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书讯新书发布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刘若英新书章节发表日期:2011-09-19(2011-09-22修改)
作  者:聂崇彬出处:原创浏览548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刘若英新书章节
文/聂崇彬
2011年09月19日,星期一

刘若英,并不是我偶像,以前确是通过她对传统美意的一番描写,对她产生了好感,最近她的新书《我的不完美》简体字版今年8月在大陆推出。在这部新作中,刘若英用14篇散文、3篇小说,谈着各种「爱」,用52则诗作抒发她日常行止间的种种感怀。新书中奶茶以细腻的文字,抒发她对事物不完美的体悟,其中有一章节,描写她外公和勤务兵之间终身的情谊,颇为感人,和大家分享。

 

书章节之一:《张叔》

张叔十四岁跟我们家结下不解之缘,那是我出生前二十年。听祖母说,张叔小时候家境非常困难,非常瘦,皮肤黝黑黝黑的,常常到我祖父在南京的办公室门口溜达。萧副官见他相貌端正,想收留他,就让他来当小小传令兵!就这样,小屁孩一个,被理了寸头,握着比他还要高的枪杆在我祖父家门口站岗,一排整齐洁白的大牙吃吃露着,笑着。可以想像当时的他,对这一身行头和归宿充满了期待。每天每天精神抖擞的……。祖父撤退到台湾,他也就顺理成章的跟着来了台湾,从此以我家为他家。
张叔奋发学习,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公路局,当了一个公务员。这期间,他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一家人非常和谐的生活着。
虽当了公路局的公务员,张叔每天还到我们家。有时是早上上班之前来看看,下班有空也会来帮忙,大约他觉得自己有两个家。到他从公路局退休下来,他在我家的服务又从兼职恢复成全职。这时张叔已经六十多岁了,平头已经泛白。
祖父的最后两年,吃喝拉撒就全靠张叔一个人。祖父临终时,张叔坚持亲手为他擦拭身体,像是在跟自己的大半人生告别。这样的两个人——老将军跟传令兵,没有血缘、没有债务、​​没有合约,凭的就是相互的感念。
祖父离开之后,张叔依旧坚持每天来家中招呼祖母。长年在外地的我打电话回家,只要是张叔接的,他总不断重复着「家里都好,家里都好,你放心……你放心……」。我也总因为他这样说着,更加放心在外游荡。我知道,刘家大到存款,小到洗手台的螺丝钉,张叔叔都会一肩挑起。
后来他病倒了,当时正赶着唱片宣传通告的我,想去看他,祖母跟他的家人都劝阻,「张叔不放心你去,树林很远,下一趟,下一趟吧… …」,要不就说怕我找不到路。就这样,我失去再见他一面的机会。
我终于去了他家。我跟姐姐向他的灵位磕头,说好不哭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啪啪啪的掉着眼泪。
他十四岁到我家,此后陪了我们六十多年。
他的太太这么​​说着:「他这一生永远把刘家放在第一位,再来才是自己的家人。每年的年夜饭,他都是招呼好刘家,才愿意踏上归家的路… …」。
他是六个老家人中,最后一个离开的,他的离去,对我而言是一整个世代的结束——一个只问付出不求回报的年代,一个把忠诚视作基本教养的年代。他们对祖父,就如同祖父对民族和国家。祖父,连同老家人,前后陆续离开了我。从此我益形孤单,生活中少了活生生的典范,我只希望,他们的气节永远伴随着我,留存在我的血液中。我只希望,祖父,张叔,易,萧副官……,他们鲜明、巨大的形象,会在我无助的时候,在我抬头处出现。
(摘自刘若英的新书《我的不完美》,本文有删节)

刘若英在新书发表会


本文在2011-9-22 22:41:45被林子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新书发布
『新书发布』 新加坡文艺协会新加坡文艺协会2017-11-11[281]
『新书发布』 新加坡文艺协会举办“2016年新书发布会”新加坡文艺协会2016-11-17[767]
『新书发布』 大型纪实摄影画册《新加坡组屋生活》新书发布会新加坡文艺协会2015-07-21[1001]
『新书发布』 新加坡文艺协会-2014年度新书发布会新加坡文艺协会2014-10-28[949]
『新书发布』 方然诗集《心灵叩响的音符》新书发布会芊华2014-10-26[758]
相关文章:『聂崇彬
『美  食』 感恩节的主题聚餐会聂崇彬2011-11-23[2361]
『纪  实』 何处下刀(遭遇乳癌系列4)聂崇彬2011-11-15[1389]
『纪  实』 上天的警告(遭遇乳癌系列3)聂崇彬2011-11-15[981]
『随  笔』 铲平伟大和伟大的余波 (遭遇乳癌系列1,2)聂崇彬2011-11-01[1849]
『散  文』 我的病友聂崇彬2011-10-10[120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聂崇彬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