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游  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其一:弗尔第与马雅市集 发表日期:2011-12-24(2012-01-16修改)
作  者:尤今出处:原创浏览162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其一:弗尔第与马雅市集
文/尤今
2011年12月24日,星期六

  认识弗尔第,必须从墨西哥一种美食说起。

  由帕连奎到麦吕达去,搭乘公共汽车,车程是十个小时。我在车上翻阅旅游资料,读及一段很有趣的文字。那段文字,介绍了墨西哥一种拥有千年历史的古老名食“COCHINITA PIBIL”。将一大块重达七八公斤的猪肉用酸橘汁、薄荷粉、蒜头、大葱和其他一些墨西哥传统的调味品腌了,以大片的香蕉叶裹住,然后,将一块大石在炭火上烧得通红,再把大石和猪肉一起埋进地底下,把泥土严严密密的盖好,让滚烫的石块在地下把肉“烙”熟。两个半小时后,扒开泥土,取出的肉,松软嫩香,美味绝顶。
  这样的美味,怎能不试?

  一到了麦吕达,在旅馆放下了行李后,便依照旅游资料所提供的地址寻去。奇怪的是:东询西问,硬是没有人知道这家餐馆坐落何处。

  询询问问,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它在一条热闹的窄巷里。令我们大跌眼镜的是:它根本不是什么餐馆,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摊子!

  摊子上的铝制大盆里,满满地堆着切片的肉;摊子前摆的长条木凳上,满满地坐着等吃的顾客。摊子上的两个人,一高一矮,正忙着把肉夹在对中切开的面包里,捧给顾客。我和詹不愿站着等,所以,到附近的咖啡店消磨了半个小时,再倒回去时,摊子上的顾客已散得七七八八了,铝盆里原本堆积如山的肉片,也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片了。
  向那矮矮的摊主竖起了两根手指,表示要两个夹肉面包,没有想到他居然以流畅的英语开口搭讪:

  “嗨,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把夹肉面包端给我们时,矮子也挨到我们旁边那张椅子来坐,热情万分地向我们介绍麦吕达的一个个好去处:中央广场、大教堂、蒙特厚大道、考古学博物馆,等等等等,说着说着,看到我们反应不甚热烈,搔了搔头,想了想,又说道:

  “嘿,离这儿不远,有个印第安族的马雅市集,你们想去看看吗?我带路!”

   马雅市集?我的兴致一下子便被提起来了。吃过面包付了帐以后,便随矮子去搭乘公共汽车了。

 物价很高薪金偏低

  矮子名字唤作弗尔第,深褐色的头发微微地鬈曲着,穿一袭黄白相间的短袖上衣,整个人的特征是圆:鼻子圆下巴圆、肩膀圆肚子圆,即连十根手指头也是圆的。当他双手下垂地站着说话时,我觉得他像一只可爱的肥企鹅。

  健谈的他,在公共汽车里,把他的整个生活以语言绘成一幅浓缩的画,展现给我看。

  他父亲是西班牙人,母亲和妻子都是马雅人。父亲在他童年时便丧生于一场大火中,他们七兄弟姐妹都是由母亲一手抚养成人的。长期在生活线上挣扎的困窘经验使他充分地了解“生养愈多、生活愈苦”的道理,因此,他和妻子决定“两个就够了”。

   “为了生活,我什么都做过。”弗尔第露着开朗的笑容,说道:“擦鞋啦、洗碗啦、扫地啦、倒垃圾啦,只要有钱可赚,我都去做。”

  “刚才那摊子,是你和朋友合股经营的吗?”

   “不是啦!”他飞快地说:“那个高高的,是我哥哥。他替别人管那摊子,我有空便去帮帮他。他每天早上7点开摊,下午1点收摊,每天做足六个小时,日薪才1.5万披索(约合新币7.5元),实在不够养家,所以,每天下午还得兼职做扫地工人。”

   “你呢,弗尔第,你做什么工?”

  “我做特约  杂役,兼任导游。”

  我听过“特约演员”、“特约撰稿员”,可从来也没听过什么“特约杂役”!

  “当特约杂役,好赚得很呢!”弗尔第得意洋洋地说:“墨西哥许多经济富裕的上等家庭,常在家里举行大型的聚餐会、舞会、生日宴会或是结婚宴会,我去替他们洗碗。宴会通常由下午5点开始,他们通宵达旦地吃喝玩乐,我呢,也彻夜不眠地洗洗涮涮,每每忙足十二小时而上床时,虽然很疲累,但却难以入睡,因为眼前总有无数的杯杯盘盘碗碗碟碟晃来晃去!”

  当特约杂役,每回可赚6万披索(合新币30元),比普通的工资足足多了四倍哪!

  聪明绝顶的弗尔第,利用工余之暇,苦读猛学英语。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业余的导游。每回到他哥哥的摊子帮忙时,遇上外来的游客,他便来个“毛遂自荐”。
  “墨西哥物价很高,可是,薪金偏低,几乎人人都得兼职才够糊口!”

  弗尔第说着,站了起来,下车去。

  保守迷信  知足常乐

  离车站不远处,就是马雅市集了。

  那是一个极大极大的市集。许多马雅人,不论老的、少的,都穿上袖口与领口绣着五彩图案的传统服装,在市集里卖东西、买东西。那些繁复多变的服饰,那些鲜艳亮丽的色彩,着实叫人目眩神迷。弗尔第指着其中一名上了年纪的马雅妇女对我说道:

  “你注意看看,凡是在肩膀搭着长长披巾的妇女,都是会说马雅话的。”

  我仔细看了,搭着披巾的,都是上了年纪的马雅人。

  那披巾,是单色的,青、蓝、红、褐、橙、黄、白,都有。披巾的颜色和衣服的色泽绝不相配,正因为这样,那披巾也就显得特别的惹目抢眼了。

  在西班牙语盛行的墨西哥,马雅语是不是一种濒临死亡的语言呢?

  对此,弗尔第说:
  “有些注重传统文化的家庭,依然坚守马雅文化,坚持以马雅语作为家庭用语。在这种家庭长大的马雅人,理所当然地成了马雅文化的捍卫者。然而,也有很多现实的家庭,彻底放弃马雅文化,使他们的后代成为不懂马雅语的马雅人。”

  “弗尔第,你的孩子会说马雅语吗?”

  “会呀!”弗尔第神气地应道:“他们不但会说,而且,会写!”

  马雅市集所出售的东西,当真是包罗万象,肉类、瓜果、蔬菜、香料、衣服、鞋子、日常用品、手工艺品,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极端有趣的是那些卖鸡的马雅人,他们将鸡脚用绳子捆了,倒挂在手臂上,静静伫立,等待买主。奇怪的是:那些鸡,悬空地倒吊着,却驯服地不吭一声。有些马雅人,做“独鸡生意”——把那鸡慎重的放在地上,守着它,像守着一一堆黄金。我想起了“金鸡独立”那个成语,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

  墨西哥农产品异常丰富,各类水果如芒果、西瓜、香蕉、木瓜等等,泛滥处处,整个市集淡淡地缭绕着水果清香的味儿。也许是这儿土壤特别肥沃,这些水果,都肥硕得惊人。
  玉米饼是墨西哥人最爱的食物,他们简直是狂食它。有三个马雅妇女,肩并肩地坐在一起,卖烘好了的玉米饼。我举起了相机,对准她们拍。没有想到,快门还没有按下去,眼前的三个人,便有了三种奇特的反应:中间那位戴着布饰花朵的漂亮姑娘,像鸵鸟一样把整个头埋进臂弯里;右边那位衣着朴实的中年妇女迅速低头,用衣服包住整张脸;左边那位脸上布满皱纹的,很快很快地把头扭到一边去。等镁光灯闪过而照片拍好时,那位马雅老妪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指着我的相机,破口大骂。我吓坏了,不知所措地望着弗尔第。弗尔第赶快走上前去,赔着笑脸,说着好话,可是,这还是不能平息她们的怒气,三双眼睛,化作了三把野火,把我烧得很痛很痛。

  狼狈地走开后,弗尔第才向我解释:

  “许多马雅人,迷信而又保守。她们相信灵魂会被相机摄走,所以,对于拍照,又怕又恨!如果你不幸碰上一些胆子较大、性子较烈的,还会扑上来砸你的相机呢!”
哇,千钧一发!

  这天,在马雅市集我虽然拍了不少照片,可是,都是趁人不备而偷拍的,事后,把照片冲洗出来后一张张地欣赏着时,我似乎还能感受到我自个儿加速了一倍的心跳呢!
  逛马雅市集,让我看到了马雅人保守迷信的一面,也让我看到了马雅人知足常乐的一面!


本文在2012-1-16 19:21:46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游  记
『游  记』 与红树林的亲密接触 - 记文艺协会的生态之旅茹穗穗2018-03-17[670]
『游  记』 让世界走入中国, 让连城走向国际柯希惠2016-01-11[876]
『游  记』 穿过那片红树林依林2015-08-19[840]
『游  记』 黑沉沉的黑森林 ------,德国特别的旅游地康静城2015-07-06[1248]
『游  记』 老头游记林汉文2015-04-26[594]
相关文章:『尤今
『散  文』 尤今2015-03-13[945]
『随  笔』 一场迟到的“人道毁灭”尤今2015-03-13[719]
『随  笔』 走在“蛇尖”上的尤今2015-03-13[673]
『随  笔』 肚子可以饿扁,志气不能饿瘪尤今2015-03-13[928]
『随  笔』 少一些如果,多几次转弯尤今2015-03-13[83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尤今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9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