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窗外的邻居•狮城篇 发表日期:2011-10-22(2012-04-29修改)
作  者:倪立秋出处:原创浏览7960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窗外的邻居•狮城篇
文/倪立秋
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

 

      在我曾经居住过的房子外面,有过一些特殊的邻居曾与我相伴。虽然当时我内心里并不十分愿意有这样喜欢制造热闹的近邻,可现实并不总是能遂人意愿,很多事情都是由不得人选择的。像我那些窗外爱闹腾的邻居们,便是如此,要不要它们做我的邻居,可由不得我选择。

      狮城生活近十年,曾买过一套五房室的单元房。这套房子无论外部环境、内部结构还是周边的交通条件,都十分理想。购房手续办完后,很快就拿到了门钥匙,一家人喜孜孜地迅速迁入新居。

      刚搬进新居时,看着窗外翠绿的树木参天高耸,多彩的建筑鳞次栉比,每天足不出户即可饱览如画美景,我内心自然充满无限喜悦。但入住不久,我很快就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妙。我家位处十楼,一面墙朝东,一面墙朝北。东边墙的窗外有数棵大树,高度几乎与我家窗户持平。我的卧房十分接近这些参天大树,开窗就能看到树叶婆娑,树顶似乎伸手可及。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在周末的早晨再无法安眠,因为从窗外硬挤进来的无数刺耳的聒噪声毫无谦让之意,一个个像要争夺冠军似的毫不客气地钻进我的耳鼓。平日我每天都必须早起上班,本打算在周末以酣睡来补上平日睡眠的严重不足,可这个如意算盘很快就被窗外的邻居们近乎残忍地粉碎成空。

      一个周末的早晨,睡意朦胧、心情烦躁、睡眼惺忪的我气恼地移开窗户,异想天开地想跟邻居们通过协商沟通达至理解,请它们能放我一马,暂时安静一下或转移阵地,让我能拥有安睡的周末早晨。但窗户一开,邻居们立马让我睡意顿消。我被眼前所见吓到呆住了——窗外那数棵大树上布满了黑乎乎的鸟儿,它们全身上下都是黑的,数目之多,无法计算。只见每棵大树的枝丫间黑压压一片全都是黑色的鸟儿,每只黑鸟似乎都在张开嘴拼命高声大叫,个个叫得酣畅淋漓,不亦乐乎。敢说那是我此生所见过的数量最多的黑鸟大聚会。

      这些黑嘴黑脚黑头黑身的邻居,就是狮城著名的乌鸦。它们是新加坡最多也最常见的鸟儿,常常数以千百计地聚集在一些大树上,每天声嘶力竭地大叫大嚷。很不幸地,它们其中一个不小的群体也跟我一样拥有慧眼,看中了我家窗外那几棵参天大树,每天早晚都在那边召开乌鸦国事大会,不分昼夜,废寝忘食,我从未见其有过任何倦怠。不知何故它们总像有些所谓民主政体的国会一样难以达成一致协议,从早到晚吵个不停,其声之杂,其音之高,恐怕一时无有匹敌。

      就这样,我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无法安眠的周末早晨,嘴里心里不知对这些不受欢迎的闹人的鸟国邻居发出过多少诅咒。但它们丝毫也不在意我的感受,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依然故我,每天晨昏都在持续着它们那没完没了的鸟国大会,乐此不疲地共商国是,而我只能绝望地忍受,却根本无计可施。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察到窗外的世界好像发生了改变,我的黑邻居们似乎突然之间醍醐灌顶,善心大发,让我在周末的早晨能享受到安宁,不再打扰渴睡酣眠的我。另一个周末的早晨,已然享受到饱睡的我对窗外的邻居们充满了好奇,心情很好地想探知它们为何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悟通人性,再度异想天开地打算跟它们打招呼并致以谢意。

      没想到开窗往外一望,发现我的那些黑邻居们全都已经不见踪影。正心生奇怪,再定睛往下一看,更吃惊不小,发现那数棵大树已不知何时被何方神圣剃了光头,枝叶全无,只剩光秃秃的树干。我这才心知乌鸦们大概无处立足,迫不得已另觅佳处另选会址继续开会。后跟人类邻居打听,才知道楼内有人忍功虽没有我好,却比我有办法,懂得向市镇理事会投诉。管辖我家居住区的东海岸市镇理事会向来从善如流,居然以如此高招救民于水火,算是为我等庸常无为之小民除掉心头大恨,真是善莫大焉。

      从此我算是过上了安静日子,能安心享受周末酣眠,日子好像过得挺心安理得,惬意无限,如行云流水。这样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听到了窗外传来鸟叫声,但这次不是成百上千的鸟聒噪,而是两只鸟的对鸣。从它们的叫声中,我判断它们好像在讨论什么,似乎有事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开窗往外看过几次,没发现明显异样,也曾偶尔看到过一两只黑鸟儿从窗前飞过,但它们看到我后,并未驻足停留,我也不以为意,照样过我安宁祥和的日子。

      狮城常年皆夏。我家离马路不远,每天马路上车水马龙,来往车辆川流不息。我怕热,怕吵,还怕蚊子,因此一年到头每天必关窗开空调睡觉。虽然明知这样做,既费电又费钱,还给咱地球母亲增加碳排放,很不环保,心中不乏罪恶感,但为了能拥有足够的睡眠,有足够的精力应付狮城每日快节奏的生活与工作,也只好如此,似乎别无选择。

      我家空调主机就放在我的卧房朝东那扇窗下的外墙上。在黑鸟云集的那段日子里,主机外壳上时常会有黑鸟光顾,它们或呆站,或肃立,或嬉戏,或对话,或争吵,俨然主人一般自在随意地徜徉其上。因此主机顶壳上面时常有鸟粪点缀,不经意间,看上去宛如一幅幅能散发奇异丰富味道的抽象画,令人印象深刻。我的内心当然对此深感不满,这毫无疑问,也勿庸讳言,但面对这样一群无法讲清道理的鸟国邻居,我除了不满,还有无奈。而且,它们每日云集响应,鸟多势众,有鸟嘴数以千计,纵然我拥有三寸不烂之舌,即使我再精力过人,且胆敢与它们对吵到嘴唇爆裂,也肯定不是它们的对手。所以我善意地规劝自己还是省省吧,最好是识相点儿,要懂得珍惜我那点原本就不是十分丰饶的口水资源,于是我常常乖乖地选择沉默,以尽可能节省我自己原本就很有限的人力成本。

      由于我不知疼惜的不懈折磨,空调经过长期劳作,终于不胜负荷,颓然罢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这样安慰自己,只好忙不迭地去换台新的。就在安装工人要拆掉旧机换上新机时,我听到了几声娇脆的鸟鸣。伸头往外往下一看,原来是工人在旧机的底座上发现了一只鸟窝,窝里卧有几只鸟的幼雏!那几只幼雏还未长出任何羽毛,全身光秃秃的,皮肤呈肉红色,幼小的身体软软地趴在窝里,眼睛还未完全睁开!那娇脆的鸟鸣声就是从这几只肉红色雏鸟的小嘴里发出来的,让人听了不由生出心疼的感觉。

      我吃惊不小,甚至有被吓到的感觉,脑中立即联想到最近时不时飞来的那两只成年乌鸦,马上明白了它们为什么总在窗外盘旋,鸣叫——它们一定是这些鸟宝宝们的父母!当初它们对鸣时讨论的肯定是这些鸟宝宝!

      旧的空调主机最终被换掉了。我不敢看工人们把那些鸟的幼雏放在哪里,更不敢问他们打算最终如何处理那几只幼雏。空调主机被换掉后,那对黑鸟父母曾经回来过多次,没看到孩子们,它们每次都边叫边离开。在我听来,那叫声里充满着质问、绝望和悲哀。

      在旧机被拆掉之前,先生曾用相机给鸟宝宝拍了照,但到现在,我都没敢看他拍的那些照片,甚至都不敢问起那些照片的去向。

 

                                                                                  2011年9月17日写于墨尔本


本文在2011-10-23 3:37:08被冰花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33]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177]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293]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427]
『散  文』 镜子里的人生茹穗穗2017-11-19[262]
相关文章:『倪立秋
『海外文学评论』 集编导于一身——作家孙博的跨媒体追求倪立秋2018-06-09[113]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177]
『评论杂谈』 让华人翻译家为中国文学国际化加速倪立秋2018-01-03[381]
『文化信息』 外国文学经典生成与传播暨海外华人文学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项江涛2017-12-14[338]
『散  文』 探访古迹,仰视古色邯郸倪立秋2017-07-07[335]
更多相关文章
一见芳然 去一见芳然家留言留言于2011-10-24 00:58:34(第1条)
特殊的邻居丰富了岁月的欢歌,让生活多姿多彩,谢谢分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倪立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