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作家专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黄河的孩子——话说朱琦 发表日期:2012-02-13(2012-07-22修改)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114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黄河的孩子——话说朱琦
文/陈瑞琳
2012年02月13日,星期一

原载《环球华报》

朱琦

  那年,朱琦要去台湾,新书《黄河的孩子》在尔雅隆重出版,岛上一片喧腾,出版界泰斗隐地先生称此书是他平生看到的力作,不仅是“尔雅的新希望,也是两岸中国人的新希望”。载誉归来的朱琦寄书给我,那书打开来的首页正印着我当初评论他的话:“在朱琦散文中,最深刻的部分即是他纵横古今的文化大散文。他让自己站在新的文化视野上,隔着海外的时空,重新审视中国文化的传统精髓。”

  话说朱琦,真是北美华文坛上的一“奇”。他的“奇”是怀揣着一张北京大学中国古典文学的博士证书竟然走到了美国。在这个号称废“文”立“工”的异土他乡,朱琦没有放弃自己,没有把自己重新锻造,他坚信中华文化的魅力,他要为自己在海外重建一片汉字复兴的绿洲。他竟然真的做到了!在北加州的大洋涛声里,独立寒秋的朱琦私家斗胆开班授徒,讲授古典诗词歌赋,无论春秋寒暑,听者趋骛,弟子三千。他的思辨,他的境界,他的风采,一次次卷起“朱琦旋风”,电台有他的声音,电视有他的形象,报纸有他的檄文,他以自己独具的魅力和功力,把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在海外振臂传播,让自己的饱学诗书在西海岸异域的天空下空前地发扬光大。今天的朱琦,除了为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教授中文,还经常亲自率团,引领着海外向往中国文化的人云游在神州的大江南北,构成了一道“朱琦文化”的风景线。

  我就常想,朱琦的名字应该叫“奇”才对。这个小时候在黄河岸边的葫芦庄长大的北方男儿,眼见得正在盘腿纺线的奶奶下得炕来在没腿的黄河水中摸出一条大大的鲤鱼,也曾亲历那飘浮的葫芦所串成的救生圈中所负载的世代中国农民的苦难。朱琦,就是沿着这样的黄河水,从早熟少年的忧患烦恼一路昂然北上,走进了北京,走进了中国学府的塔尖。然而,朱琦的真正之“奇”,还是他隔着千倾碧波的海洋,恍若是现代海外“幽州台”上独吟的歌手,看天地苍茫,感时空旋转,念“古人”,追“来者”,以他慨然引亢的文化系列大散文,奏响了一曲回首千古英雄的激荡旋律,犹如蓄积多年的黄河之水,从天地间滚滚而来。我曾对他说:“古今多少贤才,述而不作,世人为憾,你虽在海外弟子三千,但唯有文字,才是留给这世界真正的黄金。”

  怀想在旧金山第一次相会朱琦,那是西海岸上醉人的黄昏,友人问我此来金山的最后宿愿,我说:“去见朱琦!”于是,一群人追逐着夕阳的一抹余晖,小小的车子在丘陵中翻越,终于停靠在湾区小镇一幢有松有石的房子面前,朱琦就这样披着一身暮色从曲径的深处迎了出来。

  说来朱琦算是黄河水养育的北方男儿,个子颀高,却不壮硕,倒有几分江南才子的玉树临风,只是眉额间有皱纹细出,平添了些老成的沧桑。他的表情,还依然有少年的风发,声音里更如穿过千山万水的江河滔滔,激越的魅力不可阻挡。友人们纷纷慨叹:朱琦的名字在湾区虽遐迩相闻,见了真人则更添气韵。

  在北美涌现的新移民作家群中,相当一部分作家更多是正面迎接西方文化的挑战与移植,他们的精神特征突出地表现为告别乡愁,纵身跳入异质文化的勇敢;另一批作家则是惊然回首,重新审视自己与生俱来的文化母体,从而在新的层面上进行中西方的文化对话,这类作家的精神特征更多地表现为理性的反思与回归。朱琦的创作,正是这后者的杰出代表。

  朱琦的系列文化大散文,从《隔洋相看雾满天》里中美文化的辨析比较,到《复杂的中国人》里对中国人国民性的深入剖析;从《故乡黄河中原》的浓郁乡愁到《史丹福与柏克莱》的潇洒率真;从古典名著《人肉包子与座上客》的再析到艰辛浪漫的《八十年代的火车》的回顾;从《男人之美》的论断到《美人总被雨打风吹》的辩思;从《夏天的阿拉斯加》的爽目到《太浩湖滑雪》的襟怀;从《黄河边奶奶长江边外婆》的感念到乡下的《曲终人不见》的咏叹;从结缘海外的《骨肉邻居》到苦涩的《陪读父亲》;从《硅谷抢房记》的笑谈到《窗对沧海》的抒情,朱琦真是云游在海天云阔之间,恣意挥洒在文字的明丽与惆怅之中。

  在朱琦的作品中,用情最深的首先是乡愁。《故乡黄河中原》是他脍炙人口、享誉文坛的代表佳作。站在这个已经衰微的、沉重苍凉、呜咽着历史苦难的母亲河面前,作者涌动的是对中华大地深挚的哀婉,是对自己热爱的葫芦庄童年传奇梦想的追忆。黄河,是炎黄的儿女永远的乡愁,黄河的故事负载着我们这个民族几千年积聚的精魂。文中怀恋盛唐之音,单说脚下的中原蒲州,观气象就有“鹳雀楼”,缠绵如《莺莺传》里的才子佳人。历史的兴衰虽让人扼腕长叹,但作者的乐观却是“黄河两岸底气未尽,中原大地底气犹存”。在海外,朱琦的乡愁里有黄河岸边的土地,也有黄河涛声里自己的亲人。他写《黄河边奶奶,长江边外婆》,情深意切;他怀恋父亲的文字《没看见的背影》,岁月斑驳,父子深情,二十多年的岁月流失的不仅仅是身心体力的转换,更是一个父亲血脉相依的至亲至爱。

  朱琦早期的作品主要是描绘移民生涯的人生百态,其中的人物刻划精彩纷呈。如《苦脸老刘》里的“老刘”,把一个精通德语的访美学者,在美国苦笑又苦涩的经历写得活灵活现;《陪读父亲》,塑造的则是一个把女儿当作生命阳光的“老蔡”,这位苍老瘦弱的高级工程师,每天在餐馆里拖地、洗碗,为的是给女儿交付学费。历尽艰辛、腰已无法伸直的老蔡,只要听到女儿的电话,声音里就有无限的亲溺和柔和,“电话线仿佛正给他输送生命的精气,他的眼神越来越亮光,甚至连弯曲的脊背也硬朗起来”。此类感人的篇章还有他写的《骨肉邻居》,真是力透纸背,写出了海外学人的一把辛酸泪。

  朱琦的纵横古今,之所以震撼人心,是他能够站在新的文化视点上,隔着海外的时空,重新审视中国文化的传统精髓。如他的“重读千古英雄”系列,可谓篇篇鞭辟深刻,振聋发聩。其中的《人肉包子与座上客》,说的是从西方文化的眼中再看中国历史的“英雄”:义薄云天的武松在十字坡酒店遇孙二娘,本来是要被“开剥”包进人肉包子,被张青一声“好汉”喝住,立刻结为生死兄弟。作者从这样千百年传颂的故事里剖析中国文化的弊端,从肉包子的“冷”和座上客的“热”指出了“义”在伦理价值观上的深刻局限。作者同时对照西方文化中平等博爱的精神以及尊重个体生命的理念,重新解读中国历史的“千古英雄”,真可谓发人深省。如《伍子胥的“三角悲剧”》一篇,这个惊天动地的“复仇”故事,蕴藏的却是中国历史上帝王统治脉脉相承的惨烈。朱琦还将他扫描历史的目光深入到了诸如《细腰。莲足。樱桃嘴》这样细致的文化“意象”深层,辨析出古往今来病态审美文化的根源。他笔下的《红眼绿眼青白眼》,写的更是“国民性”里的阴暗积习,闪烁着理性批判的光芒。

  朱琦的大文化散文中最让我动容的当属他写的《谁识庐山真面目》。那是一幅怎样恢宏磅礴、流云翻卷的“庐山”画面:从王羲之到高僧慧远,从道士陆修静到陶渊明,从李白到白居易,从苏东坡的千古绝唱《题西林壁》到陆游的《钗头风》,从朱熹理学的女人裹脚布到近代政坛的风云人物,把个庐山写得真是云叠雾嶂,曲径通幽,裹挟在历史烟云里的是非功过,读来让人回肠荡气,慨然长叹。

  遥看北美的新移民百万阵容,二十多年的前波后浪,滚动的多是一批科技精英。各家高等学府的人文学术,也主要是西方话语权的独尊。朱琦的散文,却根植于深广的中华宝藏,大气磅礴,独立于世,将历史大文化的丰富内涵,在海外的园地里不断绽放出一朵朵耀眼夺目的奇葩。

  纵览海外新移民文学的文化走向,其突出的特点就是对东西方文化传统的重新解读和突破,新移民作家的难能可贵,正在与他们对自身母文化的重新审视、清算与融合、继承,他们的渴望是从文化多元主义的语境中寻找新的文化认同,从而确立新的移民文化的特殊身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朱琦的海外系列文化散文创作为我们竖起了一面独特的旗帜。

朱琦简介:

  朱琦,1990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获古典文学专业博士学位。后访学日本,1992年转赴美国。曾任教加州柏克莱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现任教于史丹福大学亚洲语言文学系。早期出版的散文集有《东张西望》、《十年一笑》等。他的作品曾荣获台湾中央日报文学奖、大陆首届老舍散文奖。其代表作散文《故乡黄河中原》曾被北京文学杂志社列为中国当代文学排行榜散文随笔类第三名。由中央电视台拍摄、根据他的散文改编、并由他的家人出演的电视文学片《回乡日记》,曾获得大陆电视最高成就星光奖。2005年台湾尔雅出版社隆重推出文化大散文集《黄河的孩子》、《东方的孩子》,一时轰动两岸文坛。朱琦的文化实力决定了他在写作的路上会走得更深更远,而他所追寻的精神特质,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急需攀沿的文化高度。

 


本文在2012-7-22 6:53:50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作家专版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69]
『作家专版』 《网络文学诗钞》自序: 康静城康静城2017-11-15[535]
『作家专版』 《书里书外读迦南》(代序)康静城2017-01-20[673]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499]
『作家专版』 用信念与坚持传承骆明精神沈喆2014-09-22[1753]
相关文章:『陈瑞琳
『作家专版』 海外“丽人行”:陈谦的小说世界陈瑞琳2012-02-13[499]
『评论杂谈』 美华作家知多少——读《采玉华章——美国华文作家选集》陈瑞琳2014-11-03[911]
『散  文』 怀想苏格兰陈瑞琳2014-11-03[616]
『小说评论』 人生的“醉意”与“诗意”——评张惠雯的短篇小说《醉意》陈瑞琳2014-11-03[778]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79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