句呆不下去了。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客人,点了一样东西,我们店里没有他就把我骂了。

王:店里没有东西这是正常现象啊。

许:问题是他要的东西太苛刻了,肯德基虽然以卖炸鸡著称。可你哪辈子见到他卖鸡爪子了?

王:嘿,这可太为难人了。

许:被骂完没脸了,去了一家上档次中餐馆,成为了一名写菜单的服务员。一般上这个馆子吃一桌饭比较贵,我想这回顾客的素质能高一些了吧

王:嗯,好啊,换个地方接着工嘛作。

许:唉,没想到刚过了几天我又被骂了。

王:哟,您就是这命。

许:可不是嘛,那天我正在店里工作,来了一个挺横的家伙,那装扮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暴发户。

王:所以现在有钱下馆子了

许:我一看来者不善啊,可俗话说的好,顾客就是上帝,只要他来光顾我们的饭店了,我就得笑脸相待啊。

王: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许:我马上迎上去毕恭毕敬的问,先生:请问想吃点什么这位态度到挺横:看都没看我,翘个二郎腿很仗义的对我说:给我来盘菜花炒肉。

王:太没礼貌了这也。

许:可惜啊,今天点这道菜的人太多了,今天市场上买的菜花全部做完了,我一看没有了,很歉意的对他说:“对不起,先生,这道菜现在没有了”

王:那他怎么说呢?

许:他一听没有了不高兴了,老子就想吃这道菜没有了,你说扫兴不?

王:这人家服务员也没办法啊。

许:这样吧,既然菜花炒肉没有了,给我来一盘肉炒菜花。

王:啊?

许:对不起先生,这道菜····他没有了。

王:这不等于白点嘛

许:那位哥们急了,给我劈头盖脸一顿骂:你说你们他妈的还能不能干了,怎么点什么什么都没有呢?

王:哎不,他不也就点了一道菜吗?

许:好,今天什么都没有,老子我还不吃了。说完他站起身子骂骂咧咧的就走了

王:嘿,这可真够倒霉的了。

许:哎,你说这行我还能干吗?不行,我得走,要是天天都被这么骂,我不得少活个四五年啊。

王:得,您还是做点小买卖的,自己给自己当老板也挺好的。

许:我试过啊,可是我这个人啊,没那么灵活,不会与人砍价还价。

王:砍价还价对于生意人可是相当重要啊。

许:比如你想去批发市场买衣服到时候零售,人家给一个价,60一件,你就得问了,能不能便宜点,一百块钱我买两件。我看我朋友都是这么回的

王:是啊

许:可轮到我去时就糟了,一问价钱,人家给价了,60块钱一件,当时我就慌了,能不能便宜点,200块钱我买三件。

王:好嘛,这得把批发商乐死了。

许:干什么都得有技巧,干什么都不容易。

王:那是,什么钱都不是白来的嘛。

许:一个月过去了,连个固定工作都找不到,水电费还没交呢,家里小孩还哭着要喝牛奶呢。

王:现在知道缺钱了吧

许:于是我决定铤而走险

王:啊?

许:你说我这要是抢劫,是不是比上班来钱快。

王:万万不得啊,被抓到那是要判刑的。

许:我顾不了这么多了,至少被抓了进炮局还管顿饭

王:这是想钱想疯了疯了。

许:当劫匪好啊

王:哦?怎么个好法呢?

许:舒坦自在啊,您想想这几年有钱人多了,爱花大头钱的也多了,国贸商店里那高档物品区的一个驴皮的背包要好几千,照样有人买,你说这么有钱我不劫他们我劫谁啊?

王:您打住,您打住,刚才您说的那个背包,你怎么这么肯定他是驴皮做的?

许:我怎么知道,他自己在上面写的嘛。乐··· 鱼 ···驴

王:有点问话好不好,那是国际品牌LV

许:甭管他是什么了,反正我铁了心干这行了,作为一个优秀的劫匪就应该有一个好枪法

王:别把自己打了

许:于是我就把自己家藏了很多年的枪拿了出来,作为神枪手就要做到指哪打哪。

王:还有枪?

许:见到有钱的人,从他的腿瞄准,砰的一枪,您再一看

王:腿折了?

许:裤子湿了

王:次水枪啊。

许:最开始这是练习,被人骂一顿就完了,后来我在黑市买到了一把真枪。

王:您真有路子

许:在电视上,人家那个抢劫分子,都面前摆着一堆酒瓶子(做手势)啪啪啪。、

王:瞧这架势。

许:我也得练

王:好好练吧

许:我买了10箱雪花啤酒

王:真刻苦

许:练了几天,一看不不能再练了。

王:怎么了?

许:天天喝醉酒,总睡觉。

王:啊?

许:我酒量不行。

王:谁让你喝的。

许:不喝不浪费嘛,浪费是犯罪啊。

王:得,您练着吧,我不拦你。

许:等枪法练好了,我突然改变过去的想法了

王:为什么啊。

许:您看看广大工作在公安一线的战警同志们,每天维护社会治安那是不吃辛苦,你说我怎么好意思去给他们添麻烦呢?

王:嘿,说你怕死就得了呗。

许:我打算来智斗的。

王:哦,怎么个智斗法?

许:我把他人抓起来了,让他家里自己送钱来,这不比真枪实弹的去抢要安定多了吗?

王:好嘛,改成绑架了。

许:任何人想成就大事,必然需要大家的共同合作。就像当小偷的,帮你接包的多余,但你还得留着他更踏实。

王:哦,那是

许:就像倒卖毒品的,帮你看风的多余,你不还得有他才稳妥吗?

王:这倒没错

许:就像说相声的,捧哏多余,你不还得留着他消耗时间吗?

王:嘿,我说您能不这么比不?

许:所以我觉得发展一下下线。

王:谁啊

许:我媳妇!

王:你媳妇?

许:我把我的想法跟他一说,咱俩这是一拍即合啊。

王:瞧着了吧,这玩意还有夫妻连相的。

许:我们经过分析,最后决定让我媳妇下手,我负责接应。

王:你媳妇能行吗?

许:我们不用暴力,得用计策。

王:计策?

许:我媳妇当卧底,去一家家政公司应聘保姆,去那些有钱的人家服务。

王:这也叫卧底?

许:要找个有小孩的,等取得人家的信任,把小孩绑走。

王:没安好心

许:终于找到了一家,有个5岁小孩,父母都是做买卖的,家里有钱

王:这户得小心了

许:我媳妇潜伏了半年,愣是没机会下手

王:活该

许:有一天,我媳妇回来了,告诉我:“我把他儿子绑架出来啦!”

王:还真成功了。

许:我太激动了,一看她一个人回来的,“你把他儿子藏在哪了?我去联系赎票!”

王:瞧这模样!

许:我媳妇说了一句话,没把我气死。

王:哦,说的什么啊?

许:“我有了,在我肚子里呢。

王:啊,怀上了?

许:许成功

王:王自强

齐:下台鞠躬.

(孙杰,小华再度上台)

孙:怎么样,小华?在聊了一晚上的相声,你对它已经有一个认识了吗?

华:哎,你别说,现在我还真的喜欢上这门艺术了,在这个夜晚,我们渡过了一个欢乐的不眠夜,这个夜晚属于相声,属于热爱欢乐的每一个人。

孙:是的,相声的历史是辉煌的,相声的未来正需要我们这些青年人来传承。

华:没错,这是一个充满青春的时代,但这个时代同样需要欢乐和笑声,让我们记住今天,记住这个青春的相声夜。

孙:亲爱的朋友们,感谢大家欣赏今天的晚会,大家晚安!

华:晚安

(所有演员上台谢幕)

(全剧终)


本文在2011-8-12 23:25:21被林子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相  声
『相  声』 “一次过!” (对口段子)林子2014-02-05[824]
『相  声』 地铁车厢的一幕胡荣顺2014-01-28[938]
『相  声』 月亮的歌胡荣顺2013-12-31[1177]
『相  声』 孔子姓名学胡荣顺2013-12-11[867]
『相  声』 叹十声胡荣顺2013-12-09[971]
相关文章:『沈喆
『文化信息』 韩劳达相声讲座获得圆满成功沈喆2015-04-26[1011]
『文化信息』 李立山老师赴新加坡讲学获得圆满成功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5-04[835]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80]
『征文活动』 全球海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沈喆2013-10-11[1611]
『小  说』 老鼠的追悼会沈喆2013-08-28[1603]
更多相关文章
沈喆 去沈喆家留言留言于2011-08-13 16:48:54(第1条)
呀,又放错了一篇,实在抱歉!诸位编辑老师们麻烦了~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