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林锦微型小说《血胎》赏析发表日期:2012-01-13(2012-01-16修改)
作  者:阿兆出处:转贴浏览2635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林锦微型小说《血胎》赏析
文/阿兆
2012年01月13日,星期五
     林錦的微型小说<<血胎>>富有歷史的滄桑感及對時政的批判精神。日本軍國主義者於一九三七年發動侵華戰爭,進而於一九四一年發動大平洋戰爭,都是為了實現所謂大東亞共榮圈的幻想,日軍所到之處,有所謂三光政策:搶光、殺光、燒光。日軍姦淫擄掠的暴行對各國人民造成極大的傷害,如著名的有南京大屠殺,以及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慰安婦,日本軍票等等。
     戰後,美國基於東西方冷戰的需要,大力扶助日本,使日本在戰敗後經濟迅速復甦,成為第二大經濟強國。日本的產品雄據各國市場。同時,日本與各大工業國一樣,以其雄厚的資本,投資第三世界新興國家,把污染產業轉移到第三世界,利用第三世界廉價的勞動力,為其昂貴的工業品加工,以獲取豐厚的利潤。
     日本經濟強盛與其低下的國際政治地位不相稱,而日本的極右勢力與大財閥還是念念不忘大東亞共榮圈的幻想,加上日本的民族性缺少悔罪傳統,因此對在二次世界大戰犯下的罪行死不認錯,甚至歪曲歷史。基於政治與經濟考慮,曾受日本侵略的各國現政府對日本採取了寛容甚至姑息的政策,淡化甚至壓制本國人民要求日本當局承擔戰爭責任的各種索償行動。
     以上三段是<<血胎>>的粗略背景資料。與日本侵略者有血海深仇的民眾氣憤難平,當政者為眼前利益而麻木不仁,戰爭販子帶上救世主的臉具不安好意,都是這篇佳作呈現的意蘊,更深一層的是告誡人們不要忘記歷史,不要養虎為患。筆者在第一、第二次閱讀這篇作品時都忽略了「生產毒氣」的意思,「毒氣」不一定指用於戰爭的殺人武器,而是污染環境的工業廢氣。發展中國家為了生存,接納這些污染行業,甚至接納工業、醫療、科研所產生的有毒垃圾。
     如林高所說,「這是詩之筆與小說之美天作之合」,「屋、樹、井、竹」是歷史血債的見證物,迴環往覆地一而再出現,增加了小說的懸念,以詩之手法緊密結構情節,在意蘊方面加強了歷史的沉重感。作品的氛圍從平淡,到生意盎然,到頽敗,到山雨欲來,到火山爆發,到恨意難消;而語言的節奏也隨著氛圍的變化而變化,有如樂曲的章節。
     作品前面的舖墊強化了對日本侵略者的憤怒,主要是極大的反差對比令讀者在情感上作出必然的反應。其後運用了歐.享利意外結局的手法,暗示第一人稱敘述者「我」便是「血胎」的倖存者,既讓讀者驚訝,又增加了故事的可信性,同時,我因此被革職了,這個結果帶引讀者作深層次的思考。
     真相的揭露二百餘字都沒有標點,老年人覆述往事多是斷斷續續的,而老婦人卻一口氣地把深藏心中的怒火噴出,也間接地反映了第一人稱作為轉述者與受害者心中的怒火,這種爆發式文字產生一種控訴的力量,達到感染讀者的目的,增加了作品的張力。這種手法可視為意識流或語言流的表現手法。
     文字精煉如詩,標題有點精之美,收結餘音袅袅,廻腸蕩氣。
     微型小說以有限的篇幅(本篇約八百字)潛藏深邃的意蘊,詩之韻律與小說情節的張力兩者具備,故又稱為詩小說。<<血胎>>屬之。
 

本文在2012-1-16 0:01:07被林子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090]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352]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844]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082]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779]
相关文章:『林锦
『诗  歌』 忐忑的巴黎林锦2016-04-28[598]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090]
『诗  歌』 风铃紫罗兰2016-03-26[1087]
『诗  歌』 停了,心跳何乃键2016-03-04[1080]
『诗  歌』 鞋子六款林锦2016-02-15[1161]
更多相关文章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2-01-14 09:40:01(第2条)
  
  《血胎》


  一间茅屋。
  一棵榕树。
  一口水井。
  一丛绿竹。

  你去找这个地方。爹说。
  那年我十六岁,在码头当苦力。
  我找了很多年,找不到。

  茅屋一间,坐北面南。
  屋后,榕树一棵,蓊蓊郁郁。
  屋侧,井一口,清澈见底。
  井旁,竹一丛,婆婆着各种各样的绿。
  黎明,晨曦,男打水,女洗衣,清静。
  晌午,烈日,男生火,女做饭,平和。
  黄昏,斜阳,男翻土,女播种,温馨。
  月夜,清辉,男观月,女看星,安宁。

  你去找这个地方,娘说。
  那年我二十五岁,在杂货店当助手。
  我找了很多年,找不到。

  一间屋,已倒。
  一棵树,已枯。
  一口井,已废。
  一丛竹,已衰。

  你去找这个地方。他说。
  那年我三十八岁。在土地局当伙计。
  我终于找到了。

  九百九十九年地契,九百九十九年豁免产品税。
  盖工厂,生产毒气,销售世界各地。
  给你们制造五百个就业机会。
  地价方面?
  投资几千万,替你们发展这块烂地,还要钱?
  我得问地主。
  上回去,废墟一个,怎会有人?

  我决定再走一趟。
  是一个老躯。比太平洋战争还老。
  身长,腿短,头大,肩小,眼大无神,齿黄唇紫。

  不卖!
  为什么?

  一个少妇坐在井旁洗衣噼噼啪啪的声响还来不及转头看已经被冲上来的鬼子剥光衣服按在地上轮流骑上去发出凄厉的叫声惊动一公里外种田的丈夫抓了锄头奔回家眼看妻子被刺刀从私处到双乳之间切开肚里的胎儿滚了出来锄头被击落七七四十九把刺刀插在身上还死抓住鬼子不放被砍断的双手在地上爬出一条血路抱住血流成河泪流成川的妻子高挂在榕树上的头颅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被丢进井里鬼子扬长而去胎儿突然哇哇啼哭躲在竹丛里发抖冒着生命危险把背部吃了一刀的胎儿抱进屋里的那个人就是我

  报告局长:
  不能接受山下官木的要求!
  只允许无条件投资!
  盈利归屋!归树!归井!归竹!
  〈我马上被革职。理由是:背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痕。〉
  我向爹娘磕了个头。
  再穷,今生今世,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地方。

  一间回不了家的屋。
  一棵挂着头颅的树。
  一口冻着尸骨的井。
  一丛见证血债的竹。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2-01-13 23:55:08(第1条)
香港阿兆设立了一个微型小说研究课题:《从优秀作品探讨微型小说的文体与艺术特色》,探讨世界各地的微型小说,《血胎》是这个系列之首篇。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林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