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评论诗词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读马来作家沈庆旺的《哭乡的图腾》 发表日期:2012-06-08
作  者:迦南出处:原创浏览4297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读马来作家沈庆旺的《哭乡的图腾》
文/迦南
2012年06月08日,星期五

      沈庆旺先生的主题诗集《哭乡的图腾》读来如泣如诉、似乐章、如画卷。全诗分1461行,29章。作者以犀鸟的故乡砂拉越土著文化为背景,用诗歌的语言与绘画的笔调将伊班文化与伊班人的乡愁,娓娓道来。伊班人的乡愁,也是“犀鸟”们的共同的乡愁与困惑乃至某种失落。这犀鸟应该包括所有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生灵。马来西亚砂拉越(Sarawak,沙捞越)被称为“犀鸟之乡”,那里有灿烂的土著文化,尤其是伊班文化。但在现代文明的“感召”与“开发”下,土著们没有了世代相承的宁静乡野地,犹如犀鸟没有了往日的山林,人们不得不背井离乡,融入陌生的城市,过所谓的文明的没有民族特色的日子。民族文化成为文化村里的样品或旅游景区的亮点,甚至摇钱树,还以为这是民族文化的延续方式与手段。民族文化的遗失是一种不可言状的悲哀,设个样品,也不过是多一座祭坛或一个牌位罢了。
    融入现代都市生活的犀鸟们为传统的流失哀伤,文明与传统的矛盾是哀伤的起因。“民族与民族间的传统/部落与部落间的尊严/如鹅江底河沙/流失在南中国海”。文明来自传统,却不饮水思源,正如开篇《被遗忘的尊严》的起首两行所述:“你们的江水/源自我的故乡”。文明的作用或许就是冲洗、同化、分割,甚至涂鸦或抹杀传统,“文明把我们的面具/给绘上浓浓底现代画”。文明是“下弦月/总在黑暗中分割/月”,尽管必须在黎明前逃之夭夭,却成功地拦阻了“那些沉积底/总想着把尊严再塑造”试图维护传统的精灵们的一次又一次的努力。那么,传统又是什么?“传统是古老的面具”。传统的作用是“让民族与民族之间/让部落与部落之间/深深匿藏”。文明很霸道,它容不下传统,诚然“与你共饮一江之水/除了伤感/还/是/伤/感”。这最后四个竖排字,犹如图腾柱子立在篇末,突出了“伤感”。像这样的图腾柱在其他篇幅里重叠重现,犹如长屋的柱脚,撑起层层诗章。
    森林与长屋,对犀鸟或土著都是“过去式”,这是走出传统与抛弃习俗的悲哀。黑夜本是长屋的底色与深处,如今却成为故乡的代名词“漆黑的远方/有老掉牙的故事/和老汉白发苍苍的典故/在这一代以後/长屋是我们的根/将是传说的过去式/一个甩弃长长长屋束缚的/血缘神话”。与都市所有居民一样,“枯燥的生活/不再有新鲜的事/今天的话题是/谁家女儿回乡/谁家儿郎入城打工”。伊班人不再快乐,他们身在文明城市,心在故乡,骨子里认定自己还是山民。当这位山民“背着黄澄澄夕阳”朝家乡疾奔时,现实不断提醒他“别去了,那里早已是工厂、开发区、现代高楼”,另一个声音却在他心底一直坚持说,那“撑天长屋”,那“血缘汇集处”一定在,一定在,就在夕阳的前边。行者默默赶路,“循着一列列颠簸的足迹/彳亍/期望觅得最初最初的/那一步/而眼前仍是/一行行饥渴的痕迹/一路迤逦成/一条苍茫暮色的故乡路”。夕阳不知何时悄悄溜走,留下山民在黑乎乎的夜色里徘徊、遐想、沉思,他觉得“遥远天际那颗孤单晦暗的星”很像自己浑浊的泪,因为他不知所措。残酷的现实不得不让行者却步,往日的家乡已成为“山民不归的终点”,不是他不想归,而是没有家可归。困惑,迷茫,失落成为伊班人乃至世界所有走出乡野者之境遇。已经融入现代文明与都市生活的土著已不能回归部落社会,即使乡野还在,也不会有完整的部落。而回归群落,还有哪重哪轻的取舍问题,因为“都市的锁扣住了欲念”。然而,都市再多的诱惑也不曾激起山民心河中的涟漪,因为他不知道哪一城哪一市是自己“留连的梦”。只有田野、山林,才是山民或犀鸟留连的梦,因为那里是他们的家,即使把他们搬到皇宫,也不会快乐,何况今日城市的拥挤、污染与浑浊空气及生存的激烈竞争等等。或许这位思乡者不过是梦中走一遭故乡道,或醉酒时的幻觉罢了,因为这故乡早已迷失在暮色的尽头,所以连做梦都回不到。
    以酒消愁,藉酒走进梦里的故乡,成为伊班人的解脱方式乃至与祖先、族人交流或沟通的手段。彳亍前、徘徊后,“在一片茫茫中/渡过寒冷寒冷的来路和去路/将哭泣锁成一串/冰冻了的泪/悄悄渗入/浓浓酸酸涩涩的故乡酒/一/口/饮/尽”。望着月亮那失色的脸,不知“山林是否依旧寂寥如昔/思念的时候/斟上一杯/浓浓酸酸涩涩的/故乡酒/拒/绝/乡/愁”。指望“宿醉后/梦回根须截截纵断/自生长的地方残酷地镶入/你如饥如渴的乡愁/太熟太熟的故乡土/太醇太醇的故乡水/太亲太亲的故乡人/呵/我太亲太亲的故乡人/土地正在受难/天空正在受伤/是谁愿意别离/是谁愿意活在思念里/是谁愿意拥抱无奈的乡愁”。寂寥是山林的本色,“寂寞原是一首给祖先阴郁面孔协奏的挽歌”,山民蹲踞在“那柱孤单顶端挖空心思搁置明朝的瓮中”研究寂寞,终于发觉“寂寞是/挂在窗口上那层/薄薄的/月亮/谁想狩猎/就必须用时间的等待/轻轻/轻轻巧巧地/剥弃思念以外底那片/哀伤/寂寞才会有存在的/存在结构”。寂寞也是民族魂魄存在的形式,“民族的魂魄/是默默默默/挺/立/在山峦在荒林的/一/柱/图/腾/一/柱/图/腾/那样孤单的/结构”。这样的结构,“从古早古早/叠生着苔菌/把伤痕结痂底/斑斓掩饰成/沉重沉重的进化史/像土地的龟裂/渐渐地/渐渐地把族群龟裂成/乡野和都市的皱纹/在脸额上/深深地/以一朵刺青”的形式永远漂浮在荒芜的被遗忘被抛弃的光秃秃的坎坎坷坷的山林。惊动这些魂魄或图腾都罪恶,“再说谁是一些些残旧/土锅陶片梦幻的解梦人/是谁因此而为祖先掘坟/是谁因此 而让历史考古/是谁因此而激怒了沉默的魂魄/是谁是谁/是谁因此而让荒野的孤魂/哀号/或许/当宁静消失或许/当原始绝迹或许/当山林消失或许/当乡土已没有乡土/我们将是谁/谁将是我们。”乡愁是民族的本性,“而冰冷的时代”总爱诱惑年壮的族人,与之碰撞出“没有乡愁没有图腾没有刺青没有开敞胸怀的快感”。
    回归,是以瓮中山民为代表的伊班人心底永久的期盼与努力方向,尽管回归的路变得越来越渺茫。然而,为什么非得蹲在挂战利品骷髅的瓮上“眺望一条崎岖回乡的轨迹”,是看得更清楚,还是顺便闭门思过?这“过”无非是离乡、背叛等不轨的“恣荡”行为,只有彻底忏悔、改过自新才能“期待恣荡以後/背着苍白荒漠岁月的子孙/归来/即使把年轻的躯体/典当在都市”。可这沾满繁华俗市尘埃的躯体,祖先还会接纳吗?于是“抚摩创伤了的传统”成为“唯一的期望”与行动,人们“演绎鬼节/把从年轻时背诵的声调/用喑哑的心情/像一个陌生人/在陌生的人群中/舒畅地与等待许久的/幽灵/细细诉说/现代的古代情绪/把彷徨在时间与时间之间/传统与传统之间/现代与现代之间的/魂魄/安送到巴当曼来”。故乡与回归之路总被涂上等待幽灵出没的暮色,及至与走入梦乡夜晚相连,因为“这里只有苍茫和暮色”,因为人们“满足於无奈的失落”,因为“思念也会疲倦”,因为“掌着千百年前的香火”走在“繁华的云雾里”太沉太累。“噢/祖先/您愿意时/就熄了灯吧/我将剖析你於幽暗”。
    伊班人有很多图腾,瓮表面的龙图案也是他们的图腾。长屋的柱子也刻有表示图腾的花纹,此外还有单独的图腾柱子。而“达都(刺青)”可说是刻在伊班人身上的图腾,“当所有的族人/都褪下/兽皮战衣和‘达都’/一切传统/将在我心中消逝/我结实的身体/再不会/散发黝黄的油光”。这没有达都的伊班人,好比一个没有挂战利品骷髅与没有镶嵌龙图案的瓮。当蹲瓮思过或苦求回乡归路的行为也成为难得一见的屹立于山间、乡野的古稀图腾石柱时,连伊班人的乡愁都可以算作他们的图腾了。

 

 


本文在2012-6-8 20:58:58被一见芳然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诗词评论
『诗词评论』 【名作赏析】众人评析冰花的《不是轻浮不是漂》中外艺术家2017-12-24[338]
『诗词评论』 怀鹰和路瞳评冰花的《九月》简约不简单 道破则无诗冰花2017-11-28[197]
『诗词评论』 点评叶莎(階梯式告別)康静城2017-08-17[460]
『诗词评论』 风格特色——走进马里兰华裔诗人冰花的诗歌世界(四)冰花2017-02-13[643]
『诗词评论』 冰花乡愁诗:天涯倦客心碎、思乡情切流泪李诗信2017-02-13[793]
相关文章:『迦南
『诗  歌』 泪眼遥望,诗星温暖——致远行的静城诗长迦南2018-03-29[302]
『作家专版』 生活的责任——读康静城先生诗文武光成2018-03-29[266]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45]
『儿童文学』 庫庫拉的跨年夜迦南2018-01-11[410]
『古体诗词』 冬至麻薯飄香迦南2017-12-24[337]
更多相关文章
一见芳然 去一见芳然家留言留言于2012-06-17 10:01:27(第2条)
精彩的诗评,心底的诉说
多谢分享
紫云 去紫云家留言留言于2012-06-16 04:19:03(第1条)
另一种诉说!
深沉、苍凉!来自心底,来自远古!
谢谢分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迦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