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林锦微型小说《凶手》赏析发表日期:2012-01-14(2012-01-16修改)
作  者:陈子雄出处:转贴浏览2458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林锦微型小说《凶手》赏析
文/陈子雄
2012年01月14日,星期六
  微型小说中的人物,一般都很少,大多只有一两个,最多也不过三四个,即使在这寥寥无几的人物中,作者用墨也有侧重,一般着力点都集中在个别人身上。微型小说的篇幅和反映生活的浓缩凝聚性决定了人物的单纯,但绝不影响人物的塑造和内涵的丰富。《凶手》写了些什么人呢?其实主要就写了儿子和母亲两人而已。小说能在那么短的篇幅里塑造了一个崇高的母亲形象,全赖于对人物的典型细节描写。
  《凶手》主要写了儿子无意中砸死了邻居的鸭子,母亲知道后赔钱给邻居的故事。这么小的一件事,作者是怎样刻画凸现母亲的形象的呢?其实主要就是抓典型。儿子砸死鸭子后,惴惴不安地问母亲如何是好,母亲果断地说:“赔人家。”儿子说:“没有人看见。”“没有人看见也要赔,张大婶也是穷人。”一个椰子才卖六分钱,一只鸭子赔了四块钱,对于一个贫穷家庭来说,四块钱可不是小数目,但母亲却不顾家庭的窘迫,毅然“提着那只鸭子去向张大婶道歉,然后过了秤,赔了四块钱”。 
  许多人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半只眼开半只眼闭就这样算了。但母亲却不是这样,她以自己的语言和行动教育了孩子。虽然就那么两三句话,也就那么几个简单的动作,但却塑造了一个淳朴善良、对子女言传身教的伟大母亲形象,显示了农村妇女美好的人性。作者仅仅抓住了一个典型的语言和动作细节描写,人物的精神就显露无遗。所以说,欣赏微型小说,大可以从玩赏体味细节美中去发现人物美来。

本文在2012-1-16 0:01:34被林子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39]
『小说评论』 事与愿违的泪中喜剧――林锦微型小说《也是英雄》赏析阮温凌2016-02-05[1425]
『小说评论』 郁达夫创作思想贬抑论点的商榷成君2015-04-26[874]
『小说评论』 《微型小说创作经验谈》林子2015-03-17[1117]
『小说评论』 说《困惑的岁月》艺术特征初探王珺瑶2015-01-03[812]
相关文章:『林锦
『诗  歌』 忐忑的巴黎林锦2016-04-28[647]
『小说评论』 林锦微型小说谈片石鸣2016-04-04[1139]
『诗  歌』 风铃紫罗兰2016-03-26[1118]
『诗  歌』 停了,心跳何乃键2016-03-04[1115]
『诗  歌』 鞋子六款林锦2016-02-15[1194]
更多相关文章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2-01-18 19:27:54(第2条)
陈子雄是中国著名微型小说理论学者刘海涛的学生。
林锦 去林锦家留言留言于2012-01-14 12:20:33(第1条)
    凶手


  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是一个凶手。

  他坐在一棵椰树下,望着池塘,望着在池塘里游水的几只鸭子。

  说真的,他是无意的。为什么会这么巧,一粒石子杀死了它。头顶上的椰子会不会掉下来,打在他头上,杀死他自己呢?他想:这样也好。椰子,掉下来吧!

  他已经在这棵椰树下坐了一个上午。

  早上,母亲摆了一盆饲料给鸭子吃,叫他看着,不要让邻居张大婶的鸭子过来抢食。张大婶的几只鸭子,都有一公斤重,仗着个子高大,时常欺负他家的鸭子,啄得他们惊慌而逃,然后抢了饲料吃。赶走张大婶的鸭子,是他例常的工作。他一向是用树枝之类的东西,阻吓它们。今早不知怎会拣起一粒石子,向鸭群掷去,不偏不倚,击中了一只鸭子的头部,它扑了几下,便软在地上。

  这件事非同小可,他只好硬着头皮告诉母亲。

  “怎么办?”他问。

  “赔人家。”

  “没有人看见。”

  “没有人看见也要赔,张大婶也是穷人。”

  结果,母亲提着那只鸭子,去向张大婶道歉,然后过了秤,赔了四块钱。

  事情发生后,他便坐在这棵椰树下。椰树的影子,已由西边跑到东边。

四块钱不是小数目,一个椰子六分钱,多少个椰子卖四块钱?

  抬头望着椰树,大风把椰树吹得东摇西摆,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椰子好像要掉下来了……

  “亚土,你还坐在那儿发呆,跟你讲过多少次了,不要坐在椰树下。”

  他看了母亲一眼,站了起来。

  “每个人都吃饱了,还不去吃,吃了到菜园拔草。”

  母亲说着,向菜园走去,后面跟着哥哥和姐姐。

  他回到屋里,看见烟鬼父亲蹲在凳子上剔牙。餐桌上搁着四副碗筷,东一堆西一堆的骨头,桌子中间放着一个大盆,盆子里有几块东西。

  他定睛一看。啊,鸭头、鸭脚、鸭……

  他盛了一碗粥,倒了一些酱油在上面,然后蹲在矮檐下,默默地用筷子把粥扒进嘴里,像一个犯人。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林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