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加坡文艺协会
文协首页 文协专辑文协论坛加入文协
栏目导航 — 文协首页文协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桑葚大餐 发表日期:2012-07-22(2012-08-04修改)
作  者:明珠出处:原创浏览641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桑葚大餐
文/明珠
2012年07月22日,星期日

北美《品》美食时尚杂志2011年月刊

  好多年沒有可著肚子吃壹頓桑葚了。

  小時候,村外的麥田邊、山坡地邊都長著桑樹,壹到桑葚成熟的時節,下午放學回家放下書本,拿上塑料袋就與約好的同學躥向了田野。

  桑樹按葉子的大小分兩種,壹種叫“魯桑”,又叫“葚桑”,因爲葉子小,結的桑葚又多,紅紅紫紫的老遠就能看見,這種桑樹對大人來說用處不大,我們卻不管,只要結葚子,就照單全收;還有壹種叫“接桑”,是由“魯桑”嫁接而來,葉片較大,是養蠶的首選,有時人們也會把它們拿來平鋪在籠屜上當作屜布,這種桑樹結的桑葚相對較少,但每壹粒桑葚都很胖大,有壹種我們稱之爲“母豬奶”的尤爲胖大,誰若摘到了都會向同伴們炫耀半天。

  桑葚初結時爲青綠色,壹個桑葚上的籽粒硬邦邦地擠在壹起,過段時間,籽粒開始膨脹變紅,由嫩紅到深紅,但這時的桑葚極酸,也還是硬邦邦的,口感不好,直至紅的發紫,每個籽粒的皮都透著紫油油的亮光(當然也有白桑葚,成熟時是白色的,小時候滿村裏只有壹棵白桑葚。),通體酥軟,這才算完全成熟,輕輕壹碰就會流出紫色的汁液。
  
  摘桑葚時雖然都會拿個袋子,但嘴巴連著的肚腹才是真正的大口袋,摘到的桑葚,往往先順手送進嘴裏,只有嘴巴來不及吃的才會放進手中的袋子。這洋邊摘邊吃,手上嘴上自然被浸的黑黑的,腮上也會沾染許多紫黑的汁液。可是與桑葚那薄皮多汁,入口即化,香甜無比相比,這點不雅算得了什麽呢。

  在祖輩口耳相傳的故事中,有壹節關于桑葚的,說是劉秀走南陽的時候,兵敗逃遁,行至壹處,又累又餓又渴,倚在壹棵樹下休息,忽然壹個東西落入他的口中,甘甜無比,他爬起來采食後精神大增,發誓日後若能當上皇帝,定來封賞這救命之樹。後來,他果然贏得天下,飽甘厭肥之際,想起了當年的誓言,于是排駕親臨,可是走到印象中的地方,卻記不清是哪壹棵樹救了他,因爲此時已是冬天,樹葉落盡,他環顧四周,看到壹棵樹上高懸著許多果實,就手壹指,把它——臭椿——封爲了樹王,此诏壹出,柳樹笑彎了腰,桑樹氣破了肚皮,至今柳樹的主幹多是彎的,稍有年歲的桑樹主幹上都有壹條深深的裂痕,據說就是當年遺傳下來的。

  小孩子雖然躥得快,可下午放學後的時間畢竟有限,除了管個肚兒圓,所余並不會太多,最過瘾的莫過于周末,壹去半天,姐妹幾個回來壹彙總,會有壹大簸箕,把簸箕放在石磨邊的雞蝸上,邊推磨邊吃桑葚,轉壹圈抓壹把,轉壹圈抓壹把,哥姐上學壹周帶飯所需的玉米糊就在這壹把又壹把的桑葚大餐中,不知不覺完成了。

  這些年,隨著人們對經濟的重視,桑樹已從地堰邊移栽到田裏,它的自然生長也被有計劃的剪枝代替。桑樹種植面積擴大了,我卻身不由己地多年沒趕上桑葚的成熟期,今年也算因禍得福,家中有事,我們每周回壹次老家,使得我能密切了解桑葚的生長狀態,五月初,欣喜地發現有些桑樹早早地開了花,更爲可喜地是有些已然坐果,
  
  五月底,本想再隨LD回家,LD說有事,不便帶我們同去,我只好帶著孩子直奔娘家。父親聽說我要去摘桑葚,沈吟壹會說:“蠶‘三眠’之後桑葚才會熟,這還不到時候,東嶺上回來的學生進村來手上都幹幹淨淨的,葚子還沒熟。”我不甘心,午飯後來到桑員,果然,壹樹壹樹的桑葚還青青綠綠幹幹巴巴的,偶爾有幾個紅的,也酸的不行。

  前天回到老家,剛下車就看到壹個女孩拿著壹個裝滿桑葚的袋子路過,壹下把我肚裏的饞蟲勾了起來,回到家閑話幾句我就進了桑員。我的天呀,瞧這壹地,定是員主剪枝時震落的,沒剪的枝條上多是青青紅紅的。我壹邊惋惜著地下的桑葚,壹邊另覓去處,不遠又是壹片桑員,既沒采過桑葉,也還沒被剪枝,看到那壹個個紫黑的漿果,我忍不住摘下來壹個個送到嘴裏,久違了的甘甜啊!久違了的香氣!如果妳不知道那棵樹上有已經成熟了的,就看看樹墩邊吧,好多好多熟透的桑葚,因爲等不到采摘的人而脫落了,樹下黑黑的壹片。有些挂在枝上的,妳還沒拿穩,只壹碰它就掉落了。我邊摘邊吃邊惋惜著熟落的桑葚,正當我左尋右找之際,山頂上響起了炸雷,浙浙瀝瀝的雨點落在桑葉上,我不肯放棄,怎奈雨越下越大,我不得不戀戀不舍地離開。

  第二天,我仍念念不忘那些紫黑的漿果,畢竟大批量的桑葚成熟只有十幾天,等下壹個周末只怕黃花菜都涼了,于是我打電話約同事前往,兩個小時的采摘讓我們所獲甚豐。
  
  今年終于以償多年的夙願,那香甜的桑葚啊,我多麽希望能再次地去采摘,再壹次地飽餐壹頓!


本文在2012-8-4 6:34:43被依林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新加坡文艺协会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新加坡文艺协会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从我的一次鱼刺卡喉经历看国大医院的高效医疗服务茹穗穗2018-07-08[116]
『散  文』 我的三位大学老师倪立秋2018-04-29[267]
『散  文』 守望在歳月裡光成2018-02-05[348]
『散  文』 新年话年糕茹穗穗2018-01-13[515]
『散  文』 镜子里的人生茹穗穗2017-11-19[316]
相关文章:『明珠
『散  文』 飞絮明珠2014-04-16[694]
『诗  歌』 2014年清明节游鲁中桃花源有感明珠2014-04-16[572]
『散  文』 杏儿明珠2013-06-17[811]
『散  文』 记忆中的苹果明珠2013-03-01[757]
『散  文』 乡心一片忆似水流年明珠2012-12-13[802]
更多相关文章
何逸敏 去何逸敏家留言留言于2012-08-05 14:03:55(第1条)
走了许多国际,由于采访名人,大吃大喝,细品耐嚼,从阿拉伯美食到西方东方,无不涉猎,读了贵大作,颇有冲动提笔写美食文章。哈哈,写得很好,学习

 主人回复 
如果小文能让您有这样的冲动,也算一件大功得了,期待您的美文!多谢果酱!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明珠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协会员,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协会员,欢迎加入文协,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协简介文协团队联系新加坡文艺协会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新加坡文艺协会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新加坡文艺协会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8 SGCLS.org. All Rights Reserved.