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日  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岁末的救济粮与粮票岁月发表日期:2012-01-10(2012-01-16修改)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115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岁末的救济粮与粮票岁月
文/迦南
2012年01月10日,星期二

今天我们学校又发米了,每年岁末总会给教职工发米,除了大米还发花生油,有时候也发香菇、木耳等干杂年货。校园里到处聚着一堆堆领米和油的人群,路上走的也大多是提油、推米、拖粮的,与赈灾和领救济粮的情景没有多少不同。这样的气氛从两天前就开始了,一袋袋米、一箱箱油,堆成山似的,一大卡车一大卡车开进校园。此情此景,也让人想到突然上升的“购买力”或“团购”情形、及至猜想购买背后的有关交易内幕等等。每年商家们踏破铁鞋登门求谈年末大团购“业务”的肯定不少。不过猜想管猜想,领到一袋沉甸甸的米和一大罐油才是实际的,虽然这个年代不缺什么,但每年有这一份“救济粮”包括油等,也挺温馨的。

这救济粮或慰问米,总让我想到二三十年前的“粮票岁月”,确切地说应该是凭票供应的时代,因为那时买什么都要票,每年领到整本整本的、戏称为“被单”的花花绿绿各种供应票。所有的票都有价值,也偷偷买卖,因为有没有票的物品价格相差大约十倍,没有票还很难买到。有一种叫“预备票”,年末可买到一只一斤多重的冰冻的小鸡,大冬天半夜去排队,脚都冻僵了,站到天亮之后还要使径挤掉那些强行插队的,但最终能买到供应冻鸡,也是挺高兴的。买煤也要排队,甚至整夜排队,煤票也比较值钱。就粮食来说,有粮票就可去粮站买一毛多钱一斤的大米,当然是放了多年的陈米,且还常常搭配粗粗的玉米粉或有很多皮的番薯干(山芋丝,生晒薯干)、山芋丝粉、特大且不甜的鲜红薯等,但总比没有好,人们不仅没有抱怨,甚至还挺感激的,因为粮票至少救了城市、县、镇等人民的命,尤其是其中极低收入者的命。即使没有分文收入,卖掉部分粮票得的少许钱也可以过半饥生活,而不至于饿死,甚至还有人从中挤出学费。

“胜利百号”番薯是那个年代的特产,皮厚厚的、白不溜秋、黄兮兮的,吃起来粉粉涩涩的,据说是马铃薯与某一品种的薯类嫁接的,长得有人头那么大,产量很高,粮站里搭配最多见及最难吃的也是这种。番薯干或粉多半是这种晒的,皮多的原因是山民们普遍把薯心留给自己吃,将皮与烂的部分晒起来冲“征粮”,以对抗过重的负担或农民与居民的差别。居民粮票每人每月24斤,一个季度发一次。有单位的,可加6斤,也就是能吃到30斤定量的粮食。任何单位,包括街道小厂都可以开到“定粮单”。那时候工作单位主要有国营企业;合作企业等单位;及前两者的家属厂、家属车间、家属工种;城区企业、街办厂等四种。人也以此被划了等级,在后者工作的无论是在城区办或街道居委会办的均被视为末级或没有正式工作的,因为这样的单位缺资金导致运转不正常,及至工资不能及时发放等。所谓的城办或街办企业,实际上就是私人企业受不同的“婆”管束,或层层管制罢了,那婆们管的最牢的是收支明细帐,以便不让一分一毫的利润抽头溜走。其次是“塞”子弟、亲属等,进去坐班拿月工资、当出纳或会计等所谓的“行政”或“技术员”甚至副厂长岗位,成为其中高高在上的特殊阶级,停产、停工照样拿工资。其他职工则以天或论件计工资,拼死拼活地工作也拿不到前者的半数工资。至于生产资金、职工或单位的死活乃至企业内部管理是否合理等等,那些上层“婆家”们是不会闻也不去问的。这样的单位在当地简称为街办,谐音为“关办”,即“关关办办”,也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得温饱甚至随时可能倒闭的意思。

国营等大单位成为人们向往的独木桥,千方百计地往那里挤。绝大多数人苦于无门,除非与劳动局长沾亲带故,或者有长辈是“大国营、大集体”的,慢慢等待其老退、死亡、病退等之后,享受继承“铁饭碗”的顶替政策。这样的位子通常都给家里老大,也有给次子、小女、孙子女、儿媳妇,包括未来儿媳妇等。因此,“上嫁”也成为一条“捷径”。此外还有家属工转正等等。子女多的,早早就开始抢,其激烈程度不亚于“雅各争夺长子权”或宫廷皇子争做“太子”。

铁饭碗可说是比粮票更管用的多功能粮票,随着出国朝的到来、“华侨人”在当地的更多涌现,“大国营”等,早已不在话下,及至私企人士的万元户、十万元户、数不清的若干万元户到身家多少亿者,等等等等,粮票连同它的所有岁月与理念皆成为可笑与哀伤的句号!

 


本文在2012-1-16 18:50:32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日  记
『日  记』 王鼎钧纽约日记(1996年5月):种种昨日 都成今我(上)王鼎钧2010-11-17[1285]
『日  记』 悼念五月小平2009-12-06[1025]
『日  记』 2009神州行日记选觉虹2009-12-05[1377]
『日  记』 退休生活日记(2003)静心2009-12-01[979]
『日  记』 退休生活日记(2003)静心2009-11-27[1092]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385]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320]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85]
『儿童文学』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450]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383]
更多相关文章
陈福义 去陈福义家留言留言于2012-01-18 13:38:47(第1条)

祝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主人回复 
谢谢陈老师!望多多指导!祝新春快乐,万事胜意!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