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散文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 发表日期:2012-03-11(2012-03-14修改)
作  者:李龙出处:原创浏览96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
文/李龙
2012年03月11日,星期日


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
     ——谈谈散文诗——

  在诸多文学体裁中,我比较喜欢写小说和散文诗,散文偶尔为之,杂文就不知何故?总不敢提笔来写。我常常把写小说当做大餐,写散文诗当作甜品。因为写小说,无论写短篇、中篇或长篇都要花多一些时间,考虑情节,考虑布局,考虑小说技巧等等。尤其写长篇小说,可真是要在忘我的情况下,全神投入,才不至于让人读了,有如在啃一块木头。近几年,帮人写了两本传记,一完稿,全身如虚脱一样,要好几天才能从中跳出来。前几个月,把存在心中的一团包袱,全数倾泻出来,写成一本《困惑的岁月》(又名《路已走•桥未过》),这本书在最后四个月里,可以说真正体会到写得废寝忘食滋味,每天一早起来,随便吃点早餐,就迫不及待地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午餐和晚餐简直可以说家人送进书房里来,晚上也只睡三几个小时,写完了,又看了五六遍,再修改,再补充。当脱稿时,总共写了12万字有余,竟然瘦了四、五公斤。
  但是,期间,我似乎没有忘记写点“散文诗”来调济。也写了近三十篇的“散文诗”。不管这些作品是受到欢呼,还是被人批评得“体无完肤”,我都觉得无所谓。究竟是我自己的东西,完成了这些,感觉得自己有种成就感。
  我喜欢散文诗,似乎是在小六时就开始,记得在小六时,我读了巴金的《繁星》,就在心里产生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很美好的,是深入心中的。有一天,华文老师,也是的杨瑜校长,出了一道有关月亮的题目,我有点模仿巴金的《繁星》,但绝不是照抄,老师发作业时,问我是从哪里抄的。我照实说了,结果,老师给我打了80分,从那时开始,我就喜欢读这种很感性的文章,当时,也不知道这是“散文诗”,只觉得,读起来,很是顺心和富有诗意。
  后来,上了中学,接触到更多五四作家的作品,如许地山、朱志清、巴金、冰心及徐志摩等人的作品,让我更喜欢上这种文体。
  徐志摩有一首散文诗《想飞》,其中有一段:

  “我要那深,我要那静。那在树荫浓密处躲着的夜鹰,轻易不敢在天光还在照亮时出来睁眼。思想:它也得等。
  青天里有一点子黑的。正冲着太阳耀眼,望不真,你把手遮着眼,对着那两株树缝里瞧,黑的,有榧子来大,不,有桃子来大 —— 嘿,又移着往西了!”

  在整首里,我最喜欢这一段,不但诗意浓浓,也意境深刻。朗读起来,很有韵味,对我影响很深。

  于是,我开始学写这类的问题,并尝试投稿到《学生周报》,在毕业特刊里,也写了一篇《走向生活》的散文诗,这时候,还不敢说是创作,也只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后来,经常去中国,读到更多不同技巧和表现手法的散文诗,充实了我对散文诗的理解。在80年代,我出版了一本《只有浪涛知道》的散文诗与散文的合集。
  曾经有人为文诟病散文诗的存在,说这种问题是不伦不类,不是散文,也不是诗歌。讲这种话的人,其实,是无法理解这种散文诗。在国际上,有俄国的屠格涅夫、印度的泰戈尔等诗人的散文诗作品,在世界文坛上影响和地位是还没有人可超越的。
  一篇好的散文诗,在“成份“上,散文的分量是不能过重,否则,就只能是一篇抒情散文,散文在表达方面比较直接和描写比较多,但是,散文诗就含蓄、精炼的多,能掌握诗的语言,能有诗的情绪,诗的凝聚概括,再加入散文的韵味,这样的散文诗才是好的散文诗。前苏联著名散文诗作家普列什文说:“我是带着自己的诗走进散文!”可以说概括了散文诗的特点,也肯定了散文诗的存在和亦诗亦文的艺术特点!他不说带着散文走入诗,而是说“带着诗走进散文”,可见得写散文诗,就要先喜欢诗,先让诗把你包装,否则就别想进入散文诗的殿堂。
  写散文诗时,不管是欢心的,忧虑的,还是伤感的,最好是把它当作芬芳艳丽的花来看待,才能体现出散文诗的美和芬芳。写散文诗最怕的就是在描绘时太过直接,要能让人觉得是在欣赏一朵艳丽芬芳的花,不要让人觉得是在“看”一杯白开水。
  在处理上,能让读者感觉到有给他们思考的空间,或读后能有余韵在,有哲理在,虽有哲理,又觉得感性很强,这写都是散文诗的精粹。这样的散文诗,一定能够扣住读者的心。所以,有人说,写散文诗不难,的确,写散文诗不难,但要写好散文诗确实是非常难。
  写散文诗,是要下工夫去研究和多读多看。不是每个写作者,都能写散文诗,就如不是每个作者都能写好小说、散文,诗歌和杂文一样。每一种文体都有它们的特性,散文诗与诗歌一样是最感性、最婉约的,可以说它们是两“姐妹”。写散文诗,是要含蓄,要细腻,要感性以及文笔要越简练越好,能够写到多一字也不行,少一字也不行,“垃圾字”要尽量除掉,否则,“垃圾字”太多,绝不是一篇好散文诗。
     散文诗还得防止空洞,要有思想,文字要精炼,感情要丰富,想象力要强。让人读了能共鸣,能想象,能有意境,不然,就只能是一篇美丽词藻的汇集文章。
  隐约含蓄中,不失深刻,真挚动人,这也是散文诗不可少的元素。要达到这种境界,首先,写完后,要自己读起来,感觉的情感丰富,就如一种美丽糕点,自己吃起来不觉得好吃,不能接受,旁人怎能觉得好吃呢?
  也许你会觉得到底什么题材才能进入散文诗的殿堂,其实,散文诗的题材是很广泛的,无论是天文地理,还是人情世故,甚至战争与和平,都能用散文诗的格式来写,越是感性的素材,越是能用散文诗来讴歌。
  写散文诗不要长篇大论,我曾经读过散文诗大家屠格涅夫的一本散文诗,在书中,我发现每一首都不超过五十个字,但是,确实一本世界名著。太复杂的素材,就用散文来阐述会更好。因为若用散文诗来表现,可能会在一些段落里“脱轨”,破坏了散文诗的特性。柯蓝认为,散文诗三五百字为宜。这些观点, 也正揭示出散文诗的创作要素、特点和适合朗诵的基本原理。
  我觉得游记用散文诗来表现是很不容易的。游记散文诗,不能将整体的景点用散文诗来表达,只能抓住景点的某些特点来发挥。
  我在游了河南嵩山少林寺、洛阳和开封后,尝试用很简短,很节省的文字来表现这三个景点的特点:

雨的禅语——少林寺三皇寨——

天皇、地皇、人皇,尽在山中。
缆车,只攀半山。夏的跫音,石阶一级又一级,攀缘在栈道,石壁陡峭,千仞山崖,嵩山在望,奇峰,耸立中原。
雨,在飘洒,敲击石壁,轻轻地在叶子上写禅语,
畅游,在石阶,在栈道,吞噬路程,在山中。
一幅水墨画,在眼前,风中的桑叶,有寒意,袅袅烟雾,那么渺茫;一寺院,在远远,远远山峦中,雨,陡滑的栈道,隔绝了前途,让人过不了山桥,而返。

  在这首里,我只描绘少林寺的三皇寨,三皇寨游少林寺的游客比较少去,也是最美的地方,能够真正体会到嵩山的美。

汴梁一游——古都开封——

  “清明上河园”卖大饼武大郎、包公祠包青天、天波府杨家将、一一出现,宋朝的服饰,穿在现代人的身上,是今是古,难辨认。
  “大相国寺”,鲁智深还在那里弓着下身,右手在下,左手在上,拔着柳树;花草开在盛夏,玫瑰灼药争艳,绿草丛丛;香烟缭绕,彩幡飘舞;梵钟之音,咚咚雄浑;来一餐别具一格,色香味俱全的斋餐。谦和的方丈心广大和尚,亲见,茶香盈室。
  湖边“丝柳浴拂面”,湖上“鳞波映银帆”,园内“酒旗随风展”,街上“车轿绵如链”。
  古朴典雅,灵巧多姿古建筑,午门牌楼,尽显开封千年老街景,仿佛回到远古的宋朝;古朴茶楼看街景,无钉高楼矮房比邻而建,怎不叫人赞叹古人的智慧?古老的城墙,彰显古都的魅力。
  在游开封后,我只用最少的字,把开封几个景点的特点,做个描绘。

牡丹花都——古都洛阳——

  “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
  总以为到洛阳,雍容华贵、国色天香的牡丹会等我们,六月天。
  怎知到了洛阳,是不是我们的脚步惊动了牡丹,牡丹都躲起来了,只留绿叶来接待我们,望着绿叶,想寻找躲不及的牡丹,还是枉然。
  到街上,惊见牡丹都上街了,七彩缤纷,真美,哪知,是仿效牡丹的魅力,比真的还鲜艳,却没有生命力;墙上也挂着牡丹,是画,它会不会像‘画中人’一样,活生生走出画来?
  葱葱郁郁,长林古木,是盛夏的天下第一古刹白马寺,香客络绎不绝,梵烟袅袅,寺内高耸宝塔,峥嵘殿阁,苍天古木,肃然幽静,轻敲鼓乐,声声绕梁,禅意浓浓,静坐园林条凳,不想移步,望眼大雄宝殿,千年古刹,守望着一桩又一桩的古老传说。从古至今,多少文人墨客,留下足迹和美诗。

  而在洛阳的两个主要景点就是牡丹花和白马寺,我也尽量不用太多的字来表现。

   以上三首旅游散文诗的介绍,主要也就是要说明写散文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大景物面前,你要如何从杂乱的事物中,发掘主题,发掘散文诗作家基本的写作素材,再用散文诗的语言衬托出来。

  另一首是不同题材的散文诗,是为日军的杀戮的控诉:

用土地凝成的心——纪念1942年日军大检举死难同胞——

  当土地让你感到心跳时,一段强烈的风云,就会让你顶着一片天空。然后,你就把心交给土地,交给山,交给水,让生命的影子,擦肩而过,缀滴着山水的精灵,荡漾得让人贯彻心扉,豪迈的性子,传诵着一种英姿。感念的深度,叙述着历史的遥远与迷惑,珍藏着一种让心磨砺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是一片荒野,曾经饱受侵略者的蹂躏,许多生命的离愁,让岁月无光,让 人要高喊‘放下你的鞭子’,让罪恶暴露无遗。土地接受了洗礼,是一种民族的悲壮,推动着土地对历史的承诺,让天空重新有无尚荣光。
  半个世纪已过,哀痛的心情,翻阅着土地的,是心——迎风伫立,用土地凝成。

  散文诗的作品,不论什么素材、内容,要使它更有生命力,就是创作出来的散文诗,要能朗诵,要使散文诗能够朗诵,用词遣字,用诗的语言组成句子,就很重要了。否则,读起来就会很拗口。
 中国著名散文诗家,柯蓝说,“散文诗有诗歌的意境,有诗歌的情调、有诗歌的跳跃,是一个独立的文体,把诗歌与散文融化成一块儿了。如果写散文的话,就不是诗的语言,散文诗有散文,而且必须是抽象型的,不能具体化,一旦具体化就是散文了。”
  散文诗的生命在于朗诵,这也包含着只有创作出适合朗诵的散文诗与有诗的韵味,散文诗才能有生命力,才能有发展的前途,一篇没有诗意的文章,它可能是一篇抒情散文或一篇杂文,不能算是一篇散文诗。
  在一些小说里,或剧本里,作家常常会有一些散文诗的篇章安插在里面,增强其可读性和文字的美化,当然,这也得要考作家的功力,安插的恰当,是如在菜肴里加上一些香料。有一些文艺工作者,不把散文诗当作一种文体,甚至排斥,在他们做编辑时,总是把散文诗稿件投篮,这是对散文诗的偏见。
  其实,散文诗文体,或类似散文诗文体,在中国古代早已有之。古代文人有骈赋与词,这骈赋与词以其文之结构及诗的韵味,可说是最早的散文诗。其文都不长,很有诗意与意境。“句子的相衔相接、行文的理性与诗性之经纬的阡陌罗织等等,无不楔合散文诗内在的精神性质。”(引自黄恩鹏《寻找“原象”的意义群——中国古代散文诗存在的文本探研》)。
  如“苏轼的《前赤壁赋》。诗人以灵活多变的笔触,描写了赤壁景色在秋夜的静美,通过主客问答,展开议论,再联想历史风云人物的命运,继而阐明了由个人小情感生发 的宇宙大情怀,表现了作者的旷达乐观,不以得失挂心的精神境界。但点睛处,却是他所表达的旷达乐观的处世态度:“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 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苏轼以“变与不变”,来论证老庄的相对主义哲学观。回答了客 人的“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个人之悲。以说理、议论为主,由情入理,由感情的抒发到哲理的畅达。是苏轼“以文为诗”“议论入诗”的文学主张在创 作中的体现。这种以物及人,以人生到宇宙的类比,更应是散文诗所开掘的精神纵深所在。” (引自黄恩鹏《寻找“原象”的意义群——中国古代散文诗存在的文本探研》)。
  由此可见,虽然,在中国古代没有“散文诗”这名词,却有散文诗的文章,这也说明了散文诗的存在不是新加坡、不是中国,不是其他任何地区与国家在现代文学史上才产生的,才忽然创造出来的。散文诗只是在不同时代,不同环境有不同的表现手法、素材和题材。如农村与城市,由于生活环境与条件不同,所创作出来的散文诗就有不同的内容与感情,住在农村的作家,他们能描写出农村的美,农村的纯朴,农村人的感情;而住在城市的作家就无法写出住在农村的人的感情,但是,他们可能能写出城市人的美与丑,写出城市的建设,写出城市的热闹与生活。
  在新加坡写散文诗的人不太多,或可能生活节奏比较快,或可能没有对散文诗产生兴趣。在新加坡倒是写诗的人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有一本小型的散文诗刊《回响》出现,但是,只是昙花一现,只出版一期;记得在很多年前,文艺协会与北京四海出版社出版一套丛书,有散文,有诗歌,有小说,有女作家作品选,本来还有一本散文诗选,却由于写散文诗的人不多,稿件太少,只得将散文诗搞拼入散文集。可见,在新加坡推动散文诗是有多困难。
  我倒很羡慕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能有大量的散文诗作家出现,也有些地方有“散文诗学会”、 “散文诗刊物”出现,而且都能维持下来,还有散文诗征文比赛,笔会等。但是,新加坡也还有一小部分对散文诗持之以恒的写作人坚持写下去,这些坚持下来的,其实,也不是散文诗的“专业”写作者,都是“业余”者,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是多写散文、诗歌、小说等,写散文诗只是偶尔为之,所以新加坡有小说家,有诗人,有散文家,就没有散文诗家。
  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民族,多元语文的国家,其他兄弟民族是否有在他们的文学领域里,出现散文诗,就不得而知。假如有翻译家,将这些民族的散文诗来个互译,让大家都能互相交流和了解,那可就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散文诗太美,太有感情了,它是一朵芬芳的文学艳丽之花。


本文在2012-3-14 20:18:08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文评论
『散文评论』 幸福不仅甜美而且悲壮——我读张宗子陈瑞琳2014-09-08[790]
『散文评论』 序枯荷雨声散文集《盛开的丛林》刘荒田2013-12-23[788]
『散文评论』 抒写本土乡愁,展现人文情怀——读《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散文卷》伍木2011-11-10[3402]
『散文评论』 关于写游记散文邹璐2011-03-31[2258]
『散文评论』 但愿人长久——评刘荒田《向后代播种乡愁》韦笑2011-03-20[1906]
相关文章:『李龙
『散  文』 “建国一代”的回眸李龙2015-02-06[1121]
『散文 诗』 没有雪的冬天李龙2015-02-06[636]
『散文 诗』 串串雅意李龙2015-01-23[716]
『诗  歌』 被遗忘的角落李龙2015-01-03[664]
『散文 诗』 那个地方叫甘榜李龙2015-01-03[73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李龙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